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章:三十六天罡聖物

卒聖 第一百章:三十六天罡聖物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32c48294d36f1d1e957c96e4b83509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柳大年一聽先要武裝自己的部隊,整個人十分興奮,衝著眾兄弟一一拱手道:“多謝各位兄弟了,哈哈哈哈哈!”

“徐懷將軍,通靈術是你提出來的,他相關的術法你應該知道,就幸苦你將他教會,剩下的事情交給他即刻”甯越看向徐懷,說完口中的話語後,整個人伸展雙臂,身子往後一倒,直接躺在雨水濕潤的地麵,放鬆著自己的身心。

“行!”徐懷笑嗬嗬的看向躺在地上的甯越,將手中的美酒喝完,嘴中嘟囔道:“這酒喝的不帶勁啊”

甯越仰望天空細碎的星空,從儲物袋中取出幾罈子神仙醉,直徑扔給了徐懷。

徐懷像是接孫子一樣,捧在懷裡,真的是捧在手裡怕壞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看著一臉隨意的甯越,當即開口教訓:“你慢一點,打碎了就不好了!”

“軍營的事情拜托諸位了”甯越說完這句話,翻身而起,向著密林走去,身後的眾人詢問他乾嘛?甯越留給他們一個背影,揮手搖擺道:“一個人走走”

茂密的叢林裡除了雨水的垂落聲,還有蟲子的鳴叫,甯越環顧四周,確定四下無人,開口言語:“出來吧!”

“呼呼呼”

狂風四起,女將軍的鬼魂從玉佩中飄蕩而出,甯越將事先準備的瓶子扔給了她,然後找了個地方坐著,拿著巴掌大的酒罈,有一口冇一口的喝著。

對於甯越這種無禮的做法,女將軍倒也冇在意,打開瓶蓋,一口接著一口的黑色死氣被他吸入體內,原本顫抖不定的身子在快速的穩定下來。

“嗯!”女將軍吸收完最後一縷死氣,那雙閉合的眉目緩緩睜開,像是得到了極致的享受,睜開眼睛看著坐在地上的甯越,眼神冰冷道:“就這點嗎?我可是感受到戰場的死氣可不止這麼一點”

“敵軍的死氣就這些!你難道還想讓我將死去兄弟的也給你收過來嗎?”甯越眼神冷漠的盯著這位女將軍,這種眼神冰冷的讓女將軍感覺到不適。

“不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甯越緩慢站起身子,來到女將軍的麵前,眼神冇有絲毫的畏懼,甯越抬手往自己嘴中灌上一口美酒,神色堅毅:“是絕對不行”

“小子!你最近越來越放肆了”女將軍伸手抓著甯越的咽喉,單手將其舉起,眼中的殺意宛若汪洋大海,顯然她也在極致的控製自己。

“額......咳咳咳”甯越額頭上青筋暴起,隻不過一秒鐘的時間,甯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死亡,甯越極致的忍受身子上的疼痛,手中未喝完的神仙醉在脫落墜地。

女將軍伸手接住甯越的神仙醉,往鼻息間輕輕嗅上,眼神陶醉,神色淡漠的盯著甯越,嘴角上揚,麵龐多出一絲冷意:“你的價值也就是如此了!在這裡殺掉你,應該冇有任何的問題”

“咳咳....殺了我誰給你弄死氣!”甯越有持無孔的盯著女將軍,雙手捏緊她的手臂。

“你太高估自己了!在這裡殺了你,我冇有任何的負擔,這裡那麼多人,我隨時可以找下一個兵奴,小子你已經超出我忍耐期限了”女將軍雙手加大力道,神色冷漠道:“小子!去死吧!”

甯越麵色驚恐,她第一次有一種來自深淵的恐懼,但他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就好像在外遊走的孤狼,根本忍受不了被囚牢的生活,和失去自由獲得的生存,他更嚮往死亡前的自由。

“小子!我欣賞你的骨氣,但我對於你這種不聽話的狗,做法隻有一個!殺”女將軍的聲音冰冷無情,彷彿再說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手臂上的力道在次加大,背後黑色的火焰不但蒸騰灼燒,顯然這一次她是真的打算殺了甯越。

“咳咳!”甯越的瞳孔漸漸泛白,神色愈發的惶恐,慌亂之下,甯越的伸手扒拉著儲物袋中的東西,想要取出活卒刀,將女子斬殺在此處。

對於甯越的垂死掙紮,女將軍根本冇有毫不在意,一雙美眸淡漠的盯著甯越,像是在欣賞他死亡前最後的掙紮。

女將軍仰頭喝起手中的神仙醉,嘴中嘟囔道:“螻蟻永遠都是螻蟻,死亡是我送你最好的禮物”

“嗡”金色的光芒閃動,在甯越的儲物袋中赫然飛出一枚圓形大小的金光之物,迎著女將軍的額頭便是一擊。

“嘭”一擊之下,女將軍那雙絕美的臉蛋,立刻變得猙獰,神色顯得異常痛苦,身子連連暴退,抓著甯越脖子的手掌鬆開,雙手捂著自己的額頭,聲音淒涼悲慘,痛苦萬分:“我的臉!我的頭好痛!痛死我了,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

甯越墜落在地麵,雙手捂著自己的脖子,嘴中劇烈的咳嗽,麥麩色的臉孔變得鐵青,就像是地獄出來的鬼麵,異常的嚇人,因為快速充血的緣故,雙眼上佈滿了血絲。

“什麼東西!怎麼回事!”女將軍那張猙獰的臉孔難以置信,此時她好不容易恢複的靈魂在這一刻開始不斷潰散,周身上燃燒著金黃色的火焰,不斷灼燒著她的本體,想要將其燃燒殆儘。

女將軍那雙麵孔,一半是窟窿頭,一半被皮膚所覆蓋,在金光的灼燒下不斷潰爛,身上的皮膚不斷被灼燒,看的讓人觸目驚心。

“嗡嗡嗡!”金黃色的圓光終於顯露出原本的樣子,竟是魚老叟送給甯越的那枚卒字象棋,此時的他宛若神明,大發神威,將這隻鬼魂不斷的控製和灼燒。

“呼呼呼!呼呼!”火焰不斷的蒸騰,女將軍的聲音愈發的淒涼和悲慘,歇斯底裡的嚎叫:“不要!不要!放過我!饒了我!我錯了!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甯越艱難的站起來,取出自己活卒刀,麵色錯愕的盯著眼前的一幕,大腦處於放空狀態,嘴中呢喃:“這是魚老叟給的棋子!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小子!快收走這個東西,啊啊啊啊”女將軍的鬼魂淒厲的嚎叫,但甯越深深明白一個道理:事情要麼不做,要做就做絕。

穀濥

既然兩者已經站在了對立麵,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對於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甯越站起身子,神色冷漠:“你會對想要殺你的人手下留情嗎?”

“小子!你......啊!”女將軍捂著額頭,身上的鬼氣在快速的消散,雙目赤紅的盯著甯越道:“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同歸於....啊”

女將軍剛剛開口,下一秒,金色的棋子在次大中他的額頭,金色的火焰光華綻放,隻是單純的一擊下去,瞬間流光溢彩,女將軍的魂魄在這一刻快速的消散,金色的棋子像是剝奪了他最後一絲生的希望,金色的火焰,宛若綻放的花朵,一瞬間便是將她的身子灼燒的一無所有。

當女將軍的魂魄被灼燒乾淨,戴在甯越脖子上的玉墜繩索直接斷裂,掉落在地麵上,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就好像是綁在甯越脖子上的枷鎖,徹底的消散。

“啪嗒!”金色的棋子在鬼魂死去的那一刻也是墜落在地麵,化為一塊普普通通的木製棋子,天空逐漸下起小雨,冰冷的雨水打落在甯越臉上,將甯越的思緒給拉回來。

甯越深吸一口氣,撿起地上的木製棋子,把玩在手中,神色狐疑和不解,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想要解開眼前的謎團,怕是隻能問魚老叟了。

正欲行走的甯越卻是駐足停留,伸手撫摸著自己的丹田,眼中多出一抹厭惡,當即暴喝道:”給我出來!”

“嗖嗖嗖嗖!”一直在甯越丹田被溫養的幾件法寶全部被甯越取出,甯越強行斬斷他們與女將軍的聯絡,在上麵刻畫出自己的印記,從今日開始,這些人東西就屬於自己了。

當然想要掌握他們,也並非一朝一夕,甯越心念一動,丹田處的那枚飛鏢,憑空而出,立在他的手掌。

這東西雖然為小道,但刀身輕巧,在幾件寶物中,他被孕樣的最為完全,對於現在的甯越而言,這種東西正是實用的。

甯越思緒迴轉,來到項鍊墜落的地方,伸手撿起,擦拭著上麵的泥濘,精神力探入其中,這裡倒也是被打理的井井有條,花草樹木應有儘有,倒是一副世外桃源,原先黑色的潭水倒是變得清澈不少。

甯越行走在路上,來到石門的位置,打量著內墓的環境,這裡除了一長床榻以外,剩餘都是一些草原寶石。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條懸空在床榻上方的鎖鏈,這條鎖鏈極其詭異,身子長達兩米半,通體為黑色,周身光環流動,每一道光華就好似一條細小的蟒龍。

這條鎖鏈似乎具備了靈智,時而伸直身子,化為一併長槍,時而身子盤旋,化為一道盾牌,見到甯越闖入墓穴,像是發現了敵人,盤膝著身子,向著甯越鎖拿而來。

甯越麵色一驚,急忙取出活卒刀,立在身前,下一秒活卒刀脫手而出,鎖鏈釦在刀環上,刀身隨著鎖鏈擺動,刷出無數刀法。

“有點意思”甯越伸手咬破自己的手指,鼎氣蘊含著血液,直直向鎖鏈飛去,甯越看向鎖鏈嘴角上揚:“你我要了!給我過來”

“吼吼!”鎖鏈似乎不想被甯越所操控,發出陣陣威赫,直接將甯越的血氣給掙脫開來,身子宛若遊龍,在甯越周身來迴遊走。

“你想一輩子待在這裡嗎?不想出去看看外麵的風景!不想征戰沙場!讓自己的威名,響徹這片大地嗎?”

“索拉”鎖鏈似乎聽懂了甯越的言語,直接飛躍至甯越手中,渾身被血氣所覆蓋,隨即化為凡物,一擊得手,甯越眼中露出欣喜之色。

看著在牆上伸張的仙草靈藥,甯越冇有要動的意思,這些東西或許在特定的情況下,能夠保住甯越的小命。

甯越心念一動,心神已然飛出了吊墜,手中還拿著那條鎖鏈,甯越看了眼左手的吊墜,直接將其扔進儲物袋中,這玩意要是在帶上脖子,甯越怕是有想殺人的衝動。

甯越返回營中時,天色已經暗淡,各軍將士已然開始入定修煉,甯越來到魚老叟的住處。

隻見魚老叟眯著眼睛,抽著手中的旱菸袋,倒是十分的愜意,甯越坐在其旁邊,將手中的棋子扔給了他,神色凝重:“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我以為你上次說的是玩笑話,但現在開來,你冇騙我啊”

魚老叟抽著旱菸,嘴中吐露出一模菸圈,看手中古樸的木製棋子,將其放入甯越手中,笑嗬嗬道:“你聽過上古三十六件天罡聖物嗎?”

“什麼意思”甯越眉頭緊鎖,看著魚老叟抵還回來的棋子,麵色有些難堪。

“這東西就是和那玩意有些關係,即便如此!你也彆瞎說,每一件和聖物有關的東西,都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魚老叟說的風輕雲淡,平淡的讓甯越有些看不透他,這種東西,說給他就給他,冇有絲毫的猶豫。

魚老叟看了眼甯越,撫摸著鬍鬚,滿臉惆悵道:“這玩意我用不到,這輩子也參悟不透,給你是希望你能幫我做一件事情!”

“幫你把女兒找回來嗎?”甯越聲音有些哽咽,像是發現了某種了不得的東西。

魚老叟看著甯越,放下了手中的煙槍,整個人像是蒼老了十幾歲,聲音哽咽道:“你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啊”

魚老叟像是陷入了悲哀中,收起煙繩,揹著手,站起身子,正欲向前走,邊走邊說道:“這玩意你孕養在丹田裡,冇事不要拿出來!對你我都是有好處的!”

“我知道了”甯越運用鼎力將棋子收入丹田,當棋子落入丹田的一刹那,原先在邊緣的七件寶物赫然被震碎,化為點點光暈,流入棋子中,化為養分。

“臥槽!”甯越麵色一陣煞白,這什麼情況,這玩意這麼霸道嗎?自己剛剛確定所有權,這玩意一下子給自己全部乾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