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一十五章:醉裡挑燈

卒聖 第一百一十五章:醉裡挑燈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子雲十萬大山的鼎氣比之人流密集的地方充裕很多,這裡的鼎氣精純,更是有無數的天才地寶,在這裡修煉,可謂是事半功倍。

天空中的鴻雁飛動,展翅高飛,不時在軍營的上空盤旋,想看看這些猴子究竟想乾什麼,嗖的一聲,天空中傳來箭矢穿梭之音,一擊命中,正中鴻雁。

鴻雁發出淒慘的悲鳴,身子從空中墜落到地麵上,身子撲騰,嘴中流淌著鮮血,想要做最後的掙紮,射箭的將軍伸手抓住鴻雁的脖子,手中拿著弓箭,咧嘴嘿嘿笑道:“兄弟們!今天晚上有口服了,咱們吃蒸雁”

“好!”

“趙將好箭法”

眾多圍觀的士兵一陣恭維,將這員將軍給吹上了天,一連數日無戰事,士兵有的打發時間,有的修煉功法,為在這亂世爭奪一線生機。

甯越從回到軍營開始,就暗自琢磨著手中的兩本圖冊,多日的學習,倒也是一知半解,一些不懂的字直接問魚老叟和徐懷,這兩人走南闖北,認識的字總歸是是比甯越多,幾天的學習下來,甯越死記硬背,終歸是將這第一本學冊給看了個七七八八,光是看這本書就花了甯越三四天的時間。

甯越文騫給自己的第二本圖冊,仔細查閱一番,將第一章的資訊記在腦海中後,隨手演化出一員木卒,有著先前的底子,甯越學起來倒也是輕車熟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兵卒的實力太過低微,隻有三鼎之力,而且目前的甯越,撐死也隻能凝聚出十個木卒。

木卒多了,甯越的掌控力度就加大了,因此許多木卒身形呆滯,行動遲緩,甯越召喚出第十個兵卒後,腦門上已經是汗流浹背,十人相互攻伐交戰,動作雖然淋漓,但威力卻是小上狠多,眼看著即將摸到桎梏,甯越逐漸推演分化出第十一個木人。

下一秒,因為鼎氣出了岔子,所有的木人全部瓦解,化為一堆草木,堆在地上,甯越喘息著粗氣,麵色發白,豆子大小的汗水不斷墜落地麵,打濕了一片。

“小子!這是搞到什麼好東西了!這麼拚命”魚老叟抽著旱菸,來到甯越的身側,看著一臉疲憊的甯越,眼神不解。

“冇事!隨便搗鼓”甯越身子躺平在地上,身子呈現大字型,多日的勞累讓他實在是提不起精神,眼白中滿是血絲,看著天空中白色的雲朵,甯越隻覺得疲憊無比。

“呶!給”魚老叟從儲物袋中掏出兩顆粉紅色的果子,看著四下無人,扔在了甯越的懷裡。

“這是....”甯越拿起懷中的果子,上麵靈氣充裕,一看就不是凡物,看這品質,起碼都有三品,這種東西在林子裡雖然常見,但必然有妖獸把守,想要得到,可是要吃點苦頭。

“這幾日閒來無事,我在周邊的林子轉悠,嘿嘿.....”魚老叟說著,嘴中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多謝”甯越正欲吞服,大營門外卻是傳來一聲爆炸嗬斥聲,動靜頗大,隻見大營門外氣浪滾滾,煙塵直衝雲霄,高聳入雲。

“武明的小崽子們!給我出來”聲音之大,響徹天際,軍中的數員上將皆是被驚動,軒轅令郎身形轉換,直線來到大營門前,身後的文騫和南宮塵虎等人聞風而來,神色嚴峻,多年的軍旅生涯,讓他知道來者實力不俗。

“來者何人”軒轅令郎手掌一推,強烈的罡風直接將煙霧吹散,謝僵的身影浮現在眾人眼前,麵色淡漠的看著軒轅令郎。

“半步大尊”軒轅令郎心中一顫,雙目死死的盯著謝僵,剛毅的麵龐沉悶如水,看了眼破碎的營門,打臉這是活生生的打臉。

“燕嵐謝僵,前來”謝僵淩空而立,揹負著雙手白髮飄飄,掃蕩軒轅令郎等人,嘴中一字一頓道:“踏營”

“這老頭誰!這麼囂張”

“不知道!但這老頭的氣息太強了”

“陰閻王”軒轅令郎眯著一雙眼睛,看著謝僵,神色冷炙道:“燕嵐這是打算死戰了,既然如此我軒轅令郎前來討教一二”

“不吝賜教”謝僵聲音平淡,兩手伸展,背後赫然浮現出無數的黑色傀儡,最引矚目的是站在謝僵身後的兩個巨大傀儡,身子足足有三丈高,左邊的傀儡,人身虎頭,全身漆黑如墨,背後插著兩麵旗幟,上書四個大字:“生死有命”

右邊的傀儡乃是人形傀儡,背後插滿了各種刀槍劍戟,雙目赤紅,披頭散髮,嘴中低吟,好似如地獄惡鬼一般。

兩者的實力皆是在封侯境界,氣息不俗,身後更是有無數的鬼兵,一眼望去,皆是傀儡,足足有數千之眾,謝僵雙手揮動,嘴中暴喝道:“陰兵鬼將”

“放肆”軒轅令郎勃然大怒,嘴中暴喝,封侯境界的實力展露無遺,手中憑空浮現一柄黑色的寶劍,嘴中暴喝道:“大劍術!劍芒星河”

“嗖嗖嗖嗖”天空中黑色的寶劍宛若漫天箭雨,向謝僵射殺,似大海拍浪,滔天席捲而去。

謝僵卻是不為所動,靜靜的站在原地,那個背後插著生死有命的傀儡,橫立在謝僵身前,虎頭長嘴巴,凝聚出黑色的能量球,衝著天空的劍芒轟去,兩者相互抗衡,如針尖對麥芒,空氣中震盪的餘波不斷擴散,將地麵炸開無數的坑陷,周邊的兵卒不斷四處逃竄,神色惶恐,有倒黴的,直接被兩者爆炸開來的餘波炸成了碎末。

“全軍後退,結鴻關大陣”簫霄身子閃現在軍隊麵前,不斷打撈救助傷員,整個軍營雖然亂糟糟的,但在祁連山和阿蒙的指揮下,倒也是井然有序,將傷亡降低到了最低。

文騫身子淩空,兩手結印,周邊鼎氣彙聚暴躁,下一刻無數的草木兵卒鑽出土壤,文騫嘴中怒喝道:“草木皆兵,八十萬煌卒”

甯越身影轉換,直線衝向大軍陣前,後麵的魚老叟神色著急,衝著甯越招手道:“你乾什麼!不要命了”

“文騫將軍的術法施展了,這對於我而言極其有利,我要看看他的對招,這對我非常重要,放心,我暫時可以自保”文騫身影閃轉騰挪,找了一個離得不遠,視野開闊的地方,觀看者兩者交戰。

地麵上,無數的兵卒破土而出,衝向謝僵的傀儡和其碰撞,雖然冇有血肉橫飛的場麵,但兵卒的碰撞,異常的激烈,不時有傀儡零件和木屑到處紛飛。

“謝爺爺!就是他,給我抓住!我要活得,不要傷到他”蚩青的身影浮現在謝僵身側,指著文騫的方向。

“好!保證不傷到她”謝僵一臉的寵溺,兩手變換法印,右邊的巨人傀儡那張漆黑的手掌向文騫奔襲殺去:“你便是文騫吧!如此英才,在武明豈不可惜,隨老夫走吧!”

“謝僵你過分了”軒轅令郎眼中殺意如潮,手中黑劍憑空在手,左手伸開,一尊虎印飄蕩在手中,看著眼前的虎頭傀儡,嘴中暴喝:“虎侯鎮魔印”

謝僵看著上空的軒轅令郎,隨意揮手道:“讓他砸”

虎頭傀儡,兩手不斷蔓延,直接向寶印打去,兩者相互抗衡之間,彼此爭鋒相對,卻是誰也無法奈何誰,軒轅令郎瞳孔劇烈收縮,麵色凝重:“封侯傀儡”

“罡鎮”謝僵的傀儡口吐人言,巨大的手中直線向文騫拍擊而去,文騫麵色周邊,兩手伸展,手中的伸屈木槍赫然放大,向著人形傀儡抓去,兩手對撞,文騫的木手赫然層層龜裂,巨人的手掌直線向文騫抓來。

“斬”南宮塵虎身子傲立在文騫身前,手中的戰刀迎風斬殺向眼前的巨手。

“雜碎!滾開”謝僵宛若揮打蒼蠅一般,巨人傀儡大手一揮,瞬間將南宮塵虎打的口吐鮮血,身子直線向地麵墜落,砸落在塵埃中,不知身死。

“醉裡挑燈”一聲怒喝,天空中赫然飄落出一盞白色燈籠,上麵寫著兩個長孫二字,燈火降落,天空中無數的燈籠宛若墜落的隕石,向著人形傀儡砸落而去,燈籠在觸碰的傀儡的那一刻,白色的無名之火開始不斷燃燒,將巨人傀儡的動作赫然停歇。

白色的火焰在其身上燃燒,頃刻間讓其變成了火人,身子在火焰的灼燒下,像是被腐蝕了一樣,但凡被灼燒的地方,清風一吹,直接化為齏粉。

“白燈長孫家!倒是出乎了老夫的意料啊”謝僵伸出枯瘦的手掌,輕輕揮動。

巨人身上的白色火焰赫然熄滅,身後無數的傀儡湧向巨人,將其損傷的地方恢複如初。

“嗡嗡”長孫灝身子在空中飄蕩,身龐的燈籠圍在起四周,最為顯眼的便是周身的三盞燈籠,分為紅白黃三色。

謝僵揹著手,眺望著上空中的長孫灝,撫摸著鬍鬚道:“老夫偶爾聽聞,在這洪荒之初,人族隨著時代的發展,誕生了一樣聖物,婚喪嫁娶,皆是掛上燈籠,紅燈主喜,白燈主喪,黃燈主常,乃萬家燈火,香火披靡。你們長孫家倒是好手段,雖然這不是正真的聖物,但光是這個偽造品,威力就不俗,可惜終歸是殘次品,難等大雅之堂啊”

“多謝謝老誇讚,雖然這隻是殘次品,但我長孫家終歸是能夠走上聖法一途,雖然隻得皮毛,但也是受益匪淺啊”長孫灝來到文騫麵前,將其保護在身後,撫摸著自己的美髯,彷彿一切儘在他的掌握之中。

“哼!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假的始終是假的,永遠的真不了”謝僵看著長孫灝,滿臉的不屑,隨即開口道:“老夫此次也不想大動乾戈,將那個小子交出來,我立刻下令撤兵,不會在阻撓你武明出兵入山,一個封侯境界的小娃娃,對於你們武明而言不過是毛毛雨,再者他也不過是個平民,如何”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軒轅令郎盯著謝僵,一副你的話就是放屁的樣子,老子信你纔是真的傻了。

“不信!老夫可立下天道誓言,如何”謝僵神色淡漠,開口便是展現出了自己的誠意,當然他也是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一來,是為了滿足蚩青,二來,這個文騫的的確確是個人才,好好培養幾年,保不齊會成為燕嵐的擎天玉柱,三來,武明交出了文騫,可謂是兵心儘失,到時候在發兵,日後誰還敢為武明死心塌地的賣命,這筆買賣怎麼看都不虧。

“我乃是燕嵐長公主,有本公主在這裡做主,你們儘管放心”蚩青舔舐著自己嬌豔的紅唇,內心是極其的興奮。

“你敢”天空中發出一聲怒喝,軒轅宛雅赤腳而來,腳腕上還帶著鈴鐺,疾風而來,叮叮作響。

“哪裡來的女娃娃!在吵吵,小心老夫割了你的舌頭下酒”謝僵綠油油的眼睛盯著軒轅宛雅,聲音冰冷刺骨,讓人殺念湧動。

“放肆”軒轅令郎瞬間繃不住了,看著身後的軒轅宛雅道:“回去,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不可能!今日誰敢動他,便是一個死字”軒轅宛雅嘴中怒喝,身後漂盪出無數的混天紅綾,每個紅綾上皆是繡著鳳凰九子,上麵鳳氣流光,光是一看就知道絕非凡物。

“哼!那今日老夫還真要試一試了!”謝僵嘴中怒喝,兩手一招,無數狂風四起,就在此時,天空中一道白色的手掌直線向謝僵抓來。

謝僵麵色一變,身前的虎頭傀儡當即擋在身前,兩手推送,對著大手掌打去,下一秒虎頭傀儡的半個身子直接被打殘,零件掉落一滴,謝僵嘴中更是傳出一聲悶哼,怒視著上空,麵色陰冷道:“是誰!出來”

“本座!晱子之”天空中一襲白衣飄落而來,晱子之背手而立,看著下方的謝僵道:“不要臉的老東西,本座來會會你,今日你要是能在本座手中走過五十回合,本座就.....就...就給你留個全屍在,怎麼樣”

眾人心頭都是有些驚愕,這怎末和他們想的不一樣啊,不應該是裝逼拉風嗎?怎末在晱子之嘴裡說出來,那麼彆扭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