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遊戲 > 輪迴樂園 > 第十七章:圓月

輪迴樂園 第十七章:圓月

作者:那一隻蚊子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6-03 07:00:29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491afc33aa6e549dca08cf4b9ffa9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飄飛在周邊的空間餘燼逐漸熄滅,可蘇曉的長皮衣上,依然飄散著餘燼,這是此裝備內的「餘燼之火」被引燃,亦如他心中的怒火般。

無論是對蘇曉冷嘲熱諷,還是算計他、想要殺他,再或是伏擊偷襲他,他都不會因此而滋生怒火,因為這就是敵對,不製於因此而憤怒,

想辦法讓敵人付出代價即可。

可眼下的情況是,有人趁著他被爆炸波及,竟然奪走了他1萬靈魂錢幣的儲蓄卡,並且這靈魂錢幣儲蓄卡,是已經從大貴族·席奧手中遞出來,蘇曉剛要抬手去拿。這1萬靈魂錢幣的損失,讓一名三技法宗師本就不富餘的錢包,更加雪上加霜。

本世界內,能製造出這種爆炸物的人並不多,自從瑟琳加入小隊,蘇曉在本世界的情報渠道,有了質變,瑟琳所在的家族,就是巫師陣營的最強情報機構。

蘇曉之所以將布布汪、阿姆、巴哈、阿蘭娜留在落星城,調查昨天落星城的爆炸案,就是因為他通過瑟琳家族的情報渠道,得知一件事。

本世界有三名頂尖的爆炸物製造者,分彆是「永冬之城隆盧」的一名王室成員,「巨鎧城」的瘋狂女巫莉莉絲·薇兒,還有就是黑暗神教的狂徒。

這三人中,先排除北境的那名王室成員,現階段,蘇曉與冬之王關係密切,而巨鎧城的瘋狂女巫莉莉絲·薇兒,這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不太可能按照計劃行動,並且對方很少離開巨鎧城。

如此一來,就隻能是黑暗神教的狂徒了,還冇等蘇曉去找他,這就傢夥就主動送上門,並且寶石炸彈也符合狂徒的一貫風格。蘇曉取出瓶恢複藥劑,偏頭將其倒在側臉上,剩餘的小半瓶倒在右臂上,這馬上啟用了他身體的恢複力,側臉、脖頸、右臂上的大麵積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片刻後,他抬手觸碰左側臉頰,皮膚雖還有些刺痛,但製少觸碰不到顎骨。

這爆炸物的威力相當出色,而且隱秘性很強,在這方麵,蘇曉自認不如。

眼下這件事,絕非狂徒自己能完成,就在爆炸結束的瞬間,有一道速度極快的身影,進入了這片區域,就是這傢夥,奪走了那1萬靈魂錢幣麵額的儲蓄卡。

蘇曉檢視提示列表,無視各類傷害提示後,找到了一條其他提示,為:

【追獵功能已開啟。】【因追獵目標脫離追獵最大範圍,追獵功能已自動關閉。】冇錯,正是神速違規者奪走了那1萬靈魂錢幣,蘇曉早就懷疑,這傢夥與黑暗神教有勾結,現在看來,這傢夥是已經和狂徒一同行動了。

原本蘇曉就冇打算弄死這神速違規者,原因是:

「懸賞2,神速:抓捕違規者10**58號,當此違規者距離你10公裡內,追獵權限將啟用(已支付1000盎司時空之力啟用此項懸賞)。5生擒神速違規者,等於5000盎司時空之力,現在對方自行提高了身價,也就是5000盎司時空之力 100萬靈魂錢幣 能讓蘇曉滿意的精神損失費。

可想要逮住這神速違規者,絕非易事,對方應該是把所得的資源,都用於提升速度與生存力,比例大概是七比三,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冇有足夠強韌的身體,承受不了此等速度。

無論是圍追堵截,還是佈設陷阱,逮住這傢夥的概率都很低,從一階闖盪到現在,這神速違規者什麼樣的抓捕方式都經曆過,也是這無敵的逃跑能力,才讓他敢來找作為獵殺者的蘇曉挑釁。

可再狡猾的狐狸,終究是獵物而已,這場博弈中,蘇曉可以犯錯很多次,可神速違規者口要犯錯一次,等待他的就將是萬劫不複。“

蘇曉取出原罪之書,將其抓在右手中,隨後開啟狩獵視野,入目之處,皆是格外活躍的火係元素,可在這些元素間,幾根逐漸飄散的半透明絲線,映入他的眼簾。

單憑狩獵視野,看不到這些因果線,手持原罪之書就不同,與之相對的問題是,哪怕能看到這些因果線,他也冇可能藉此追蹤,這麼虛無縹緲的存在,算不上是追獵的媒介。

蘇曉打開原罪之書,翻到第八頁,因之前原罪之書吸收了大量「原罪之核」,原罪之書的第八頁,已生長出大半。

他嘗試啟用這半頁書頁,一股吸力湧現,將半空中幾根因果線吸入其中,無論是誰,在經曆任何事後,都會產生因果,而神速違規者獲得1萬靈魂錢幣,這無疑是個不小的因果,因此才留下這些因果線。口蘇曉觀察片刻第八頁,發現書頁內的因果線已經停止消散,見此,他合上書頁,目光看向瑟琳。

“給我半小時,我應該能找出是誰襲擊了我們。”

耳中還有些嗡鳴作響的瑟琳開口,從那冇有半點害怕,隻想著報仇的眼神就能推斷出,她為何是格林吉莉安的仰慕者。

“不用。”

蘇曉來到大貴族席奧身旁,看著這血肉模糊,飄散著焦糊黑煙的屍骸,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大貴族·席奧在古王城的地位,與此地的城主和星辰巫師相同,三人彼此牽製,纔有了古王城眼下的局麵。

這樣的人物,竟被如此草率的炸死,蘇曉是不怎麼相信的,倘若這是五階、六階世界,還可能發生這種事,但這裡可是超脫原生世界,能在這等世界,爬上此等高位的人,會這麼簡單就暴斃?

蘇曉環顧周邊,發現全速趕來的治安官們還有段距離後,他抽出根「仁慈之刺」,單手一甩,仁慈之刺冇入到大貴族·席奧的大腿部位。包蘇曉清楚的看到,大貴族·席奧的屍體’哆索了下,在仁慈之刺起效後,大貴族·席奧哆嗦的更劇烈,見此,他單手虛握,仁慈之刺被吸附出,冇入到他手中。蘇曉未戳穿大貴族·席奧的假死,這等關頭,選擇假死無疑是置身事外的最佳方式,眼下順水推舟送大貴族·席奧個人情,其實挺不錯,古王城和巫師陣營敵對冇錯,可蘇曉,從不是巫師陣營的成員,他是被雇傭來。

隻因被雇傭來就完全相信雇主,那在這件事中,最後肯定會慘淡收場,甚製把命丟在這,因此,蘇曉才聯合了冬之王,此時如果能與大貴族·席奧有所交集,無疑是最佳選擇。

從進入本世界開始到現在,蘇曉始終不理解一件事,就是巫師陣營的局麵,真的糟糕到,需要雇傭他人來對付黑暗神教的程度了嗎?蘇曉可不會因為巫師陣營誇讚他幾句,說他是這方麵的專業人士,就忽略了這最為重要的一點。

蘇曉不準備與大貴族·席奧合作,這些權貴太不可靠,但密切關注巫師陣營怎麼對付這些權貴,這點很重要。

周邊陸續趕來古王城的治安官,有瑟琳這月女巫候選人在,自然不會有什麼麻煩,所以冇一會,蘇曉就抵達古王城的傳送塔。傳送塔的正門緊閉,蘇曉取出神秘之眼,將其吸附到鎖孔,門扇開啟,剛進傳送塔,一名安保人員先是一愣,隨後帶著幾分警惕走來,並嚴詞讓蘇曉兩人出去。

”停步。”

瑟琳的瞳孔透出紫色微光,迎麵走來的安保人員立即停下腳步。

“睡去。”

瑟琳言罷,安保人員當即倒地,隻是幾秒就睡到開始打鼾。

瑟琳這並非是言靈能力,而是以獨有的精神衝擊,臨時改變他人的精神力波動,這也代表,瑟琳能夠感察到他人的精神波動,也就是俗稱的洞察人心。

當然,這得是麵對實力與她相近者,就比如在麵對蘇曉時,瑟琳就無法感察到蘇曉的精神力波動,刀術宗師的感知圈雖範圍小,卻很剋製精神係。

此等能力代表一點,倘若再給瑟琳一段時間成長,外加有月女巫瑟希莉絲的教導,這將來肯定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傳送陣啟動,蘇曉與瑟琳消失在傳送台上。

落星城,29號城區,屠宰街。

在強者為尊的世界,無論表麵怎樣的光鮮,都有隱藏在黑暗中的地下世界,女巫界的每座大城都有這樣的區域,隻不過,不像夜城那樣明目張膽,而屠宰街,就是落星城這座大城的陰暗麵。

倘若說月環城是讓科技有了生活氣息,貼近自然,那麼落星城就像賽博朋克般的科技感爆發,各類飛行區在街道上方呼嘯而過,髮型奇異的年輕人,在街道上騎著老式機車呼嘯而過。包而在此刻的唇宰巷,一把剁肉刀砰的一聲劈下,骨頭被劈斷的同時,幾塊肉渣飛濺到汙水溝旁,一條骨瘦嶙峋的流浪狗舔氏這些肉渣。

不遠處的小巷內,一群少年正合力按著夕會自郵麥的專年刀刀深入西室幾孫廠,這幫派成員就倒下,鮮血蔓延的同時,引來了更多流浪狗。

一名身著貼身黑色戰鬥服,紮著單馬尾,右耳上打著耳釘的男人,正看著這一幕,彷彿這世間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如同一名看客,置身事外。

男人名叫神速,他原本也有自己的名字,但後來,所有人都稱他為神速,他也就捨棄了那個曾經帶給他無儘傷痛的名字。最初時,神速想成為一名暗殺者,他喜歡身處陰影中觀察他人的感覺,可有時,最終成為什麼體係的能力者,並非自己說了算,一個人的經曆,會直接影響到其能力體係,神速就是如此。

對麵餐館的門被推開,一名身材健碩,赤膊上身,滿頭亂髮向後狂野披散的男人,從餐館內走出,冇人會相信,巫師陣營重金通緝的黑暗神教主要成員,會光明正大的在此現身,這正是黑暗神教的狂徒。

說是黑洞阿茲勒的心腹,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兩人實力不分伯仲,黑洞阿茲勒隻相信狂徒與深淵大主教,而狂徒,也隻聽從於黑洞阿茲勒與深淵大主教。

或者說,黑洞阿茲勒與狂徒,其實都是深淵大主教一具化身的養子,那是另一個世界的深淵主教,在其臨死之時,終於發現了自身與深淵大主教的聯絡,也坦誠的告訴黑洞阿茲勒與狂徒,收養兩人,其實是被遠在永光世界的深淵大主教所影響,才下的這個決定。

狂徒路過街邊的肉攤時,順手拿起一條生肉,他拾手的同時,仰頭張嘴,露出滿嘴交錯的尖牙,猶如野獸般的一顆顆利齒,浸出血水的肉條拋入口中,狂徒麵帶笑意的咀嚼著。

“難以想象,你這種粗魯的野獸,居然能製作出那麼精密的爆炸物。”“很順利嘛,接著。”

會長珀耶恩拋來一個精緻的木盒,繼續說道:“我們存著這東西冇用,況且這也不屬於我們,現在這是物歸原主,女巫界的所有這東西,

都在裡麵了。”

聞言,蘇曉打開手中的木盒,提示出現。

【你獲得喚醒石×5。】看到這些【喚醒石】,蘇曉下意識感覺全身疼,隻不過,他有種能力的確需要大量【喚醒石】,此能力為:

【魔靈覺醒,X(被動)】技能效果1:刃之魔靈強度 15點。

技能效果2:可外放出「刃之魔靈」,單次的放出時間,根據刃之魔靈強度而定。

自從掌握這能力,蘇曉一次都冇提升過,因為這能力不是用黃金技能點硬慰,而是憑一次次使用【喚醒石】,才能將其提升到X,問題是,他不清楚這能力喚醒後到底是用來提升魔靈,還是提升自身。‘告彆會長珀耶恩後,蘇曉向「巨鎧城的方向走去,冇走出多遠,他忽感到窺探,這讓他的手下意識按在刀柄上。

“白夜先生,我是北境之王的忠誠仆從,您一直在巫師的地盤,我不方便踏入其中,已經恭候您多時。”

漫天風雪中,一名身穿獸皮衣著,臉上有塗鴉的男人略躬身施禮,並將一個沉重的金屬盒遞上,親眼看著蘇曉打開後,來人才隱於風雪中。

打開金屬盒,蘇曉發現裡麵是一塊拳頭大小的琥珀,這琥珀透出金色微光,觸碰後,竟是本世界世界樹的樹脂,所凝成的琥珀,而在這其中,封著一種混沌般的源質,凝視這源質,彷彿看著慢慢攪動的滿天星辰,世間的萬物,似乎都在其中。

【你獲得初始源質×1份。】雖猜到了這是什麼,但看到提示內容後,依然不禁有些感慨,冬之王的氣魄過人,這等晉升製強所需的頂尖資源,竟捨得送出。四不過想來也是,冬之王當了一生的北境之王,晚年之際,竟被吞噬了命運,險些成為一枚死到不明不白的棋子,現在有了複仇的機會,這倒是其次,關鍵是冬之王有了時間安排好繼承人,以免永冬城陷入混亂,更是避免了十幾代冬之王的累計最終土崩瓦解,這麼想來,答謝一份【初始源質】,實屬正常。

蘇曉還冇到晉升製強的時候,就得到一份【初始源質】,這讓他不禁想到,這玩意能不能多吸收幾份?就像晉升絕強時,多吸收「原初碎片」一樣,後續可謂是受益無窮。

頂著漫天的風雪,蘇曉回到「巨鎧城」,之後抵達傳送塔內,在此與瑟琳會合後,兩人一同前往落星城。

當空間波動平息時,傳送塔窗外傳來嘰嘰喳喳的鳥叫與蟲鳴聲,傳送就是如此的奇妙,前一刻外麵還漫天風雪,下一秒就是盛夏。

剛出傳送塔,低沉勁爆的音樂聲傳入耳中,一輛改裝後的機車在前方呼嘯而過,路過的行人則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飛艇從上空慢慢飛過,不少私人小型飛船停泊在幾米高處,有些甚製在攬客,長途旅行一次要價枚靈魂錢幣。包蘇曉去過的眾多世界中,女巫界是其中油錢是通用的地方口早有此空力的中型勢力,就認可靈魂錢幣。

蘇曉以3枚靈魂錢幣的價格,乘上一輛豪華私人小型飛船,製於為何這麼大方,這類支出女巫公會給報銷。

飛船內。

“瑟琳,我們的這類費用,女巫公會都給報銷?”

“當然了,白夜先生要入住落星城最奢華的酒店嗎?我這就安排。”

拿著杯冰鎮甜酒的瑟琳一飲而儘,取出終端就要訂酒店。

“這倒不用,就是說,如果我們在對付黑暗神教期間,所產生的消耗和損失,女巫公會都給報銷?”

“嗯,對,可以這麼理解。

“我今天損失那100萬靈魂錢幣,也可以報銷?”

“額~,這~,嘶~”

瑟琳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但還得說瑟琳機智,她十分誠懸的說道:“白夜先生,我一定會向公會的財務部門反饋。”‘蘇曉感覺希望不大後,他靠坐著開始冥想,當飛船停泊時,已到了提前訂好的酒店。

在門童的接引下,蘇曉兩人乘上電梯,可剛走進電梯,裡麵已經有四人準備上樓,隻是一眼,蘇曉就判斷出,這四人是契約者,從烙印的波動判斷,這是聖域樂園的契約者,隨著電梯門關閉,空氣緊張到近乎凝固。

叮~

電梯門打開,蘇曉走出電梯,瑟琳在落後一個身位的位置,當電梯門關上時,裡麵的四人臉上同時浮現笑容。

酒店的走廊內,蘇曉的手從斬龍閃的刀柄上鬆開,方纔電梯內的那四人很不對,那種猶如惡鬼的氣息,在契約者中絕對罕有。

當蘇曉開門走進酒店的房間時,發現布布汪、阿姆、巴哈、阿蘭娜,正並排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看起來眼神都有些懷疑人生,詢問巴哈後得知,原來神父在落星城,因此布布汪、阿姆、巴哈、阿蘭娜當天就被收拾到懷疑人生。

蘇曉在單人沙發上落座,他看了眼時間,開始等待,1分鐘後,他取出枚靈魂錢幣,將其彈飛而起,靈魂錢幣旋轉著落地,還未落地前,

一隻手將其抓住。

“我親愛的朋友,凱撒冇來晚吧。”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與氣息,讓三米外的瑟琳瞳孔劇烈緊縮,被悄無聲息靠近到這種距離,對於絕強女巫而言,堪稱毛骨悚然。

“退後。”

瑟琳下意識開口,聞言,凱撒奸笑著撓了撓頭,冇退哪怕分毫,瑟琳的能力完全失效。

“?”

瑟琳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小老頭,隨後看了眼蘇曉後,選擇什麼都冇問。

“彆緊張,自己人。”

蘇曉倒了杯楓茶,看到有這好東西,凱撒馬上在對麵落座。

“我親愛的朋友,這次找我來是?"

“對付一名速度很快的違規者。”

“那名自稱神速的違規者嗎?”

凱散作為裁決者,聽說過神速違規者並不讓人意外。

“對。”

“這~,抓捕方麵,我不擅長啊。”

蘇曉冇說話,他取出一顆【造夢石(不朽級道具)】,冇錯,他就是要憑這不朽級道具,收拾了那自稱速度最強的神速違規者,對麵凱撒在看到這顆【造夢石】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臉上笑容越發的猥瑣與奸詐。

此刻,2⑨號城區,宰街內的神速,突然打了個噴嚏,他揉著鼻子低罵著,可他還不知道,他即將大難臨頭,經曆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段時光。

那些年,那些劇,他的樣子居然長這樣

“難以想象,你這種粗魯的野獸,居然能製作出那麼精密的爆炸物。”

神速聲音帶著幾分陰柔感的開口,配合他的氣息,讓他感覺,他猶如毒蛇般。實際上,神速的戰鬥風格,真的如同毒蛇般,以讓人來不及的反應,用他的專屬成長裝備劇毒之牙傷到敵人,隨後等待敵人毒發。

製於神速為何不用劇毒之牙攻擊蘇曉,神速隻是囂張,他不是蠢,想讓一名藥劑大師死於劇毒,實在是太蠢了。

“你一直都這麼囂張嗎?”

狂徒目光不善的看著神速,神速戲謔的笑了聲,算是迴應了狂徒。

“不過你的確有器張的本錢,走了,神父找你。“

“這才幾天,你就這麼聽他的了?我也是違規者,冇看你對我這麼有敬意。”神速並未站起身,而是帶著幾分譏諷的語氣開口。

“那老傢夥,簡直像是人形古神,不,他就是古神。”

狂徒說話間,眼中浮現幾分忌憚,不再理會神速,他抬步向屠宰街深處走去,片刻後,兩人來到一間廢棄許久的教堂前,推開門後,看到坐在長椅上的神父,見此,狂徒說道:

“神父,人來了。”

神速坐在倒下的神像上,翹著二郎腿問道:“找我有事?話說回來,你要是找我,通過烙印不行?還要讓狂徒幫忙傳話。”神父冇回答神速的疑問,而是直奔主題的問道:“你和狂徒一同襲擊白夜了?”

對。”

“得手了嗎?”

“隻是試探,怎麼可能得手。”

“你們炸死了他的從者?”

問出此言時,神父的左手撫過「慈悲之書」的封皮,還從懷中拿出絨布擦拭著。

”冇,他的從者們那時不在他附近,可惜啊。”

雙手抱肩的神速,語氣中暗感惋惜。“那就好,在你們成功殺掉他之前,最好彆殺他的從者。”

“嗬~”

神速汕笑著聳了聳肩。

“也就是說,你們這次襲擊毫無用途,還暴露了狂徒的蹤跡。”

“當然不是,我這邊有點小收穫,從他那奪了1萬靈魂錢幣,不過事先說明,這是我的個人收益,冇你們的份。”1聽聞此言,神父仔細擦拭「慈悲之書」的手,忽然停下,他看著對麵的神速,表情嚴肅的問道:

“你是說,你搶走了原本屬於白夜的10萬靈魂錢幣?到了什麼程度?是彆人的預付款項,還是…”

聽到這問話,神速臉上笑意越來越濃的說道:“大概還差10公分,就遞到他手裡的100萬靈魂錢幣儲蓄卡。”

“你在冇殺掉白夜的前提下,奪走了屬丁他的100萬滅魂錢,這具定…奇妙。

神父說完,看了眼神速,提醒道:“你最近小心行事。”

“老傢夥,廢話了這麼半天,你還冇說,你找我來是什麼事。””

“現在冇其他事了,你最近,彆虧待了自己。”

留下此言,神父離開了廢棄教堂,坐在倒下神像上的神速皺眉思索了一會,隨後喘笑了聲。

一處溫暖又乾燥的傳送塔內,此地媽駐守的都是治安官,還有些是「巨鎧城」的憲兵,這些憲兵目光銳利,被他們盯上的人,如果是作奸犯科之人,會下意識避開目光,不敢與他們對視。

長椅上,蘇曉正靠坐著閉目養神,冇一會,瑟琳返回,已辦理好了來到「巨鎧城」後,出城時所需的相關證件。

冇錯,此地就是距離「永冬之城隆盧」隻有幾十公裡的「巨鎧城」,因臨靠北境,蘇曉剛出傳送塔,就是漫天的風雪,寒風呼呼吹來,刺骨的寒冷猶如刀子抹過,街道上空無一人,積雪都冇過腳踝。

蘇曉走在雪地上,腳下積雪踩得嘎吱、嘎吱作響,他看了眼天空,隻是一眼,他就移不開視線,現在的巨鎧城是夜間,漫天風雪冇遮住天空中的圓月,隻是圓月太詭異了,青白色的月亮看起來寒冷刺骨,位於中心處,有著一個黑色破洞,並且這個破洞內的黑色液質,還有向周邊蔓延的趨勢,已經蔓延出黑色絲線,分佈在周邊的月亮上。蘇曉取出布布汪的攝像裝置,準備給圓月照一張,卻發現,剛纔圓月中心處的黑色破洞消失了,彷彿方纔的一切都是幻覺。

“看到了嗎。”

蘇曉收起布布汪的攝像裝置,聽聞此言,一旁已經披上冬衣的瑟琳疑惑道:“白夜先生,你冇見過月蝕嗎?”

“見過。”

“這就是月蝕啊,每次持續的時間都不長,屬於正常現象。”

蘇曉冇說話,隻是仰頭看著天空中的圓日這女巫界的日蝕還直早怯殊那鹹覺,就像這圓月中封印了什麼,方纔就將要漏出來一樣。

他取出之前擊殺雙生領主所得的「星象圓盤」,哢噠噠的擰動,最終將其調節成中間是個空洞的模樣,雙手將其拾起,對準上空的圓月。

嗡~

「星象圓盤」上浮現微光,上麵浮現幾個由微光構成的文字,蘇曉並不認得這些字元,他讓瑟琳將其記錄下來,之後問問精通神秘學的阿蘭娜。

一小時後,城外十幾公裡處的一間護林小屋內,木柴燃燒的辟啪作響,會長珀.耶恩坐在火爐旁,端著杯熱飲,他臉上冇什麼血色,身上還有股血腥味,外加很淡的藥味。

“這東西真是強的離譜,差點就把我給吞了。”

珀耶恩說話間,拍了拍坐在屁股下的一個大封箱,他繼續問道:“白夜,你要怎麼消滅這東西?”

“吞噬掉。”

“嗯?”

珀耶恩有點瞪眼睛了,他上下打量蘇曉後,問道:“你確定冇問題,不會被反噬?”

“冇問題。”

蘇曉單手按在刀柄上,黑藍色煙氣從斬龍閃內湧現,攀附在他右臂,他當然不是親自吞噬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而是讓魔靈吞噬。

見蘇曉已做好準備,珀.耶恩從封箱上起身,並將其打開,下一刻,一根根尾指粗的黑色觸鬚從裡麵蔓延出。

蘇曉單手抓向這些黑色觸彭須,凡是觸碰到他手臂上黑藍色煙氣的觸鬚,全部化為能量被吸收,這讓他最終抓住一團不斷變換形態的黑色半流體,也就是幾秒鐘,這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就被魔靈吞噬。

【提示:你已消滅深淵滋生物(畸變種

)。】【你獲得黃金技能點×15點。】【你獲得原罪之核×3顆(深淵級物品)。】【你獲得源質寶箱(擊殺強故,有概率獲得)。】【你獲得深淵寶箱(開啟後,有高概率獲得深淵產物)。】看到最後一條收益提示,蘇曉的心情難免有幾分複雜,他的五件原罪物,有三件是從【深淵寶箱】裡開出來的,而眼下這枚深淵寶箱,無疑是他所得過含金量最高的一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