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二十九章:蕭氏三虎

卒聖 第一百二十九章:蕭氏三虎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天龍之潭

武明和燕嵐兩國達成協議,誰能拿下這座靈脈便是歸誰所有,兩家皆是頗為重視,鴻關方麵各軍兵馬不斷調動,為此更是將公孫重樓給派遣出來,隨軍同行的還有獨臂槍王童任。

這兩位皆是在燕嵐戰場上出了名的,鴻關這些年雖然處處被壓製,但每年都會有豪傑英雄誕生;從童任開始,外加公孫重樓、文騫,短短數十年間,已然有三位叱詫沙場的悍將了。

當然燕嵐這些年也並非是無所作為,其新一代的領軍人物便是拓跋罡,此人前些年還未入大都的時候,便是一直在戍守邊關,若是論年輕一輩守城的本事,它拓跋罡稱第二,還冇有人敢稱第一。

當然守城算不上什麼大本事,正真能夠開疆拓土的還是野戰,故而燕嵐此次任用了公羊焚天。

公羊焚天乃是年輕一輩的第一人,但因為做事狠辣果決,從來不留隱患,因而違抗了王命,屠殺了朝中官宦全家,被滿朝彈劾,黎王迫於壓力,隻能將其流放。

這次任用他,一些明眼的大臣早就看出了貓膩,在朝中觀坐不語;隻有那些愣頭青,一個勁的彈劾,時不時還拿以往的事情說事;引得蚩帝姬大動肝火,一連抄了三個言官的家,這才平息了公羊焚天起複的爭端。

當然年輕一輩做事有些衝動,故而蚩帝姬又派出了和申屠八荒同一時代齊名的三員上將軍,在申屠八荒那個年代被稱作:“蕭氏三虎”

蕭氏三虎:長虎蕭塱、次虎蕭塑、幼虎蕭墾;這三位手中可是沾滿了鮮血,當年的戰場,有不少的沙場悍將葬送在這三員悍將手中,成了他們的墊腳石,從而他們名聲大振,如今派出這三人,可見蚩帝姬對這件事情的重視。

武鳴這幾日在收攏三十靈山的土地,燕嵐也在朝中調兵,兩者必然會在天龍之潭爆發一場大戰。

天龍之潭其實是一處沼澤地,其地域頗大,覆蓋麵積房源二百裡,沼澤內的山峰仔細數落,足足有五十座之多,山中靈果妖獸數之不儘;其中在水的靈山島嶼和地麵上的靈山各自一半,在這裡交戰,考驗的是軍隊的綜合素質。

天龍之潭中,靈氣最為茂盛的是正中央的殞龍山,傳聞此地乃是真龍殞命之處,其靈氣充裕程度,乃是周邊五十座山峰的總和,在這裡修煉,可謂是事半功倍;其中央的山峰還有一顆梧桐樹,曾聽有鳳凰在此棲息過,故而整個山峰好似火山,梧桐樹的樹葉皆是烈火,照應周邊通紅;夜晚更是長明如燈,指引前路。

眼下武明的所有兵馬都是駐紮在天龍之潭的外側蒲工灘,此地形一望無際全是平原,視野極其廣闊,敵軍若是攻殺來,輕而易舉便能找到目標,為此周邊外側佈置了許多迷霧法陣,陷阱無數。

甯越剛剛想要行軍前往軍陣,天空中傳來一聲鷹隼之音,隨後數百個骨雕在天空中飛過甯越頭頂,盤旋交錯,上空中為首的遊梟營長手持長弓,凝聚氣箭,身後的士兵如出一轍,瞄準甯越的軍隊,讓人寒毛直立。

為首的營長眼看甯越等人穿著武明的軍甲,當即開口道:“來將何人,軍營重地,不得擅闖”

“吾乃鎮夔將軍甯越,奉簫霄將軍之令,收複白山,有腰牌和將令為證”甯越駐足停頓,從懷中取出將令和腰牌扔向上空,身後的大軍遠遠觀望軍營的方向,一望無際全部都是白色的軍營帳篷,從眼下的角度觀望,白茫茫一片,一眼望不到儘頭。

營將接過東西,仔細探查一二,確定冇有問題後,便是還給甯越,拱手道:“眼下軍營佈置陣法,未放偷襲,還請寧將軍見諒”

“無妨”

“帶他們進去”營將衝著身後的兵卒招呼一聲,一員小卒騎著骨雕低空飛行,衝著甯越拱手道:“將軍且隨我來,莫要亂走,一但觸發周邊秘法,非常麻煩”

“嗯”甯越率軍走向營門,一路上彎彎繞繞,眾將士也是開了眼,畢竟前幾次冇有像現在這樣嚴峻,到了軍營還出示腰牌和將令後,麾下的兵馬才得以進入。

這是軍營的規矩,一隊三查,生怕會有燕嵐的人偷襲,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最後一查,就是主將親自過來領人,確認無誤後,才能放入軍營,剛入軍營的甯越便是看到簫霄已經趕過來了,還冇寒暄幾句,麾下的將士便是被帶往軍營,甯越被簫霄帶走,隨後祁連山二人一同前往中軍大帳商議軍情。

一路上人來人往,甯越還不時看到幾個犬形妖獸在這裡來回巡邏,聽彆人說,燕嵐的刺客能夠易容潛入,為了能夠分辨刺客,這些犬妖就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剛入大帳,裡麵都是熟人,但還有幾個陌生人;甯越環顧四周,便是看到了唐敵萬,兩者視線對碰,唐敵萬還衝甯越眨眨眼,甯越微笑迴應。

順著目光向前望去,唐敵萬身前還站著一位獨臂將軍,身上冇有穿著甲冑,就穿著一件單薄的紅衣,嘴中叼著一根狗尾巴草,身長八尺,滿頭黑髮,臉麵上多有傷痕,八字鬍山字須,頭髮用紅繩捆綁;看樣貌年歲大約在三十歲左右,閉目沉思,獨臂的手掌插在懷裡,給人一種孤傲清冷的感覺。

軒轅令郎見眾人到齊,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道:“眼下燕嵐在調遣軍馬,收納邊關靈山,兩朝爭霸,為的就是國運之爭;我武明雖然地域遼闊,富饒千萬裡,這天龍之潭非我之雞肋,但必為燕嵐良藥,一但天龍之潭落入燕嵐手中,我們先前所拿下的靈山,必然會如鯁在喉,燕嵐隨時可以摘取,本將說這些的目的,是希望各軍將士引起重視,不想日後死更多的人,此戰就必須往死裡打,拚的就是一股子硬氣”

“我等謹遵大將軍訓示”眾將拱手拜謁,聲音洪亮如鐘。

“眼下我軍的探子已經將燕嵐武將的情報傳來,蕭家三虎、公羊焚天、拓跋罡、賀覽、北宮朔這些人都是燕嵐的主要將領,其中也有交過手的;本將此戰立下賞賜,凡斬幾人首級者為一等功,隨軍征戰者為二等功”軒轅令郎聲音洪亮,說出的賞賜也是頗豐。

但眾人又豈能不知道這其中的艱辛,這幾人什麼實力啊,都是封侯境界的強者,想要殺他們,恐怕天還冇亮就在想著做白日夢了。

甯越聽著軒轅令郎的措辭,隻覺得頗為瞌睡,打著哈欠,無精打采,畢竟說的東西和自己無關,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眼下各軍已經到位,不知道各位將軍,誰願做先鋒,為我大軍開道取路”軒轅令郎雙眼炯炯有神,掃蕩四周眾將,眼中流露出期許的光芒。

眾將神情不一,上將不為所動,小將不夠資格,中軍將領也在掂量分量。

“小將東方夜願往”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一道清亮的聲音傳遍眾人耳畔,一直站在長孫灝身後銷聲匿跡的東方夜戰了出來,眼中的餘光不時看向文騫,頗有挑釁的意思。

長孫灝看著東方夜,隻能暗自搖頭,冇有言語;現在這個長河,不能有絲毫偏袒。

甯越雙目盯著東方夜,眼中頗為狐疑,看向身側的祁連山,蜜語傳音道:“這傢夥誰啊,冇聽說過啊,新來的嗎?”

“京都來的,三相家族的東方家,聽聞實力快要突破封侯境,乃是年一代的翹楚,聽聞這次專門為了長公主來的”祁連山看著東方夜不動神色,將自己知道的情報如實告訴甯越。

甯越原先還有些小看東方夜,現在卻是收斂了目光,這傢夥足足比自己強了一個大境界,自己有點飄了,還是低調點好。

“末將聞人無雙願為東方將軍臂膀”

“末將獨孤英也願助東方將軍一臂之力”

聞人無雙和獨孤英兩人也是冇臉冇皮,他們兩個的官位比東方夜高了足足一品,現在主動給東方夜打下手,這其中的貓膩傻子都能看出來,這兩人明擺著是要拍馬屁,助東方夜一臂之力,以此博取他的好感,為自己家族日後做打算。

軒轅令郎本想勸退東方夜,或者給他安排一個穩重的副將,眼下二將主動請纓,卻是讓軒轅令郎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麵。

看著三人,心中難免有些擔憂,畢竟這三人都是貴族子弟,從軍不過半載,讓他們上戰場,他們自己戰死還是小事,若是影響了軍心,對於後麵的戰局會非常不利,但他們請戰,又不能打擊他們的熱情,一時間軒轅令郎有些犯難,仔細斟酌一二道:“行!你們三人為先鋒,率先進兵臥牛山崗”

“諾”三人拱手一拜,東方夜神色顯得頗為興奮,看向文騫頗有挑釁的意味,文騫卻是連看都冇看他一眼,就這樣站在原地。

眾將本以為就這樣完了,正欲退散,軒轅令郎卻是繼續下令:“簫霄!你率領本部軍馬策應,務必保證旗開得勝”

軒轅令郎最後四個字咬的很重,其中的意思就是,這副擔子還要壓在你身上;簫霄黑一張臉,看向軒轅令郎,隻能硬著頭皮接下將令:“末將明白”

“都散了吧”諸事結束,軒轅令郎大袖一揮,雙臂按在桌子,乾坤皆定。

各軍退散,臨走時依舊能聽到許多將士心生不滿,說什麼簫霄去當墊背和陪襯的,這其中的矛頭全部直向了軒轅令郎。

軒轅令郎也是逼不得已,首先為了確保前鋒軍隊立於不敗之地,其後軍中上將不能輕易調動,否者初戰就是決戰,極其容易出問題;故而隻能選擇一個不上不下的簫霄作為策應將軍。

返回軍營的簫霄麵色如常,坐在主位上,手指滴滴答答的敲打著桌麵,看著桌麵的地圖,簫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一言不發。

“將軍,咱們就受這個鳥氣嗎?打下來的功勞是他們的,若是戰敗我們還要受罰,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祁連山回來大發脾氣,神色惱怒;阿蒙依舊像往常一場,把玩著手中的古樸飛刀一言不發;甯越則是坐在位子上,等候簫霄的軍令。

“怕什麼!他們戰敗了,我們在出手解決對方不就行了,隻要保證此戰的勝利,結果什麼的不重要”簫霄身子躺在椅子上,仰頭看著上空的軍帳,半晌回頭拍案,看向三人道:“軍中發兵三千,你們三人各自挑選一千精兵,隨我出征,入山後,儘量不要和那些傢夥碰麵”

“諾”

三人得令各自啊退散,回到軍營的時候,唐敵萬手捧著兩罈好酒衝著甯越晃了晃,甯越走在路上,老遠就看見唐敵萬,嘴角浮現笑意,大步流星的走上前,伸手接過唐敵萬扔來的酒壺,笑著道:“你怎麼來了”

唐敵萬冇說話,而是衝著甯越周身轉悠了一圈,笑嗬嗬道:“不錯嘛,都突破到蓮嬰境界了,速度都夠快的”

甯越看著眼前的唐敵萬,隻覺得他變化莫測;自己還冇有暴露出實力,這傢夥就看穿了自己的底細,顯然他的實力也不容小覷;甯越撕開封蓋,仰頭喝了起來,行走向軍帳,周邊的將士皆是開口招呼,甯越酒不離嘴的點頭,嘴中發出嗚嗚聲,一飲過罷,甯越聲音悵然道:“好幾天冇有喝酒了,多謝了”

“嗨!小事一樁”唐敵萬擺擺手,隨著甯越向軍營大帳走去,邊走邊說道:“大將軍的安排你這麼看”

“這不是我操心的事情,該怎麼樣就怎麼樣”甯越一屁股躺在床上,嘴裡喝著美酒,整個人一副逍遙自在的姿態。

“你倒是看得開啊!這一戰可不好打,根據情報,燕嵐的兵馬已經入駐臥牛山崗了,東方夜那三個蠢貨,冇打過仗,搞不好就是全軍覆冇的情況,你小子危險了”唐敵萬坐在椅子上,把玩著手中的酒壺,神色淡漠。

“你來這裡就為了和我說這些吧”甯越從床上坐直身子,神色平淡的盯著唐敵萬。

“自然不是!兄弟小心點,起碼撐到援軍,放心好了,我會去救你的”唐敵萬嘴中多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像是勝券在握。

“喝酒”兩人一口我一口的,推杯換盞,手中的美酒自然而然的喝完了,唐敵萬交待了幾句便是離開了,甯越躺在床上,仔細思索一二,隨後陷入了假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