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零三章:大將軍

卒聖 第一百零三章:大將軍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4540e6fa803a84f697a1bc02adf77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哈哈哈哈哈!開戰”南玄枵彷彿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手中的彈弓憑空消失,隨後一柄黑色長斧浮現在手,傲然立在身後,伸出自己空閒的手,摘下自己的鬥笠,取下自己的麵罩,一身黑衣,傲然立在眾人麵前。

南玄枵臉上,潔白如玉,和燕嵐的粗跨不同,他擁有江南那些紙醉金迷公子的胭脂氣,說是胭脂氣,但更像是一種英氣,劍眉星目,雙目盯著徐懷,南玄枵雙手持著戰斧,嘴中怒喝道:“熊櫜軍百夫長!南玄枵!來將通報姓名”

“放肆!”徐懷第一個忍不了,光著膀子,雙手持著大刀,灰白的鬍子無風自動,怒視著南玄枵,一副吹鬍子瞪眼的架勢,開口言語:“原塚虎軍老將!千夫長徐懷!”、

“吼”南玄枵還未動手,剛剛放出來的虎暴熊,張口咆哮,威震山林,快速奔跑徐懷,每一次徒步奔跑,都會造成地動山搖的場麵。

徐懷麵色驟變,正欲閃退,身後卻是傳來柳大年的一聲怒喝道:“徐酒鬼!這個畜生我來對付!”

柳大年手中一杆銀槍上下襬動,刷出陣陣槍花,但虎暴熊一掌啪打而下,柳大年的絕招技法直接被摧枯拉朽的打殘,好在柳大年有結丹境的修為,和虎暴熊相互纏鬥,後麵的高牛和小虎急忙前來支援。

三人合力之下,倒也是勉強招架住虎暴熊,但也是屢屢處於下風,十分危險。

“找死”南玄枵怒喝一聲,手中戰斧化為黑風,直劈砍向徐懷,周身鼎氣不斷彙聚,黑色旋風宛若驟雨,朝著徐懷鋪天蓋地的壓來,嘴中還不時唸叨:“三斧聚頂”

三道斧影,在徐懷額頭前不斷顯化,威壓宛若山嶽,每一擊下去,轟聲如雷。

徐懷乃是老將,戰鬥經驗不及其豐富,一雙銅鈴大的眼微眯,單憑南玄枵這一出手,便是知曉其實力不凡,當即張口怒喝:“抽刀斷海”

”啪嗒“萬千水源彙集在徐懷刀身之上,徐懷做勢一招撩刀勢,掀起無數波濤,宛若漫天海浪,迎麵拍打在南玄枵的戰斧上。

正在觀戰的甯越,單手持著戰刀,一雙黑色的眼眸,死死的盯著南玄枵,徐懷老將軍和他交戰數十回合,但屢屢處於下風,隨著時間的推移,必然呈現敗北之勢態。

當甯越與南玄枵交戰的時候,甯越便是知曉這小子的實力,南玄枵以然是結丹境圓滿,隨時會突破下一層,可為當前大敵。

“碰”南玄枵手中戰斧猛然揮砍向徐懷,徐懷終歸是氣力不支,身子連連後退,南玄枵眼瞅著一擊得手,嘴中上揚。手中戰斧推動在地麵,南玄枵身子不斷往前衝鋒,眼中流露出嗜血的光彩,在疾馳的速度下,戰斧在地麵上摩擦出劇烈的火花,沿路之下,白煙瀰漫,可見其威力之大。

南玄枵衝殺至徐懷身前,兩手揮動,哈哈大笑道:“拖斧!”

巨大的戰斧黑色的火焰蒸騰,徐懷瞳孔劇烈收縮,麵對南玄枵突襲來的一刀,一時間竟然冇了方寸,行動比之以往要遲鈍許多。

“玄罡體”

甯越全身骨骼呈現銅皮,鼎氣快速尋轉,玄罡體赫然彙聚,在甯越的雙臂上,呈現鐵骨,手臂上的罡氣運轉,迎麵和南玄枵的戰斧碰撞。

“啪.....哢嚓”甯越的身子和徐懷的身子一同往後倒飛而去,甯越左手手臂,赫然往下凹陷了一塊,骨折的聲音,可謂是清洗入耳。

南玄枵正欲衝殺上前宰殺二人,魚老叟身影飄蕩而出,嘴中猛吸一口濃煙,張口吐出,原本吐露出的應當是白煙,但魚老叟硬生生吐出許多黑色的火焰,斑斑雜雜,讓人看不透深淺。

南玄枵神色一愣,手中戰斧上下襬動,一斧破萬法,將整個煙層一份為二,這才連連後退,不敢靠近,還不待其回身,白子夜雙手在次施展術法,自南玄枵頭頂天雷滾滾,看的人頭皮發麻。

南玄枵眼中滿是煩悶,怒瞪著白子夜,眼中殺意濃鬱,張口怒喝道:“你這小雜碎!太囂張了!今日本將暫且先斬下你的狗頭”

“老白!快躲開”匆匆帶兵趕來的路南鴻眼瞅著白子夜要被砍中,著急的他隻能開口提醒,白子夜麵色一陣慘白,他的戰鬥經驗還是太過匱乏,麵對這種突髮狀況,一時間亂了方寸。

南玄枵眼中寒芒大盛,咧嘴怒喝道:“人頭拿來吧你!”

“滋滋滋!轟”白子夜身上佩戴的玉佩此時光華綻放,白色的玉佩上,出現數道宛若水桶粗細的紅色閃電,直劈砍向南玄枵的身子。

衝鋒向前的南玄枵瞳孔劇烈收縮,難以置信的盯著白子夜,看這劈來的雷霆,威力之大,可催山裂地。

南玄枵取出懷中的玉佩,猛然捏碎,紅色的雷霆劈砍而去,白色的光罩隻是維持了三個呼吸,隨後層層龜裂,南玄枵麵色凝重,當即取出脖子處的替身符。

這玩意能夠抵擋大尊境以下一次進攻,用完就廢掉,南玄枵眼中是忍不住肉疼啊,這是自己積累數年的軍功換來的,不曾想在今日用到了。

可現在這種身死險境,南玄枵也是顧不得許多,當即扔出替身符,紅色雷霆這才停歇下來,絕大多出的雷霆皆是被其吸收,然而紅色雷霆分化出細小的閃電,擊中其身,南玄枵當即一口老血吐出,身子連連後退,擋在其身前的替身符也是化為塵埃,消散在天地間。

白子夜神色錯愕,看著腰間的玉佩光華暗淡,心中不由的想到自己的父親。

“咳咳咳”南玄枵捂著自己的胸膛,嘴中吐出幾口鮮血,一種劇烈的疼痛感,漫布在他全身,渾身的細胞像是被針紮一般疼痛。

“殺了他”路南鴻一聲靈下,兩邊的兵卒衝鋒向前,南玄枵神色難堪,忌憚的看來眼白子夜,大腦飛速運轉,分析著戰場的情況,當即吹著口哨,一直在空中盤旋的冰雕急忙俯衝向南玄枵。

南玄枵雙腳猛踩地麵,跳入冰雕脊背,手中妖獸袋翻轉,將胯下的虎暴熊收入囊中,雙目死死的盯著白子夜,當即操控冰雕化為黑影,逃入深山。

路南鴻等人放了幾波箭矢,冇有效果,隻能目送南玄枵離去,許多人氣不過,衝著南玄枵逃竄的背影怒罵:

“狗孃養的燕賊!有本事彆跑啊!和爺爺大戰三百回合”

穀崔

“彆跑!給老子回來”

聽著身後傳來的叫罵,南玄枵並不在意,兩軍叫罵,這些已經成為家常便飯,讓南玄枵正真在意的是這次失手,這次臉麵可是丟大發了。

南玄枵回首掃兩眼身後的叢林,眼中滿是忌憚,回首張望四周,生怕被武明的探子發現,操控冰雕向著遠處飛去。

“所有人不要愣著了!趕緊搶救傷員!”魚老叟見這些兵卒還在對南玄枵離去的方向叫罵,開口提醒眾人。

士兵無奈,隻能撤下,此時的甯越麵色慘白,黃豆大小的汗水,從他麵頰滑落,右手捂著自己的左手,不曾想這玄罡體的銅皮鐵骨,還架不住這傢夥的一斧子,還差點將命交代在這裡。

“小子!冇事吧”徐懷伸手抓著甯越的肩膀,看著甯越那凹陷的左手,徐懷麵色鐵青,一時間久久無語,扛著甯越便是走出了眼前的廢墟。

魚老叟跑到甯越身側,看著他狼狽的一身,在瞅兩眼甯越的手臂,眉頭不由緊鎖,掃了眼周邊的將士,當即招呼道:“還有氣的,送往臥虎潭水裡!快”

臥虎潭乃是一處寶地,其潭水流淌出的清水,不但能夠修複傷口,跟能助長修煉,乃是一處難得的風水寶地。

甯越身子坐落在潭山上,手臂耷拉在清水下,仍由他沖刷著自己骨折的地方,隨著時間的推移,甯越手臂上的刺痛這纔好點。

“這些究竟是什麼人!”白子夜脫了上半身的一副,坐落潭水裡,看著一旁閉目修煉的徐懷,魚老叟此時坐在潭水外的石頭上,抽著旱菸,脫下自己的鞋子,在地麵上磕出石子灰塵。

徐懷睜開眼睛,神色凝重道:“熊櫜軍!乃是燕嵐的八大王牌軍之一,其性情彪悍,一場征戰下來,不論是戰是降,不論是軍人還是平民,一概全部坑殺,一個不留,寧皇七十六年,老夫率領一百個弟兄和他們交戰,活著回來的就老夫一人!這群狗孃養的”

徐懷說著這,整個人是既惱怒又痛苦,彷彿自己不該活著,而是應當和那一百個弟兄同生共死。

“這裡的情況有些不對勁”許久未曾開口的甯越,看著徐懷,在掃視了眼周邊的將士,麵色凝重道:“眼下梟山既然出現了燕嵐的探子,而且敢明目張膽的偷襲我軍,想必這子雲十萬大山中,已然出現了燕嵐的兵馬,眼下各軍的處境......難了”

“的確如此,先將訊息傳給蕭將軍,等候他的命令吧”徐懷神色凝重,看著甯越的手臂,神色凝重道:“你的手臂怎麼樣了”

“不知道”

“我看過了!冇什麼大礙!塗上一些接骨散,不出幾刻,立時恢複,這小子骨頭也是硬,硬生生捱上了一擊開山斧,硬是什麼事情冇有”魚老叟平淡的盯著甯越,抽了一口濃煙,嘴中緩緩吐出。

“眼下各軍訊息閉塞,我怕訊息傳不過去!”甯越手中捏著石塊,一巴掌將其捏碎,心中頗為惱怒,顯然今日頗受打擊,一個比他高出兩個境界的小子,竟然將他戲耍到這種程度。

“交給孫胖子吧!這小子號稱通天老鼠,最擅長的就是遊走和奔襲,乃是這裡的不二人選”柳大年**著上半身,拿著一個毛巾,坐在水潭裡,硬生生的將這處靈潭,做出了澡堂子的節奏。

“眼下各軍暫時休整!不易出兵!抓緊時間修煉”甯越伸出自己疼痛的手掌,揉了揉恢複的左臂。

“諾”

鶿雲山

一處叢林內,數個人影正在叢林裡遊動,南玄枵騎著冰雕墜落在地麵,來到人群中,單膝跪地,神色恭敬道:“大將軍”

南玄枵正對麵,坐著一中年男人,身前擺著桌案,上麵擺放著夜明珠,在黑夜中散放著微弱的光芒,叢林中的妖獸在這裡遊走,被燈光所吸引,但凡靠近著,皆是成為了外圍虎暴熊的口食。

中年男子,身穿白衣,頭戴發冠,麵色剛毅,濃眉大眼,看著手中的書簡,聽著南玄枵的聲音,感受著他的氣息,聲音渾厚的開口:“受傷了”

“末將慚愧!此次無功而返,還請大將軍責罰”南玄枵麵帶羞愧,低著頭,滿臉的慚愧。

“我不想聽廢話”

“武明此次出兵十萬餘!末將沿途斬殺數十人!其主將目前所在位置在虎山!各軍分散!我軍可逐一擊破”南玄枵神色嚴峻,將自己所探查到的訊息一一彙報。

“此次領軍何人”

“根據細作彙報!此次出兵者乃是上將軍文騫、中將軍南宮塵虎、中將軍蕭霄”

“童任未親自前來嗎?倒是讓我頗為意外啊”一直低頭的燕嵐大將軍,抬起了自己的額頭,看著南玄枵,神色不解道:“被誰打傷的,莫不是碰到這三人了”

“冇有!出了點意外”南玄枵搖頭,並未將自己遇到的境況說出了,畢竟太丟人了。

“意外!在戰場上冇有意外,你不願意說!我也不想問了,冬星紀、穀大梁、黃奴”大將軍站起身子,按著懷中的寶劍,眼中寒芒大盛。

“在”三員大將紛紛站出身子,三人皆是虎背熊腰,身穿紫晶石甲,神采奕奕,血氣渾厚,兩男一女。

“你們三人各自率領本部百人,隨同南玄枵突襲各軍!給武明一個教訓,告訴武明,我燕嵐來了,他們的債主、噩夢來了”男子揹著手,眺望著天空中的圓月,手指敲打著手背,麵露殺意。

“諾”三人得令,隨後叢林中烏鴉亂飛,各軍暴躁騷亂,這一夜!終歸是不會太過安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