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二十三章:蓮桃樹

卒聖 第一百二十三章:蓮桃樹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深夜,天空變成黑色,白山的山體在黑夜中顯得尤為突出,周遭的環境都是黑色,隻有白山的顏色是暗白色,昏暗的上空繁星如沙,不時能夠看到流星劃過頭頂,像是在觀看一場美麗的星空盛宴。

眾人都圍坐在一塊,眼前的燈火照應的眾人麵頰通紅,忽明忽暗。軍中的主要將領皆是來到篝火周圍,圍坐在一起,甯越雙手交叉合十,麵如止水,開口道:“各位!眼下山林裡還有白猿一族,如何解決”

“寧哥有情報”白子夜撿起一顆石頭往篝火裡扔,震盪起無數的火花向上空飄蕩,像是被施放的螢火蟲,在夜色中格外的絢麗多彩。

“怎麼了”

“路南鴻剛剛締結的那頭白兕王提供的情報,說是白山裡有一株蓮桃樹快要開花結果了,時間就在這幾天,這可是好東西,如若有了它,我軍說不定能夠有蓮嬰境的強者坐鎮,麵對燕嵐也更有底氣些”白子夜盯著眼前的篝火,雙手來回摸索,似乎在等待甯越的下文。

“蓮桃樹?”甯越神色一愣,顯得有些孤陋寡聞,畢竟他撐死就讀過兩本書,哪裡知曉這蓮桃樹是什麼東西。

白子夜看著眾將的迷茫,當下補充提醒:“蓮桃樹是四品寶樹,其結出的蓮桃有著破境的功效,若是三品巔峰妖獸吞服,頃刻間便可化為四品,用在人身上也一樣,如若實力抵達結丹境圓滿,隻要吞服了這蓮桃,立時突破”

白子夜說完還不忘看向甯越,提醒道:“將軍,你現在距離結丹圓滿還差一步之遙,若是努力突破,未必不能一舉突破蓮嬰境,到時候我軍也有所保障”

“事情恐怕冇那麼簡單,白山上有不少的白猿,這顆桃樹連位置都冇有確認,貿然闖進去,一但迷失了方向,以白猿的報複性,怕是我們整個軍隊難以無恙撤兵”魚老叟抽著一口旱菸,眯著眼睛,嘴中緩緩吐出白煙,說話有些惆悵,但也說在了點子上。

“等一下”徐懷像是回憶起什麼,急忙開口,從篝火裡撿出一條還未燒完的樹枝,上麵還有火星燃燒,冒著白煙。

徐懷拿著枝條在地上圖畫,指著自己勾畫的西麵山峰道:前幾日探查山峰的時候,有幾個老兄弟看到數十隻猿猴在白山腳下的靈泉裝水,向山上運輸,起初以為是在玩鬨,現在看來,應該能夠和子夜說的對上”

甯越揉了揉眉心,雙手合十抵在自己的鼻息處,雙目閉合像是在禱告,再次睜開眼睛,卻見眾人眼中閃爍著期許的目光,在火焰的照射下極其的灼熱,就這樣看著甯越,像是在等候做最他後的決定。

“搶了”甯越試探性的開口,眾人立即起身,徐懷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衝著眾人擺擺手道:“我帶人去靈泉埋伏,摸清楚這些猿猴的動向”

“我去叢林裡看看能不能抓幾個舌頭回來,讓即墨工用搜魂瞧瞧,看看能不能找出點線索”柳大年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屁股,直線向營地外走去。

“我去.....”

原本圍坐在一塊的將領各司其職,皆是去忙活,為的就是拿下整個白山。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根據徐懷打探的情報,這些猿猴搬運靈泉水,就是為了讓蓮桃快點成熟,顯然這些猿猴也極其重視蓮桃,甯越等人無異於虎口奪勢。

“啾啾”即墨工操控著傀儡鷹,一路追隨這些路人猴的腳步,不斷在山林間來回穿梭,將這些猿猴的行動打探的清清楚楚。

“呼呼”周邊無數的白猿圍繞一株粉紅色的桃樹防護,這個桃樹身長一丈,通體如白玉,桃葉呈現粉紅色,鬱鬱蔥蔥,樹枝上孕育著數十顆青澀的蓮桃,空氣中的鼎氣瘋狂湧入桃樹,枝葉上的桃花瓣飄蕩隨風,花開花落,象征著生命的法則。

兩邊的猿猴將靈泉水倒在了樹下後,一臉沮喪和遺憾的看著樹上青澀的果子,隨後轉過身子心情低落的山下走去,繼續重複著夥計。

樹上的果實撐死結出十枚果實,像它們這樣的雜役猿猴,想要吃上一口,那是想都不要想。

有一隻猿猴隻是多看了一眼,便是被周邊護衛的猴子吼叫,手指成拳,猿手瀰漫著淡白色的妖光,毫無章法的向這隻猿猴打去。

被打的這隻猿猴也不敢反抗,隻能嗷嗷直叫,以此來抒發自己的情感,兩邊的猿猴看了也不敢吱聲,掉頭就走,不敢久留,匆忙的向山下走去,圖一個眼不見心不煩。

“真是一個暴君啊”即墨工似乎感同身受,一拳頭打在地上,令得地麵都出現碗口大小的凹坑,額頭上青筋暴起,顯然是看到白猿的處境讓他聯想到自己的過往,故而這才如此的氣惱。

甯越神色平淡,雙手環抱著胸膛,臉麵上吹著微風,神色平淡的眺望著白山,衝著身後揮手。

徐懷撫摸著鬍鬚,看向身後的一杆老兄弟,笑嗬嗬道:“兄弟們!讓這些小崽子們見識見識咱們的實力”

“走著”許多老卒戰場經驗豐富,取出懷中白色的匕首,刀鋒出鞘,老卒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身子冇入林中,依稀隻能聽到樹葉的沙沙聲。

這裡的樹木皆是銀葉樹,樹身樹葉都是白色,遍佈山丘,像是披上了外衣。在遠處觀望,整個山體皆是白色,而白猿正是藉助原本的膚色,能夠很好的隱匿在叢林中,不被敵人發現,從而稱霸了整個白山。

徐懷等人身穿白衣,連頭髮都被包裹住白布,憑著對靈力的感知,他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妖獸的氣息,但凡是白猿的斥候衛兵,皆是被徐懷抹了脖子,連慘叫都冇有發出。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這些妖獸的實力低微,都是一品以下的實力,二品的少之又少,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掉。

“上”甯越取出手中的活卒刀,手中的青白二蛇滑落到地麵,在山林中不時間遊走,以此來探查情況,但更多的是兩者在死去的白猿身上搜尋妖丹。

柳大年翻身騎上夔狼,招呼著身後的兄弟在山林中遊走,以免發生意外,可以快速的接應徐懷。

“以你現在的實力對付三品巔峰的妖獸,你有把握嗎?”魚老叟冇有看向甯越,而是伸出自己枯瘦的手掌按著眼前的銀葉樹,眯著眼睛環繞樹身打量,似乎想要看透樹身。

“冇有!戰場永遠不是有十足的把握纔去做的,若是不在戰爭中脫穎而出,何時才能夠出人頭地,給我們的機會並不多,能夠抓住一個是一個,你不是告訴,不要畏懼嘛?放手去做不久行了”甯越甩動著手中的活卒刀,帶起陣陣罡風,將眼前的雜草給清除乾淨。

“啊嗚嗚嗚!啊嗚嗚嗚”甯越和魚老叟剛說完,叢林中傳來騷動,在周邊打掃戰場的高牛騎著夔狼,麵色嚴峻,手持著長槍,盯著茂密的叢林,抬頭眺望前方的叢林,無數驚鳥亂飛,高牛麵色驟變,壓著內心的忐忑,冇有開口。

“吼吼”一聲怒吼過後,一員蒼鷹將士被擊落在地,手臂耷拉在地麵,顯然是被打斷了,額頭上豆子大小的汗水滑落麵頰,左手還拿著匕首,死死盯著眼前的白猿。

“吼吼吼吼”眼前的白猿胸膛上有一處致命的傷口,獸瞳中滿是惱怒,雙手不斷拍打著自己的胸膛,連帶著傷口都溢位了碧綠色的血液,聲音宛如洪鐘大呂,響徹整片林子。

“嗚嗚!呼呼”林子中傳來數聲吼叫,整個林子開始不斷騷動,銀葉樹成片成片的抖動,發出沙沙之聲,絡繹不絕。

“被髮現了,快解決他”這員老將保持著意識,嘴中流淌著鮮血,咬著牙,回首看向身後的高牛招呼道“二品初期,快點的”

高牛愣了愣神,雙腿合攏,猛夾胯下的夔狼,手中長槍上下反轉,直線殺向白猿,張口怒喝:“大槍術!朝天闕”

“嗡嗡嗡!”淡黃色的光芒在高牛手中的長槍不斷彙聚,無數的鼎氣凝聚成實,化為一柄三丈長槍,直線向著眼前猿猴打殺而去。

“吼吼吼吼”這隻白猿也像是拚死一擊,手掌上妖氣瀰漫,兩隻猿手蒸騰著白色的火焰,直線向高牛抓去。

“轟”兩者相撞,高牛的身子連連後退,嘴中發出悶哼,而身前的白猿,胸膛被高牛刺穿,露著一個大洞,鮮血直流,猩紅色的瞳孔變得暗淡。

“撲通”白猿那半丈高大的身軀直接癱倒在地麵,嘴中嗚咽,像是發出不甘的怒吼,身後還飄灑著無數的白色落葉,像是為他的死亡祭奠。

“吼吼吼”叢林中怒吼聲越來越多,聲音也逐漸變得清晰和響亮,顯然白猿群在不斷靠近。

正在前方掃蕩戰場的徐懷麵色一白,伸手吹著口哨,四周的蒼鷹將士紛紛放棄探查叢林,身子閃現,向著聲音的爆發點靠近。

“吼吼吼”叢林中的騷亂不斷,高牛長槍猛然抖擻,甩出長槍的鮮血,振臂高呼道:“全軍戒備,向我靠攏,結陣防禦”

“啊吼吼”一直巨大的黑影從銀葉樹上跳躍出來,數噸重的身子震盪的整個地麵抖動,雙手拍打著自己的胸膛,張口在咆哮,渾身的毛髮潔白如雪,雙手宛若成年的熊貓,掌中的爪子尖銳如刀鋒,身子高達三丈,雙目猩紅,尖嘴猴腮,形如猿猴,下顎骨上的兩顆虎牙裸露在嘴唇外,上麵佈滿了牙黃。

“吼!”白猿張口咆哮,聲波響徹天際,周身黑色的妖氣瀰漫,實力節節攀升,赫然是三品巔峰的妖獸,身後還有兩個重物落地,皆是白猿,但體型比之前線的妖獸矮小一些,實力在三品初期。

“吼吼吼”群猿吼叫,一隻隻白猿從林子中露出身形,在樹上蹲坐的,單手倒掛金鉤的,站在地上的,形形色色,將甯越的軍隊團團包圍,因為叢林遮蓋的原因,很難打探到他們具體的數量。

高牛胯下的夔狼心驚膽顫,四肢發軟,微微打顫,綠油油的眼睛閃轉不定,嘴中發出嗚嗚聲,全冇了往日的神氣。

高牛連連拍打幾下它的額頭,這隻夔狼才安定下來,這場戰役也讓狼騎暴露了缺點,也為日後征戰提前暴露了問題,讓甯越有時間去整改。

“人類”為首的白猿嘴中流淌著淡黃色的唾液,張口咆哮,口吐人言,聲音如洪鐘大呂,整個白山的兵卒能夠聽到,手握兵刃,嚴陣以待。

“白猿!”

“這些傢夥怎麼跑過來了,難道蒼鷹失手了”

“這些白猿的實力可不低啊,腦子和人類有一拚,都小心點”

低下的將士雖然竊竊私語,但眼中冇有絲毫的畏懼,等待甯越發號施令。

甯越身子閃現,來到高牛軍陣前,手中的活卒刀插在地麵,身後數十員武將身影閃現,來到甯越身側,將其拱衛在中央,兩邊一副針尖對麥芒的勢頭,一場大戰怕是無法避免了。

“人類,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放下手中的兵器,我放你們離開”白猿王一雙猩紅色的眼睛盯著甯越,似乎是大發慈悲的意思。

這隻白猿王倒是頗為狡猾,他知曉人類運用兵器才能爆發出最高戰力。如若甯越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怕是兵器剛剛放下,這些白猿就衝殺上來了。

這白山不知道怎麼回事,倒是頗有意思,但凡是白色的妖獸,眼睛都是紅色的,想是一種極端。

“好”甯越咧嘴一笑,鬆開緊握活卒刀的手掌,就在眾人以為甯越要投降的時候,甯越手中活卒刀直線飛扔向白猿王,活卒刀在空中化為一道殘影,劈砍向白猿王的眼睛。

“吼吼”白猿王張口怒喝,張開血盆大口,吼叫震天,熱風夾雜著口臭,直接將甯越拋殺來的活卒刀給震飛。

甯越急忙伸手拂袖,掩蓋口鼻,畢竟這玩意不知道天天吃什麼,嘴巴實在是太臭了,甯越雙手結印,心中默唸道:“木法!孕育之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