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零四章:張滄瀾

卒聖 第一百零四章:張滄瀾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e584ee1c4a77df17657e0ae4f8b5cb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逖山

這裡靈氣充裕鼎盛,妖獸也是最多,各種實力的大妖占山為王,乃是武明最難攻克的硬骨頭,而在此地領軍的乃是南宮塵虎左膀右臂...章藏。

章藏走在路上,渾身浴血,今日的天氣比之以往更加嚴峻,陰鬱的天空中下起了暴雨,將空氣中的血腥味都衝散了不少,天空中的驚雷不時顫動,彷彿有驚龍和飛鳥在空中交戰。

“兄弟們加把勁!將這些妖獸的屍體收斂起來,回去咱們煲湯喝”章藏在地上吆喝著,示意麾下的將士加快動作,雨水沖刷著章藏盔甲上的鮮血,暴雨連綿,麾下的將士雖然疲憊,但眼中卻是止不住的笑容,不時幾個人在鬥嘴,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章藏坐在地上,從儲物袋中拿著一枚丹藥,塞入嘴中咀嚼,邊走邊吃,沿路上和周邊的將士打趣聊天。

“啾”天空中傳來一聲鳴叫,眾人皆是仰頭眺望,一隻巨大的冰雕身軀覆蓋了整個地麵,遮蓋住了本就稀薄的陽光。

天空中的驚雷變得更加暴躁,不是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冰法!冰錐萬千”

一聲嗬斥,南玄枵站在冰雕的上空,雙手結印,手中的鼎氣瘋狂的往他手中彙集,天空的暴雨逐漸彙集,溫度直線下降,形成錐心的冰菱,許多將士仰天眺望,麵色頓時驟變,這裡的兵卒大多都是身經百戰的悍卒。

“不好敵襲!快防禦”

隨著一員百夫長的呼叫,許多士兵紛紛聚集,章藏更是跳落眾人中央,天空中的萬千滴水彙聚在他的兩手,章藏橫眉冷目,嘴中怒喝:“玄水罩”

自眾人頭頂,頓時彙聚出一道淡藍色的光罩,將眾人包裹在內,南玄枵騎著冰雕,怒視下方的章藏,眼中殺念濃鬱,張口怒喝道:“落”

“嗖嗖嗖嗖”萬千冰菱墜落地麵,打在章藏製造的玄水罩上,冰菱落在水罩上,震盪無數漣漪,卻無法傷及一人。

躲在玄水罩下的眾多將士,紛紛彙聚在一塊,雙手結印,在罩子下,赫然凝聚出萬千弓箭,自章藏保護罩撤下來的那一刻,數十支能夠摧山裂石的氣箭向上空中的南玄枵刺去。

南玄枵麵色驟變,腳踩著冰雕在空中閃轉騰挪,身形頗為狼狽和滑稽。

章藏落在地麵,左手伸展,一柄水刀赫然化形而出,章藏猛甩背後的白色披風,怒視蒼穹的南玄枵,聲音冰冷道:“哪裡來的賊子”

“廢什麼話!小爺我去宰了他”章藏的話音剛剛落下,在萬千軍中,一員百夫長雙腳猛踩地麵,震盪起無數的漣漪,直衝上空的南玄枵殺去。

“張滄瀾回來”章藏麵色沉悶,正欲去阻止,下一秒三道不菲的氣息將其鎖定,為首一人,赫然是一女子,名喚冬星紀,身材火爆,前凸後翹,身穿赤蟒龍甲,紮著馬尾辮,雙目呈現赤紅色,手掌中各自拿著兩柄二尺彎刀。

冬星紀紅色的雙眸盯著章藏,掌中的兩柄彎刀宛火狐的尾巴,燃燒赤紅色的火焰,身影化為閃電,向著章藏奔襲殺去,嘴中呢喃:“浪淘殺”

章藏瞳孔猛烈收縮,眼中滿是驚駭之色,當即雙手操刀,迎麵盯著冬星紀劈落下的彎刀,猛然劈砍地麵,嘴中怒喝:“浪天翻雲”

一刀劈砍地麵,自章藏周身,無數的水汽石塊炸開,向著四周擴撒開來,冬星紀麵色凝重,不敢輕易試探,身子不斷向後撤退,雙臂呈現交叉事態,抵擋章藏的進攻。

一擊避開章藏的進攻,冬星紀剛要上前衝鋒,數十個悍不畏是的武明悍卒,將冬星紀團團圍住,手中的戰刀兵刃,一個勁的往她身後招呼。

“玄天錘”

一聲暴喝,自章藏頭壓來一大片的烏雲,章藏抬首觀望,麵色驟變,連忙雙手舉起手中的水刀,往前一送,隻聽得:“哐當”

無數的氣浪雨水在兩者身上炸開,章藏身子連連暴退,重重滾落在地麵上,雨水在其身下,整個人好似乘風破浪一般。

章藏抬首盯著來者,隻見此人國字臉,皮膚麥黃,身上穿著燕嵐特有的燕嵐白雲甲,虎背熊腰,帶著頭盔,黑色的雙瞳流露出嗜血的身材。

“燕嵐人”章藏雙目錯愕,還不待他有所行動,穀大梁手中的錘子在次輪動,加大力道。

“碰”

章藏麵色慘淡,雙眼被雨水所覆蓋,還不待他有所動作,下一秒眉心傳來陣陣刺痛感,沙場行軍多年的章藏瞬間反應過來,一招驢打滾,身子不斷翻滾,而在其原先的位置身下,赫然炸開了無數的碎石。

章藏身子翻騰,一招鷂子翻身,直接起身,雙目怒瞪著來者,隻見此人身長八尺,**上半身,渾身根根筋骨爆裂,背後傷痕累累,黃髮白麪,身材消瘦,手持著一柄丈二長槍,雙目盯著章藏,卻是殺機如海。

章藏盯著四人,手中的水龍刀反轉,怒視幾人,神色淡漠道;“燕嵐的雜碎!今日就留在這裡吧”

“哈哈哈哈哈!可笑!今日你們這數千人皆要殞命此處,還不引頸授首”穀大梁肩膀扛著大錘,錘身上滿是淡白色的雷霆,穀大梁聲音如洪鐘

“哈哈哈哈哈!就你們幾個燕嵐的探子,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今日必然要拿下爾等的頭顱充當夜壺”

“就是啊!那小娘子殺之可惜!讓眾兄弟們玩玩再殺也不遲啊”

“在戰場上!什麼時候將士的多寡能夠決定勝負了”冬星紀一手製住其麾下將士的臂膀,手中的戰刀直接抹殺其脖子,鮮血四濺,宛若飛血。

“況且!我們什麼時候說過,戰場就隻有我們四個”穀大梁聲音剛剛說完,大地為之震動,四百隻虎暴熊在地麵上奔襲,在地麵橫衝直撞,左右兩邊相互阻攔的百年老樹,直接被其撞倒折斷折腰。

“虎暴熊,熊櫜軍”章藏麵色驟變,雙目盯著遠方,麵色難堪,宛若沉水。

而恰在此時,張滄瀾整個人從天空墜落在地麵,身子連連翻滾,泥濘和雨水混著在一起,張滄瀾撐著地麵,嘴中猛吐出一口鮮血。

觀張滄瀾年歲不過十六出頭,從軍已有兩年,直至今日修為已然達到結丹境界,乃是章藏重點培養的年少將軍。

章藏身子閃動,單手扶起張滄瀾,將自己的儲物袋取下,塞入張滄瀾懷裡,章藏神色凝重道:“速速將此地的訊息報告給大將軍!快走”

“不行!我不能做逃兵啊”張滄瀾性格堅毅,更是重情重義,讓自己一人逃走,他絕對做不到。

穀們

“這是軍令!”章藏說完,捏暴一個千裡符,直接塞入張滄瀾的懷裡,瞬間張滄瀾的身子消散傳送。

“跑了一隻老鼠”黃奴手持長槍,雙目盯著桃逃竄的張滄瀾,看向高空的南玄枵道:“要不要去追”

“一隻老鼠跑了就跑了,訊息放出去也好,反正他們遲早會知道”南玄枵看的極其通透,神色淡漠,張望著下方道:“這幾千人留在這裡就夠了”

“全軍聽令!死戰!將這些燕嵐的雜碎留在這裡”章藏暴喝一聲,探身起手,手中的水刀赫然化為一條水龍,當即暴喝:“狂瀾”

“吼吼吼”水龍沖天怒吼,直接衝向黃奴,身後的兵卒也是張口怒喝,向著數百熊櫜軍衝殺,這一戰他們不後悔,也冇有後悔的餘地。

古人雲:兵絕之地,死戰也。

“狂妄”穀大梁張嘴怒喝,手中戰錘直指章藏道:“今日你也留下吧”

“死前也要拉下你們四人下水”章藏神色淡漠,解開上半身的盔甲,上麵赫然紋上了一條黑色猛虎,怒瞪著四人道:“來吧”

“塚虎軍的人!真是冤家路窄啊”四人雙目皆寒芒如光,紛紛亮出手中絕學,向著章藏招呼而去。

“燕賊們!來啊”章藏暴喝一聲,背後的黑虎像是活過來一樣,赫然從章藏的背後跳躍而出,一招猛虎撲食,向著四人衝殺而去。

四人麵色皆是驚駭,急忙伸手招呼,站在冰雕上的南玄枵手持著千馬弓,雙目盯著章藏道:“吾皇一向重視人才,章將軍如此本事,在武明哪裡隻做個小小的將軍,未免太過可惜了,來我燕嵐吧,必然以上將軍之位待之”

“開”章藏一刀震盪開黃奴的長槍,聽著南玄枵直呼他的姓氏,心中不由自主的惡寒道:“你們的密探倒真是厲害,連本將這種無名小卒都打探的如此清楚”

“章將軍,你也是個有野心的人,何必在武明這一顆樹上**死!”穀大梁也是出言幫襯。

“哼,不好意思,老子以前聽過這樣一句話,自己家的餿飯也比外麵的肉香“章藏暴喝一聲,手中的水龍夾雜著猛虎赫然奔襲殺向四人。

這邊已然成為了一處腥風血雨,天空中雷聲大作,轟鳴不斷,張滄瀾被章藏傳送到數百裡開外,站在地上劇烈的喘息,麵色惶恐,兩眼無神,似乎想到什麼,喃喃自語:“不行!要搬救兵!要般救兵!快走!快”

飛車軍帳

文騫帶著麵具,看著眼前手中的戰報,麵色不由的鐵青,身邊兩側站著蕭霄和南宮塵虎,二人這幾日也是焦頭爛額,雖然妖族冇有派遣大軍添堵,甚至疏散了一批妖獸,但本地的原著民依舊是不少,各軍之中傷亡,每日都在不斷累計,軍中的藥物發放,壓力堪憂啊。

“報!蕭將軍!甯越將軍派人傳來軍情”

“帶上來”蕭霄神色凝重,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自己的三路大軍中,以甯越的兵馬最為薄弱,眼下甯越派人前來,怕是要向自己發兵救援。

南宮塵虎看著自己昔日的老手下麵色不好看,也冇有出言嘲諷,雙手插著自己的腰帶,摸索著鬍鬚,神色平淡。

”諾“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孫胖子就屁顛屁顛的跑進來,擦拭著自己額頭上的汗水,單膝跪在地上,神色恭敬道:“緊急軍情!將軍”

“說啊”

“我軍在蕭山,臥虎潭遭遇燕嵐兵馬襲擊”

“燕嵐”此言一出,大殿內的氣息瞬間冷了三分,蕭霄心頭更是一跳,一把抓住孫胖子的衣領,質問道:“你可知道謊報軍情是什麼的後果”

“將軍!末將所言句句屬實,冇有絲毫期滿”孫胖子被嚇得麵色一白,吞嚥著口水。

“敵軍多少人”南宮塵虎見孫胖子不像是說假話的樣子,急忙開口詢問。

孫胖子冇有說話,而是伸出自己一根手指頭。

“一千人”

孫胖子搖搖頭

“一百人”

孫胖子還是搖搖頭

“到底多少人!說話”蕭霄終於是忍不住了,一腳踹在孫胖子的屁股上。

“一人”孫胖子說話有些臊得慌,看著幾位將軍的麵色不對,急忙補充道:“此人叫南玄枵,乃是燕嵐熊櫜軍的百夫長!其胯下還有一隻虎暴熊,我軍將士皆非他敵手”

“一人!百夫長!熊櫜軍”三人對視一眼,心中皆是咯噔一下,雖然這東西說的有些扯淡,但這的確是事實,這座的三位都是和熊櫜軍交過手的,其百夫長的實力,他們心中也是有個數。

蕭霄眉頭緊鎖,盯著下麵的孫胖子道:“我軍傷亡如何”

“傷者過千,戰死將士雖有,但非此人所殺,而是前幾日清剿妖獸”孫胖如實相告,說完還不忘補充一句:“因為軍情重大,山林必然有燕嵐的人入侵,故將軍才讓小卒過來彙報”

“行了!下去吧”蕭霄瞭解了大概的情況,揮手示意孫胖子可以下起了,孫胖子也不猶豫,掉頭就走,現在任務完成,在這裡混一頓酒肉,吃完就走。

孫胖子剛剛下來馬車,身旁一人卻是擦身而過,身後還追著幾個士卒嚷嚷道:“快!攔住他!這個人擅闖軍營”

“讓開!都讓開!不要攔著我!前線數千將士的性命攸關,都讓開”來者自然是張滄瀾,連滾帶爬的往馬車裡跑進去,還不等他闖進去,便是被兩邊守門校尉給按在地上,張滄瀾急忙大吼大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