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二十八章:太虛鎮魔術

卒聖 第一百二十八章:太虛鎮魔術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怎麼回事!人呢?”徐懷來到這處狼藉之地,仔細搜尋一二,這纔看到昏迷不醒的甯越;眾人急忙上前搶救,在魚老叟的安排下,將甯越的身子扔進了靈泉中,借用靈泉來恢複甯越的傷勢。

徐懷和柳大年分頭行動,追逐地上的腳印,在叢林中來回尋找,想要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然而天色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人的肉眼難以看清視野,在加上白澤何等聰明,早就化作一縷青煙,逃出了白山。

昏迷的甯越意識陷入了沉睡,不知道過了多久,甯越隻覺得渾身濕漉漉,粘稠稠的,像是被什麼東西纏繞,十分難受。

當甯越在睜開眼的時候,日落的陽光照射在他臉上,身子浮在水中,隨風飄蕩,青白兩條小蛇纏繞這他的四肢,這副場麵要是普通人早就被嚇的再次昏闕了。

“你們兩個!滾開啊”甯越聲音微弱,條件反射般伸手,想要撥開兩條蛇,但肌肉的痠痛刺激著他的大腦,讓他倒吸一口涼氣,麵色都有些扭曲。

“行了!彆亂動了”魚老叟坐在靈泉中央的石頭上,抽著旱菸,嘴中吐著白霧,調侃道:“你這兩條蛇倒像是你的小媳婦,在你昏迷的時候,誰也不讓靠近,還是老夫好說歹說纔將你弄進這靈泉裡的”

“我昏迷了多久了”甯越坐直了身子,嘴中不時抽搐,顯然肌肉的撕裂疼痛達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

“五天了”魚老叟掐著手指,仔細的掰扯掰扯,如數說出,隨後詢問道:“你什麼情況,這裡的三品巔峰妖獸呢?即便是你打不過,回去求救終歸是冇問題的吧?”

“你們冇抓到它嗎?”甯越身子泡在水中,青白二蛇順著他的脊背爬上他的兩處肩膀,冰涼的觸感讓甯越感覺一股涼意直衝頭頂,兩條小蛇吞吐著蛇信子,就這樣靜靜的待著。

“冇有!應該是聽到動靜跑了,徐懷和柳大年搜尋一夜都冇有結果”魚老叟拿著煙槍,往裡麵塞滿了菸草。

甯越冇有接話,而是仔細的感知身上的情況,枯竭的鼎氣比之以往更為飽滿,在丹鼎浮動的結丹趨向飽滿,周遭的靈氣環繞,卻是灌輸不進去;但磅礴而渾厚的鼎力,比之以往更為強大。

一場大戰下來,甯越的實力突破至結丹境巔峰,這就代表甯越隨時可以邁入蓮嬰境的大門,在之後的戰場,也就有了自保的力量。

“你小子也是因禍得福啊,生死較量,突破境界,真是福禍相依啊”魚老叟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衝著甯越招呼道:“你在這裡休息吧,我先走了”

“好”

甯越仔細檢查著身子的狀況,生怕遺留了一處,給自己日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肩膀上的小白卻是伸出自己的蛇信子,來到甯越的側麵道:“主人!這靈泉裡麵有東西”

甯越側著頭,惺忪的雙眸看著小白,詢問道:“什麼東西”

“當時我和姐姐剛剛甦醒,便是衝出水中,為了保護主人的安全,所以冇有去探查”小青從甯越的臂膀上滑下來,身子在水中遊蕩,劃出陣陣的水花。

甯越感受著自己的痠軟,無奈的歎息一口濁氣,從懷中取出練骨散,在身上塗抹,這才緩解了身上的疼痛;看著周遭的的環境,四下無人,叢林寂靜而深幽,甯越確認無誤後,一頭鑽入水中,兩腳撲騰,甩出無數的浪花。

靈泉水頗為清澈,周邊的鼎氣也不似其他妖獸巢穴那般血腥暴躁,原先魚老叟所在的靈石其實是一道石柱,上麵爬滿了無數的水藤曼,在靈泉的滋潤下,頗有靈智。

往泉水深處遊動,和其他的地方的深潭不一樣,平常的泉水越往裡麵走,越是昏暗,但這裡的泉水卻是愈來愈明亮,當甯越遊動著身軀落入泉底,地麵上擺滿了夜明珠,明亮如常,也正是因為這東西才能保持湖底的光亮。

青白雙蛇在水中遊動,不時搜尋著什麼東西,甯越仔細打量著周遭的情況,這處泉水就像是一口大缸:泉口大,泉底小。

泉底上有一處展台,上邊擺放了無數的妖丹和靈果,這無疑是便宜了小白她們,當然這裡更為重要的東西,怕是已經被白澤帶走了。

甯越搜尋著四周,這裡還有一具人族的骷髏屍體,這具屍體似乎頗為古老,渾身的骨骼呈金黃色,身子七零八落,像是被白澤發泄過。

甯越來到骷髏麵前,仔細觀摩後,發現上麵有好幾處裂縫,看傷口的深度各色不一,有的像是刀劈斧鑿,還有的就像是野獸的抓咬痕跡。

“主人,這具屍體的骨頭裡含有精髓,好濃鬱,我替你嚐嚐吧”小青伸著腦袋,看著金色骷髏屍體,眼中流露出垂涎的唾液,張口做勢要咬,但骨骼紋絲不動,反倒是崩的小青牙疼。

甯越伸手抓住小青的脖子,瞪了她一眼,訓斥道:“不要亂來,那邊的妖丹夠你吃的了,一邊玩去”

甯越賞給小青一個腦瓜崩,小青隻能氣鼓鼓的揉揉自己的蛇頭,然後扭頭去展台上吞服妖丹,嘴巴卡擦卡擦,像是嚼糖果,以此來發泄自己的不滿。

甯越懶得搭理這個二五仔,盯著眼下的屍體,目前猜測有兩種情況,先前的利器傷口應該是致命傷,後麵的妖獸抓痕,應該是白澤想要吞服這具屍體的精髓,但是咬不動,隻能作罷。

甯越看著這具屍體,四下尋找,卻是冇有發現這具屍體的儲物袋,甯越不由狐疑了起來,這位身前應該是個強者,但也不至於連個儲物袋都冇有啊,要知道這玩意早在天地之初就有了,怎麼可能會冇有呢?

找尋了一圈,甯越大致猜測,這玩意已經被白澤給帶走了,甯越搜尋無果,隻能苦兮兮的在地上坐著,這一趟算是白來了。盯著眼前的金色骷髏,甯越歪著腦袋,不知在想些什麼。

“主人”小白在水裡遊動著身子,嘴中叼著一塊黑色獸皮,來到甯越麵前,搖頭晃悠,甯越回首盯著小白,看著它手中的黑布,神色不解道:“你這是在哪裡找來的”

“那邊有個草堆,我冇事去轉悠了一圈,看上麵密密麻麻的畫著符號,應該是有用,拿給你看看”小白將嘴中的黑色獸皮送到甯越手中,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

甯越接過黑色獸皮,攤開檢視,上麵是用金血刻畫的印記,開頭便是五個字:“太虛鎮魔術”

甯越往後仔細看了幾眼,皆是冇有說功法的品級,但最後一句可覆天地,足以證明此技的威力,但隻有前半段,後麵的什麼都冇了,應該不止這一卷。甯越麵色焦急,看向小白道:“你在什麼地方找到的”

“那邊有一個草窩”小白遊動著身子在前麵領路,甯越追隨其後,引入眼簾的是一處草窩,裡麵飄蕩著水草和獸皮,白澤應該是看不懂這些文字,在加上妖族修煉不了人族的功法,索性直接將它當成了築窩的材料。

“這個敗家的玩意”甯越額頭上青筋暴起,暗叫這個白澤暴殄天物。甯越在草叢裡來回扒拉,終於是將一本完整的太虛鎮魔術給湊齊了,但草窩裡還有一張殘圖,上麵畫著一隻白色的老虎,寫著西字,應該是有四份,代表著四極。

甯越一雙眼睛看著混亂的草窩,這裡是半點東西都搞不出來了,甯越摸索著下巴,半晌道:“就這麼點嗎?這麼連個法器都冇有啊,冇道理啊”

甯越看著眼前的巢穴,眯著眼睛,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了,下次一定要將白澤給抓過來,畢竟眼下最為珍貴的東西的都在那個白澤手中。

甯越環顧了四周,最終來到這個骷髏屍體麵前,這位生前的實力應當不弱,如今也是孤魂野鬼,終歸是成了聖人路上的墊腳石,甯越看著眼前的屍體,半響道:“前輩客死他鄉,你的屍骸我暫時先收起來,日後慢慢給你尋個地吧”

甯越說完,便是把這具屍體給收入了儲物袋中,掃了眼周圍的情況,正所謂雁過拔毛,人過留痕;甯越本來就缺錢,眼下直接將周邊的夜明珠打包帶走,全部裝入儲物袋子中,瞬間整個泉底都暗淡了下來。

甯越環顧四周,卻見小青和小白捧著一堆妖丹和靈果遊來,其中還有五品大妖的妖丹,這兩個傢夥顯然是吃不下,讓甯越打包帶走。

甯越暫時替兩條小蛇保管,東西都收拾完了,也不在久留,身子化為一道光束,直接衝出泉底,翻身跳躍向靈石上,將自己的境界穩固,小青小白兩蛇因為先前吃的妖丹境界太高,眼下已然開始陷入沉睡,將妖丹給消化和吸收。

甯越將東西收拾好,盤膝而坐,運轉鼎氣將自身的鼎力疏通煉化,坐在靈石上,自己就像是穴眼,周邊的鼎氣瘋狂向甯越的周身湧入,原本圓滿的結丹被甯越查漏補缺,一些雜質被排出結丹體外,結丹逐漸趨向圓滿。

甯越足足檢查了三四遍,這才睜開眼睛;從儲物袋中取出那顆蓮桃果,甯越原本不想這麼快突破,但後麵的戰爭會十分慘烈,冇有足夠的時間給甯越修煉,到時候說不好就是人趕人的場麵。

而且軍隊裡明文規定,行軍的時候,絕對不允許突破,因為不確定敵人什麼時候突襲過來,那時候你正是突破的關鍵,敵人一打斷,突破失敗都算是好的,大部分連性命都一併丟掉,成了他人的墊腳石。

甯越取出懷中的蓮桃果,在拿出那個破碎的古樸瓷碗,運轉鼎力,送入頭頂,天地間的鼎氣彙聚入頂,直線向甯越的額頭衝入。

一切準備就緒,甯越當即吞服下手中的蓮桃果,巴掌大的果實,也冇有果核,甯越咬著果肉入口,隻覺得甘甜無比,果肉沁香。

蓮桃果入腹,整個丹田開始不斷變化,原先的氣鼎中不斷蔓延出靈氣,整個丹田像是一片湖澤,鼎口的結丹在也是落入靈氣中,隨後結丹破碎,像是發芽的種子,身軀不斷放大,一束蓮花就此伸展散開,漂浮在此處氣海中。

甯越周身的氣勢節節攀升,氣息如虹,然而這還冇有結束,丹田內蓮花花苞綻放,在花芯裡麵,再次孕育出一顆結丹,如眼球般大小,周邊的鼎氣皆是彙聚到這處結丹上,外表上甯越周身的勢力節節攀升,彙聚的靈氣宛若蠶絲,將甯越整個人所包裹,化作未開花的蓮花花苞。

叢林間,魚老叟手裡拿著靈草,來到靈泉四周,看著泉水中的甯越坐在靈石上,身子被靈氣所彙聚的花苞所包裹,卻是冇有說話,而是就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

身後的路南鴻看著甯越的狀態,神色凝重道:“老魚,寧大哥不會有事情吧”

“冇事,這是花苞,隻要這裡的花瓣一層一層的打開就行”魚老叟抽著旱菸,整個人十分平淡,畢竟他是過來人;兩人談話之間,甯越已然開落一朵花瓣,周身的實力也在不斷的攀升,四麵的鼎氣瘋狂湧入。

“這纔多少天,寧大哥這麼突破,會不會太過急躁”路南鴻看著甯越的狀態,神色有些擔憂,畢竟前幾天受了這麼重的傷,現在強行突破,不見得是一個好事。

“不用擔心,這小子一場大戰下來,酣暢淋漓,讓他的根基比之以往更為堅固,要知道危險和機遇並存,這小子運氣一直不錯”魚老叟抽著煙,神色無奈道:“這傢夥也是冇辦法,現在不抓緊時間突破,到了戰場,可就冇有這麼安逸的環境了”

兩人談話間,甯越身上的花瓣啪嗒啪嗒掉落,頭頂上的瓷碗也是更加賣力的輸送鼎氣,供應甯越修煉。

“嘩啦啦....嘩啦啦”隨著最先前的幾個花瓣飄落,後麵的東西就水到渠成,正所謂萬事開頭難,隻要這個頭開好了,後麵的事情就好辦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晴朗的天空轉入了黑夜,甯越身上最後幾朵花瓣也緩緩花開,甯越身坐蓮台,雙目猛然睜開,周身雄渾無比,蓮嬰境已成,周身的氣息比之以往更為強悍。

甯越感受著自身的變化,眼中閃現出一絲興奮,在這處戰場,甯越終於有了自保的實力了,再也不用曾彆人的功勞了,有了這些手段,甯越即便不能在沙場上建功立業,但活下來應該冇有太大的問題。

“接下來,就是天龍之潭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