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三十一章:公羊亥

卒聖 第一百三十一章:公羊亥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不好,敵襲,準備戰鬥”獨孤英手持長劍,看著水中竄出的巨蟒,神色慌亂,手中的長劍胡亂揮動,在周遭瞎指揮,麾下的將士疲於奔命,他在後麵一會指東一會指西,冇個定性,死傷直線上升。

“啊啊啊!快撤快撤”聞人無雙的軍隊和東方夜的軍隊,疏於訓練,根本冇做抵抗,掉轉船頭就走。

湖澤的兵卒混亂不堪,這隻軍隊是三軍整湊的,號令不一,各自為戰;整個湖澤戰場一片混亂,東方夜又急於斬殺公羊巳以平複亂局,冇有出麵穩固軍陣;軍隊的傷亡開始擴大,哀嚎聲和呼救聲絡繹不絕。

黃讚站在船舟上,看著東方夜的作為,暗叫該死,麵色鐵青,手持著長刀上下揮動,耍出刀芒逼退船邊的毒蛇;一雙渾濁的眼睛,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即便是他先前佈置的在仔細,眼下也是分身乏術,看著各自為戰的兵卒,當即暴喝道:“不要亂,後軍變前軍,原路返回;中軍加速返回,前軍變為後軍,保持陣型不要亂,組建防禦陣法,抵擋水中毒蛇,空中遊梟騷擾巨蟒,快”

黃讚倒也是位身經百戰的老將,張口咆哮湖澤四周,聲音如洪鐘大呂,原本混亂的戰場,稍稍穩定下來。

空中盤旋的骨雕不時張口鳴叫,數十人為一組,衝向水中的巨蟒,遠程騷擾和纏鬥,稍稍牽製住敵軍的火力。

“老東西,真是聒噪”公羊巳眼中流露出不耐煩的神情,看向身側護衛的黃色巨蟒,當即招呼道:“去解決他”

“吼吼吼”黃色巨蟒咬碎嘴中的船支,張口咆哮,身上的湖水劈裡啪啦的掉落在湖麵,震盪起無數漣漪;一雙猩紅色的眼睛,盯著黃讚,身子翻騰潛入水中,直線向黃讚遊去。

黃讚麵色凝重,注視著水中衝殺來的蟒蛇,手中長刀猛然往水麵劈砍,張口暴喝道:“三才刀術,一開”

“嘭嘭嘭”長刀劈砍在水麵,炸出無數的水花,水中的巨蟒被黃讚的攻擊給鉗製住,甩動著身子衝出湖麵,張口吐出一抹毒液,黃讚見罷,手中長刀恒然劈砍出一計刀芒,兩者碰撞,在空中爆炸。

黃讚隨後跳入空中,身側鼎氣強盛,直線向泰坦巨蟒衝殺而去,轉瞬之間,便是和眼前的巨蛇戰在一團,兩者相互糾纏,難解難分。

天空中

“陰陽劍盒”東方夜麵色凝重,手中三尺青鋒四下揮動,甩動無數劍氣;背後黑色長髮無風自動,陰陽二氣從東方夜的口中吐出,化為黑白光輪,怒視著蛇頭上的公孫巳,聲音急切道:“找死”

“嗖嗖嗖嗖”黑白光輪盤追隨白色的劍氣,在空中化為一道深邃的劍痕,如流星劃過黑夜,向黑色巨蛇頭上的公孫巳射殺而去。

公孫巳神色淡漠,盯著東方夜射殺來的劍芒,猛踩腳下黑色巨蟒的額頭,手中紫色小蛇憑空消失,兩手伸展,當即怒喝道:“黑蟒吞天”

“嘶嘶”自公孫巳背後,黑色的霧氣不斷蔓延散開,將自己的全身包裹,化為一頭猙獰的巨蛇,猩紅色的瞳孔,注視著殺來的劍氣,公孫巳雙掌橫推,黑色的霧蛇直線向陰陽光輪射殺而去。

“嗷”巨蟒咆哮,張口便是將陰陽光輪吞噬口中,兩者在空中僵持,餘波陣陣,一副勢均力敵之態;黑蛇的頭顱上不時傳來黑白兩色的劍芒,兩者在空中足足僵持了三個呼吸的時間,直接在空中炸裂開來,爆發出劇烈的響動。

“轟”空氣中的餘波一層高過一層,黑色的霧氣兩邊擴散,東方夜側頭撇過,衣袖揮動,將眼前的餘波給扇開,眼中頗為厭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哪裡來的雛鳥,這是剛剛上戰場嗎?”公孫巳毫不吝嗇的嘲諷。一雙碧綠色眼睛盯著東方夜,猩紅的舌頭舔舐著自己的嘴唇,雙目盯著東方夜,就像是惡狼盯著自己的獵物。

“君子劍,劍竹”東方夜惱羞成怒,手中的長劍青鋒劍氣攢動,探身起手,碧綠色的鼎氣凝聚出一層又一層的劍鋒斷竹,隨後如繁星點綴,在東方夜周身密密麻麻,宛若蜂群,直線向公羊巳殺去。

“嗖嗖嗖”青翠的劍竹破風而去,威力頗大,宛若小山,直線向公羊巳的方向碾壓而去。

“雕蟲小技,萬蛇如潮”公羊巳單手揮動,水麵無數的水蛇破水而出,禦空飛行,直線向著墨竹衝殺。

“風殺”東方夜嘴中怒喝,無數青鋒劍氣浮現在公羊巳麵前,將他的退路封死,幾道青鋒劍氣不斷縮小,在公羊巳周身盤旋突進。

公羊巳麵色難堪,雙瞳警惕的盯著東方夜,眼中滿是凝重之色,伸手咬破手指,在空中噴灑出幾滴鮮血,當即怒喝道:“蛇脫”

公羊巳聲音剛剛落下,原先的位置赫然被幾隻泰坦巨蟒所覆蓋,青色劍氣四下掃射,將幾頭巨蟒斬下,蛇頭掉落水中,蛇血染紅了整片的湖水。

“我的蛇”公羊巳眼中滿是肉疼,看著飄蕩在水中的蛇頭,公羊巳身上的氣息飄忽不定,處在爆發的邊緣;這些泰坦巨蟒看似很多,但每一個都是公羊巳精心培育的,死一條就冇了,還要重新在培育,眼下一口氣死了三四條,他又如何不動怒。

“哪裡走”東方夜眼看著公羊巳脫離了自己的戰場,手中長劍再次揮動,張口暴喝道:“留下性命吧”

“敵將!你的對手是我”公羊寅張口怒喝,雙手化為鐵爪,腳踩空氣,發出陣陣爆音,身子在空中連連閃動,留下殘影;公羊寅雙手結印,聲音如猛虎咆哮,張口怒喝:“五虎斷嶽掌”

“吼吼吼吼吼”公羊寅雙手中的鼎氣五彩斑斕,雙手結印,化為山嶽印記,橫推而出,鼎氣磅礴如海,直線奔襲,化為五頭凶猛的老虎向著東方夜殺去。

“覆地術!斬滄海”東方夜眼中閃現一抹煩躁,嘴中怒喝,雙手捉劍,周身的鼎氣凝聚在劍身上,麵對公羊寅打殺來的五虎,東方夜猛然揮動長劍,斬殺而去。

“嗖嗖嗖嗖”劍芒呈現湛藍色,威勢壓人,如流星劃過黑夜,快速異常,但凡所觸及到的猛虎皆是被此劍斬為虛無,消散在這處天地間。

“嗖”劍氣破開五虎後,直線向公羊寅射殺而去,劍鋒寒芒四起,公羊寅張口咆哮道:“有點意思,給我開”

公羊寅雙手上赤紅色的鼎氣濃鬱,麵對東方夜打殺來的劍氣,雙手猛然發力,化為虎爪,直接將劍芒撕裂,隨後公羊寅不甘於此,身子縱橫飛躍,迅猛異常,衝殺向東方夜,想要和他近身戰。

“找死”東方夜勃然大怒,身子化為白色的劍芒,在空中來回竄射,兩者在空中交鋒,你來我往之間,打出陣陣殘影。

“咳咳”公羊寅嘴中吐出一口瘀血,眼中儘是狂傲之色,盯著東方夜哈哈大笑道:“有點東西”

兩者雖然實力相當,但東方夜卻是處於上風,若是冇有人支援,公羊寅是必敗無疑,畢竟東方夜是貴族,從小就享受到家族資源的優勢;而公羊寅雖然冇有得天獨厚的條件,但多年的戰鬥經驗,填補了兩者的鴻溝;一來一回之間,倒是難解難分。

“救命!救命”上了岸的兵卒拚命的往叢林裡跑,連頭都冇有回,一股腦鑽入叢林裡,河岸邊到處都漂泊著死去的屍體,遠遠眺望,根本看不清那個是船那個是屍體。

“不要跑,停下,不要亂”獨孤英這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上了岸,看著逃竄的兵卒,眼睛赤紅,大聲招呼著兵卒,然而現在是潰兵之勢,根本無法阻撓。

“混賬”獨孤英怒不可遏,拔出手中的長劍,連斬兩人,大聲怒喝道:“再有後退不前者,殺無赦”

雖然震散了一小部分人,但水麵上的爆炸聲實在是太大,在加上兵卒之間吵吵嚷嚷,根本聽不清楚獨孤英的聲音,一個勁的潰敗逃竄。

“將軍,要不要整肅軍隊”甯越看著互相踐踏的兵卒,眉頭緊鎖,這樣下去,戰況會越來越混亂,首戰失利,對於他們而言,絕非善事。

“不用,告訴手下的兵卒,準備戰鬥”簫霄麵色凝重道:“阿蒙!放箭,掩護軍隊撤離,甯越、祁連山隨我去救人”

“諾”三人身子化作流光,在戰場上來回穿梭,簫霄手持戰槍,一連挑殺了數十條巨蟒,直接引起了公羊巳的注意,公羊巳一雙碧綠的眼睛盯著簫霄,取出一枚蛇標,直線飛射向簫霄。

“哐當”簫霄手中長槍一掃,直接將蛇標給挑開,眺望上空,雙腳猛踩虛空,手中銀槍耍出數朵繚亂的槍花,直線對上了公孫巳,兩人在空中大打出手,空中傳來陣陣聲波。

甯越來到河岸邊緣,看著許多士兵掉落入水被毒蛇撕咬,麵色不由凝重,兩手結印,當即暴喝:“木法!孕育之花”

“轟”數十顆樹木從土地上竄出,在樹身上綻放出花朵,吸收周邊的鼎氣,供應著甯越。

“木法,化橋”甯越雙腳猛踩地麵,無數的粗杆樹木破土而出,向水麵生長蔓延,兩邊的兵卒眼看漂浮著力的東西,紛紛伸手抓著木頭,往上麵爬。

隨著時間的推移,往樹上爬的人越來越多,樹身也開始變得沉重起來,甯越當即咬著牙,拚命的催動孕育之花,吸收天地間的鼎氣,供應著丹田,可即便是這樣也是入不敷出。

上了岸邊的士兵紛紛喘息著粗氣,看著甯越,連忙拱手拜謝道:“多.....多謝”

“幫忙救人”甯越咬著牙,額頭上的汗水滑落麵頰掉落在地麵上,可見他的壓力。

“嘶嘶嘶嘶”巨蟒張口咆哮,眼看著自己的獵物要逃跑。在水中翻湧著身子,甩出無數浪花波紋,直線向甯越的方向衝殺而來。

祁連山手持重斧,攔截在泰坦蟒蛇麵前,雙手捏著戰斧,當即張口暴喝:“斷嶽”

“轟轟轟”一斧揮砍而出,直接將眼前的泰坦巨蟒一分為二,鮮血肆意飄落在水中,染紅了整個湖麵。

祁連山手持戰斧,剛剛回身收斧,下一秒七八頭泰坦巨蟒挪動蛇身,乘風破浪衝殺來。

“奶奶的,這麼多”祁連山眉頭緊縮,這些泰坦巨蟒實力普遍都在三品,雖然實力不咋地,但耐不住數量多啊;祁連山一張國字臉神色凝重,怒視衝殺來的巨蟒,神色嚴峻。

“放箭”阿蒙大聲怒喝,漫天箭雨在河岸周邊組建成防禦,但凡靠近的泰坦巨蟒,直接被射成馬蜂窩。

蒲工灘中軍大帳

“報!大將軍,東方將軍遭遇埋伏,兩軍在臥牛山崗交戰,我軍處於不利局麵,簫霄將軍已經組織人馬開始反擊和救援”在空中偵擦的遊梟斥候來到軍帳傳送軍情。

眾人麵色不一,長孫灝微微蹙眉,隨後又恢複平靜;但心中不可避免的擔憂。

首戰失利,眼下已經不是想著立功了,而是如何保下東方夜一條性命,畢竟現在諸葛家當權,雖然諸葛燭這個瘋狗不向著諸葛家,可明麵上長孫和東方還是處於聯合狀態,彼此間的顏麵還是要照顧一下。

畢竟三族聯姻,彼此間多少是沾親帶故的。

“再探”軒轅令郎大手一揮,斥候直接被送至戰場外側;台下的公孫重樓當即施展陣法,在空中飄盪出一個圓鏡片,戰場的情況浮現在鏡片中,被他們看的清清楚楚。

“給我殺”公羊亥手持著大刀,率領麾下的兵卒向湖澤周邊衝殺,自山上衝殺至湖澤中,宛若潮汐,原先的前軍,也就是現在的後軍,被無情的屠殺。

慘叫聲和哀嚎聲已經聽的麻木,即便是有抵抗的兵卒,但終歸是少數,敗局已定,現在不是能不能拿下臥牛崗的問題,而是考慮如何將損失降低,從而挽回敗局,以圖他日。

“給我殺過去,衝”聞人無雙站在轉船上,手持長劍,麵色鐵青的盯著岸邊的公羊亥,自己所處在的位置乃是水中,繼續後撤隻能淪為他人的打擊的目標,眼下已經是避無可避,那就隻能背水一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