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十二章:禍鬥

卒聖 第十二章:禍鬥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9bd1adfc2dd23483dc8254aef1906a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申屠呦呦朱唇流血,一塵不染的白衣臟亂不堪,秀眉深邃,圓潤髮麵龐蒼白無色。

陰鷙老者似乎被激怒了,雙手翻雲覆雨,氣息宛若奔江野馬,自其體內傾泄而出,原本在空中飛動盤旋的殘月輪,化為殘影飛輪,分化出三道飛輪,衝著申屠呦呦所在的位置極限飛略而去,快如驚雷,奔騰迅猛。

“殘月!嗜殺!”老者怒喝一聲,瞬間整個地麵抖動劇烈,洶湧的氣息以這三輪為主心骨,排山倒海向申屠喲喲壓迫而來,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山阻碎山,樹擋樹斷,可謂是滿地焦土。

“倒海技!”申屠喲喲抬頭望向那翻江倒海般的威壓,秀美緊鎖,白髮淩亂,被這股威壓吹拂的淩亂肆意,天姿國色也變成了大驚失色。

“嘿嘿!女娃娃!莫怪老夫辣手摧花了!留不得你!”陰鷙老者怒喝一聲,雙手捏印,一道繁瑣的紋路迅速攀附凝結,加持在殘月輪上,有了秘文的加持,殘月輪的光芒璀璨,威力異常的迅猛和詭異,原本潔淨如月光的殘月輪,周身浮動黑焰。

被申屠喲喲冰天覆蓋的森林瞬間又變回了三伏天,熱的人鬢角流汗。

“斬!”陰鷙老者聲音狹長而急促,鬼哭狼嚎,儘讓人感覺不寒而栗。

“去”申屠喲喲輕咬蔥蔥玉指,滴落出一滴精血,腰間儲物袋中,一道白光衝碩而出,化為天忙,竟赫然是一麵玉境,申屠喲喲渾身氣息流傳,怒喝:“照!”

玉境演化之後,竟變出一柄和殘月輪一模一樣的月輪,但渾身聖光如白潔晨光,瑰麗多彩。

“碰!”黑白月輪碰撞,瞬間整片天空轟鳴不止,宛若洪鐘大呂。

兩柄神兵互不相讓,鷹擊長空,針尖對麥芒,震盪起陣陣氣浪,跌浮如波,倖存下來的十名士兵被震盪的七竅流血。

而被冰蓮所保護的白子夜,眼看著冰蓮裂紋瀰漫,宛若老樹根腳肆意蔓延,卻是毫無辦法。

“噗!”申屠喲喲張嘴吐出血霧,捏印的手掌也在不停的顫抖,麵色蒼白,和原先相比卻是差了不少。

“嘖嘖嘖!不愧是將門子弟,這等手段!果然非常人所能有,但你有多少血可有流!”陰鷙老者看到那些死去的士兵,也不覺得可惜,舔舐著自己乾澀的嘴唇,將目光定格在申屠喲喲手中的玉鏡,眼中滿是貪婪。

“哈哈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啊!看來今日少不得要做一番殺人奪寶的勾當了,女娃娃!老夫謝謝你了啊!去!”陰鷙老者咯咯怪笑,乾瘦的老手在眼前變化,不斷掐訣唸咒,黑色的鬥笠都無法遮住他那雙赤紅的眼睛。

“噹…噹…噹!”三道殘月輪在次分化,共計九柄殘月輪,將那柄白色殘月輪團團包圍,讓其無法掙脫,其中兩柄輪空而飛,避過申屠喲喲的白月輪,衝著申屠喲喲飛掠而來。

“嗡嗡!”

兩柄殘月輪在空中發出嗡嗡聲,化作黑色的流光直指申屠喲喲。此時的申屠喲喲,緊咬銀牙,黑色雙眸盯著射來的黑輪,猛咬舌尖,頓時猩甜的血液染紅了朱唇,顯得妖豔而血腥。

申屠喲喲正欲噴吐而出,一柄黑色的妖刀在其身後浮現,刀身極其詭異,在空中幾個閃現後,化為一道黑色流光飛掠而來。

“哢…哢!”兩柄殘月輪直接被黑影打散,連帶著空中和白月輪對峙的黑月輪都嗡嗡作響。

陰鷙老者更是胸前一悶,一口老血吐出,當即收刀護身,神色警惕四方,怒喝道:“誰!”

“啊嗚!”伴隨著一聲狼嚎,那柄黑刀黑氣瀰漫,足足有小山版大小,隨後黑影攛掇而出,直奔陰鷙老者麵門。

黑影身如黑犬,渾身毛髮漆黑如墨,黑色的毛髮上交雜著火焰,更引人矚目,是黑犬屁股後麵的一條尾巴,竟然和此犬犬身一般大小,說是毛髮,卻像是如火焰,黑漆漆的,時不時還有黑氣蒸騰。

銀白色的犬牙嚴絲合縫,若是被咬上一口,怕是會神形俱滅。

“禍鬥!”申屠喲喲看到此犬,懸著的心又放下了,正打算噴吐出來的鮮血,又嚥了回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不似先前那般冰清玉潔。

名為禍鬥的犬形妖獸並未搭理女子,冒著火的眼睛盯著眼前的陰鷙男子,張嘴狂吠,嘴中噴吐出數丈長的赤紅火焰。

陰鷙老者不敢大意,急忙收輪護身,但速度終歸是慢了不少,一身漆黑的披風被燒燬大半,露出他乾瘦的皮膚,上麵滿是燒傷紅血,可見這禍鬥火焰的威力。

“妖刀禍鬥!冇想到連他都來了!今日老夫認栽了!告辭!”老者也知道自己不是這禍鬥背後主人的對手,縱身一躍,就要逃走。

“伸屈木!”一聲淡漠之音傳來,一柄土黃色的長槍宛若木雕黃龍,在空中不斷放大伸縮,淡黃色的長槍上蔓延數以萬計的嫩綠樹葉,瞬間鬱鬱蔥蔥,將陰鷙老者團團包圍。

“殘月當空照!”老者暴怒,黑色的月輪燃起了實質的黑色火焰,直朝著伸屈木揮砍,可下一秒,一道黑影飛略而來,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猛然一咬,瞬間殘月輪被他叼在嘴中,陰鷙老者在殘月輪上留下的印跡被消弭的一乾二淨。

“噗嗤!”殘月輪失去聯絡,陰鷙老者一口黑血吐出,墜落在地上,下一秒伸屈木分化無數軀乾,將老者周身纏住,細小的枝乾刺入老者體內,將其穴道封死,並汲取其體內靈氣供養己身,以免他自爆殺手鐧,不時結下幾顆果子,被禍鬥吞咬入腹部。

“啊…啊啊!”陰鷙老者慘嚎不已,堂堂虎化泉境界的高手,到哪裡都是一方強者,不過三秒便被製服,一身修為被封,眼瞅著就要被廢掉,陰鷙老者急忙慌張擺手道:“不!不!不要殺我!不要!”

文騫一身紅衣飛掠而來,原本還想大快朵頤的禍鬥,吞下一口紅豔豔的果子,直接幻化成妖刀,扣在了文騫的腰間,那柄無主之物的殘月輪飛至文騫的掌中。

文騫仔細的打量著殘月輪,嘴角上揚,算是認可這件兵器,隨後一滴精血探去,這柄殘月輪連反抗都冇反抗,直接化為文騫的兵刃,再其周身盤旋,好似遇到了昔日的好友。

陰鷙老者看著眼前的一幕,連連搖頭,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驚懼道:“不可能!這不可能!首陽怎麼會輕易的認你為主!老夫……!”

陰鷙老者心在滴血,他不想接受這個現實,他為了得到這柄法器,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為了讓其認主更是花費了不少力氣,可到頭來,竟然被這個年輕人輕而易舉的拿下,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見過三小姐!你受驚了!”南宮塵虎翻身落地,對著申屠喲喲拱手一拜。

“嗯!南宮將軍辛苦了!”申屠喲喲連看都冇看南宮塵虎一眼,一雙卡姿蘭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文騫,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文騫似乎對審訊陰鷙老者並不該興趣,伸手取走了陰鷙老者手中的儲物戒指,人就留給了南宮塵虎,單手一揮,伸屈木直接化為一柄土黃色的木槍,迴歸到文騫的背後。

“這個傢夥…!”南宮塵虎黑著一張臉,給了蕭霄一個眼神,蕭霄會意,接下來就是對這個高手一陣摸索和探尋。

可蕭霄剛打算使用搜魂術,老者似乎無法接受打擊,直接引體自爆,這其中絕大部分就是為了保守秘密。

還好丹田被伸屈木吸的差不多了,冇有造成太大範圍的殺傷,不然連蕭霄都冇好果子吃。

冇辦法蕭霄隻能根據殘存幾人進行搜魂。

“申屠姐姐你冇事吧!”白子夜剛從冰蓮中釋放出來,渾身還冒著冷氣,對申屠喲喲即是感激又是心疼,並對天發誓,日後必定要娶她做妻子。

然而申屠喲喲卻是懶得搭理這個小屁孩,直徑來到文騫麵前,神色扭捏,半響鼓起勇氣:“多…多謝文騫將軍!”

帶著麵具的文騫並未迴應,而是仔細探索得來的儲物戒指,似乎在尋找對自己有用的東西,這副架勢,好像和某人如出一轍。

“文將軍!我這裡有一本剛得的槍術!你看一下!”申屠喲喲從懷中取出一塊桌麵大小的石板,但文騫終於有了動靜,拱手一拜道:“我已有思慕之人!”

撂下這句話,文騫直徑走向南宮塵虎,冇有絲毫的遲疑,平京話本裡多是描寫女子對男子愛慕,愛的死去活來,但男子偏偏又欲擒故縱,對她愛搭不理,但也冇表示拒絕。

這種事情,文騫是最反感的,無聊!浪費時間!而且他真的有思慕之人,所以他不想過多糾纏。

申屠喲喲整個人在風雨中,原本和陰鷙老者交戰至傷,都冇有現在這般痛,心中五味雜陳。

一旁偷聽的白子夜嘿嘿一笑,探出個小腦袋,柔聲安慰:“喲喲姐!彆怕!以後我娶你啊!”

申屠呦呦原本就傷心欲絕,聽到白子夜這句話,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腦袋瓜子,瞬間白子夜整個人化作了冰雕,冇有一時半會,怕是難以解凍。

正應了那句話,女子的臉,六月的天,說變就變,翻臉比翻書還快。

蕭霄跨刀而來,神色凝重,南宮塵虎和文騫二人彙聚,南宮塵虎率先開口道:“可是王宮裡的人!”

“不是!這些人雖然是軍武手段!但使用的都是邊關殺伐術,不是王宮哪裡的大境術!應該不是王宮派出來的,而且王宮也冇有必要對他出手,更冇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和身份!”蕭霄乃是南宮塵虎的心腹,關於白子夜的訊息,他也早就知道了。

“那就奇怪了!”南宮塵虎跨刀而立,看著被冰凍住的白子夜,眼中頗為無奈。

”等等!大王那邊冇問題!那就是這小子的母妃!宮中不乏有被寵幸的宮女,從而一飛沖天,母憑子貴的,三殿下就是這般。那這小子的母妃!”蕭霄瞭解的情況並不多,但推測一二,依舊找到了蛛絲馬跡。

“的確!而且剛纔文騫收服的殘月輪,好像也非凡品啊!”南宮塵虎盯著文騫剛剛收繳的東西,但也冇厚著臉皮去搶奪,隻能那言語來噎他。

“先將人帶回去吧,我現在就怕他們冇殺了白子夜!又將目光定在了鴻關!到時間…!”蕭霄將自己的顧慮說出,而這也是文騫看中他的地方,修為高、天賦好、心思縝密。

“這點不用置喙,這裡是踏山道,隻要不是王宮裡的人,我們都能惹得起!打道回府!”南宮塵虎蓋棺定論,收拾行囊就打算要走。

申屠喲喲深吸一口涼氣,調整心態後,看向三人,依舊是一份清冷的模樣:“此間事了!我的任務又結束了,這就返回宗門!”

“三小姐不和大將軍打個照麵嗎?”南宮塵虎狐疑的盯著申屠喲喲,提現一二。

“不了!”申屠喲喲搖了搖頭,深邃的看了一眼文騫,隨後飛空一躍,一隻冰鸞飛掠而來,載著申屠喲喲飛向遠方。

“喲喲姐!我們什麼時候能夠再見麵啊!”白子夜大聲呼喊,然而冇有絲毫的迴應,似乎兩人不過萍水相逢罷了。

冇有得到迴應的白子夜神情頗為低落,整個人無精打采。

“走吧!”南宮塵虎怒喝一聲,三千塚虎軍飛昇而起,開始騰雲駕霧,趕回鴻關。

白子夜和蕭霄一騎,此時的白子夜對紅衣白馬的文騫頗為好奇,對蕭霄問道:“這是誰!為什麼那麼……騷包!”

“額……!”蕭霄一腦門子黑線,看了文騫一眼,見他彷彿冇聽到,這纔鬆下一口氣道:“日後到了軍中你自然會知道!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我還未修煉!但父王說了!到了鴻關就可以準許我修煉了!”白子夜坐在插翅虎上,百無聊賴。

“還未修煉!”蕭霄神色一整錯愕,狐疑的盯著白子夜,仔細的探查他的身體,確定他冇有氣息波動這才繼續追問:“你多大了!”

“我今年十六了!”白子夜也不避諱,直接說出了自己真實年齡。

“十六歲!”蕭霄神色錯愕,武者最好的黃金年華就這樣白白錯過,他們這位陛下在想什麼?

蕭霄不知道,也不敢揣度聖意,隻能忍不住的搖頭,這顆苗子怕是毀了,看樣子到了軍營,隻能扔在新軍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