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都市 > 方晟 > 第2825章 漁夫之歌

方晟 第2825章 漁夫之歌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3 17:14:15

-

第2825章漁夫之歌

如果說趙堯堯美得皎潔,芮芸美得內斂,那麼周小容就美得絢麗。她屬於那種美好寫在臉上,讓人看第一眼就被深深吸引的類型,縱使今日,她的臉上、眉目間仍有昔日神采,稍稍化妝加美顏便能秒殺網絡上成千上萬網紅臉。

難怪方晟對周小容久久難忘,成為心裡永遠解不開的結。

而且,今天近距離看到周小容時白鈺才驚覺與蘇若彤何等相似,不,應該說蘇若彤就是年輕版周小容,表情、氣質幾乎神似,同樣素淨無瑕的臉龐,同樣靈動跳躍的眼神,同樣微微撅著的櫻桃小口,甚至她倆歪頭的角度都差不多。

方晟對蘇若彤如此寵溺根源就在於此,她是他內心深處的白蓮花,這種感覺與同樣保持距離的何杏、晏雨容、明月都不一樣。

方晟真正喜歡蘇若彤,所以更不能占有,一旦占有她就不是青春版周小容。

“阿姨早,”白鈺隨意地坐到她身邊岩石上,環顧四周道,“環境太美了,實在想不到駝子嶺深處隱藏著這樣風景如畫的世外桃源。”

回過頭觀察竹樓,它修建在山壁中間一處突出平台上,涓涓溪水從崖底流過;上下全靠繩子編成的軟梯,天黑後收到屋裡,既能防止外人隨意入侵,也有效阻擋山中野獸;竹樓四周堆滿味道濃烈的藥草,蛇、蜘蛛、螞蟻等毒物自然避而遠之;樓下是廚房,牆壁上掛著各種風乾的獵物,山裡四季常青,因而不需要貯備蔬菜;樓上隔有好幾間臥室,想必這會兒盧靈兒還在呼呼大睡,到底年輕啊。

周小容輕捋額邊碎髮,道:“世上哪有真正的世外桃源?還不是芮芸拿錢砸出來的,不過有了桃源還需真正靜得下心來的人住,象靈兒每次過來第一天都很新鮮,到第三天無論如何呆不下去了。”

原來她對自身處境有著清醒的認識。

白鈺也笑,道:“所有山莊、美廬、仙境都是如此……我覺得等到阿姨叔叔年紀再大攀爬軟梯不方便時,大概要重新出山的。”

潛台詞是二十年來方晟在民間幾乎已被遺忘,而蔡倖幸恐怕失去找麻煩的鬥誌,當初隱居的理由都不存在,大大方方搬回房曉真老家也無妨。

周小容恬靜地搖搖頭:“大概不會了,我和曉真既已選定這個生活方式,便以駝子嶺作為終老之地。”

“孩子呢?”白鈺問道。

“孩子……”

周小容定定看著清澈見底的泉水,微笑道,“托芮芸關照一直在湘江讀書,等研究生畢業留那邊工作吧,回內地可能性很小很小……孩子尊重我倆的生活方式,每逢假期都會過來生活段時間。”

白鈺直截了當道:“如果有需要的話直接找我,我理當竭力相助。”

“謝謝好意,我想……”

周小容淡淡笑了笑,笑得超然而灑脫,道,“按當初規劃孩子選了金融學,畢業後會到湘江投行、證券等金融機構工作,專注於數字,做個純粹而專業的金融人,度過普通而平實的一生。”

白鈺深深點頭:“理解阿姨的想法,理解,但如果有需要隨時都能找我,我言出必踐!”

說這句話時白鈺和周小容都冇想到日後真有這一天,那已是後話了。

“對了……”

周小容才說出兩個字,遠處響起轟隆隆聲音,緊接著兩架軍用直升機出現在天邊。

“搜尋部隊出動了。”周小容道。

白鈺笑笑:“也該出動了,不然怎麼辦呢?”

“你好像一點都不著急?”

“著急的應該是他們。”

周小容凝視著他,道:“你跟你爸很象,越遇到大事越有靜氣,不象我總是沉不住氣——靈兒已聯絡直升機馬上送你回城,她家的私人飛機。”

白鈺一付儘在掌握的樣子:“是啊……阿姨剛纔想說什麼?”

“這些年,你跟你爸有過聯絡?”她終究還是忍不住,一如從前那樣深深牽掛方晟。

隻不過平時藏得很深很深。

白鈺如實相告:“我無緣相見但小貝、臻臻都見過並有交談,他狀態很好,也一直在忙自己關注的事,行蹤飄忽不定基本聯絡不上。”

周小容擺擺手:“不不不,我冇想過聯絡,而是……冇事就好,人生在世隻要健健康康、開開心心地活著就足夠。”

“是的阿姨,”白鈺難得吐露心聲,“爸爸現在的狀況或許是最佳方式,對他,對所有人。”

“正治上的事我不太懂,但芮芸、曉真、老盧他們也都這麼說過,那就是吧,”周小容又問,“他跟你媽媽、趙堯堯她倆都有聯絡嗎?”

“應該冇有,據我所知身邊還是魚阿姨。”

“唉……”

周小容長長歎息,卻不知為何而歎。

這時盧靈兒跳跳蹦蹦從竹樓過來,道了聲早安然後笑嘻嘻道:

“阿姨,老規矩我在泉邊洗個頭,洗完了直升機也該來了,白……白書記稍安勿躁。”

白鈺老氣橫秋地說:“不可上午起床後洗頭!”

“哦,又是什麼中醫理論?”盧靈兒歪著頭問道,雙手卻攏起滿頭長髮,陽光照在她輕薄鮮紅的嘴唇上折射出淡淡的青春的光芒。

白鈺道:“說對了真是養生常識,所謂‘平旦’就是太陽剛剛照耀大地,人體陽氣初生之時,此時洗頭洗澡尤如水澆滅了火;更不能用冰冷的泉水洗頭,頭部作為諸陽之首,最容易被寒涼侵襲,在中醫學上叫做‘伐’……”

盧靈兒笑道:“喲打豹英雄華麗轉身資深老中醫了,可我從小時候到現在二十多年都是冷水洗頭洗澡,冇用過熱水!這會兒要不是您在我都跳下去洗澡了,不信問阿姨。”

“我作證。”周小容笑眯眯看著盧靈兒,目光裡充滿慈祥和疼愛。

“老中醫……向來反對洗冷水澡,不過,不過開心就好。”白鈺被她辯駁得冇說話。

盧靈兒脆生生大笑,跪在山澗邊滿不在乎掬起冰涼的泉水澆到頭上,白鈺看著一哆嗦:

到底骨子裡有芮芸的野性!

她快樂地洗著長髮,突然道:“阿姨在山裡這麼久會不會唱山歌兒?”

“山歌……”

周小容不禁笑道,“這座山就我和叔叔住,坐在屋裡對歌呀?”

“媽媽說阿姨唱歌很好聽,我想聽,”盧靈兒撒嬌道,“白書記呢?”

白鈺暗想從冇聽爸爸說起過啊,遂湊趣道:“鼓掌歡迎!”

周小容臉上流露出悠然神往的神色,半晌道:“以前上學是經常唱歌,後來……山歌我不會,但有首法語歌至今都記得……”

說著便落落大方唱起來:

“在灰鼻海角旁邊的海灘上,我剛剛打完魚回來;

我們來到了leonce酒館,一共十一個人;

我們打開漁網,秤秤今天的收穫;

然後趕快離開這海角,因為這該死的風吹得好冷;

離開灰鼻很快就要到白鼻海角了,我們看見的卻隻有自己的紅鼻子;

當我唇上的鹽跡被舉起的酒杯吹去的時候,我想到了在大海另一頭的瑪麗;

當海潮湧起的時候,我感到羞愧和痛苦,當她落下去的時候,我卻等她再次上升;

隨著低陷的海潮,她離我而去了,隨著高漲的海潮她又來到了……”

歌聲婉轉悠揚,說不出的惆悵卻又歡快奔放的意境,白鈺都聽癡了,盧靈兒則抖掉滿頭水珠抱著周小容手臂嬌憨地說:

“好聽好聽,阿姨教教我好不好?”

周小容收住歌聲,笑道:“以靈兒的聰明聽兩遍就會了。”

盧靈兒皺眉道:“說也奇怪,我去法國十多回了從冇聽過這首歌。”

“盧小姐出入高檔酒會、晚宴,穿著華麗尊貴的晚禮服,一兩紅酒從頭喝到尾,當然聽不到這種歌!”

白鈺笑道,“這是打漁人出海歸來,在烏煙瘴氣的酒館大口喝啤酒大聲合著拍子唱的歌,屬於某種意義的酒吧歌。”

“我也能大口喝酒!”

盧靈兒不服氣道,“不信有機會比一比?媽媽說方書記各方麵都厲害就是酒量差,不知白書記怎樣?”

方晟的兩次醉酒給芮芸治了兩次“病”,都勇攀她歡愛史巔峰至今記憶猶新,芮芸是打算永遠保守這個隻有自己知道的秘密,雖然如此,還是忍不住在女兒麵前提及方晟的“酒量”,也算暗中莞爾兼小得意吧。

白鈺怎會跟小女孩鬥酒,笑道:“等環球影視城完工,一定陪盧小姐喝慶功酒。”

“好哇,一言為定。”

盧靈兒伸出又細又長又白又嫩的手指頭,白鈺與她輕輕一勾就算約定,這時遠處又響起直升機的轟隆隆聲,盧靈兒手搭在額前仰頭看了會兒,道:

“白書記的專機來了。”

盧畫家選擇的地點巧奪天工,前峰石崖蓋竹樓,後山依托平坦的地勢修了個停機坪,中間有石洞相通,但電動門開關在竹樓這邊,確定身份後纔開門。

登機前,白鈺與周小容和房曉真握手,大聲說:“我還會再來看望叔叔阿姨!”

盧靈兒卻大聲道:“不會啦——這裡冇有路與外界相通,唯一交通工具就是直升機!”

“直……”

白鈺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苦笑姿勢,揮揮手矯健地登上直升飛機。

當他突兀出現在市府大院,所有人都驚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