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諸界第一因 > 第647章 這一箭,登頂天下第一!(第三更)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b11a34f9e92f2e3038e67a32533136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轟!

悶雷也似的炸響,沿著手臂層層傳遞,直至全身都在呻吟,沸騰的精氣血液似要衝破緊閉的毛孔噴薄出來。

擎天之體,撼地之力。

他的力道,遠大過啟道光,二十三拳硬撼,終是將他震落半空,然而,擎天之反震,不下大成的金剛不壞身。

氣血翻騰之下,他一時也無力追擊,且也無法追擊,因而河床之下,啟道光的氣息,再度攀升!

“好!”

河底之下,傳來長嘯。

數之不儘的泥漿翻湧,大地之下赤色大炙,激盪的河水似都被氣血煮沸、蒸發。

一雙赤眸亮於河底,繼而,狂風若龍捲,席捲著水霧、泥漿、河水沖天而起。

繼而,寸寸崩滅。

猶如一**日於河底升起,煌煌浩大,卻又暴戾無雙。

拳力滔滔,如奔騰不絕的天河逆流,洞穿一切,碾碎一切,霸道如火山噴薄,大日爆發。

其起之刹那,霧氣、河水、罡風,甚至於無所不在的空氣,就皆被碾碎成肉眼不可見的細微粒子。

隻有電光交織,真罡籠罩之內的楊獄不曾被拳力碾碎,卻也被其推舉著不住高飛,高飛……

勁力如驚雷炸裂,氣爆重重,如潮如海。

恍惚間,似如遠古的神人現世,一臂高舉,立地擎天!

轟!

暴戾無雙的拳力貫穿虛空而至的刹那,楊獄的口鼻間,已然嗅到了似要被粉身碎骨的味道。

這一拳,啟道光無有保留,以擎天不破之體,展九品上霸拳之威。

其力之強,瞬間已然壓破了他的護體真罡,並以極端凶戾的姿態,撞碎了元磁真身。

而這,也是他第一次,在正麵角力之下落於下風!

“如此強橫……”

城牆內外,一眾人尚未從啟道光墜地的震驚中回過神,就見得這一幕,一時之間,竟都呆愣愣不知反應。

隻有黎道人、秦厲虎等寥寥幾人反應過來,可望著那足以百丈一段,河水一空,隻留下一片狼藉的河床,也不由倒吸涼氣。

泥沙揚起又如雨下。

啟道光長身而立,周身紅光繚繞,硬撼二十三記重拳,震碎了他的披風與外衣,可其雄壯如金剛的軀體之上,卻無絲毫痕跡。

“怎麼可能……”

裕鳳仙驚呼一聲,瞪大了眼睛,她可是與楊獄交過手的,最值得他的拳頭又多重。

那樣足可硬撼自己自天而落的如來神掌的強大拳鋒,居然都冇有傷及其半分?!

“擎天之體……”

林道人不知何時已然來到城牆上。

看著赤色上臉,如同赤紅金剛而立的啟道光,他心中也不由動容。

他是真個見過張玄霸,甚至於,曾有過試手指點的,他比在場所有人,都要清楚這門神通的強橫處。

擎天、撼地,各有優劣,可一旦分開,必是擎天強過撼地。

因為後者,力從身發,無強橫體魄,根本無法發揮全力。

而前者,作用於筋骨體魄,不亞於當世任何一尊武聖的第十品大圓滿橫練身!

這,纔是啟道光能以大宗師之身,挑戰武聖卻可全身而退的原因。

自古而今三千年,橫練推舉到十一品以上的,似隻有禪宗的達摩大宗師。

且,是疑似。

因為,有史記載,橫練隻有十品上。

張玄霸,也止步十品,好似,這就是橫練的極限,凡人的極限……

“楊大哥……”

將左手側,秦姒的臉色有些發白,但她冇有驚呼,隻是輕咬銀牙,神通蓄起。

“十龍十象……”

濃濃水汽中,啟道光屈伸十指,輕聲自語:

“若得撼地,可勝武聖否?”

他的自語,冇有人聽到,自然也冇有人會迴應,因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天穹上那驟然亮起的光芒所吸引。

“啟兄,看箭!”

不高不低的聲音隨之垂流而下。

啟道光抬眸望去,隻見刺目的光芒中,衣衫襤褸的楊獄不知自何處取長弓一口,拉成滿圓。

“楊兄以天意四象箭稱雄世間,啟某又豈會不知?”

他定睛一瞧,旋即哂笑,抬手:

“來就是!”

昂!

啟道光的聲音吐露之刹那,楊獄染血的眸光便是一凝,乾龍弓開,爆發出一聲高亢入雲的暴烈龍吟。

轟!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一道箭光,自穹天高處迸射而下。

這一箭落下的瞬間,就自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旋即,就聽得龍吟、鳳鳴迴盪。

勁力鼓盪,吸納罡風氣流,化作了實質的四象之影。

怒吼,長吟著,自天而地,極速俯衝而下,並於落地之刹那,合併唯一,化四象唯一。

爆發出令所有直視之人雙目刺痛,腦海空白的強烈光芒!

天意四象箭,萬象歸一!

一箭落,更勝萬箭齊發,城池內外,但凡目之所及,所有人皆是心頭一寒,似這一箭,直插心窩。

其威勢之強,於長空之中拉出深深痕跡,似將穹天都分裂四道!

“那口弓……”

林道人眼皮微顫。

刺目的白光之中,唯有他看的清晰,楊獄手持的那口弓,不但將其一身巨力發揮的淋漓儘致,

還有著巨大的加成。

九品上的箭術,甚至讓他都感覺到了威脅。

然而,令他動容的一幕,就在驚天碰撞的前一刹那發生了,被箭矢死死鎖定的啟道光,

直麵這樣恐怖的箭芒,不閃不避,且,伸出了手掌。

以肉掌,接神箭!

轟!

光芒四散,氣血真罡被箭芒貫穿,震碎。

大地震盪,泥沙河水皆起。

狂暴的勁力盪開重重河水,在河床之上留下深深的痕跡,可怖的熱浪下,數之不儘的河水,為之蒸發。

這一箭,堪稱可怖。

可所有人的注意力,卻都被水汽之中,依然站立的人影所吸引。

“以肉掌接箭……”

黎道人倒吸一口涼氣,而那頭,本性高傲的秦厲虎,聲音之低,都好似呻吟一般。

這一箭,僅僅是與空氣的摩擦,就足可蒸發河水,其力道之凶猛,甚至讓林道人都為之動容。

然而,半截身子都被震入河床的啟道光,卻正麵抗住了這一箭,且未動用其戟,

以肉掌,接下來了這一箭!

靜!

城池內外,觀戰之人不下數千,可此刻,卻靜的落針可聞,全無半分雜音。

直至啟道光縱身而起,立於逆流而回,洶湧河水之上,也都冇有回神,甚至於,震撼更過。

此時此刻,不要說黎道人、秦厲虎這樣的大宗師級高手,便是尋常的江湖武人,也陡然間知道了眼前這位為何能夠與武聖交鋒且全身而退。

因為,接下如此暴戾一擊的啟道光,其周身赤紅一片,卻全未破半分油皮!

這樣的體魄,這樣的防禦,簡直可以令所有人絕望……

“這是個怪物吧……”

裕鳳仙喃喃自語,突的大叫一聲,提刀欲上,卻是啟道光,丟下隻餘殘骸的箭矢,再度捏起了拳。

“你!”

裕鳳仙火冒三丈,她從來是幫理也幫親的人,但卻又怎麼掙脫的了?

“師叔!”

秦姒終也是忍不住了。

林道人抬手,攔住了這位比他還不怕死的小郡主,又看了眼自家徒孫女:

“求仁得仁,楊獄敢應戰,自然就冇有隻準他贏的道理……”

頓了頓,他還是加了一句:

“這是神通之訣,我若插手,這兩人都會與我拚命……”

短暫的沉寂之後,各類議論聲已是沸反盈天,可無論是誰,看的河波上提拳而立的啟道光。

都不得不承認,這一戰終於到了尾聲。

近戰無功,遠戰也無功,這還怎麼難?

“九品箭術,怎破我擎天之體?”

望著自天而落的身影,啟道光的眼神中,閃過一抹掩飾不住的失望與遺憾:

“楊兄,你若技隻如此,那麼,你連啟某的戟,也不配瞧了……”

鐺啷啷!

一聲金鐵交鳴聲,打斷了的他的話,啟道光錯愕低頭,那聲音,居然是他的畫戟所發?

“這是?!”

城牆上,林道人也似有所覺。

鐺啷啷~

那是不知誰人跌落在地,卻又猛然跳起的刀劍。

“什麼?”

突然,有人驚呼一聲,掌中刀發出震顫。

一人,十人,百人……

錚錚錚錚~

轉瞬而已,就自擴散到整個城牆,而那金鐵交鳴之聲,也自響成一片,甚至於,似被什麼感召一般,震顫著欲要脫離主人,騰空朝拜?

“什麼東西?”

霎時間,城牆上一片大亂,諸多武林人士,兵卒紛紛按住兵器,不使脫手。

可仍有成百上千的刀劍,自四麵八方飛向半空,彼此交叉,扭曲,似如一頭鋼鐵蛟龍橫亙於天。

“那天的那招嗎?”

啟道光眼裡閃過恍然,卻又不由搖頭:

“楊兄,你持刀而飛,我自然追不上,可欲催使凡兵來斬我,千刀萬劍,又有什麼用處……”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卻足可傳蕩於城郭內外,立於鋼鐵龍首之上的楊獄,自然也聽的清晰。

此刻的他,遠比啟道光要狼狽許多,血跡滿身,而非一處。

他此時的體魄,已可勉強催發十龍十象,可這樣劇烈的碰撞之下,仍是體魄造成巨大的負擔。

甚至於,崩壞臟腑、脊椎、經絡與血管。

但他的氣勢仍然高昂,眸光更加熾烈,聽得啟道光的話,仍是平靜回答:

“千刀萬劍?不,一箭而已!”

一箭?

詫異於眸中一閃就自凝固,啟道光的心頭,突然騰起一抹危機。

就見得,鋼鐵龍首上,楊獄再度拉起了那口大到誇張的巨弓,且與之前不同,其雙手湧動的,不止是氣血與真罡。

更有著炙烈到極點的,電流!

而他所用之箭,居然是,百鍛之數?!

“啟兄以為,楊某隻能催使這些凡兵嗎?其實,遠不止如此……”

電光閃爍下,楊獄的神情明滅:

“此時,我不知如何與你解釋,但我接下來這一箭,你最好不要嘗試以**來接……”

過去的十天裡,他似乎並非勤練武功,那是他清楚,啟道光比他多練的那二十餘年,絕不是他一朝一夕可以輕易追上。

但他,也絕冇有半分鬆懈,而是在煉化食材的幻境之中,嘗試真正催發‘元磁’。

此刻,已堪堪入門。

“是嗎?”

啟道光將信將疑,卻還是鬆開握拳的五指,揚起畫戟:

“這一擊,分個勝負吧!”

轟隆!

話音落處,護城河已然猛然炸了開來,啟道光動如驚雷,一踏百丈,拖在身後的方天畫戟,綻放出令所有人都為之悚然的極儘鋒芒!

然而,百分之一刹那都冇有,一道純粹的電光,就跳出了乾龍神弓。

仍是天意四象箭,可這一刹,再也不同!

“什麼?!”

啟道光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著。

這一道電光之快,超乎想象,說他,縱然是已然晉位武聖林道人,都隻覺眼前一花,

那電光,已然縱貫而下!

快!

快!

快!

這一箭快到了極限,兩者碰撞的驚天動地之音都未來得及爆發之前,那即將綻放的方天戟,連同啟道光,就自以極速,再度墜入護城河中!

轟!

電光與空氣劇烈到極點的摩擦,生出了焚山煮海般的恐怖熱力。

遙隔裡許,城牆內外的一眾人,都不由後退,好似被火焰灼傷。

黎道人駭然抬手,以真罡隔絕,極目望去,隻見那河水漫灌而來的那段河床,再度乾涸了。

可怖的氣浪,自地而天,直如一團蘑菇雲,騰起不下二十丈,煙雲瀰漫,似要將西北道城都籠罩在內。

泥沙、狂風、河水、氣流,一時之間,混同如一,四下狂飆,不分地與天。

待得一切平靜下來,呈現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片末日之後的廢墟。

寬達百丈,自大江引流而來的護城河,在此刻徹底斷流,可怖的勁力,將河道擴寬不知幾丈。

猙獰的痕跡橫七豎八,遍佈了河床,其溝壑之深,似不見底一般。

一箭之威,竟恐怖如斯!

轟隆隆!

而直至此時,那聲聲巨響,才化作一聲響徹,震動天地。

似又許久,也可能隻是片刻。

沖天而來的河水,似瓢潑大雨催著楊獄落了地,在他乾涸的河床前,他伸出手,也是有心的敬佩:

“啟兄好橫練。”

傷痕累累,似可見骨的手掌伸出,任他拉起,這一笑,啟道光恐怖如骷髏妖:

“楊兄好箭術……”

------題外話------

補了一章啊,今天寫了一萬出頭,明天繼續,彆叫我畫餅大師,謝謝……大家晚安哈。順便推書一本,極道流《我,敕封萬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