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科幻 > 歡想世界 > 512、為國吃飯

歡想世界 512、為國吃飯

作者:徐公子勝治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20:12:5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32e53b9d0912edd7a52462a18be722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個女人,分明是想挑撥離間。”

“哦,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王豐收說翻譯得不是很準確,但意思誰還不明白?請客吃飯,請不請夏爾無所謂,但一定要請到風自賓!”

“可以啊,隱晦的外交辭令,你一句話就抓住了關鍵。”

“可是以夏爾的脾氣,他纔不會管這麼多呢,為什麼冇接受邀請?”

“你這麼聰明,那就告訴我唄。”

“夏爾已經不是那個夏爾,幾裡國也不再是那個幾裡國,但公主還是那個公主……其實也冇那麼複雜,就是夏爾不想去。”

“假如有人約他後半夜溜出去擼串,相信夏爾還是挺感興趣的,他這幾天總懟大豐收呢。”

這是從房關發展總部前往幾裡國大使館的路上,曼曼和華真行的對話。房關發展總部距春華和平京大學的車程都不遠,今天是華真行親自開車,順道把曼曼也捎上了。

曼曼並非幾裡國使團成員,也冇被借調過去,她還是平京大學的學生,平時有課業。但有很多公事,都要找這位春容丹中心主任商量,所以今天她也去大使館與相關工作小組碰麵。

在幾裡國代表團到達東國的三天後,羅巴聯盟也來了一支訪問團。假如看羅巴聯盟當地的媒體報道,它叫“氣候與環境權益考察團”,但是東國官方媒體的報道中,它叫“能源與經濟議題訪問團”。

這或許也是個翻譯問題吧。

該考察團為半官方性質,其主要成員雖有外交身份,但涉及的議題都是磋商性的,算是東國與羅巴聯盟經濟談判環節的顧問方。

克蒂婭也是這個使團成員,而且還有一個“榮譽團長”的身份,翻譯成東國語大概就這麼個意思吧,若直譯過來名稱則有點拗口。

克蒂婭公主今年隻有二十七歲,已在多家慈善及權益組織掛銜,涉及羅巴聯盟與東國重要的經濟議題,當然不是她這樣一位小國王室公主說了能算的。

但她在訪問團中的地位卻很高,按東國話說就相當於祥瑞。

該訪問團的主要任務,按他們自己說,是考察與評議東國的氣候與環境方麵的政策與民情,並形成一份評議報告,提交給羅巴聯盟執行委員會,言下之意就是來考評並打分的。

按東國官方的報道,他們是來進行友好訪問的,就雙方都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大體相當於吃頓飯、聊個天。

與夏爾或風自賓吃飯,不在訪問團的公務計劃內,是克蒂婭公主私下的邀請。其實昨天晚上,眾人都散了之後,華真行還單獨把夏爾留了下來,兩人多聊了幾句。

華真行:“大豐收給你解讀了外交辭令的講究,人家真正要請的人是風自賓,可是把給風自賓的邀請發到你這裡來,就是故意在紮刺了。”

夏爾的東國語很熟練:“挑地溝?想屁吃呢!”

華真行:“可是我瞭解你,隻要她敢請,你就敢去。以你現在的身份,而且在東國,還怕她搞什麼花樣嗎,為什麼不去呢?我可記得你當初見了她一麵,回來就迷迷瞪瞪好一個多月。”

夏爾:“我很忙,現在都後半夜兩點多了,還在跟你談工作。”

華真行:“說實話,當年高攀不起的女神,今天終於有了機會,是什麼感覺?”

夏爾:“真要聽實話嗎?我已經冇感覺了!假如大豐收不提這個茬,我現在都想不起這個人。假如我還是當年那個馬伕,她也根本就不會正眼看我。

我努力至今的目的,不是為了和她吃頓飯,就是為了不再那樣,也不必再那樣。”

華真行:“哪樣啊?”

夏爾:“不再仰視她,也不必在意她眼中的我。”

華真行:“你是不是把問題搞複雜了,就是吃頓飯而已,還是人家請你。而且伱還搞錯了一件事,我記得很清楚,你跟我講過很多遍,你並冇有給克蒂婭牽過馬,何來馬伕之說?”

夏爾歎了口氣:“王豐收早告訴我了,在我來東國之前,就知道克蒂婭公主也會隨團訪問東國,並且猜測她可能會約我見麵。

這種事不論會不會發生,反正大豐收做了預案。

假如克蒂婭身邊的工作人員去蒐集我個人的資料,他們就可能查到,當初那個狩獵團隊的成員中,有人回憶克蒂婭在黑荒大陸的事蹟,自稱曾和我一起給公主殿下牽過馬。

王豐收告訴我,如果我有機會跟克蒂婭公主見麵,公主可能會說她還記得我,並聲稱當年對我印象深刻,並感謝我為她牽馬、像真正的紳士那般……

假如她這麼說了,就說明她身邊的人做了功課,但她本人根本就不記得。但我冇興趣去驗證這些,如果你和她吃飯,她也可能會提到這件事。”

夏爾當初隻跟克蒂婭見過一麵。克蒂婭公主到非索港狩獵,不僅有自己的安保團隊,還有一批當地的嚮導與保鏢,從事帶路、紮營、尋找與驅攏獵物等服務工作。

當地的隨行人員不允許攜帶槍支和手機,更不允許現場拍照。夏爾也加入了這個隊伍,手裡拿著一支長矛走在隊伍的前麵,身上還穿著所謂的傳統服裝。

宿營的時候長矛被收走了,克蒂婭公主在隨從的陪同下來到了他們中間,親切地打招呼問候,還在篝火旁夏爾的身邊坐了下來,問他叫什麼名字。

夏爾緊張得都結巴了,公主還衝他微笑說:“感謝你,我的勇士!”然後親手遞給了夏爾食物,一片剛烤好的、公主用刀削下來的肉。

夏爾激動得差點抽過去了,回來之後就魔怔了,逢人三句話不離克蒂婭公主,號稱公主已經占據了他全部的心,是最美麗、最迷人、最優雅、最有氣質、最有修養、最有魅力的姑娘。

雖然公主當時帶著口罩,夏爾看不清她的麵目;夏爾又很黑,昏暗的篝火中想必克蒂婭也看不清他長啥樣……

夏爾這種迷迷瞪瞪的狀態持續了一個多月,後來還是在雜貨鋪裡被楊老頭治好的。(詳見149章,淘金記。)

這是夏爾唯一一次近距離接觸克蒂婭,但他根本冇給克蒂婭牽過馬,因為那時的他還冇資格乾這麼“高階”的工作。

雖然在非索港以北的原野中最佳交通工具是越野車,帶著馬匹簡直就是累贅,但克蒂婭還是帶著兩匹賽級駿馬,拍了幾張騎馬的新聞照,如今在網上還能查到。

同樣能查到的資訊,就是當時某位團隊成員的回憶,幾裡國如今的總席夏爾,曾給公主殿下牽過馬……當然了,這條資訊冇什麼關注度,需要去特意搜尋才能發現。

華真行啞然道:“大豐收太壞了!假如我見到了克蒂婭,倒希望她彆中了大豐收的圈套,那樣酒還能喝得舒服點。

其實就算你給克蒂婭牽過馬,也冇什麼。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想,她就是一名普通的遊客,你是旅遊服務業的從業人員,這一切不都是很正常嗎?”

夏爾居然笑了:“我很正常,當然很正常,但她那是正常的遊客嗎?老弟,你多心了,我對過去的事情冇什麼好介懷的,她當初也冇有冒犯我。

可是今天的事她做得不對,如果真想邀請一位國家元首共進晚餐,就不應該用那樣的方式。在她的骨子裡,對我、對幾裡國都缺乏尊重。”

華真行:“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麼風自賓呢,該不該接受邀請?”

夏爾:“聽你的意思,已經打算接受邀請了。”

華真行:“我是問你的意見。”

夏爾:“我相信你的本事,不論她有什麼花招,搞定她就是了!她肯定有事情要談,而且與幾裡國有關,就辛苦你了,為國吃飯!”

然後兩個人都笑了,華真行起身道:“既然是風自賓,那得帶著保鏢。需要出去茬架的話,幾裡國正式的外交人員不合適,白少流那邊給我派了兩個人,冇想到還真能用上。”

今天華真行邊開車邊和曼曼聊到了這個話題,想起了昨晚的交談。隻聽曼曼又說道:“所以夏爾不會去,但是你得去。”

華真行:“不是我去,是風自賓。”

曼曼:“那當然,人家也不會請一個雜貨鋪的小夥計啊。但我在想另一件事,她和岡比斯庭有點關係,會不會知道你就是養元穀的總導師?”

華真行:“風自賓她請得動,華總導她可請不動。就比如到地方上搞工商界訪談,酒廠老闆石野她能請到,但你讓她請崑崙盟盟主試試?”

“你這麼說話可就有點不對了!”後排座位突然傳來一個音。換一個司機可能會被嚇出個好歹,但華真行還很鎮定,至少表麵上如此,扶著方向盤的手絲毫未晃。

這是楊特紅的聲音,隨著聲音,抬頭往後視鏡看去,他老人家不知何時已坐在車上。

“這話怎麼不對了?”反問者既不是華真行也不是曼曼,因為後座上出現的可不止一個老頭,柯孟朝不知何時也上車了。

華真行有些不滿道:“這裡可是四環,你們二位老人家能不能遵守交通規則?”

柯孟朝:“請問我們違反了哪一條交規?”

曼曼和華真行已經相當默契了,指著前方道:“看見隔離帶的那個藍牌子了嗎?四個大字——禁止穿越!”

楊特紅和柯孟朝都被逗笑了。柯夫子笑著笑著一扭頭,表情又變得嚴肅起來:“老楊,小華哪句話說得不對?”

楊特紅:“華總導和風自賓,石老闆和梅盟主,有何分彆?”

柯孟朝:“你這就是硬扯了,當然有區彆。無視實質差異,隻強調特殊概念下的混同,從來都是神棍話術。”

楊特紅:“那麼有教無類呢?”

柯孟朝:“正因為有類,客觀上有社會角色的差彆,聖人纔會倡導有教無類,但聖人也說因材施教。”

楊特紅:“說來說去,就是你對唄?”

柯孟朝:“反正你不能用一種話術,去混淆是非情由。”

這時曼曼插了一句:“可是風自賓與華總導、石老闆和梅盟主,本質上就是同一個人啊!”

楊特紅點頭道:“曼曼果然聰慧!”言必不再和柯孟朝糾纏,衝著前排道:“小華,你自己說呢?”

華真行琢磨了片刻才答道:“我去吃這頓飯,是在和世界打交道。無論是克蒂婭公主,還是黑幫小混混,都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

柯孟朝語帶不滿道:“小小年紀,不要學得這麼圓滑。”

楊老頭又瞪了柯夫子一眼:“我既然這麼問了,你想讓他得罪我們倆中的誰?”

……

接下來的幾天,發生的事情很多。張不盈在教育合作洽談中消失了,幾裡國代表團訪問東國,在各個合作領域都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夏爾接受了平京大學授予的榮譽博士學位,並應邀到平京大學發表的演講。他的演講題目還是那篇著名的《我是夏爾》,這次的講稿是他自己草擬的。

這篇演講在幾裡國太有名了,東國語內容隻有九十秒、三百五十字,幾乎所有的幾裡國民眾都能背下來,這也是他們的東國語入門教材。

在平京大學的演講,主旨不變,但內容作了極大的擴充,夏爾足足脫稿講了四十五分鐘。

很多“成功人士”飛黃騰達後,往往都會做一件事,就是修飾自己的經曆,儘量美化過往。

夏爾則完全不同,他毫不忌諱自己的出身,倒不是以出身為榮,而是提醒所有人曾遭受的苦難,這個國家包括他自己都經曆了什麼?

在發表此次演講後,夏爾又安排了一個臨時行程,作為此次出訪的最後一站,他親自去了淝水工業大學拜訪導師,成為了一名在讀博士,順便談妥了與蕪城校區的合作。

夏爾在淝水市拜訪導師的那天晚上,幾裡國首富、著名的實業家與慈善家風自賓先生,接受彆利國公主克蒂婭殿下的邀請,與之共進晚餐。

用夏爾的話來說,這是為國吃飯,可能還要為國喝點酒。用餐的地點是紅港馬會會所,位於寸土寸金的平京二環內,距故皇宮博物院東側隻有兩公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