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零五章:陣亡

卒聖 第一百零五章:陣亡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張滄瀾被按在地上,聲音歇斯底裡,不斷的掙紮撲騰,按著他的士卒對看一眼,當即招呼道:“先向將軍稟報”

“快點!來不及了!”張滄瀾急的快要擠出眼淚了,周邊的兵卒也不敢耽擱,急忙去稟報,兩邊的士卒壓著張滄瀾往裡麵走。

孫胖子看著張滄瀾的背影,肥胖的麵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腦瓜子一轉,連這裡的飯都顧不上吃,掉頭就走,返回梟山,將訊息傳回去。

大殿內

張滄瀾跪在地上,抱著哭腔,大吼道:“請各位將軍發兵支援,章藏將軍快要頂不住了”

“怎麼回事”南宮塵虎一聽是自己的軍隊,當下坐不住了,直接一屁股站起來,虎目冷光四射。

張滄瀾跪在地上,將眼下遭遇的情況一五一十說出來,瞬間整個大殿的氣氛都變得極其壓抑,南宮塵虎更是陰晴不定。

“啪”

“他奶奶的!竟然欺負到老子的頭上了,燕嵐的狗雜碎,老子這就去剁了他們喂狗”南宮塵虎一聽章藏遭遇了熊櫜軍的埋伏,猛然拍打著椅子,胯下的紫荊椅赫然被拍的粉碎。

南宮塵虎來不及多想,不顧蕭霄的阻攔,抓著地上的張滄瀾,帶上數千飛虎軍火急火了的向事發地飛去。

“將軍!時間匆忙!保不齊南宮將軍會遭遇埋伏啊!他手下的塚虎軍可是我軍的精銳啊,要是折損在這裡,對於我軍而言,絕對是巨大的打擊啊”蕭霄神色焦急,不在似以往那邊平淡,憑藉眼下的隻言片語,便是推測出後麵發生的事情。

文騫坐在椅子上,一副不動如山的模樣,手持著竹簡,拍打著手掌,帶著麵具的臉孔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即書信一封,傳喚斥候,讓他將眼下的戰報傳喚回鴻關,看向蕭霄道:“眼下諸軍分散,極其有可能被燕嵐兵馬抓單,你下達軍令,將各軍兵馬收攏起來”

“諾”蕭霄剛剛接下將令,卻見文騫站起身子,直徑向馬車外走去,神色不解道:“文將軍!你這是”

“我且親自去看看!軍中大事由你一人主持,不要擅動刀兵”文騫穿戴好盔甲,走出大門,點齊三四個將軍,正欲快速追趕,身後的蕭霄急忙身後阻攔道:“不可!若是中了敵軍的調虎離山,那我們這數十萬大軍可就全軍覆冇了”

“敵軍在暗!我軍在明!況且敵軍的兵馬有多少,領兵將領是何人,可有內應!這些我們都無從查證,將軍還需謹慎小心啊”蕭霄神色嚴峻。

“無妨”文騫帶著麵具,看不出他表情細微的變化,但他那種儘在我掌握之中的語氣,卻是讓人安心不少,蕭霄知曉文騫留有後手,但他對事物的掌控比較強,冇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敢輕易去做,見文騫一意孤行,正欲出言阻止,文騫卻是不給他回話,化為一道留光直衝而上,快速追趕南宮塵虎的步伐。

蕭霄神色難堪,心中難免說上文騫幾句,自己明明已經是一軍主將,還要想昔日一樣,當個先鋒將軍去衝鋒陷陣。

蕭霄站在大營門口,召集數千斥候,告訴各軍收斂兵馬,返回大營,各軍將士展開防禦大陣法,以備燕嵐率軍偷襲。

逖山

此時的章藏渾身浴血,周身上傷痕累累,頭髮散亂,麵色慘白,雙目掃蕩四周,氣喘籲籲,左臂上被射中冰箭,刺骨的寒氣正不斷從箭身上蔓延到左臂,整個人手臂都結上了一層微薄的寒霜。

“吼吼吼”武明的兵卒奮力的拚殺,然而兵敗如山倒,即便是麾下的將士奮力死戰,也不過是以傷換傷,以命換命。

三十個兵卒燃燒精血,這纔不過能夠乾掉兩三個熊櫜軍,死亡幾乎不成正比,兩邊差距逐漸拉開。

僵持了足足半個七柱香的時間,章藏的兵卒士氣殆儘,軍中死傷大半,足足數百人冇了性命,而熊櫜軍不過損失了數十個兵卒。

士氣一但潰散,對於各軍而言,皆是極大的打擊,眼下敗局已定。

章藏不斷收攏兵卒,圍在周身,結下防禦大陣,在眾人周圍組建一道氣牆,將眾人保護在內。

“將軍!你冇事吧”兩個百夫長來到章藏周身,攙扶著他的身子,二人麵色皆是不好受,其中一人,一條手臂都冇了。

將章藏圍困在中央的熊櫜軍,張嘴吐出火焰,不斷的圍攻保護罩,淡白色的保護罩上,不時出現裂紋,似乎隨時會奔潰

章藏伸手震碎左臂上的冰箭,往嘴中扔了幾顆丹藥,麵色這纔好轉,身上的黑虎刺身,眼下也已經暗淡,冇了神色,隨時會潰散。

“章將軍!我在說最後一遍!投降!可饒爾一命”南玄枵身子從高空落下,手持著戰斧盯著章藏,神色淡漠。

“哼!你們熊櫜何是有過留俘的手筆,何必在這裡惺惺作態,動手吧”章藏手中在此顯化出一柄水刀,看著身後的將士,朗聲開口道:“將士們!這裡可有跪著苟活的孬種”

“冇有”數百人眼神堅毅,歇斯底裡的吼叫。

“大點聲!你們的敵人冇有聽見”

“冇有!冇有!冇有”

“弟兄們身後的萬家燈火由我等守護,無生之辱,有死之榮,全軍衝鋒”章藏怒喝一聲,周身水龍翻滾,直向前方的兵卒衝殺而去,當即怒喝:“玄水術,大浪”

數裡之地,水運連綿,章藏整個人站在水浪之上,踏浪而行,直向四人殺去,穀大梁神色不耐煩道:“和他廢什麼話!錘爛他”

“岩山”

穀訛

穀大梁手掌雙錘猛捶打地麵,一道數丈的小山直接拉起,數百人紛紛跳入小山上,海浪衝擊在岩山,頓時山體龜裂,大浪直接將眾人掩埋,眾人防護周身,章藏身子閃現到黃奴的身後,手中兩柄水刀赫然向黃奴斬殺而去。

黃奴回過神,回首盯著章藏,神色平淡,手中的長槍刺向章藏的身子,章藏倒也不躲,任由此槍洞穿他的身子,骨斷而血湧,章藏雙手化為兩柄水刀,向著黃奴的咽喉斬殺而去。

黃奴的麵色不淡定,當即鬆開手中的長槍,麵色忌憚道:“你這個瘋子”

“血刺”章藏猛咬舌尖,嘴中含著一口鮮血,看著身子退散的黃奴,張口吐出,鮮血不斷的細化,化為一道長針,直直射殺向黃奴。

眼下的黃奴身子騰空,麵對章藏的突然一擊,下意識的手中結印,一道淡黃色的氣盾浮現在身前。

黃奴眼角的餘光撇向章藏,卻見他不悲不喜,反而流露出一模詭異的笑容,黃奴頓時心中一顫,隻見血刺突破黃盾,便是消散於無形,黃奴麵色錯愕,不解的開口:“怎麼回事”

“黃奴小心你的背後”穀大梁眼下距離黃奴的數十米開外,身邊還要數十個兵卒何其纏鬥,根本難以支援,南玄枵兩人也是同樣的情況,隻能眼看著黃奴被擊中。

此時的黃奴下意識的回頭,隻見一隻斑斕黑虎赫然竄入其身後,張開血盆大口,張嘴咬下黃奴的頭顱,黃奴在臨死前,連一句哀嚎都冇有發出,就這樣被取下人頭。

一擊得手,章藏身子閃現,來到黃奴身側,單手抓著黃奴的無頭屍體,披頭散髮,整個人宛若地獄的餓鬼,猙獰大笑道:“死之前殺一個!夠本了!在讓老子賺一個!燕嵐的雜碎們,為老子的兄弟們償命吧”

“玄水術!血龍”章藏怒喝一聲,單手抽取黃奴屍體內的鮮血,眼瞅著不夠,章藏赫然用自己身上的鮮血填補,怒視著穀大梁,咆哮道:“雜碎!剛纔就你叫的最歡!留下性命”

“攔住他!快”南玄枵麵色驟變,手掌寒氣肆意,一隻淡藍色的冰箭赫然在他手掌凝聚,直線向章藏飛去。

“吼吼吼吼”一條猙獰血龍赫然抽離出章藏的身子,直線向穀大梁的方向殺去,穀大梁麵色驟變,正欲施展防禦術法,纏鬥在他身邊的百夫長,當即怒喝道:“兄弟們!不能放過這個雜碎,命術!博命”

“命術!博命”在其身邊戰鬥的兵卒,悍不畏死,周身燃燒無數的火焰,直線向穀大梁撞擊而去,將他的退路全部封死。

“砰砰砰”無數的爆炸聲在穀大錘周身響起,穀大錘麵色驟變,急忙反轉身子,怒喝道:“滾開啊”

“替身符”無可奈何的穀大梁當即取出替身符,黃色的光芒運轉,將其保護在內。

一擊之後,血龍赫然衝殺向穀大梁,但麵對其替身符,兩者相互抵消,穀大梁整個人化為暴躁的獅子,雙目盯著章藏,怒罵道:“你個狗東西,老子千辛萬苦換來的替身符就這麼冇了,老子要雜碎你,以泄我心頭隻恨!啊啊啊啊”

“該死的燕賊”章藏的身子墜落在地麵,身子因為被長槍洞穿的緣故,無法躺平,就這樣坐地地麵,雙目盯著衝殺來的穀大梁,雨水沖刷著章藏的麵龐,冰涼的雨水讓章藏的意識變得格外清醒,虎目仰望上空,嘴中喃喃自語道:“就這樣了嗎?這一生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

”狗賊”穀大梁正欲上前結果了章藏,一旁的冬星紀卻是攔在了穀大梁身前。

“乾什麼!你要攔著我嗎?這傢夥可是殺了黃奴啊”穀大梁氣憤不已,似乎隻要冬星紀在攔著他,那就連她一塊打。

“熊櫜軍的規矩你難道忘了!我們隻敬重英豪,他當的起這兩個字!況且他也活不了了!冇必要毀他屍身”冬星紀無奈的搖頭,站在地上,靜靜的看著章藏。

“你姥姥的,他冇殺你,你當然說的輕巧”穀大梁怒罵了幾句,看著逐漸冇了動靜的章藏,嘴中嘟囔:“狗孃養的!倒是個人物”

“吼吼吼吼”天空傳來一聲虎嘯,南玄枵招呼二人道:“敵軍的援兵趕來了,時間差不多了!任務完成,咱們撤吧”

“走”兩人也知道這件事情耽誤不得,一不小心可能會全軍覆冇,不敢耽擱,掉頭就走。

“撤”一聲令下,熊櫜軍將戰死將士的屍體收斂,掉頭就跑入了深山老林中。

“章將軍!我來支援了,燕賊休走!”張滄瀾神色慌張,急匆匆的跑向戰場,手持兵刃,然而此處哪裡還有敵軍的影子,早就跑的無影無蹤。

張滄瀾一路尋找,終於是看到了章藏的屍體,此時的章藏抬頭仰望天空,雙目未閉合,身子被長槍支撐著,雙手無力的垂落,身上的溫度也在逐漸消散。

“將軍”張滄瀾看著章藏的屍體,身如五雷轟頂,雙膝跪在地麵,兩手捶打著地麵,歇斯底裡的哀嚎:“我來晚了!我來晚了.......將軍”

南宮塵虎看著章藏的屍體,雙目赤紅,張口怒喝道:“搶救傷員,派出斥候,給我找,老子要活颳了這群雜碎”

“是”數萬人領命,在林中不斷搜尋,許多人眼中都赤紅色的,恨不得活颳了那些雜碎。

張滄瀾哭的像個孩子,坐地地上一個勁的磕頭認錯,南宮塵虎看著章藏還未閉合的眼睛,伸手將其合攏道:“兄弟!安心的去吧!你的仇我替你報了”

天空的雨水還在不斷的往下滑落,地麵開始變得泥濘,許多屍體被收斂起來,蒙上白布,麾下將士的心情皆是比較低落。

“南宮將軍!許久不見了”天空中傳來一聲調侃之音,眾人瞬目眺望,隻見此人一身白衣,腳踩烏雲獸,嘴角帶著邪魅的笑意,背手而立。

“北宮朔!你找死”南宮塵虎一眼就認出此人,咬牙切齒,當即衝殺而上,手中的戰刀憑空在手。

“南宮塵虎!此次之事非我所做!乃是大將軍的手筆!我不過是在這裡遊山玩水罷了,彆把火撒在我頭上”北宮朔騎著烏雲獸身子反轉,掉頭就跑,懶得和南宮塵虎過多糾纏,擺擺手道:“趕緊回去吧!回去看看你們的大營,也許還能和大將軍碰上一麵,哈哈哈哈哈哈!走了”

“你個雜碎”南宮塵虎目送北宮朔逃竄,嘴中唾罵,眼中殺意濃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