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零二章:熊櫜軍

卒聖 第一百零二章:熊櫜軍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f7c789874f27979461d61a7715863f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手中的活卒刀插在地麵,蹲在地上,雙目盯著生命即將到頭的梨虎,一場大戰下來,原先萬裡晴空的天氣,變的沉悶,天空漸漸下起了小雨,雨水滴落在赤紅色的地麵,劇烈的高溫,頃刻間將雨水蒸發成水蒸氣,整個地麵像是蒸騰的溫泉,白霧瀰漫。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隻稱霸一方的梨虎終於是離開了這個世界,甯越看了眼梨虎的屍體,撇了眼身旁的夔狼屍體,手腕上的青白二蛇,滑落地麵,扭動著身子,張口撕咬眼前的夔狼,紅色的精血和骨髓,被兩條小蛇不斷吞服。

夔狼首領的屍體,在不斷的枯萎乾癟,幾個呼吸間的功夫,夔狼的屍體就隻剩下皮包骨頭。

兩條小蛇似乎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夔狼,蛇尾一甩,夔狼的身子直接被砸落的七零八落,隨後一顆暗淡的妖丹漂浮而出,兩者宛若雙龍戲珠,不斷吞吐著蛇信子,夔狼碧綠色的妖丹上,無數的妖氣在兩條小蛇吞服入腹部。

“嘶嘶.......碰”當最後一絲妖氣被吸入兩條小蛇體內。

下一秒,兩者周身爆發出氣浪,張口吐出蛇信子,自兩條小蛇口中吐出一顆如彈珠般大小的青白玉珠,周邊的鼎氣瘋狂湧入妖丹中,兩條白色的光芒,在小丹周身逐漸凝聚成形,下一刻小丹入體,三品妖獸的實力展露無遺。

原先的弱小的身軀不斷放大,身子宛若水桶粗細,體長足足如大象般高度,兩條小蛇相互纏繞,像是為彼此實力突破而感到興奮,看向甯越,巨大的蛇身遮蓋了甯越身上大半的光影。

甯越虎目盯著兩獸,從懷中取出兩顆紫竹筍,扔給兩者,環顧四周道:“以你們現在的實力,這片地域怕是難有你們兩者的對手,自己去玩吧”

“嘶嘶”小青性格跳脫,聽到甯越要放自己去完,身子一擺,直接鑽入叢林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小白卻是頗為眷戀,抵著蛇頭在甯越臉上蹭了蹭,這才鑽入林中。

“寧哥”白子夜拍打著身上的灰塵,嘴中吐著塵埃,來到甯越的身後,看著青白二蛇離去的身影,掃了眼地上遊動的鴻溝,白子夜咧嘴一笑道:“你這兩條寵物突破了”

“行了”甯越轉過身子,衝這白子夜招手,兩人走向高地,甯越翻手一腳,瞬間間無數的土壤掀開,宛若海浪,將梨虎的身子掩蓋在這處凹槽內。

“將軍!臥虎潭已經被拿下!各軍將士正在收斂屍體”孫胖子屁顛屁顛的跑到甯越身前,眼中滿是欣喜之色。

甯越正欲開口,突然三道破風之聲,向甯越奔襲殺來,甯越眉頭緊鎖,當即伸手抓住白子夜和孫胖子的衣領,翻滾在地麵上,原先的位置上,赫然炸開無數的氣浪土坑,地麵上還覆蓋數米的冰魄。

甯越麵色煞白,抬手望向天機,眼中殺機濃鬱,怒視上空。

隻見天空中一隻白色的冰雕閃動著翅膀,冰雕全身呈現淡藍色,身子宛如巨象,鋒利的爪子鋒利似刀鋒,觸目驚心,赤紅色的眼睛盯著下方的人群,周身瀰漫著淡白色的寒氣,眼下天空還下著小雨,雨水飄蕩在冰雕旁邊,化為冰雹,墜落在地麵,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在冰雕身上還站著一人,身長八尺,身材精壯,此人身穿鬥笠,揹著箭盒,手持千馬弓,臉麵上帶著圍麵,一雙虎瞳盯著甯越,見一招為將其擊殺,眼中流露錯愕的神情,暗叫不應該啊。

甯越從地上緩緩站起,怒視上空的小人,眼中冷意濃重,質問道:“來者何人!”

“哼!死人是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站在冰雕身上的男子,再次張弓拉箭,目標直指著甯越,天地間的鼎氣不斷彙聚在此箭上,男子聲音冰冷,嘴中怒喝:“冰殺”

“啾”男子身下的冰雕嘴中鳴叫,赫然在空中來回盤旋飛動,俯衝向甯越,兩者靠近之間,男子手掌的冷箭破風射擊而去,層層冰魄不斷彙聚,直撞向甯越,尖銳的冰刺,可破山海。

甯越瞳孔劇烈收縮,心中驚駭,此人出手不凡,甯越不敢耽擱,當即雙手結印,嘴中怒喝:“木法!橫斷之木”

一條沖天大樹,在甯越和白子夜身前不斷彙聚,迎麵撞擊向飛來的冰刺,

“碰!”兩者碰撞,木屑橫飛,冰塊化為漫天冰雨,兩者氣浪震盪開來,男子操控冰雕,一擊仰天俯衝,直接飛躍九霄,避開兩技碰撞的餘波。

甯越和白子夜兩人被白色的氣浪掀開,身子不斷在地麵上翻滾,孫胖子倒也機靈,眼看勢頭不對,掉頭就跑,回去搖人。

甯越起身,周身上的盔甲不斷凝絕寒冰,白子夜的半個身子更是被凍結在地麵上,看向身側冒著寒煙的箭矢,神色凝重道:“這是燕嵐的嵐箭,這人是燕嵐的探子,不能放他離開”

“燕嵐”甯越站起身子,取出儲物袋中的活卒刀,刀柄猛然捶打己身,原先覆蓋在盔甲上的冰塊赫然碎裂。

徐懷聽聞動靜,仰望上空,嘴中怒喝道:“弓箭手放箭!射下這個鳥人”

“嗖嗖嗖!”無數的白色氣箭向上空射擊而去,站在冰雕上的男子,左手緩緩抬起,在其麵前赫然凝聚出一塊巨大的玄冰盾牌,氣箭射在盾牌上,冇有半點效果,男子像是玩膩了,手掌猛然向前一推,嘴中大喝:“冰盾之擊”

“小兒猖狂!”徐懷瞳孔劇烈收縮,花白的鬍子無風自動,手中的長刀上,赫然白氣瀰漫,怒視上空的冰盾,單手托刀在地,仰天劈砍破九霄,嘴中咆哮怒喝:“拔刀問蒼天”

“呼呼呼”一股白色罡風刀芒,從戰刀上恒然劈砍而出,直砍殺向冰盾,兩者碰撞,堅不可摧的冰盾,赫然被劈砍成兩半,多餘的氣浪席捲九霄,至麵冰雕男子。

男子神色變換,當即吹了聲口號,冰雕身子反轉,載著男子,和飛砍來的刀罡擦身而過,刀芒長破九霄,在男子身後炸開龐大氣浪,吹的男子扶著鬥笠,長髮飄蕩。

“我去!徐老爺子竟然這麼強啊!我下次再也不叫他酒鬼了”底下躲避的將士,看著徐懷老將如此英勇,皆是冇了調侃的心思。

穀褺

甯越怒視上空的冰雕男子,手中反轉,赫然出現那道黑色的鎖鏈,怒視上空的冰雕,甯越鼎氣運轉,心中默唸:“去”

“索拉”黑色的鎖鏈,身軀不斷延長,在空中來迴遊動,宛若遊龍,直直的向著冰雕衝殺而去。

男子瞳孔劇烈收縮,這鎖鏈實在是太突然了,男子來不及多想,兩腳一蹬,直接憑空挑落下冰雕,黑色的鎖鏈宛若蟒蛇纏身,將冰雕的翅膀和身軀死死鎖住。

翅膀被鎖鏈控製,冰雕無法飛行,身子在重力的影響下,直接墜落在地麵,砸落凹陷,塵埃捲起無數。

男子落地,周邊站在地上的將士,紛紛持刀衝殺,嘴中爆發出山呼海嘯的怒喝:“殺”

男子眼神冷峻,並未有絲毫的慌亂,從背後取出一支箭矢,朝著天空怒喝道:“冰錐漫天”

“啾”冰箭射向空中,化為一道白色圓陣,上麵晦澀難懂的陣文在高空浮現,隨後漫天冰錐宛若暴雨,直射向徐懷的兵卒身前,冰錐如暴雨梨花,威勢如大海浪濤。

徐懷手持戰刀,麵色難堪,當即怒喝道:“兩軍分散!中軍駐足停留,化盾抵禦!快”

“散開”周邊的百夫長張口怒喊,中軍的士兵因為人數太多,根本難以分散,聽得徐懷的命令,當即單手結印,每人頭頂各自凝聚出一道白色的盾牌,將冰錐係數當下,但其寒氣逼人,周邊的溫度迅速驟降。

“先解決你”男子探身起手,從懷中取出一隻冷箭,雙目怒瞪著甯越,嘴中呢喃:“箭一!地獅”

“吼吼吼”罡風四起,一隻玄冰獅子在男子冷箭射出來的那一刻,直衝向甯越,威勢如泰山壓頂,甯越瞳孔劇烈收縮,麵色凝重,一招鷂子翻身,跳入空中,以為就此能夠避開此箭。

可下一秒玄冰獅子,赫然往甯越跳竄的方向撕咬而來,甯越瞳孔劇烈收縮,眼中難以置信,此招竟然還帶追蹤效果。

甯越單手結印,木法凝聚,赫然變化為一柄大手掌,甯越雙眼怒瞪,手中的大手掌,宛若鷹擊長空,甯越嘴中怒喝:“木法!大手掌”

“碰”兩者碰撞,相互抵消,震盪其無數煙霧,甯越藉著餘波,身子不斷向後暴退,一雙眼眸來回在戰場上掃量,可原先的位置,已經冇有了那男子的身影。

“破心”

一聲冷炙之音,在甯越身後響起,甯越心中猛然一跳,急忙回首,但一切都晚了,男子手中的戰刀直接刺向甯越的背後,聲音細小呢喃道:“記住殺你著!南玄枵”

“轟”一擊劇烈刺痛之下,甯越的身子倒飛而出,身子直線砸落向地麵,地麵石塊震盪,各地到處都是廢墟。

一擊得手,南玄枵嘴中吹著口哨,原先被甯越鎖鏈所纏繞的冰雕,周身冰氣肆意綻放,直接將鎖鏈給震盪開來,雙臂展翅飛起,南玄枵猛踩地麵,正欲離去,一併細小的飛刀從甯越墜落的廢墟中破土而出。

南玄枵神色一愣,持著千馬弓的手,微微一抬,飛來的飛刀赫然被彈開,南玄枵回首盯著甯越,眼中滿是狐疑的盯著甯越,神色不解:“你竟然未死,我這一刀可是插入了你的心窩子,看樣子!你應該有什麼貼身法寶”

甯越扒拉著眼前碎裂開來的石塊,感受著胸膛上的疼痛,外麵的盔甲被刺穿,露出歐冶聽雨送給自己的防身軟甲,甯越左手一招,黑色的鎖鏈赫然飛躍至甯越周身,宛若遊龍,不敢離身半步。

“大天術!龍蛇雙升”

甯越和南玄枵對持之際,一直並未參戰的白子夜,刻畫法決,一道沖天石蟒從地麵破土而出,直麵向南玄枵,天空中一道驚雷赫然劈砍而下,兩麵夾擊。

“覆地術”南玄枵麵色錯愕,但眼神依舊冷靜,手中的千馬弓赫然變化,身子不斷縮小,最終成型為一柄彈弓,南玄枵從懷中取出兩枚白色的彈丸,雙腳猛踩冰雕脊背。

冰雕作戰經驗豐富,頃刻間便是知曉了南玄枵的意思,雙翅展開,身下的雙翅,白光閃動,寒氣瀰漫,赫然向石蟒衝撞而去。

南玄枵長拉彈弓,身子直衝上方,無數的鼎氣注入白色的彈丸中,在南玄枵周身的溫度迅速下降,南玄枵渾然不在乎,嘴中怒喝:“短弓術!冰山”

“轟”彈丸破弓而出,龐大的冰山,直接轟殺向上方的雷龍,兩者碰撞,冰山被轟殺成碎片,每塊碎片上都還有白色的雷電在閃動。

“燕嵐小賊!留下人頭”徐懷閃轉騰挪,赫然脫下上半身的戰甲,上半身精壯的不像話,根本就不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子,在其背後赫然紋上一道猛虎下山圖,猛虎齜牙裂嘴,麵目猙獰,一副蓄勢待發之態。

南玄枵麵色一白,似乎知曉這紋身的背影,看著徐懷,當即拍了拍腰間的萬獸袋,嘴中招呼道:“讓他陪你玩玩”

“轟轟轟”大地震動,隨後一隻渾身燃燒著烈火的暴虎熊從儲物中跳出,其身如小山,渾身毛髮宛若鋼針,熊身虎頭,黃身虎紋,每一個虎紋像是實質火焰,隨風搖曳,讓人十分忌憚。

“三品妖獸!暴虎熊”徐懷身後,許多老卒皆是有見識,一眼就認出這隻虎暴熊的品階,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憚,這隻妖獸十分殘暴,甚至能夠絞殺尋常的四品妖獸。其妖獸野性異常難以馴服,而想入熊櫜軍,必須要馴服一隻三品虎暴熊,可見這其中的艱難。

而這小子竟然能夠擁有這隻虎暴熊,足以證明他實力的不凡,徐懷一雙老眼微眯,神色異常的忌憚,盯著眼前的南玄枵,雙手握著手中的大刀,撫須眯眼,神色凝重道;“燕嵐竟然將熊櫜軍派出了!怎麼!你們想開起國戰!你們打的起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