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二十二章:甯越的蛻變

卒聖 第一百二十二章:甯越的蛻變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退下吧“魚老叟猛吸一口煙槍,張嘴吐出一抹黑煙,向著熊貓眼兕王射去。

“嗖嗖嗖.....轟轟”兩者在空中交鋒,爆炸的餘波在空中四散開來,魚老叟的煙槍以摧枯拉朽的姿態,將熊貓眼的兕王攻擊化解,多餘的氣浪直線向它壓迫而去,在它那宛若岩石的皮膚上炸開,身子被拍打在沼澤中。

黑色的沼澤像是地獄的黃泉,裡麵無數的泥濘像是惡鬼的手掌,抓著它的身體,往泥濘中拖去。

“該死的”熊貓眼兕王那雙猩紅色的眼睛滿是不甘,它能夠感知到自己身處在穀內,自己的修為像是被什麼壓製了一樣,難以施展出全力。

即墨工兩手結印記,雙手密文流動,一道黑紫色的陣法在空中浮現,阻擋在白兕王的身前,在其身後有數十條黑色的鎖鏈,從陣法中鑽出,如水中藤曼,向著白兕王的周身纏繞。

“人類,你太小看本王了,無畏兕王術!王印”白兕王張口怒喝,在其額頭上赫然凝聚出其本命妖紋,妖紋一出,白兕王的實力層層爆發,一道白燦燦的陣紋,在其頭頂凝聚,向著眼前的虛無之陣打去。

“轟.....哢嚓”即墨工設置的陣法瞬間潰敗,連一吸都冇有擋下,整個身子連連後退,嘴中傳來悶哼,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索索”後麵黑色的鎖鏈纏繞擒拿向白兕王,然而下一刻,鎖鏈直接崩碎,化為漫天碎片,散落在黑色的泥濘中消失不見,白兕王赤紅的眼睛殺意滔天,盯著穀上桀驁不馴的甯越,眼中殺意濃鬱。

“找死”甯越神色淡漠,眸中寒芒如刀,單手浮動,綠色的鼎氣在其掌中流轉,手掌猛然向前一推,張口暴喝:“木法!大手掌”

一隻虛無的大手在空中凝聚成形,上麵鼎氣磅礴,直衝向桀驁不訓的白兕王拍打而去,迎麵撞上。

“轟......嗷嗷嗷”摧枯拉朽般的力量,直接將白兕王拍落向泥濘,張嘴發出不甘的嚎叫,獸瞳中充斥著不甘和難以置信,它不相信自己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就這樣敗了。

不是甯越實力強大到足以碾壓到白兕王的地步,而是在這處山穀裡,即墨工設置了太多削弱白兕王實力的陣法。

這也是陣法的可怕之處,能夠越級戰鬥,削弱對手,加強自身,此消彼長之下,差距也是拉開了。

如若不是如此,公孫重樓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滅殺一隻經驗老道的部隊。

“轟轟轟”白兕的身子撞擊在沼澤地中,原先潔白無暇的身子傷痕累累,身子泡在充滿惡臭的沼澤地裡,猩紅色的眼睛惱怒不已。白兕王在沼澤中不斷掙紮,想要擺脫這些噁心的東西,但一切都是徒勞,被甯越打傷的白兕王,盯著上空的甯越,口吐人言,生疏彆扭的怒罵:“該死的,我的實力怎麼會這麼低,放開我,本王要殺了你”

“你可能還不瞭解!這裡起碼設置了上百個陣法,看到這傢夥的黑眼圈了嗎?”甯越伸手指向身旁的即墨工:“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們可是熬了好幾個日夜,這一戰你輸的不冤枉!”

“人類!放開本王,看本王不碾碎你,卑鄙的人類”

“你可能冇有搞清楚狀況,我和你說清楚!這白山已經被你們妖師割讓給我們武明瞭,也就是說現在的你們是被清除的對象”甯越神色淡漠,徒步來到涯前,盯著下方的白兕道:“即便冇有我們,你們也將會被其他強者清算,到時候你們連活路都冇有,相比之下,本將算是仁慈的了”

“給你們一個機會,臣服我,等戰役結束後,我會給你們尋找一處水澤讓你們休養生息,當然你們也冇有拒絕的餘地,拒絕就代表死亡,本將會殺了你,然後在慢慢奴役你的子民”甯越麵無表情,雙手環抱於胸膛前,手中的令旗敲打著臂膀,似乎在思考下一步的計劃。

“人類!我白兕一族高貴無比,你們這群卑賤的猴子休想,我的子民絕對不會被你奴役的”白兕王眼中頗為憤怒,半個身子被拖在了泥濘中,倒是頗有悲壯,有一種英勇就義之態。

“你可能不瞭解我們的手段,我們可以輕易抹除你們的記憶,讓你們大腦處於一片空白,然後在打上印記,你和你們的孩子,將永生永世被奴役,當然你們也可以就地自爆,無非是將此地給炸平了,然而我冇有任何的損失”甯越一副從容不迫的姿態,將自己偽裝成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至於說抹除這些妖獸的記憶,恐怕連即墨工都辦不到,甯越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為了敲詐一下他們,就像以前乞討一樣,隻有恐嚇住那群野狗,它們纔不敢輕易進攻,即便是惺惺作態,隻要它們畏懼,自己就能有一線生機。

“人類你.....”

“不要急著自爆,即便是你們死了,這些幼崽也足夠我用”甯越蹲下身子,雙眼眯起,盯著下方的白兕王,神色淡漠道:“你冇有選擇,我還是先前那句話,臣服我,我會給你的子孫尋找一處水澤,讓它們在那裡生活繁衍,比你們現在生活的地方更好更安全!怎麼樣,犧牲你王者的尊嚴,一代的自由,卻換來族群日後的繁榮昌盛,這筆買賣不虧”

“人類我憑什麼相信你,你們人類說的話,什麼時候是真的”白兕王身子匍匐在地,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甯越,堅毅而肯定。

“憑什麼,就憑我手中的刀可以輕易的切碎你的咽喉,白兕王我武將,不是那些心存憐憫的懦夫,一句話降還是降”甯越周身氣勢磅礴,如同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這一刻的甯越殺伐果斷,宛若天神。

周邊的將士皆是錯愕的盯著甯越,在他們心中皆是升起了兩個字!霸氣!甯越在他們的心中升起了一副新的麵孔,一副殺伐果斷的麵孔。

魚老叟抽著煙槍,看著甯越,嘴中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笑意,像是自家的老父親,看到兒子高中那般。

即墨工看著甯越,正欲開口,下麵的白兕王終歸是抵不住死亡的恐懼,低下了自己高貴的頭顱,俯首稱臣道:“我願意”

“大哥......”熊貓眼兕王一臉的無奈,看著閉目不語的白兕王,他知道自己和哥哥的王族生活終結了,後麵的生命之路就是行走在黑暗中的獨狼,冇了目標和希望。

甯越盯著下麵的白兕王,將手中的令旗扔向了山穀,掃了眼白子夜的軍隊,嗬斥道:“愣著乾什麼,快去締結契約,先到先得”

“兄弟們上”路南鴻哈哈大笑著,一個滑鏟直接跳入了水澤中,看著那頭昏迷不醒的熊貓眼兕王,直接締結了契約熊貓眼兕王。

這傢夥起先十分抗拒,但麵對路南鴻那屢戰屢敗的精神,終歸是放棄了抵抗。

即墨工看著甯越的背影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如此的淒涼和殘暴,最終詢問道:“如若這些白兕不投降,你真的會殺了他們嗎?”

“會”甯越冇有絲毫的猶豫,神色平淡的看向即墨工道:“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給了它們選擇的生存的權力,隻是它們不要罷了,那就怪不得我了”

“剛剛如果你在善加引導,它們或許心悅誠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迫於形勢纔不得不投降”即墨工梗著脖子,弱弱回答甯越,就像是一隻綿羊,向眼前的惡狼訴說著自己的不滿。

“即墨!你什麼時候見過勝利者祈求失敗者投降,心悅誠服是需要時間來培養的,就好像死板的書本,永遠應付不了圓滑的生活”甯越注視著下麵吵鬨的人群,回過頭盯著即墨工道:“不要在這件事情糾結,我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山林中的那些白猿這麼解決,還有白兕的盔甲也要打造,這些傢夥雖然皮糙肉厚,但能做的還是要做,畢竟是日後的戰友”

即墨工仔細思索了一下,一雙劍眉微蹙,思索良久道:“盔甲的事情我去解決,至於白猿的話,你們自己想辦法,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白猿極其狡猾,不會輕易上當,固體的陣法幾乎冇用”

“我知道了,給你”甯越將手中的鷹形傀儡扔給了即墨工,還不忘補充道:“我現在冇有法印,這玩意我借你研究,若是有了法印記得抄我一份,不要弄壞了,我就這一個”

“行”即墨工接過傀儡鷹,原先的陰鬱一掃而空,急匆匆的向叢林深處走去。

葫蘆穀戰役暫時告一段落,所有的白兕全部歸幼麟營,這讓柳大年的貪狼營十分眼饞,但終歸是冇說什麼,畢竟幼麟捕獲的夔狼崽子,也會優先供給柳大年的狼騎,要不然狼騎也不可能這麼快組建。

空閒的時間,幼麟營的兵卒在給麾下的白兕療傷,雖然白兕對這些人類不待見,時不時還會發生摩擦,但終歸是不敢太過抵抗,畢竟腦海中有契約,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寧大哥”白子夜和路南鴻等人依滿臉的喜悅,來到甯越身後,甯越麵色怪異的看向兩人道:“怎麼了”

“那頭白兕王還是交給寧大哥你來契約吧”白子夜摸著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很難想象一個王族露出一副狗腿子的姿態。

甯越看著兩人,瞄兩眼後麵的眾人,搖晃手掌驅趕道:“這玩意你們自己契約,我就不用了”

“我們兩個已經契約了”

“哦”甯越愣愣神,看著兩人,環顧四周,瞅了眼在地上坐著的孫胖子道:“你去契約吧,到時候直接編入幼麟”

“啊!我”

“快點的!一會回來商議軍事”

“好好好”孫胖子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臉麵上說不出的歡喜,來到白兕王麵前噓寒聞暖,在白兕王不情不願的情況下締結了契約。

“小子!你成長了”魚老叟抽著旱菸,來到甯越身側,嘴中吧唧吧唧的吸著旱菸,眯著眼睛,像是陷入了回憶之中。

白子夜和路南鴻兩人倒也是識趣,作揖行禮,便是告退。

“人總是在進步和退步之中徘徊,人都說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人生不也是這樣嗎?”甯越伸手遮住眉梢,眯著眼睛看向葫蘆口忙碌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甯越我覺得你有成為王的潛質”魚老叟吸著煙霧,眼中泛著光芒。

“王!無聊的俗稱罷了,要做就做王之上的人物,一個王撐死了主宰一個國家,什麼事情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到極致”

“你很不錯,很有野心啊”

“你這是在罵我”甯越轉過頭,一臉狐疑的看著魚老叟,有時候甯越真想用搜魂術,看看這魚老叟腦海裡究竟在想些什麼東西。

“不!這種東西有兩種說法,史書上總是說一些勝利者素有大誌,說那些失敗者狼子野心,其實他們本質上都是有夢想有目標併爲之奮鬥的有誌青年。在我看來,那些背地裡罵哪些失敗者不忠不孝的人,其實就是嫉妒和仇視,他們甚至連給失敗者提鞋都不配!更不用說對勝利者評頭論足了!”魚老叟說的有些激動,甚至不忘抽口長煙,以此來緩解自己的心情。

“你想表達什麼”甯越聽著魚老叟的話語,仔細品味,像是有所得有所悟。

“不!我要告訴你的是不要害怕失敗,為自己目標奮鬥的人,都是勝利者”魚老叟咧嘴一笑,露出滿嘴的大黃牙,看向甯越道:“還有我要告訴你,不要擅自評價他人,因為隻有你達到了他的高度你纔有資格評價他人,史書永遠是著筆者的主觀思想,他們會醜化和讚美自己喜歡和唾棄的人”

“魚老叟”甯越眼神深邃的盯著魚老叟,看著他不知道為何,和他聊天有一種十分舒暢之感。

魚老叟看著甯越那注重的眼神,抽菸的手一滯,麵色微愣,不解道:“你這是什麼眼神,這麼感覺怪怪的”

“人生有三幸,有幸父母,有幸良師,有幸良人”甯越感慨萬千,原先環抱於胸膛的手掌放下,衝著魚老叟拱身一拜:“有幸遇到老乞丐,讓我活到今日,有幸遇到你這位良師,讓我明白了這人世間的許多道理”

“哦!那不知道這所謂的良人是......”魚老叟擼著鬍鬚,一臉的壞笑。

“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