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都市 > 方晟 > 第2823章 密林劫殺

方晟 第2823章 密林劫殺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2 16:58:05

-

第2823章密林劫殺

“問個問題可以嗎?”麵對黑乎乎槍口,白鈺試圖拖延時間。

黑衣人絲毫不搭理,乾燥的手指堅定有力地扣下扳機——就在瞬間,一個足球大小黑不溜秋的東西從頭頂樹梢間落下,黑衣人急步挫開也嚇了一大跳:

竟是個碩大無比的黑蜘蛛!

黑衣人立即調轉槍口衝它連開三槍,黑蜘蛛靠著數不清的爪子移動極快,飛快地閃避之後直往他身上飛撲。黑衣人邊往後退邊連續開槍,黑蜘蛛雖中數彈但抗打擊力超強,僅在半空被阻滯片刻落下後繼續張牙舞爪向前衝。

黑衣人到離白鈺隻有兩三步時也被那個石頭棱角絆了下踉蹌倒地,黑蜘蛛再度憑空躍起飛抓而下——

一切發生得太快以至於黑衣人空有一身本事和暗藏若乾武器都派不上用場,絕望之下打光所有子彈都無濟於事,眼看毒爪就要觸及他的臉!

陡地一根樹枝橫腰在黑蜘蛛腹部托了一下,它收勢不住堪堪從黑衣人身上飛掠而過。原來躺倒在地的白鈺奮力折了段樹枝,關鍵時刻施以援手。

黑衣人絕處逢生一個鯉魚打挺躍起,重新換了兩把槍對準黑蜘蛛火力全開!

毒蜘蛛兩次攻擊失敗失了銳氣,不停地轉來轉去似想擇路而逃,但黑衣人惱怒之下死死照著它一刻不停地開槍,幾十顆子彈將它打了個稀巴爛。

山坡下歸於平靜。

黑衣人雙手持槍緩緩轉向白鈺,此時白鈺雖已好了很多但依然行動困頓,自忖根本來不及逃出子彈射程,索性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你救了我,為什麼?”黑衣人嗡聲嗡氣道,聽得出在刻意掩飾真實嗓音。

白鈺聳聳肩,道:“我冇法救自己但可以救彆人,生活就是如此殘酷。”

黑衣人聲音冷酷生硬:“我是職業殺手,你救了我,我還要殺你!”

“沒關係,我們都在做自己應該做的事。”白鈺道。

黑衣人突然沉默。

白鈺知他在猶豫,心裡怦怦亂跳,不知自己拿生命進行的賭博能否成功——剛纔瞬間他算計過得失,黑蜘蛛是嶺南地區有名的大塊頭劇毒蜘蛛,凶悍殘忍行動快捷,被它咬中後半小時之內必斃,連蟒蛇都懼它三分。倘若聽任黑衣人死於黑蜘蛛爪下,自己活命的概率極小,因為黑蜘蛛最喜獵殺移動目標,這是其本能而與是否飽餓無關;倘若救黑衣人呢……

白鈺賭的是人性總應該高於獸.性,黑蜘蛛不會懂得憐憫與報恩,人呢?

足足隔了半分鐘。

黑衣人突然扔掉手裡的兩把槍,道:“我冇子彈了,暫時殺不了你;我要歇會兒再追。”

說罷真的往草叢裡一坐。

白鈺呆了呆,掙紮著爬起來拱拱手道:“謝謝。”

黑衣人搖搖頭:“不必謝,你我兩不相欠,再度遭遇還是生死相搏。”

“我明白,後會……但願無期!”

白鈺看了看方向,一瘸一拐往坡上走。

黑衣人在身後淡淡道:“如果我就不會上去……上麵的人冇被毒蜘蛛咬過。”

“都是你手下?”白鈺問道。

黑衣人道:“我是我,他們是他們,兩個都想要你命的團隊配合作戰……我就知道這些。”

“謝謝!”

白鈺又說了一遍,調轉方嚮往坡下,跌跌撞撞大約走了五六分鐘確信出了黑衣人視線後在一棵大榕樹背後停住,深呼吸會兒,又露出堅毅銳利的眼神。

剛纔的虛弱有大半是裝出來的,雖然腰際間仍疼痛難忍,外傷畢竟是外傷緩過勁來就好。

往坡上走也是故意為之,目的在試探黑衣人是否真心放過自己,因為通榆兩次暗殺證明他習慣孤軍作戰,今天陣仗明顯太大,憑他外地人的殺手根本不可能組織協商到位。

除非有湎瀧當地人蔘與!

從出行時間到線路、每輛車所坐人員,以及把握的時機等等,無不對白鈺此次視察瞭如指掌,幾乎可以肯定,市委辦內部出了奸細!

可以想象,此時從駝子嶺、簟嶺到羅家嶺山道佈滿搜尋自己的人手,接的命令絕對是“格殺勿論”!

自己到湎瀧後給很多人帶來麻煩,嚴重威脅到某些家族、利益集團的根本利益甚至存亡,誠然搞死自己會引起轟動,也會遭來京都更嚴厲的打壓,但時間會沖淡一切。

白鈺在考慮如何安然脫險?

鐘離良和晏越澤生死未卜;管家團隊肯定被密切監視;溫小藝遠在舊金山;談戎近期行動似乎轉入隱密聯絡不上;莊楫石許諾的通榆老部下手續仍在流程中;宋楠恐怕也是遠水不解近渴,湎瀧有誰值得信任?

如果工作中的困難可以聯絡韓文波、柏豔霞以及嶽漢城等,但性命攸關的大事,白鈺一個都不信。

堂堂鐘組部交流乾部、市委書記光天化日下被無人機狙殺乃至失蹤,將是驚動莊楫石親自過問、京都大領導關注、南方大警備區派軍機和特種部隊前來協助的重大事件!

但湎瀧方麵甚至省裡會全力壓下此事,很可能拖到明天上午才層層上報,從而故意錯過黃金十二小時營救時機。

萬幸的是,白鈺每有空閒就站到地圖麵前琢磨的習慣終於有了回報——整個湎瀧地形包括山脈走向和脈絡都瞭然於心,在所有通訊工具和電子設備都派不上用場的關鍵時刻,他至少腦裡有清晰的定位。

現在白鈺倒不擔心黑衣人,黑道殺手要比官場領導講誠信,起碼今天抹不開麵子追殺自己;也不怕之前必殺武器無人機,山坡間樹木茂盛遮天蔽日,根本冇辦法展開空中偵察。

他擔心兩點,一是迷路,原始山區迷路很可怕,有時轉悠幾十天甚至幾個月都走不出去,況且還有無處不在野獸和毒蟲,他身上既冇飲用水和食物,也幾乎冇有防身武器;二是黑夜,大山叢林的夜晚有著深沉而可怕的陷阱,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而他連最簡單的打火機都冇帶。

沉著思考了半晌,白鈺決定堅定地朝城區方向走,不管如何總能走出駝子嶺;往羅家嶺方向第一很可能被對方勢力所控製,無異於自投羅網;第二羅家嶺以西地形複雜,與橫跨湎瀧、基杜兩市的七沙山交彙在一起,萬一困於十萬大山裡那就完蛋了。

爭取天黑前找到水源,無論如何有活水的地方總相對安全些。白鈺樂觀地想。

調勻氣息整束好衣衫,白鈺兩手各持一柄匕首邊下坡邊在林間穿行,同時警覺地聆聽四周動靜。

一走就是兩個多小時。

隱隱約約地,聽到遠處似有汩汩流水聲,有河流就好不愁迷失方向了,因為駝子嶺山勢北高南低,水流方向就是城區方向!

白鈺加快腳步正走得順暢,驀地身後一陣勁風掃過,根本來不及反應已被撲倒在地!

白鈺何等身手,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持匕首反手深紮,突聽到一聲狂嗥,身上壓力驟地減輕,那黑影居然敏捷跳開兩個起落爬到樹上,目光凶猛地瞪著白鈺。

原來是隻大塊頭金錢豹!

隻見它身長近兩米,尾長豎在身後足有一米多,毛色棕黃,軀體上佈滿黑色斑點和環形豹紋,看起來煞是威風。

白鈺簡直毛骨悚然。

眼睛趕緊左右打量逃生之路,突見金錢豹身體一動,從樹枝上淩空下擊。白鈺趕緊向右側一滾,它撲了個空,鐵條般的尾巴往旁邊一剪,重重打在他後背!

這一剪恐怕得有上百斤份量,饒是白鈺抗擊打能力強也不禁長長慘叫,身體痙攣成一團。

金錢豹轉過身再度進攻,白鈺深深吸氣後一躍而起單腿踹在它肚子上。金錢豹真的發火了,仰頭長嘯一聲,扭身朝他連抓帶撞。白鈺眼疾手快揪住側麵豹皮,如蛆附影般始終釘在它身邊。金錢豹不習慣貼身短打,雖吼得地動山搖,招術卻還是轉身、側撲、剪尾等老套路,無法將他甩開,一人一豹捉迷藏似的兜了十幾圈,都累得呼呼直喘氣。

正思索著如何擺脫目前的拉鋸戰,金錢豹突然變招整個身體平平撞過來,白鈺措手不及被撞飛出去,身體還未落地金錢豹已咆哮著撲過來。白鈺急中生智順手抓住一根枝條攀上樹杈躲過它勢在必得的一撲,然後順勢騰身跳到它背上,單手揪住頭皮,揮拳猛揍它的腦袋。

這一刹那白鈺找到武鬆的感覺!

金錢豹也不含糊,捱了十幾拳後身體陡然往地麵一沉,未等白鈺穩住身體又劇烈向上一掀,他來不及反應被甩飛出兩米,落地後正好看到它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睛。

完了!真完了!

不是誰都可以當武鬆,這是五千年纔出一個打虎英雄的原因。

金錢豹仰天發出一聲勝利者的長嘯,抬起前爪準備撲過來,此時白鈺已提不起半絲力氣,唯一能動的隻剩下眼睛,靜靜看著它等待接受死亡前的最後折磨。

早知道死於豹吻,還不如讓黑衣人得手。

“篤”,一枝長箭射中金錢豹咽喉下方兩三寸部位。

誰在關鍵時候充當救世主?!

顯然金錢豹也在疑惑這個問題,它不再大吼大叫,相反出奇地冷靜,站在原處四下搜尋,白鈺清楚地看到它渾身肌肉繃至最緊張狀態,蓄勢待發。

但射箭者象憑空消失似的,隱身於叢林中不發出一點動靜。山坡上安靜異常,隻有山風吹拂樹葉的簇簇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