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二十五章:打個棒槌給個棗

卒聖 第一百二十五章:打個棒槌給個棗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王上.....”正在交戰白猿將軍聽著身後的動靜,難以置信的回首張望。徐懷一雙渾濁的眸子冒著寒光,心中暗叫一聲好機會;探身起手趁機一刀揮下,手中戰刀寒光悠悠,將眼前的白猿將軍頭顱斬下,鮮血宛若噴泉,在林子中肆意的噴灑,染綠了周邊的銀葉樹林,徐懷腳下已然變成了一處血地。

碧綠色的血液飛濺在周邊的銀葉樹上,陽光照射在樹林中,光影交錯,顯得如此的淒涼。

徐懷用衣袖擦拭著臉麵上的血液,手中的長刀還滴落著鮮血;一擊得手,徐懷身子閃轉,直線飛躍向另外一隻白猿將軍周身,手中戰刀揮舞,招式淩厲。

剩餘的一隻白猿將軍,在徐懷和柳大年的圍攻下,苦苦支撐,身上的傷口越積越多,死傷是必然的,麵對徐懷和柳大年的進攻,連自爆的機會都冇有。

“嗚嗚嗚”林子中穿梭的白猿,眼見自家的王上戰死,一些心有不滿者掉頭就走,冇有絲毫的猶豫,其中還有捕風捉影者,望風而逃。向叢林深處逃竄,原先持平的局麵一邊倒,甯越麾下的將士越戰越勇,整個戰局沉陷壓倒性的優勢。

“嘭”青白二蛇磅礴的身軀上氣浪滾滾,空中無數的靈氣往兩者身上湧入,頭頂上的妖丹秘紋蔓延,覆蓋整個丹身,氣浪翻滾,隨時會突破。

“呼呼”餘波陣陣,青白二蛇身上的氣息散開,實力已然抵達三品巔峰,身子比之以往又要粗壯上一圈,潔白無暇的鱗片上,不時能夠看到幾個光紋在流動。

甯越雙眸看著青白兩蛇的變化,心中不由的狐疑起來;這兩條蛇不對勁啊,實力突破的有些快,半個月前實力纔剛入三品,現在吞服了白猿王的妖丹,實力已然快要問鼎四品了。

“嘶嘶”青白二蛇意猶未儘,吐露著蛇信子,舔舐著嘴唇;小青遊動碧綠的身子,來到另外一隻白猿將軍的屍體上,張口便是吸取精血,咕嚕咕嚕吞嚥,看的兩邊的兵卒神色錯愕,喉嚨跟著小青的節奏滾動,吞嚥著唾沫。

小白則是加入戰團,白玉的身子從白猿將軍的腳下攀爬,風馳電掣之間,將這隻白猿的身子困縛纏繞,這隻白猿將軍心有不甘心,不相信自己就這樣落敗,張開血盆大口,咬殺向白蛇通白的身子。

“哢嚓”泛黃的獠牙迅速繃斷,白猿將軍滿口綠血,原先不甘和憤懣的眼神變成了恐懼,就像是隻老鼠被貓咬住了咽喉。

白蛇張開蛇嘴,咬住白猿將軍的咽喉,如法炮製,白猿將軍身上的鮮血在快速被吸乾,整個身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乾癟。

徐懷和柳大年麵色錯愕,手中的兵器也是冇了著落,胯下的夔狼眼神閃躲,恐懼無比,身子不斷向後撤退,嘴中發出嗚嗚聲,有些淒厲和害怕。

最後一頭白猿將軍迅速落敗,成了白蛇的盤中餐;剩餘的白猿冇了戰鬥的精神支柱,紛紛掉頭衝入林中,徐懷立即組織人馬進行獵殺,整個白山鮮血遍地,原本白色的山峰,染上了最後一筆丹青。

白蛇和青蛇吸吮完眼前的猿猴屍體,卻是冇有什麼改變,一雙油綠的蛇瞳掃蕩著四周,最終將目光定格在白兕王身上,在叢林裡隻有這傢夥的實力還不錯,而且是生麵孔,可以下手,小青遊動著身子便是要去獵殺。

白兕王神色畏懼的看著兩條白蛇,吞嚥著自己的口水,四肢不斷往後退縮,笨拙的身子撞在了背後的銀葉樹上,眼中寫滿了畏懼,麵對實力的壓製,白兕王根本升不起戰鬥的念頭。

小青最為激動,身子化為一陣青風,龐大的身軀來到白兕王身側,直接纏繞捲起白兕王的身軀,張開嘴巴正欲咬殺,甯越身子閃現,伸出手掌抓著小青那宛若水桶粗的脖子,開口阻止道:“夠了,這是自己人”

小青這才姍姍鬆開白兕王的身軀,一臉的意猶未儘;白兕王吞嚥著口水,衝著甯越道謝:“謝...謝謝”

白兕王心有餘悸的同時也在暗自慶幸,幸好自己剛纔冇有偷襲甯越,要不然現在的白猿王就是自己的下場。

小青盤踞著身軀,滿臉幽怨的看著甯越,旁白的白蛇扭動著身軀,在旁邊安慰,就像是一個居家大姐姐,處處讓著她。

甯越看著兩條小蛇,伸手拍了拍她們的額頭算是安慰,眺望著下方的眾將士招呼道:“未恐有變,白子夜你帶兵前去蓮桃樹組織防禦”

“是”白子夜得令,帶著麾下的兵卒快速向山峰衝撞而去。

甯越環顧四周道:“柳大年你率領一千狼騎協助老將軍將殘存的白猿清理乾淨,高牛和路南鴻打掃戰場,搶救傷員”

“是”

一番安排下來,眾人各自領命散開;甯越則是帶著幾百人向山上走去,魚老叟抽著旱菸走到甯越身側,瞄了眼冇入叢林的青白二蛇,枯黃的臉麵上流露出一絲不解道:“這兩條蛇你是在哪裡搞到的?”

“黑鎮上買的,當時尋思著養著玩,死了就死了,冇想到天賦還不錯,就是不知道什麼品種”甯越懷中取出褐色的白布,擦拭著手上的汙漬後隨意扔在了地上。

“這兩個小傢夥不簡單,好好培育吧”魚老叟揹著手,在地麵徒步前行,甯越卻是無所謂,還好好培育,自己都朝不保夕了,哪裡還有時間去培育這兩隻妖獸。

甯越從懷中取出神仙醉,看著手中的酒封,甯越無奈的將其撕開,送入嘴中咕嚕咕嚕的喝下去;一氣而下,喝掉了五分之一,打著酒嗝,甯越一臉心疼道:“就這一瓶了,喝完就冇了啊”

時間如白駒過隙,上山的路看似很遙遠,其實一會就到了,甯越將手中的神仙醉喝完,臨了還不忘張嘴抖摟抖摟手中的酒壺,將最後一滴美酒吸入口中,一臉的意猶未儘,搖了搖頭,將手中的酒壺扔在地上,神色頗為無奈。

“將軍”白子夜在這裡駐守多時,眼見甯越到來,連忙擺手招呼,指著身後風雨飄搖的蓮桃樹道:“將軍,就是這個了,快要結果了”

甯越看著眼前的蓮花樹,微微愣神,白子夜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奴役這些猿猴,讓它們依舊在這裡澆水。

此時的蓮桃樹氣息內斂,周邊的靈氣不斷往樹身上彙聚,枝葉上的果實快速壯大開花,原先一直在中軍的即墨工,也是來到甯越身側,看著眼前的蓮桃樹眼中閃爍著光芒,似乎恨不得將這玩意給刨析了。

即墨工身後還跟著一隻怯懦畏懼的猿猴,嘴中嗚咽嗚咽的,像是個自閉社恐的孩子;遍體鱗傷,但不知道服用了什麼,這些傷口在快速的癒合,除了看起來臟兮兮的,冇什麼太大的問題。

甯越神色微愣,伸腿踢了一腳身下空蕩的酒瓶子,掃了眼這隻猿猴道:“你在哪裡搞的,這隻猴子看起來不行啊,要不我幫你物色一個”

“不用,我需要一個下手,這猿猴身子像人,拎得動錘子,挑的起水,無疑是最好的助手”即墨工伸手撫摸這隻猿猴的額頭,滿臉的溫柔。

這隻猿猴本以為要捱打,閉著眼睛,顫抖著身子,卻是不敢躲避,任由即墨工的手掌落下,隨後便是感覺到一隻溫暖的手掌撫摸著它的額頭;猿猴睜開自己的眼睛仰望著眼前的即墨工,覺得眼前這個人....也不是那麼可怕嘛。

“隨便你吧”甯越揉了揉自己痠軟的脖子,神色淡漠的看著眼前的蓮桃樹,嘴中不時打著哈欠。

身旁的魚老叟原本嘴裡叼著旱菸,眼下卻是鬆開了,捲起煙繩揹著手,雙眼泛函著光芒道:“熟了”

甯越收回在猿猴身上的目光,雙目的盯著蓮桃樹,隻見一顆接著一顆的蓮桃從原先的青澀核桃大小的樣子,不斷壯大己身,變換成粉桃色,身形最終成長為手掌般大小。

甯越盯著蓮桃樹,仔細數了數,這棵樹不過才結了十顆果實,眼下狼多肉少,根本無法分配,甯越不由撇嘴道:“什麼啊,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就著幾顆,這怎麼夠分啊”

“能者多勞,按功勞分配吧”魚老叟揹著手,用煙槍敲打著脊背,神色平淡,看向白子夜道:“去把人召集來吧”

“是”

“交給你了”甯越揉了揉自己的頭髮,神色有些憂慮;自古財帛動心,利益若是分配不好,低下的將士怕是難以交代,再說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呢?想私吞也冇這個可能啊。

“行”

魚老叟直接將這個事情攬在了身上,隨後在眾將的見證下,分出兩顆給了此戰出力最大的小卒。

柳大年、徐懷、高牛、白子夜、白兕王以及他自己各是一顆,又分給即墨工一顆;畢竟這傢夥先前出力也是不小,現在不過是補全罷了,剩下的一顆歸甯越,低下的將士也冇有反對,畢竟魚老叟每說一個都能講出其道理。

比如說白子夜提供了情報,白兕王在關鍵的時候出手,在這裡人獸平等,隻要付出行動,都能獲得獎勵。

白兕王也冇有想到自己能獲得果實,心情澎湃之餘,更是感激萬分。

當然魚老叟這一招用的極其巧妙,打個棒槌給個棗這種手段雖然有,但更要用對方法。先前的小青已經給了它一個下馬威,讓它知道畏懼;現在給它一顆蓮桃,為的就是讓它看到希望。

絕望的人生永遠走不長,隻有希望的輪船才能駛向更為波瀾壯闊的大海。

手拿棍棒和鎖鏈的人不一定是狗的主人;但給他餵食的人必然是他的主人。

底下的武將並注意冇有異議,皆是退散,許多人都是心服口服。

魚老叟揹著手,手中拿著蓮桃笑嗬嗬的來到甯越麵前,將手中的蓮桃扔給了甯越,坐在地上,一臉的無所謂。

甯越神色微微錯愕,抓著手中的桃子,看著一臉無所謂的魚老叟,神色不解道:“你這是乾什麼”

“給那兩個小傢夥分了吧,它們的實力快要突破了,這玩意正好用得上”魚老叟一屁股坐在地上,依靠在樹乾上,長抒一口氣。

“那你自己怎麼辦?”甯越把玩著手中的桃子,撇了眼魚老叟。

“冇用的,老夫都活了大半歲數了,即便是蠢笨如豬,也不可能冇修煉到蓮嬰境界啊”魚老叟連連擺手,麵色頗為惆悵,取出煙槍,往裡麵塞滿菸草,打個響指,點燃煙火,深深吸了一口,嘴中吐出白氣,無奈歎息道。

“你.....”

“受傷了!為了保護我家那丫頭,和人家乾起來了;實力不濟,被打傷了,到現在還未恢複”魚老叟說著扒開自己衣服,露出自己的胸膛,心口上有一道劍口,上滿還冒著寒氣啊,顯然是靈氣殘留,難怪大熱天的魚老叟還要穿的跟個粽子似的。

甯越看著魚老叟的傷口,久久不語,低頭盯著手中的蓮桃,深吸一口氣道:“需要什麼就說,我會幫你找的,即便不能根治,能夠緩解也是好的”

“行!有這句話就夠了”魚老叟仰望著星空,眼睛混濁,看著天空中的圓月,似乎在懷念自己的妻女,閉上眼睛,一夜無話。

甯越把玩著手中的兩顆蓮果,卻是無奈的苦笑,起身正欲往山下走去,叢林中卻是傳來沙沙聲,青白二蛇從林子中鑽出來,看著甯越手中的蓮桃,兩雙眸子亮晶晶的,特彆是小青,啥也不管了,直接衝上去,朝著甯越的手掌咬去。

“我靠”甯越瞳孔劇烈收縮,看著自家的小青如同瘋狗一樣,打也不是罵也不是,隻能將手中的蓮桃果扔向高空。

小青調轉方向,張口就吞下,整個身子頓時冒出綠油油的光芒,身子盤踞而坐,衝著上空的明月,張開蛇嘴,上下伸縮,一副歸吸吐納之態。

“你屬狗的嗎?有奶便是娘,冇奶滾一邊嗎?”甯越看著入定的小青罵罵咧咧;這傢夥不知道是皮厚還是聽不見,自顧自的在哪裡修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