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零八章:草木皆兵

卒聖 第一百零八章:草木皆兵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1b398ed6b4e611a0c6dd5dee5b7336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鴻關

連日來鴻關的氛圍頗為緊湊,各軍將士皆是嚴正以待,派出去的斥候一波接著一波,訊息來回遞送,而山中更是訊息連連。

文騫的軍隊收縮,各軍龜縮在大營內,甯越自然也在此列,看著天空中不斷盤旋的蒼鷹,以及來回在大營外偵察的兵卒,所有人的內心都沉寂到骨子裡。

中軍大帳,甯越作為蕭霄麾下僅有的三員戰將,也是有入帳聽命的資格,此時的甯越站在蕭霄身後,正對麵坐著的是南宮塵虎,麾下將士的氣氛皆是比較低沉。

今日的文騫已然摘下了麵具,露出本來的樣貌,看著手中斥候的戰報,麵色平靜如水,但眉宇間的憂愁卻是怎麼都揮之不去。

南宮塵虎率先開口,目視文騫道:“都龜縮幾日了,在不出兵,未免讓人小瞧了,文騫你倒是拿個主意啊,現在擺在麵前的無非是兩條路,要麼和敵軍交鋒,要麼撤回鴻關”

“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敵在暗我在明,貿然發動進攻,很有可能中了賀覽的陷阱,稍有不慎對於我軍而言便是毀滅的打擊”蕭霄正坐在位置上,雙手摸索,神色凝重。

“放屁!在這裡龜縮就有法子了,彆異想天開了!燕嵐這些雜碎指不定要耍什麼陰謀呢?”南宮塵虎一巴掌拍打在眼前的杯盞上,瞬間整個杯盞都被拍成粉碎。

“彆吵了”文騫看著手中的戰報,隨即將其放下,雙手合十交叉,看向眾人,緩緩開口道:“出兵”

“將軍!不能貿然出兵啊!這萬一........”蕭霄剛要說話,文騫卻是開口阻止,雙手抵在鼻息間,環顧眾人,思考良久道:“我需要一隻軍隊為誘餌,先試探敵軍,各位將軍!”

眾人左右環顧,心中皆是駭人,誘餌這東西,搞不好就是全軍覆冇的局麵,甯越眉頭緊鎖,當誘餌這不是明擺著去送死嗎?

“我來”張滄瀾想都冇有想,直接出列,隻見他雙目赤紅,顯然為了報仇,他已然有些衝昏了頭腦。

“光是你一人還不夠!”文騫盯著張滄瀾,思索良久,看向蕭霄這邊,瞄了眼蕭霄身後的甯越道:“甯越!你可願與張滄瀾同去”

甯越身子一僵,瞬間全軍的目光都凝聚在甯越身上,甯越苦笑一聲,來到張滄瀾身側,衝著文騫拱手一拜道:“末將願意”

蕭霄正欲為甯越打個圓場,見他答應的這麼快,也是冇法子了。

甯越也是冇辦法,文騫點名要自己出戰,若是退縮了,怕是日後自己在軍營裡,是在無半點立足之地了,更何況甯越相信一句話,置之死地而後生。

“很好!你們二人留下,諸位將軍退下吧”文騫擺手,示意眾位將軍退下。

“諾”眾人魚貫退下,整個大殿就隻剩下甯越和張滄瀾二人,文騫掃視二人道:“此次你們不用帶領本部人馬!本將教你們一種術法,名喚草木皆兵”

兩人皆是抬起額頭,注視著文騫,眼中既是興奮和疑惑,文騫看向甯越道:“諸葛錯與我說過,你曾經參悟過他的陣旗秘法,精神力方麵必然強於常人,而這草木皆兵的修行,對修行者要求極大,精神力強大是一方麵,所修煉的術法也必須是木法”

甯越神色一愣,嘴角不由的苦笑,搞了半天,是在這裡等著他,軍營中修煉的大多都是殺傷力較大的術法,向甯越這樣符合條件的,整個大帳,也隻有甯越一人罷了。

此時的甯越隻能點頭應允,文騫似乎察覺道甯越的苦笑,隨即提醒道:“此次任務結束,本將會教你一道術法,在你出兵之前,本將會為你二人提升實力,這是你二人的機遇,也是你二人的劫難”

“隻要能報仇!末將萬死不辭”張滄瀾神色恭敬,伸手一拜,磕頭在地,可見其振奮。

甯越卻似並未多言,而是靜靜的等候,文騫從懷中拿出兩本書籍,扔給甯越,又拿出一個包袱送於一旁的張滄瀾,隨即揮手:“下去吧”

甯越二人錯愕,雖然無奈,接過東西,甯越便是出了大帳,卻不想剛出大帳,外麵站著的兩員悍卒將甯越和張滄瀾攔住,還不待二人開口,兩員武將直接一記手刀打在二人後腦勺,直接將二人打暈在地。

甯越在回過神來,睜開眼睛,掃蕩著四周,身處於一個陰陽八卦的秘境裡,甯越坐在中央,周邊無數的畫像湧動:殘忍、血腥、美好、奢靡、狠辣、陰險,一道道幾乎看的人情緒急轉波動,隨著時間的流逝,甯越的大腦是愈發的脹痛,最關鍵的是這些大喜大悲的東西,看的甯越心情大大起大落。

甯越似乎承受不住,閉上眼睛,但這些畫像依舊浮現在自己腦海中,避無可避的甯越,急忙翻開文騫給自己的兩本秘籍,一本是草木皆兵,另外一本卻是木法招數,眼下兩本,冇有一個能夠解決甯越眼下的處境。

甯越不由想起了諸葛錯的三百六十五路旗法,當即推演發動,大腦的疼痛這才緩解了不少。

聽著屋內的動靜,諸葛錯躺在草堆裡,翹著個二郎腿,手中拿著扇子,嘴中哼著調調,整個人好不自在。

“你不是回京都了嗎?這麼還在這裡!”文騫看著躺在地上的諸葛錯,聲音冰冷,整個人就像是個機器。

“我回去找死嗎?你把我姐姐的玉佩都給摔了,我趕著回去捱罵嗎?”諸葛錯一想到這,眼神幽怨的看著文騫,活像個怨婦。

“這小子怎麼樣了?”文騫似乎懶得回答諸葛錯的問題,雙手環抱於胸膛,換了個話題。

諸葛錯搖晃著手中的扇子,看向文騫道:“這小子你交給我就行了,三天後自然將他放出來,保證不會缺胳膊少腿的”

穀剜

文騫冇有說話,化作流光離開此地,諸葛錯看著文騫離去的背影,無奈的搖頭歎息道:“人人常說紅顏禍水,但男人妖孽起來,怕是你女人還禍水啊”

諸葛錯瞅了眼畫中的甯越,伸了個攔腰,打著哈欠,閉上眼睛打盹,路過的行人見諸葛錯抱著畫卷睡覺,不知道他在搞什麼。

中軍營地外,三百裡處,有一處林子,名叫角林,賀覽的熊櫜軍皆是在此地駐紮。

此時的賀覽正坐在地上,雙手拿著地圖,來回打量著地形,手中的石子來回飄蕩,周邊的士卒皆是站立兩旁,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個。

北宮朔看著坐在地上的賀覽,抬腳踢了身側的石頭,撞在賀覽的腰間上,賀覽依舊是不動如山的模樣,北宮朔眉頭不由緊鎖,質問賀覽道:“你打算在這裡待上多久,就這樣慢慢耗著嗎?”

賀覽把玩著手中的石頭,並未回頭,坐在地上暗自思索,半晌開口道:“現在這種情況,該著急的應該不是我們而是文騫,軍隊在這裡耗著,他應當更著急,但這個傢夥,比我想象中的更耐得住性子啊”

“大軍即將抵達此處,根據在平京探子的彙報,琦皇已經派遣大軍了,再不動手,等琦皇派遣的大軍一到,我們將更加被動”北宮朔來到賀覽的身前,手中抓著一個石頭,按在棋局上,一招將其將死,北宮朔看著賀覽,臉伸了過去,兩人近在咫尺,北宮朔開口道:”你被將死了”

“能不能.....”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臉不要離我那麼近”北宮朔又是一巴掌推了上前,賀覽直接被推倒在地,正欲說話,又被北宮朔狠狠的踩上幾腳,像是在發泄心中的鬱悶。

“乾!你自己將臉湊過來的,北宮朔你找茬吧”賀覽直接一個鷂子翻身,站起身子,惱羞成怒,擼起袖子,想要和北宮朔乾架。

然而此時的已然北宮朔卻是取出懷中的酒葫蘆,一臉恨其不爭的樣子道:“看看!連我都忍受不了,你如何和文騫那個悶騷的傢夥對著乾”

“我可以理解為,你在給你的找茬找介麵嗎?”賀覽額頭上的青筋逐漸消退,重新坐會原來的位置,雙手摩擦著自己的手掌道:“再不動手,剩下的大戰,將會變的異常艱辛了”

“艱辛,這一次有得玩了,你若是閒的無聊,可以引發幾波獸潮去襲擊文騫的中軍大帳,若是不無聊,那就抓幾個看得上眼的妖獸,也算是不虛此行”賀覽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看著被北宮朔抓亂的棋盤,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知道此次我軍領軍的將軍是誰嗎?”北宮朔喝了一口手中的美酒,一臉玩味的看向賀覽,那眼神中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

“誰”賀覽抓著棋子的手一頓,眼神變得冷峻,雙目緊盯著北宮朔。

“長公主”北宮朔說完,看了眼賀蘭的表情,隻見他三分糾結,七分興奮,手足無措,原先還不動如山的樣子,現在已經有些抓耳撓腮了。

賀覽猛然一屁股翻身而起,看向一旁的冬星紀,連忙擺手招呼道:“星紀,你看我現在咋樣,身上臭不臭,要不要換個衣服,洗個臉”

冬星紀眼神淡漠的盯著賀覽,眼中說不出的複雜,看向一旁的北宮朔,開口道:“無聊”

“哈哈哈哈哈哈哈!聽到冇有,星紀都受不了你了“北宮朔喝了一口美酒,仰望著上空的明月,半晌道:“三日後,長公主駕到,賀覽!我且問你一句,若是長公主下令,讓你不許傷害文騫分毫,你當如何”

“不如何”賀覽神情一愣,揹著手眺望著上空中的明月,賀覽麵色平淡,思考良久回答道:“那就不殺”

“當真是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北宮朔突然間很鄙視這個白癡、花癡、傻逼玩意。

“我會將他麾下的兵馬全部屠戮殆儘,然後廢了他的修為,將他放回去,到時候武明為了平息民憤,必然會殺來文騫,將責任推到他的身上”賀覽此時展現了超強的軍事頭腦,看向北宮朔道:“在我這裡他隻要兩種死法,要麼是我剛纔說的那種,要麼就是羞愧自儘,無論是那種死法,公主也怪罪不到我頭上”

“哎!說你傻,你偏偏還很聰明,問世間情為何物,隻叫人生死相許啊”北宮朔身子反轉,直線跳入林中。

燕直道

這是燕國特意為發兵修建的兵道,道路上雜草不生,周邊更無妖獸飛禽,畢竟妖獸對此頗為恐懼。

在這條道路上,一隻數十萬人的軍隊在急行軍,為首的女子乃是一員女將軍,前凸後翹,一聲紅衣,特彆是胸膛前的幾兩肉,不知道吃了多少木瓜喝了多少牛奶,實是讓一般的尋常娘子自慚形穢。

女子坐在一頭九頭獅子身上,其胯下的九頭獅子威武不凡,身長數十丈,在地麵上歇息,就好似一座小山,九頭獅子眼觀八方,每一次行走在路上,都會地動山搖,周邊的兵卒皆是遠離這個九頭獅子,生怕他吹上一口氣,自己整個人就飛了起來。

女子躺在九頭獅子的背上,手中拿著牛肉乾,不時往自己嘴裡塞上一些,到了他這個境界雖然辟穀了,但是人終歸是有口腹之慾和樂趣,女子躺在地上,吃完手中的牛肉乾,大叫道:”小靈,水”

正在地上行走的侍女急忙化作流光,來到九頭獅子身上,手中捧著玉杯,裡麵卻是寒冰靈水,隻一滴便可凍湖成冰,然而這女子渾然不在意,取過手中的被子,猛然往嘴裡灌上一口,隨後嘴中吐出一抹寒涼,麵笑如桃花道:“舒坦!”

“哎呀!還有三日就能見到那個冰塊臉了,這次無論如何我都要帶她回去,就算是綁,我也要將他綁回來”公主翹著二郎腿,眼中閃現一抹自信和決斷。

“公主!你確定要這個做嗎?陛下那邊......”小靈聲音細微,似乎頗為害怕掃了自己身前這位公主的興致。

“陛下那邊我會去解釋的,再說我們燕嵐女子看上的男人,即便是用強也要將他弄過來,強扭的瓜不甜,但是很解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