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發飆的天空 作品大全
葉凡秋沐橙最新小說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6091 人在讀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儘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纔是真正的豪門。“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都市富少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3993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至於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兒媳。”“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雲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卻是苦口婆心的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跟他們相比,葉凡的衣著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
葉凡秋沐橙_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3985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至於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兒媳。”“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雲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卻是苦口婆心的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跟他們相比,葉凡的衣著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
我為王者蕭寒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3984 人在讀
家族無情,生母受辱。他蟄伏十年,今王者歸來。 “我不懂何為年少輕狂,我隻知這世間,勝者為王!”
我為王者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3979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至於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兒媳。”“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雲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卻是苦口婆心的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跟他們相比,葉凡的衣著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謂的家族,還真是一點冇變。”葉凡笑著,滿臉自
超級傳人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2106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怨恨再深,也該淡了。”“更何況,當年之事,老爺子已經知錯。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也是老爺子默許的。”“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你身為楚家長孫,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執掌家族,延續傳承,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雲州市,護城河邊,一位穿戴尊貴、談吐不凡的老者,苦口婆心的勸著。而他麵前的男人,聽到這些之後,卻是笑了,滿臉自嘲。“嗬嗬,長孫?天字輩?”
豪婿(葉凡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2105 人在讀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儘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纔是真正的豪門。“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各位書友要是覺得《葉凡秋沐橙》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
一世至尊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2096 人在讀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儘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纔是真正的豪門。“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棄少歸來葉凡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2093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怨恨再深,也該淡了。”“更何況,當年之事,老爺子已經知錯。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也是老爺子默許的。”“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你身為楚家長孫,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執掌家族,延續傳承,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雲州市,護城河邊,一位穿戴尊貴、談吐不凡的老者,苦口婆心的勸著。而他麵前的男人,聽到這些之後,卻是笑了,滿臉自嘲。“嗬嗬,長孫?天字輩?”
最強狂婿葉凡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2093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怨恨再深,也該淡了。”“更何況,當年之事,老爺子已經知錯。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也是老爺子默許的。”“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你身為楚家長孫,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執掌家族,延續傳承,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雲州市,護城河邊,一位穿戴尊貴、談吐不凡的老者,苦口婆心的勸著。而他麵前的男人,聽到這些之後,卻是笑了,滿臉自嘲。“嗬嗬,長孫?天字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