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三十章:公羊焚天

卒聖 第一百三十章:公羊焚天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次日,明日初升,天龍之潭的外側叢林裡萬物復甦,晨霧瀰漫,白色的水霧瀰漫在林間各處;從外表上看,就像是蒙上麵紗的女子,看不清真容,清晨的露水滑落葉子,發出滴答滴啊的響動,迷霧中不時有飛鳥蛇蟲開始覓食。

迷霧中

東方夜數萬大軍齊頭並進,直接鑽入林中,兵鋒直麵天龍之潭;行軍途中但凡遭遇的妖獸,皆是被東方夜施展雷霆手段,一劍砍死,為的就是在軍隊中立威。

效果也是顯著,許多士兵見識到東方夜的實力,心中稍安,不時傳出驚愕之聲;數萬大軍行軍迅速,直接穿過外林,在外圍湖澤周圍集結。

獨孤英提前在這裡準備,等候一夜,伐木為舟,密密麻麻的船舟在水中飄蕩,周邊的兵卒皆是在岸邊觀望,準備下水,向著臥牛山崗進兵。

東方夜踩著鬆軟濕漉漉的土地在岸邊眺望;臥牛山崗從外表山看,就是一頭老牛趴在了湖澤中睡覺,山島寬大,占地五六裡的樣子,整個山峰叢林茂盛,鬱鬱蔥蔥,不時還有飛鳥在林中飛動鳴叫。

“全軍出發”東方夜初次領兵,冇有什麼顧及,直接下令全軍上船橫渡湖澤,空中派遣骨雕遊梟進行偵察,為大軍開道取路,打探情報。

眼下正是白天,行軍的視野幾乎全部暴露,而且敵軍先行占領山崗,已經占據先手,貿然進兵必然遭遇埋伏。

後麵一位行軍多年的老將神色頗為擔憂,來到東方夜身側,拱手作揖,開口提醒道:“將軍!眼下正是白天,我軍橫渡湖澤必然會被敵軍發現,敵軍若是衝殺而出,我軍的傷亡不可估量,老將鬥膽,買個臉皮,請將軍夜晚偷渡,以防萬一啊”

東方夜回首看了眼身側的老者,左手中按著寶劍,神色淡漠道:“大丈夫立於天地之間,豈可畏首畏尾,有本將在,敵軍來多少殺多少,你們安安心心渡江,剩下的本將自會解決”

“將軍....”老將還想在爭取一二,東方夜卻是神色陰冷的盯著老將軍,神色陰冷道:“怎麼,不相信本將的實力嗎?還是說你有意違抗本將的軍令”

東方夜話音剛落,周身盛蓮境巔峰的實力展開,壓的老將軍雙膝跪地,額頭上冷汗直冒,後麵一位年輕將軍急忙開口求情道:“將軍,黃讚老將軍年事已高,做事未免謹慎了些,哪裡能明白將軍的用意,還請將軍手下留情”

站在黃讚身後的少年將軍處事頗為圓滑,先是責備黃讚年老,再說東方夜深謀遠慮;一番話下來,圓滑無比,東方夜陰冷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也不好過多糾纏,大袖一揮,神色淡漠道:“再有議論者!殺無赦”

“諾”眾將不敢言語,隻能拱手領命,上船入湖,麵色皆是頗為神色無奈;待東方夜走遠後,年輕將領伸手將黃讚老扶起,在旁勸慰道:“老將軍,不要在說了,冇用的”

“哎!又是自大傢夥,不通軍事,還在這裡逞強,老夫總不能看著麾下的將士全軍覆冇啊”黃讚聲音有些顫抖,眼神更是頗為焦急,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

“哎”年輕小將也是歎息,但他終歸是無法違抗軍令,隻能遵從將令。

密密麻麻的小船宛若蓮葉浮萍,諸軍將士下船入湖,慢悠悠的向山崗靠近;東方夜身子閃現,直接飛躍向臥牛山崗,身後跟隨數百飛行的遊梟;然而有東方夜實力的終歸是在少數,大部分人隻能依靠小船,慢悠悠的向山崗靠近。

那員名叫黃讚的老將軍站在船上,右手持著長矛,左手按著懷中的青銅劍,雙目不時的打探周遭的情況,看著東方夜的動作,暗自歎息道:“真是一將無能累死三軍,他自己飛過去安然無恙,麾下的將士怎麼辦!”

“老將軍慎言啊”剛剛替黃讚解圍的小將軍急忙開口提醒,神色無比嚴峻,環顧四周,確定周邊都是己方的將士,這才鬆懈下來。

“又聽不到,怕他作甚,老夫這把年紀,倒也是活夠了,但你們還年輕,是武明的未來啊!”黃讚義憤填膺,手持青銅劍,在船上來回走動,大聲招呼道:“全軍提高警戒,做好防禦措施,全軍分成三隊,前鋒呈品字形前進,中軍策應”

隨著黃讚的將令,麾下的將士齊齊調動,各軍駕馭著船舟分散,陣型嚴整有序,中規中矩。

簫霄等三千兵馬行軍來到河岸,看著過河的兵馬,當即下令全軍原地待命,看著東方夜的行軍,嘴中不由的罵道:“這個白癡!阿蒙準備好箭陣,一但敵軍膽敢出現,亂箭射殺”

“明白”阿蒙身影閃動,消散在眾人眼前,下麵的叢林一陣騷動,不時有光華流動,兵卒井然有序,開始準備營救措施。

飛躍過河的東方夜雙目掃蕩著四周山林,身後的獨孤英徒步上前,指著河對岸的簫字軍旗道:“將軍,這些傢夥冇有過河,而是原地待命,要下令將他們調過來嗎?”

獨孤英在鴻關本就自命不凡,對於簫霄這些泥腿子早就看不順眼,在加上甯越的事情,早就心懷怨恨,但畢竟官位比他們低,冇有機會整蠱他們,眼下正是好時候。

“你自己看著辦”東方夜對此冇有明確的指示,揹著手看著周遭的情況,衝著身側的聞人無雙招呼道:“告訴手下的人,動作快點,不要耽誤時間,天黑之前拿下整座臥牛山崗”

“好”

河對岸

祁連山嘴中罵罵咧咧的走向山頭,一拳頭錘爆眼前的樹木,直接將樹木打穿,整個樹身搖搖欲墜,哢嚓一聲,應聲而斷;祁連山怒氣沖沖的走向簫霄的方位。

甯越狐疑的看著祁連山,瞅了眼身旁雙手環抱於胸膛的簫霄,下意識的詢問道:“怎麼了!”

“獨孤英那個蠢貨讓我軍渡河,協助他們,還說他們在前麵殺敵,讓我們在後麵打掃戰場就行了”祁連山一想到獨孤英的那副趾高氣昂的嘴臉,眼中的怒火就頗大,氣不過的他又捶斷了幾顆樹木這才罷休。

“你怎麼回答的”簫霄看著湖中軍陣的變化,眼中流露出一抹讚賞,但臉麵上的神色依舊嚴峻無比。

“老子差點要動手,要不是旁邊的兄弟攔著,非要給獨孤英鑲上兩個熊貓眼不可”祁連山說著吐了一口唾沫,嘴中罵罵咧咧。

“軍隊維持原狀,等他們安然渡河後,我軍在行動,讓手下的兄弟眼睛放亮堂一點”

“諾”

臥牛山崗內

周邊叢林裡到處都隱匿著燕嵐的旗號,此次領軍的乃是公羊焚天麾下的三員家將,名叫公羊亥、公羊巳、公羊寅。

公羊族乃是燕嵐的第一大族,每一代子弟身邊都會配備十二個家將,而公羊焚天懶得給麾下的將士起名,直接按照子鼠醜牛前麵的順序來取名,對應的也是他們的番號,就比如眼下的兩人,分彆是豬和虎。

而公羊家之所以能夠占領第一的位置,其實也離不開他們對王室的支援,這個世界改朝換代的事情不是那麼頻繁,有時候一帝可熬死數代朝臣;而公羊一族隻忠心於蚩帝姬,隻要蚩帝姬不死,公羊家的榮耀就可以繼續延續下去,再往後延續千年也是不成問題。

這個公羊亥彆看他對應的是豬,他在公羊焚天麾下卻是最聰明的一個,冇少擔任智謀的存在;眼下坐在臥牛崗牛頭位置的公羊亥,看著地麵上的地圖,雙眼滴溜溜的轉動。

公羊亥人如其名,身子肥胖宛若肥豬,身長七尺,臉上堆滿了肥肉,穿著盔甲,怎麼都和威武沾不上邊,聽著斥候傳來的戰報,看著地圖,時不時肥肉的臉上佈滿笑意,給人一種油膩大叔的感覺。

旁邊滿臉刀疤,身材健壯的男子便是公羊寅,虎背熊腰,身長八尺,滿頭的黑髮肆意散落在腰間,一雙猩紅色的眼睛,犬齒尖銳,麥麩色的麵頰兩側各是有兩牙紋。

此時的他手掌抓著一塊血淋淋的妖獸大腿,張嘴就咬,吃的是滿嘴的鮮血,眼中不時流露出陶醉的眼色,聽著斥候的戰報,卻是冇有興趣,而是自顧自的啃著手中的骨頭,猩紅色的雙眸寫滿了興奮。

兩人的實力皆是不弱,公羊亥半步蓮嬰,距離突破盛蓮境界也不遠了;公羊寅更是盛蓮境圓滿,兩人的實力在軍中也是出類拔萃的,但他們卻是甘心為公羊焚天賣命。

“哎哎哎,老虎彆吃了,該乾活了”公羊亥拿出手帕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招呼著身旁的公羊寅。

“嗯嗯嗯,好....就吃最後一....口”公羊寅嘴中咬著血肉嘴中嘟囔,狼吞虎嚥之後,扔掉手中的骨頭,伸出自己猩紅色的嘴唇,舔舐著嘴角的血液,滿臉的意猶未儘。

公羊亥無奈的搖頭,站起身子,眺望著山下的湖澤,神色淡漠道:“全軍準備”

“老豬,是不是讓我宰最強的,你一句話,我現在就宰了他”公羊寅一副我是好大哥的樣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咧嘴嘿嘿笑道。

“行,敵軍主將就交給你,剩下的交給我”公羊亥從懷中掏出鏡子,撩撥著自己的稀少的捲毛,神色自戀道:“哎!我還是這麼帥,真是愁死我了,那個姑娘嫁給我,真是羨慕他啊”

兩邊恭候將令的侍衛心中一陣惡寒,要不是忍著,隔夜飯都能吐出來,雙目盯著公羊亥,心道:您就不能考慮我們的感受嗎?

“好!等等!老蛇呢?”公羊寅左顧右盼,冇有看到佝僂的背影,神色不解道。

“他啊,現在怕是在水裡饑渴難耐了”公羊亥收起手中的鏡子,身上的氣勢收斂,神色淡漠道:“全軍出發”

“諾”

臥牛崗的叢林中開始騷動,然而讓眾人更加心驚膽顫的是湖麵,原先古井無波的水麵開始飄忽不定,氣泡水波不斷從戰船四周浮動飄蕩。

簫霄剛剛轉過身,下一秒湖泊內傳來劇烈的動盪,不時有戰船當場就翻入湖中,且這樣的情況愈來愈多,身形驍勇的兵卒皆是借力發力,向著旁邊的小舟退散。

黃讚一雙眼睛盯著湖澤,花白的鬍子在湖風的吹拂下隨風飄蕩,當即怒喝道:“全軍後退,返回河岸!快”

“嗚嗚嗚!”撤退的號角緩緩吹響,東方夜聽聲回首,看著後退的船舟,麵色大變,張口怒喝道:“不許退,快給我回來,回來”

“撤!有什麼事情老夫一人承擔”黃讚當即怒喝,麾下將士有了主心骨,在加上湖澤異常,當即向原路返回。

“黃讚你找死”東方夜勃然大怒,身子閃現,禦劍飛行,目標正對著黃讚,然而下一秒湖麵一道水柱沖天,足足有數十丈的高度,直接將東方夜給逼退回來。

“怎麼回事”東方夜一雙眸子盯著縮退下去的水柱,眼中殺念濃鬱;水柱落下,一條黑色的巨蟒從湖水中探出身子,張開血口,朝著東方夜咬殺而去。

“君子劍,一劍生死”東方夜到底是世家子弟,更是從宗門出來的人物;頃刻間施展雷霆萬鈞手段,腰間的三尺青鋒揮動,湛藍色的劍氣磅礴如海,直麵黑色巨蟒。

“轟.....嗷嗷嗷”一擊之下,黑色巨蟒吃痛,嘴中哀嚎,蛇頭調轉,麵向身下的小船,張開血盆大口便是衝去,麾下的將士麵色驟變,急忙跳出船舟,然而速度終歸是慢了一步。

黑色巨蟒嘴中吸入黑風,一船的兵卒吞噬入腹,蛇頭上還站著一位身材佝僂的青年男子。右手持著紫蛇把玩,渾身上下的衣衫白淨乾爽,看不到絲毫的水漬,看著混亂的戰場,左手掐著印決,張口暴喝道:“武明的小崽子們!成為我的獸糧吧,都出來吧,好好嚐嚐這美味的食譜”

“嘶嘶.....嘶嘶”平靜的湖水裡,數十條泰坦蟒蛇從水麵衝出,湖水中還有不少的細小毒蛇跳入船舟,襲擊兵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