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一十四章:陰陽閻王

卒聖 第一百一十四章:陰陽閻王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諸葛錯仰頭看著上空湛藍的藍天,一雙星目掃量著天空的星星,思索良久:“也對!你我本將不是一個層麵的人,人是一種爭奪利益的物種,與人爭利,與萬物爭鋒,與天地爭奪那一線大道生機,最終成聖人,與天地同壽,不死不滅”

“嘩啦!”文騫站起身子,潭水從文騫的身子上滑落,身上細小的傷口在出水的那一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複原,文騫看著甯越道:“隨我來”

甯越麵色錯愕,卻也冇有說什麼,直接站起身子,追隨著文騫的腳步,向叢林森處走去,張滄瀾看著甯越和文騫離去的背影,撓了撓頭,神色不解道:“這是乾什麼!”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你小子太死板了”諸葛錯仰著頭,依靠在身後的石頭上,隻有這樣,他才能感受到久違的溫暖。

“我知道我笨!但我想報仇,親自斬殺敵軍的首級”張滄瀾身子泡在水中,神情有些低迷。

“那好!你告訴我誰殺了章將軍,據我所知,你趕到的時候,章將軍已然犧牲了,你報仇的目標是誰”諸葛錯不知道何是取出一條毛巾,耷拉在脖子上,一副泡澡的姿態。

“熊櫜軍!我要滅了這個旗號”張滄瀾說出自己的想法,此言一處,整個潭水都安靜下來,上麵飄泊出淡薄的水霧,將兩人的眼睛都給這遮蓋住,諸葛錯摸索著下巴,隨即道:“想法不錯,我支援你,給”

諸葛錯手中劍指輕展,一個儲物袋就扔給了張滄瀾,隨後不在言語,盤膝而坐,周邊鼎氣不斷被其吸納,進入入定狀態。

“多謝諸葛將軍”

叢林中

甯越跟著文騫的步伐行走在小道上,兩邊茂密雜草叢生,周邊有許多小型妖獸,皆是黯然往後退卻,不敢招惹眼前的兩人,文騫換上了一身白衣,隨意找了個石頭坐上去,一雙星目直勾勾的盯著甯越,隨即開口道:“草木皆兵如何”

“的確威力不俗,起初我以為他隻是掩人耳目的旁門,現在看來,不隻是如此”甯越站在文騫身前,如實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這的確是旁門”文騫毫不避諱的承認,畢竟他倆出生一樣,這些東西冇必要藏著掖著,也不用小心翼翼的打著官腔,太累也太費勁。

“想學嗎?”文騫終歸是開口,一雙眼睛盯著甯越,似乎想要將其看穿。

“說不想,怕是你也不信,我們這個位麵的人,得到的機會並不多”甯越並冇有顯得太過激動,反而十分平淡,就像是湖水,往裡麵扔了幾個石頭,不過一會的功夫,又恢複到往日的平靜。

“你的心境不錯,但和你這個年齡不符,讓我懷疑,你是不是燕嵐的探子”文騫說到這裡,聲音冰冷了幾分。

甯越聽著文騫的話語卻是冇有辯解,直徑坐在了文騫的身前,拿著一瓶神仙醉,打開酒封,仰頭喝了一口,遞給文騫,一副你喝不喝隨你的樣子。

文騫伸手接過,往嘴裡灌上一口,辛辣入喉,卻是酸爽無比,從懷中取出兩本典籍,扔給甯越,神色淡漠道:“先前答應過你們,任務完成,便是有應得的獎勵,順帶一提,身為將軍,不識字終歸是成不了大事,那本入學圖冊,先看著吧,學會了,在看我給你的吧”

甯越翻閱著手中的圖冊,所謂的入學圖冊,就是圖畫的事物和他的字體,比如眼前的畫冊上標註的石頭,上麵寫著的便是其文字。

“這......!”甯越久久無言,目前自己所學的招數,要麼是人家言傳身教,要麼是摘星各的畫冊,像現在這樣的文字版,甯越還是第一次接觸。

“不要畏懼,入門的第一步總是不易的,你有天賦,在你能夠看晱子之的一招半式便能推演一二,可見你的天賦不俗,莫要自誤”文騫像是太陽打西邊出來,難得說了這麼多的話。

“多謝將軍”甯越冇有說什麼馬首是瞻的話,因為這種話對於文騫而言太多了,話說出來也太膈應人,他自己也不習慣。

“草木皆兵的用法,就在於你能否凝聚出一個可以征戰沙場的兵卒,隻要成功了一個,後續的千軍萬馬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如若你真的有本事,就不在前人種下的樹下乘涼,而是應當自己種出一棵樹,讓他成為你自己的依仗,你自己想吧“文騫喝著一口神仙醉,眯著眼睛掃蕩四周,看向甯越道:“你先走吧”

甯越手下兩本書籍,隨後起身彎腰行禮,便是直徑離開,對於現在的甯越而言,機會來了,他必須快點參悟這兩本,後續的大戰,必然用得著。

當甯越離開後,叢林裡卻是走來一位倩影,軒轅宛雅穿著一聲琉璃裙,在這昏暗的叢林裡顯得格外的好看,周邊的顏色皆是暗淡,一身琉璃衣的軒轅宛雅,像是照進黑暗中的一束光,異常的美豔好看。

文騫依舊是一副麵癱臉,放下手中的酒罈子,衝著軒轅宛雅拱手作揖道:“末將文騫,參見長公主”

“文騫!我好看嗎?”軒轅宛雅擺弄著自己的裙角,似是在文騫麵前展露自己的美豔,一雙杏仁眼裡說不出的興奮。

“不知公主在此,末將唐突,這就告退”文騫拱手作揖,身子連連向後退卻,想要消失在軒轅宛雅麵前。

“文騫!你究竟要躲到什麼時候,父王已經答應我了,隻要你願意,此次大戰我叔叔在幫你立下些功勳,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嫁給你,平京的那些達官貴胄,也不會瞧不起你,文騫.....”軒轅宛雅身子閃現,來到文騫麵前,伸手撫摸著他的側臉,言語溫柔道:“你還要躲到什麼時候”

芊芊玉手正要碰到文騫的側臉,下一秒!文騫整個人的身子就消失在了原地,與軒轅宛雅背對背,神色淡漠道:“長公主自重,山鳥與魚不同路”

“同不同路我說了算,鯤化鵬鳥,終歸是同路之人”軒轅宛雅轉過身子,美目含情脈脈的看著文騫的背影,頗為眷戀。

“無聊”文騫淡漠的說了一句,心中古井無波,就像是個木頭人,油鹽不進。

“文騫!不要為你的自卑找藉口了”軒轅宛雅像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一副恨其不爭的模樣,踩著腳下的碎葉走在路上,看著文騫,嘴中呢喃細碎:“不要在逃避了”

“自卑”文騫神色麵色微微一滯,腦海中浮現一個身影,似乎說不儘的擔憂,轉過身子看著步步緊逼的軒轅宛雅,神色淡漠道:“長公主,末將已有心儀之人”

文騫轉身離去,不在過多廢話,在他看來,這樣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

“文騫”溫文爾雅的長公主率先破音,空中林鳥亂飛,可見其羞惱至極。

諸葛錯在水潭中泡著,聽著空中的一聲呼喊,也是無奈的搖搖頭,自古情字難,何必苦苦為難呢?

甯越走在前路,聽著身後的淒涼悲慘,麵無表情,轉過身子,向著軍營的方向返回,臨走前還在想著文騫給自己說到那番種樹之言。

天色漸漸昏暗,燕嵐正式安營紮寨,大營內熱火朝天,蚩青一臉憤懣的走向軍營,兩邊的兵卒看著怒氣沖沖的公主,皆是不敢阻攔,低下頭神色恭敬,蚩青當即怒喝道:“叫賀覽喝北宮朔過來見我”

“諾”一直在大營門外等候的侍女小靈慌慌張張的站起來,急忙想軍營裡跑去,不敢遲疑。

周邊的將士神色皆是有些緊張,生怕這位公主不高興,過來找自己的茬,蚩青走向軍帳,賀覽與北宮朔已然在這裡等候多時,屋內還要兩人,坐在椅子上的是一位老者,慈眉善目,嘴中始終保持笑嗬嗬的樣子,眉頭與鼻息間的鬍鬚極長,身穿黑色五虎袍,手中拿著刻刀,不時的雕刻著手中的木雕,腰間佩戴君子劍,麵色和善。

另外一人,身材魁梧,頗有大將之風,眼看蚩青回來,急忙上前拱手參拜道:“長公主”

“拓跋罡!你怎麼來了”蚩青神色一愣,順著拓跋罡的身後眺望,卻是見到老者的身影,宛若踩到尾巴的貓,連忙堆出笑意道:“哎呀!謝爺爺你怎麼來了啊”

“哎呦!我的大公主喲,我要是再不來,你怕是要被拓跋將軍,強行帶回去嘍”這個名喚謝爺爺的老頭,將手中的木雕和刻刀放於桌子上,笑嗬嗬的看著眼前的長公主,滿臉的慈愛,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樣。

“嗯!範爺爺冇有跟你一起來了嗎?”蚩青掃連著大營的四周,卻是冇有見到另外一人的身影,滿臉的問號。

站在大門外把守的穀大梁聽著裡麵的聲音,謎語傳音給旁邊的南玄枵道:裡麵這老頭誰啊,怎麼好像還有一個。

“謝僵和範酆”

“這兩個怎麼冇聽說過啊”

“他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陰陽閻王”

“臥槽!半步大尊竟然來了,看樣子不是小打小鬨了”穀大梁麵色驟變,隻感覺脊背生寒,渾身都有些發涼。

這兩位的名頭可是響徹了燕嵐北疆,在燕嵐北邊,常年風雪大作,但在這極寒的天地裡,還有人生存,這些人信奉自己的神,最終形成了部落,名喚冰族。因為物資的匱乏,為了生存,常年騷擾燕嵐的北疆,讓燕嵐北疆不厭其煩,最終這兩位單槍匹馬,以半步大尊的境界,合力斬殺了冰族唯一的大尊強者,將其王族屠戮一空,最終冰族歸附。

“行啦!長公主,你範爺爺現在還在都城給你迴旋呢?公主啊,聽話啊,要不回去吧”謝僵嘿嘿一笑,露出兩顆大黃牙,對於蚩青滿是寵愛。

“謝謝爺爺了,我在玩幾天就回去”蚩青到底是在宮裡長大的,隻言片語,便是能捕捉到其中的意思,當謝僵說要不的時候,這件事情就有的迴旋了。

“哎!你呀”謝僵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向一旁的拓跋罡,眼神變得淩厲了起來,神色陰鷙道:“小子,聽到了嗎?”

“謝老!我的任務就是護衛公主回去,等公主什麼時候願意回去了,我在出發”拓跋罡倒也是圓滑機靈,一句話誰也不得罪,即便是王上怪罪下來,也是功過相抵。

“嗯!那就辛苦拓跋將軍了”這一句話說完,謝僵對於拓跋罡的稱呼都變了,隨後雙目看向北宮朔和賀覽,言辭陰冷道:“你們兩個乾什麼吃的,竟然讓公主身臨險境”

“謝老息怒,小子知道錯了”北宮朔連忙彎腰行禮,神色凝重。

賀覽隨同北宮朔一同彎腰,並未給自己辯解,這讓謝僵的目光全部彙聚到他身上,神色陰冷道:“賀小子,你為何不說話”

賀覽站直了身子,看著蚩青和謝僵道:“錯就是錯,同樣的錯誤,我賀覽不會犯上兩次”

謝僵神色一滯,低下了頭,靜靜的沉吟不語,半晌開口道:“老夫這輩子最喜歡的詩句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賀覽你讓老夫看到了希望”

“多謝”賀覽拱手一白,伸手挎著自己腰間的寶劍,這一刻他又恢複了原本冷峻的狀態。

“謝爺爺,你可要為我報仇啊,我這次被人...”蚩青說到這裡,整個人都有些氣惱,很是生氣。

“怎麼了,受傷了嗎?來爺爺幫你看看”謝僵神色微微一愣,連忙上前檢視,蚩青卻是搖搖頭,然後將自己被戲耍的情況說了出來。

謝僵聽著,眉頭不由緊鎖,撫摸著鬍鬚,神色凝重道:“武明倒是出了個了不得的人物,可惜武明是世家宗門的天下,冇有平民將領的出頭之日,這個小子終歸是成不了氣候,怎麼!我家公主看上了”

“爺爺”蚩青倒是害羞了起來,滿臉嬌嗔,引得謝僵哈哈大笑,說歸說,鬨歸鬨,謝僵還是一本正經的說:“事關王族顏麵,既然我來了,這件事情,可就不能這麼罷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