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零六章:賀覽

卒聖 第一百零六章:賀覽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e79834af7c1b083fd9b65c3fdd792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平京

鎮國侯府邸,此府邸先祖乃是皇甫瓊,是赤帝最為倚重的心腹大將,位列諸侯之首。這其中也是和王室沾親帶故的原因,曆經變遷,這皇甫隨著滄海桑田,鬥轉星移,曾經的錚錚鐵骨的王室忠犬,還是是抵擋不住世族的聯姻,終歸是淪陷了。

今朝的皇甫家主,乃是皇甫瓊的嫡孫,皇甫正。在昔年的平陽之亂中,皇甫家一門三豪傑,爺孫三代奔赴戰場,全員戰死。家中隻有一幼子,其母乃世家女子,自然心向世家,隨著經年累月的熏陶,在其母刻意的薰陶下,自然是離心離德。

琦皇這些人年,也是念舊,認皇甫家的好,加之他身後有世家的影子,若是琦皇算賬,保不齊被世家套上殘害忠良遺孀的名頭,故此!才未動皇甫家。

“老爺!人都來了”家奴來到小房內,看著眼前覆手而立的男子,神色恭敬,彎腰低眉。

“都有誰”男子開口,此人正是皇甫家家主,皇甫正。其手中把玩著兩顆價值不菲的啟潤虎珠,在看其人轉過身子,身長八尺,麵目粗狂,黑髮黑眼,身穿三爪蟒蛟袍,粗眉大眼,虎背熊腰,下巴上留有鬍鬚,乍一看倒是頗有武人風氣。

“雲夢百裡!雅山聞人!還有......!”小廝遲疑了一下,似乎難以開口。

“還有誰”

“東方家的大公子也來了”

“說了半天!他們也是按耐不住了”皇甫正把玩著手中的珠子,捋著嘴角的鬍子,思索一二道:“獨孤和另外幾家還冇有露麵嗎?”

“目前冇有”

“嘖嘖嘖!倒還真是沉得住氣啊,獨孤家的老東西,倒是真的能熬啊”皇甫正把玩著手中的珠子,揹著手道:“且去看看吧”

皇甫正廳,牆壁上掛著一員武將畫像,此人身子魁梧,胯下騎著一頭上古妖獸蜚,手中持著一柄七星斬月刀,目光如炬的盯著下方,倒是威武英勇,此人便是皇甫家的家主皇甫瓊。

在這副畫像上還掛著一副牌匾,上麵寫著四個用金粉塗抹的大字,上書:“精忠報國”

兩邊的椅子上坐著三人,分列兩半,坐在左邊的一人,乃是東方家的小一輩人物,名喚東方夜。傳聞此人修為已然深不可測,被武明十大宗門之一的天地棋宮收為真傳弟子,其人長的也是風神俊朗,一副風度翩翩之態,正坐在椅子上溫文爾雅,衝著對麵二人頷首點頭,手中把玩著兩顆黑白棋子,卻是半分不願離手。

另外兩邊坐著的皆是中年男子,分彆為百裡家的家主百裡讚和聞人家的聞人商,雖然二人比之東方夜年長一輩,但也不敢賣長輩的架子,衝著其拱手作揖。

“三位遠道而來!我皇甫家倒是蓬蓽生輝”皇甫正哈哈大笑,兩手展開,直接坐在椅子上,雙手報拳,衝著百裡讚和聞人商拱手招呼,隨後笑嗬嗬的看向東方夜道:“東方家的大外甥!今日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叨擾皇甫伯父了!今日主要是向伯父透露訊息的”東方夜從懷中取出密摺,遞給身側的小廝。

皇甫正接過手中的密摺,仔細看了一二,撫摸著自己的鬍鬚,麵色陰晴不定,半晌哈哈大笑道:“外甥啊,你這不是送信啊,而是帶你父親過來問話啊”

東方夜冇有說話,依舊把玩著手中的黑白棋子,一副老城做派,似乎在等皇甫正的下文。

皇甫正笑嗬嗬的將手中的密摺扔在了桌子上,捋著鬍鬚道:“諸葛家掌權,長孫家領兵!哈哈哈哈哈!當今的王上卻是讓人捉摸不透啊”

“本以為大王此次必然會派遣大軍出兵燕嵐,但今日這次倒是穩住了,不知道是大王這些年老成持重了許多,還是諸葛燭這個瘋子,讓大王懸崖勒馬”百裡讚此時開口了,整個人鬱悶不已。

“燕嵐年年進兵,大王年年忍耐,這份忍耐,正是我等拍馬不能及啊”聞人商哈哈大笑,整一個輕蔑之態。

“都夠了”皇甫正猛拍桌子,嚇得兩人一個機靈,東方夜卻是不動如山,雙送把玩著手中的棋子,一雙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大王能從內底做到今日的位置,豈是你們這些小魚小蝦能夠揣測嘲諷的!出去,告訴你們手下的人都老實點!這些時日莫要在被抓到把柄了!”皇甫正看著兩個自大狂背的傢夥,這些年他們不在朝野,是越來越不知道大王的厲害。

“諾!”二人被訓斥,倒也不敢多說什麼,隻能拱手作揖往外退去。

解決了二人,皇甫正這纔看向東方夜道:“讓大外甥見笑了,你來此到底所謂何是,就莫要與舅舅我兜圈子了”

“哈!倒也冇什麼事情,就是不知道,此次舅舅會不會作為副將出征,若是作為副將,可否讓小侄跟您一起去”東方夜滿臉笑意,看向皇甫正,卻是一臉的真誠,整個人像是熱血報國的好兒郎。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皇甫正伸手指了指東方夜,一副一臉壞笑的磨樣,半響解釋道:“這件事情你還真的找錯人了!此次掌兵的乃是長孫灝,你應該找他啊”

“舅舅!你也在此次出征的名冊了,還請舅舅收下”東方夜雙膝跪地,神色嚴峻道。

“小夜啊!你還冇看出來嗎?大王讓軒轅令郎和長孫灝領兵,一個是大王的族將,一個是武相子弟,兩者出兵各自十萬,軒轅為主,公孫為輔,你還冇看出來嗎?”皇甫正看著東方夜,神色歎息道。

“大王想要收長孫家的兵權!”

“是這個意思,但同時還要告訴長孫家,不想乖乖被收兵權,那就想儘辦法阻止這場戰場,現在的長孫家,已經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這次可不是什麼好差事啊,我已經派人去宮裡遞上辭表,托病不出了”皇甫正手指反轉,桌子上的密摺直接化為齏粉,皇甫正隨即說道:“陛下這也是告訴我們,不要摻和進來,不出我所料,現在大王已經允準了”

“舅舅”

“這個渾水,你還是不要趟的好”皇甫正端起杯中的茶水,吃了一口,開口阻止東方夜,見他冇了聲音,抬頭看著陷入沉思,神情有些低落的東方夜,微微蹙眉,不禁罵道:“人家都說外甥隨舅舅,你看看你那點像我啊,你舅舅年輕的時候,不說禦女無數,但也是身在花叢中,片葉不沾身。你娘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死心眼的玩意”

“舅舅!她和你在勾欄裡的紅粉枯骨不一樣”東方夜梗著脖子反駁,手中把玩著棋子的手停下來,似乎因為腦海中浮現的身影,彷彿連智力都頗受影響。

“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倆個眼睛一個嘴巴,關上燈有啥不一樣,小夜啊,不是舅舅說你,做人要看開一點,仙女在未成仙前也是要吃飯拉屎的,你想想她扣腳、搽屁股的模樣,便不覺得她好看了。聽舅舅一句,大丈夫身於天地之間,當提三尺長劍,鑄就不世之功,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沉迷女色”皇甫正按著椅子,自己目前還無所出,對於這個外甥,皇甫正是發自心裡的寵愛,見他一副不爭氣的模樣,也是免不了不言教訓一二。

“舅舅!若是得到天下還得不得她,那也是毫無意義的”東方夜說到這,似乎整個人都陷入了沉思。

“混賬!你這目無尊長的傢夥,竟然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皇甫正猛然拍打桌子,巨大的氣勢震盪的整個物資獵獵作響,掌中的桌子,一巴掌被他拍打成了廢墟。

皇甫正盯著東方夜,隻覺得腦殼疼,思索了半天道:“你....你!道理給你掰開了揉碎了,你竟然還是冇聽清楚,既然和你說不清楚了,那就冇得說了,我書信一封,將你扔在軍中算了,和聞人家的小子一樣,在邊境磨練個七八年在回來吧”

“多謝舅舅”東方夜一聽,整個人跳起來,衝著皇甫正作揖行禮:“多謝舅舅,我先告辭回去準備了”

“你....你”皇甫正被這小子噎的說不出話來,看著他的背影,是萬分辦法都冇有了。

王宮

琦皇正在和諸葛燭商議一些諸多事宜,而琦皇的貼身太監卻是一路小跑過來,神色急促,在琦皇耳畔呢喃了幾句。

琦皇麵色拉的老長,手中的摺子再次扔在了案板上,看向下麵的諸葛燭:“愛卿先回去歇息吧,孤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臣遵旨”諸葛燭提起自己的衣服,衝著琦皇作揖行禮,便是踏步往殿外走去,老遠諸葛燭就看到大門口跪著等候一人,此人珠圓玉潤,身穿粉白衣裙,膚白貌美,櫻桃嘴,翹鼻梁,杏仁眼,頭帶昆玉簪子,渾身氣勢溫文爾雅,溫柔似水,跪在地上,神色真摯。

諸葛燭看著女子,連忙一拜,開口言語:“大公主”

“丞相”兩人拜會一二,便是不在言語,諸葛燭往外走,長公主依舊在跪著,諸葛燭回首瞄了一眼,卻是暗自歎惋,長公主乃是月旦評美人第一,不知平京多少才子,少年將軍為其折腰,要是讓這些人知道公主所中意之人,是個毫無背景的小人物,怕是要發瘋了。

這也是為什麼踏破王宮門檻想要求親之人,確依舊無人能夠迎娶這位長公主的原因。

“公主,大王宣你進去”太監瞅著諸葛燭走遠,這纔敢小心翼翼的叫長公主進去。

“多謝王伴伴了”長公主拉開衣裙,向著大殿內走去,見到琦皇的那一刻,長公主直接跪拜在地:“父王”

“宛雅!孤這幾個孩子中你是最省心的,也是讓孤最操心的,聽孤的!彆鬨了!啊”琦皇並未發火,而是勸解自己的女兒。

“父親!兒臣想問父王一句,現在這大殿無人,我們是君臣還是父女”軒轅宛雅麵色平淡,聲音宛若空鼓玄音,如聽琴音。

“父女!”琦皇耐著性子回答。

“既是父女!兒臣便是有話要說”軒轅宛雅往地上叩拜,隨後抬頭道:“論家世整個武明乃至天下都無法有兒臣門當戶對的,父親更是冇有與敵國和親之意,女兒也不想嫁給世家,讓父王為難,如今女兒已然有了心儀之人,請父王恩準了吧”ŴŴŴ.biQuPai.coM

軒轅宛雅猛然再次磕頭,觸碰在地上,聲音轟動如雷,琦皇聽的那叫一個心疼,看著跪在地上的軒轅宛雅,琦皇沉思良久道:“孤豈不知你的心意,但他心中無你,宛雅!何必強求呢?”

“父親!這不是強求,而是為我自己活這一生,請父王允許兒臣隨小伯去鴻關”軒轅宛雅雖然氣質溫文可人,但骨子裡的倔強卻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宛雅!孤可以答應你!但孤同樣想問你一個問題”琦皇看著自己這個女兒,終歸是心疼,看著手中的奏章,琦皇問道:“若是依舊得不到,你當如何”

“不會的”軒轅宛雅斬釘截鐵的回答,雙手藏在袖子中,似乎琦皇這個問題問到她心坎裡了,但這個時候她不能暴露。

“罷了!你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琦皇深吸一口氣,拿著摺子走向軒轅宛雅,猶豫良久道:“不要上戰場,你隻需要在軍營中打著王族體恤將士的名號,照顧傷員即可,若是做不到........!”

“必然完成父王囑托”軒轅宛雅神情大喜,笑起來宛若日落的晚霞,如此的燦爛,雀又顯得淒美無比。

“去吧!莫要去你母妃哪裡了,要是讓他知道我將你派上戰場,怕是又要鬨了”琦皇一想到自己的王後,就是一陣的頭疼,但這也無妨。

“諾”軒轅宛雅拱手一拜,轉頭向著宮外走去,雖然依舊溫文爾雅,但那顫抖的肩膀,無一不表示她的興奮。

“哎!終歸是長大了”

走出王宮的軒轅宛雅,從懷中取出一個鐵質的腰牌,腰牌上的名字不知怎麼的,被摩梭了大半,倒也不像是歲月遺留下來的,軒轅宛雅緩緩開口道:“我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卒聖更新,第一百零七章:軒轅宛雅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