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二十七章:雷澤領域

卒聖 第一百二十七章:雷澤領域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甯越瞳孔劇烈收縮,隻見雷劍從白澤嘴中爆射而出後,周邊的雷電密密麻麻宛若電網,直線向甯越收縮而去。

甯越麵色果決,手中活卒刀赤紅無比,白色的煙霧瀰漫開來,甯越雙臂用力,張嘴暴喝:“斬”

“呼呼呼”白色的氣浪自甯越手中的活卒刀斬出,在空中劈砍出無色罡氣,麵朝雷劍,奔襲衝殺。

“嘭嘭嘭”兩者在空中相互碰撞,氣浪滾滾,甯越手持活卒刀,兩手交叉,護衛自己周身;氣浪劃過他的鬢角,吹的他斜發肆意亂飛,甯越貓著腰,用手臂遮蓋鼻息,雙眼眺望著下方,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

“雷珠”白澤再次施展神通,自其背後上空,憑空浮現數十顆雷珠,在空中飄蕩後,雷珠周身冒著閃電,彙聚成網,將甯越所有的退路都給封死。

甯越麵色愈發的難堪,身上流動的電芒,已經開始吱吱作響,所過之處,皆是痠麻浮腫;甯越麵色微喘,空閒的左手捏決掐咒,臉麵上的膚色變成暗黑色,玄罡體快速運轉,將甯越的身子防護住。

“嘶嘶”小青和小白感受到危險,從甯越手中飛出,化為青白光芒,來回在空中的雷珠上肆意轟殺,隻打的空中餘波陣陣,空氣中硝煙瀰漫。

然而白澤的電芒實在是太過密集,且威力頗大,青白二蛇使金渾身解數,但百密終有一疏。

“轟”一擊雷珠打在甯越身上,渾身的電芒滋滋炸開,劈裡啪啦的作響,甯越麵色猙獰,像是在承受了極大的痛苦。

雷珠在甯越的周身炸開,無數的電芒自其心口散開,趨向四肢百骸,湛藍色的電芒高溫直線上升,映照的甯越膚色忽明忽暗,雙手更是赤紅無比,像是被燒焦的熟鐵。

“主人”白蛇察覺出甯越中招,蛇尾甩動,抽散眼前的雷珠,身影化為白光,正欲去救援,下方的白澤再次打出數十顆雷珠,衝著白蛇招呼道:“給我滾開”

周邊的電芒在白蛇周身彙聚,宛若附骨之蛆,無數的電芒劈落而下,直接將白蛇給電暈過去,身子從空中滑落,沉溺靈泉水中。

“姐姐”小青眼見白色落水,雙目由黑轉紅,身子不斷遊走放大,宛若泰坦巨蟒,蛇頭仰天長嘯明月,手中蛇尾肆意甩動地麵,震盪無數煙塵,直接周邊的雷珠給打落,怒視著下方的白澤,張口暴喝:“龍蛇之吟”

青蛇張口咆哮,音波滾滾,似蛇鳴又似龍吟,聲波所過之處,皆是被震碎成齏粉。

“你也下去冷靜冷靜吧”白澤看著青蛇,額頭上赫然凝聚出一道白澤法印,仰天打殺而去,看似隻有手掌大小,但其中的威壓籠罩整個山頭。

小青的龍蛇之吟在這道法印麵前根本撐不過半秒,法印直接打在小青的額頭;頃刻間小青整個蛇身都呆愣住,雙目呆滯,身子不斷縮小,化為手臂般大小粗細,直線墜落泉水。

“撲通”小青落入水中,未有半點水波,就這樣沉入水底,消失不見。

甯越此刻被雷電打的渾身焦黑,身上散發出陣陣燒焦的味道,下巴和鼻息間存留的鬍子,已經被燒的一乾二儘,劇烈的高溫下,甯越咬著牙,拚命的催動玄罡體,不斷的修複己身。

“嗡嗡”電芒作祟,電的甯越肌肉痠麻,玄罡體已然運轉到極致,但冇有絲毫的用處,甯越的眼球佈滿了血絲,黑色的雙瞳陷入了癲狂。

甯越緊咬牙齒,雙臂合攏,額頭上冷汗直冒,將眼前的雷珠硬生生的抓住,嘴中怒喝道:“給我開”

“嗡嗡”雷珠被撕裂,甯越的身子迅速被白色的銀光所覆蓋,自甯越額頭開始,銀色的皮膚快速蔓延,覆蓋甯越整個身體;玄罡體已然突破,從原先的鐵骨境,跨越到現在的銀塑境。

“呼呼呼!呼呼呼”甯越劇烈的喘息著,身上多餘的電芒流動,劈裡啪啦的作響,渾身的衣服破破爛爛,活像是個乞丐,倒是頗為淒慘。

“撕拉”甯越伸手抓住自己的上衣,猛然撕扯。**著上半身,渾身呈現銀白色。

隨著地麵的吸引力,甯越的身子直線落地,腳下的碎石飛濺,大地層層龜裂,甯越注視著身體的白銀膚色,樸實無華,體內的精血比之以往更為雄渾,隨意揮動,可打出陣陣氣浪,簡簡單單的一拳,可碎頑石。

“再來”甯越兩手伸展,呈現一前一後狀態;手上的鼎氣悄然運轉,甯越兩腿發力,身子化為一道銀風,直線向白澤衝殺而去,嘴中吼叫:“人皇技,氣罡拳”

在玄罡體的加持下,氣罡拳的威力已經不能用人皇技來形容,隱約有了倒海技上品武學的威能,甯越兩手成拳,快若疾風,直線向白澤打殺而去。

“嗡嗡嗡”甯越的拳頭宛若流星,衝著白澤的身軀疾馳奔跑,雙腳猛踩地麵,白煙升騰。

“雷刀”白澤暗紫色的雙眸浮現甯越的身影,前肢的雙腿猛然踩踏地麵,無數白色閃電飛出,弧雷形成月牙狀態,直線向甯越斬去。

“破”甯越數拳並進,雙拳揮動,肉眼隻能看到先前的殘影,無數的拳頭將整個弧雷給殺散,電芒切斷,在周邊潰散。

白澤神色錯愕,四肢不經意間向後撤退,甯越眼中閃現出精銳的光芒,捕捉到白澤細微的動作,當即麵露興奮,盯著白澤豪邁道:“你的弱點是近身”

“嗖嗖嗖”身子閃轉騰挪間,甯越已然來到白澤麵前,手中的氣罡拳宛若星光隕石雨,朝著白澤身上招呼。

白澤神色微微錯愕,身上的毛髮因為拳風的關係淩亂雜錯,看著近在咫尺的甯越,白澤身上浮現藍光,設立己身,形成保護罩。

“砰砰砰”甯越拳法疾馳,打的保護罩陣陣漣漪,如水中波紋,隨著時間的推移,依稀能夠看到保護罩上開始佈滿了裂紋,時間一長定然破碎。

“人類!不得不說你很聰明,但你還不夠資格讓我臣服”白澤雙眸看著奮戰的甯越,眼角的餘光看著即將破碎的保護光罩,嘴中凝聚的雷電向著地麵射擊而去,這次的電芒和先前的不同,而是紅紫色的,白澤張口咆哮:“雷澤領域”

“滋滋滋.....滋滋滋”赤紅色的雷電從地麵向四周蔓延,大地裂開縫隙,紅色的光束從縫隙中照射出,像是快要爆炸的炸彈。

“轟轟轟.....”無數的電芒以圓為形狀,在兩者十米距離散開,足足數十根紅色閃電,粗壯如石柱,沖天而其,形成鳥籠狀態,龐大的光束,照應的頭頂上的天空都是紅色。

甯越麵色驟變,盯著保護罩內召喚雷電的白澤,身子向後撤退半步,雙手結印,地麵開始暴動不已,三四根樹木從地麵鑽出,甯越張口怒喝道:“木法!草木皆兵,煌卒”

“殺殺殺”一個接著一個的煌卒從樹木上分離出來,手持兵刃,密密麻麻足有數百人,實力皆是在凝氣中期,煌卒舞動手中的兵器,朝著白澤衝殺而去,威勢滔天。

甯越取出手中的活卒刀,深吸一口氣,白色的煙霧再次從刀身上蔓延,周邊數百個煌卒如出一轍,手持戰刀,弄冒著白煙。

“霸刀”

“霸刀”甯越剛剛呼喊完,身後的煌卒有樣學樣,揮舞著手中的木刀,甯越大刀為引,後麵小刀緊隨其後,威力沖天,一同捶打眼前的保護罩,隻打的保護罩上龜裂蔓延不斷,且急速擴散。

此招一出甯越渾身的鼎力抽調一空,甯越不得不取出各處山林搜刮的天材地寶,也不管有冇有毒,一股腦的吞入腹中;原本枯竭的丹田,鼎氣煢煢不竭,不僅恢複圓滿,還在不斷擴散和壯大甯越的氣海。

白澤在保護罩內,看著即將破碎的保護罩,暗紫色的雙眼陰晴不定,張口咆哮:“收”

甯越被罩在鳥籠中,赤紅色的雷電柱子不斷收縮,兩者銜接,其中還有細小的電芒聯合,像是網魚一樣。

雷電柱子以白澤為中心,快速收縮,越網越小;甯越瞳孔劇烈收縮,嘴中喘著粗氣,畢竟草木皆兵對精神力和鼎力消耗極大,即便是剛纔吞服了靈果,眼下持續維持,也是被抽調大半,甯越盯著下方的白澤,張口怒喝道:“給我破”

“殺”周邊的煌卒也是在呐喊助威,聲音嗡嗡不絕。

“轟轟轟”兩者劇烈交鋒,爆發出陣陣漣漪,自兩人腳下地麵,升騰起無數的煙霧,濃煙滾滾,直衝九霄之雲,空中爆炸的聲音更是響徹整個山頭,劇烈的打都,導致山體都開始崩碎。

正在山下休息的魚老叟等人聽著山上的震動,從睡夢中驚醒,左顧右盼四周,神色不解道:“怎末回事!”

魚老叟等人聽著山上的動靜,抬首眺望,紛紛從睡夢中驚醒,極目遠眺,隻見山巔紅光大盛,好似一輪暴躁的蘑菇雲,在黑夜中格外的顯眼。

“走!上山看看”徐懷翻身騎上夔狼,身子在叢林中回來竄梭,身後數百人皆是向山巔奔跑。

此時的山頂已然成為一片廢墟,周邊茂盛的銀葉樹消失不見,地麵上到處都是殘葉斷木,原先茂密的銀葉樹也是化為了焦炭,樹身上白色的煙霧嫋嫋升起,原先潔白無暇的地麵已然變成了黑色的焦土,坑坑窪窪。

甯越趴在地麵,渾身上下冒著白煙,不時抽動一下,身上還有紅色的電芒流動,銀色的皮膚退散,露出原本的膚色,身上多有燙傷。

甯越雙目厚重,顯然快要失去意識了,睜開的眼睛朦朦朧朧的注視著白澤的腳掌,鬢角的斜發遮蓋住了他僅存的視線,透過縫隙,甯越隻覺得十分疲憊。

白澤一雙暗紫色的眸子盯著甯越,渾身的毛髮頗為臟亂,張著嘴伸著舌體,鼻息劇烈的喘息著,顯然也是疲憊萬分;盯著地麵上躺著的甯越,一雙獸瞳顯得暴躁,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半晌,白澤挪動著四肢向甯越的方位走去,開口道:“人類,我白澤一族雖然傾向人類,但並不代表你可以在我麵前放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隻能將你解決掉了,害死你的,是你自己的愚蠢”白澤嘴中蘊含著雷光,隻要一擊,就能將甯越轟殺成灰燼。

身為聖獸的同時,白澤享受著榮耀,但也伴隨著危險,妖族覬覦它們一身的精血;人類更是想要將它們收做奴隸。一但放過甯越,他將自己的行蹤泄露出去,那自己怕是會引來數不儘的麻煩。

白澤一想到先前自己自報家門,隻覺得愚蠢,原本它想將甯越嚇走,到時候自己在逃竄山林,即便有人類強者尋風而來,自己也已經不在這裡了,然而眼前的人類不知進退,那就怪不得他了

“轟......”雷珠正欲落下,甯越放在儲物袋中的黑色鎖鏈赫然翻騰而出,急劇靈智,捆綁住甯越的身子就往山林間逃竄,白澤這一招落空,大地龜裂,正欲補上一擊,林中卻是傳來暴動聲,顯然白澤一擊落空,讓徐懷等人尋找到位置。

白澤愣神之際,徐懷等人已經追趕至山林間,依稀能夠看到人影在樹林中竄梭,白澤憤懣的看了眼甯越遠遁的身形,獸瞳中多了一絲顧及,無奈的白澤一頭衝入林中,乘著夜色,消失在這處它棲息多年的家鄉。

黑色的鎖鏈纏繞著甯越的身子,見白澤冇有追趕來,又恢複了往昔的樣子,化為黑影,鑽入儲物袋中,身形變得暗淡。

甯越劇烈的喘息著,艱難的利用精神力,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瓶靈水,灌入口中;枯竭的丹田得到了滋潤,甯越這才恢複了生機,感受著身上的痠麻,甯越嘴中露出一抹苦笑,自己這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啊。

甯越伸開自己的手掌,上麵滿是鮮血,手中抓著一撮毛髮,甯越眼睛越來越疲憊,耳中依稀能聽到徐懷等人發現自己,呼叫自己的名字,疲憊的雙眼閉合,甯越嘴中呢喃:“下次,你跑不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