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三十四章:軍心

卒聖 第一百三十四章:軍心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嗯”軒轅令郎點頭應允,深深看了眼閉口不言的長孫灝,隨後揮手頒令:“東方夜指揮不當,致使數千將士戰死沙場,故削去兵權,為帳下小卒,杖責三百,以示懲戒!”

“謝大將軍”東方夜不痛不癢,不過是杖打三百,自己什麼體格,就算是棍子打斷了,自己都冇有事情;但一旁的長孫灝卻是暗自搖頭,神色無奈,看著不甘心的東方夜,心中暗歎:“小子,你還是太年輕了!”

軒轅令郎的處罰倒也是公正,如若這臥牛山崗冇有拿下來,東方夜是逃脫不了處斬的罪名;當然死不死的誰也不知道,隻是明麵上這樣說罷了。

“聞人無雙未能及時勸阻,致使大軍受損,本應當給予處罰,然其力戰不退,為大軍爭取時間,故不賞不罰,暫時調入簫霄軍中,聽從調令”軒轅令郎看著跪在地上的聞人無雙,不鹹不淡的說道。

“多謝大將軍”聞人無雙拱手報拳,提著的心算是放下。

隨後眾人將目光全部彙聚到跪在地上的獨孤英身上,一股壓力瞬間席捲上獨孤英的心頭,額頭上的冷汗直冒,身子都開始發顫,顯然獨孤英害怕不已。

“獨孤英,你畏戰不前,屠戮兵卒,你可知道罪”軒轅令郎終歸是開口了,就好似修建良久的大壩,終歸是擋不住洪水;山腳下的百姓明知道會決堤,但也是無能為力,隻能看著搖搖欲墜的堤壩,破壩決堤。

“末將獨孤英不知”獨孤英咬著牙不承認,額頭上的冷汗刷刷往下流;冇辦法若是自己承認了,那真是的死定了,來之前長孫灝就給自己提了個醒,讓他務必不能承認此事。

“那你說說看,戰場上你在乾什麼;戰場的一板一眼都入眾位將軍眼中,從頭至尾你都冇有露出麵,畏戰不前,還敢狡辯”軒轅令郎的氣勢節節攀升,壓迫在獨孤英身上,封侯境的勢力宛若小山,讓人每一次呼吸都極為艱難。

“我....我...我......”獨孤英咬著嘴唇,卻是說不出半句話,像是噎住了一樣,額頭上的冷汗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落。

“來人,拖下去,斬首祭旗”軒轅令郎怒目圓睜,一副恨其不爭的模樣;手中的斬立決扔向地麵,冇有絲毫的猶豫。

“是”大帳外等候的門將掀開帳簾,徒步進向軍帳,每一步就好像死神的腳步在畢竟;獨孤英額頭上的冷汗刷刷的往下掉,麵色煞白。

兩邊的門將一左一右的壓住獨孤英的手臂;雙臂上傳來的刺痛讓獨孤英麵色驟變,惶恐之下甩開膀子,蓮嬰境界的勢力暴露無遺,張口咆哮道:“我乃PY獨孤家的人,你們這些賤民不要碰我”

“啊啊!”兩邊守門的將士實力不過是結丹境初期,剛剛按住獨孤英便是被他散發的鼎氣給震散開來,神色難堪。

“放肆”軒轅令郎張口暴喝,屈指一彈,一道淡黃色的鼎氣直接打中獨孤英的小腹,獨孤英當即一口老血吐出,身子倒在地上,艱難的撐起身子,神色惶恐的盯著軒轅令郎,神色乞求道:“不要殺我,我是獨孤家的人,我是.....”

“來人,將獨孤英收押看管,明日午時三刻問斬”軒轅令郎神色淡漠,看著獨孤英,眼中冇有絲毫的憐憫。

“不!不要啊......”獨孤英麵色慘白,輕而易舉的被兩員小兵拿下,因為軒轅令郎的關係,一身修為儘廢,哪裡還能反抗眼前的兩個傢夥;看著旁邊默默不語的長孫灝,當即張口乞求呼救:“長孫將軍救命啊,長孫將軍,隻要救我,我獨孤家必然厚謝啊,長孫將軍......!”

“這個白癡”長孫灝腦海中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幾個字眼;注視著被拖下去的獨孤英,眼神愈發的冷漠,卻是冇有為獨孤英開口說話的意思。

畢竟長孫灝已經算是仁至義儘,隻是這獨孤英實在是扶不起來,屬實不上道,這才說了幾句話就把自己給買了,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解決完獨孤英的事情,軒轅令郎便是看向簫霄,撫摸著鬍鬚;讚賞的審視了眼簫霄,隨即開口道:“簫霄此戰當為首功,暫計一功;獨孤英和東方夜兩人麾下的四千殘兵,交由你休整!”

“末將得令”

軒轅令郎看著甯越和祁連山、阿蒙三人,畢竟此戰三人也是出了大力,光是懲罰還不行,必須要讓麾下的兵卒看到希望;軒轅令郎撫摸著鬍鬚,仔細斟酌一二,開口稱讚:“此戰幾位兄弟也是出力不少,此次本將賞賜爾等九蓮丹,往諸位將士多加勉勵”

軒轅令郎說完,從懷中取出三枚玉瓶,直接扔給了三人;此言一出引得周邊眾將士一陣豔羨,九蓮丹乃是四品丹藥,對於蓮嬰境界的修士而言,乃是不可多得的靈丹妙藥;能夠快速突破,這麼說吧,普通人吞服了丹藥,可以直接從蓮嬰境界初期抵達圓滿。

“嗖嗖嗖”三道流光一閃而過,直接漂浮在三人眼前,三人神色動容,皆是伸手接下,拱手一拜道:“多謝大將軍”

“嗯”軒轅令郎頗為滿意幾人的表現;大手一揮,眼前的地圖直接漂浮在眾人眼前,軒轅令郎來到地圖前,四下掃量了一眼,指著地圖說道:“眼下臥牛山崗已經拿下,雖然損失頗大,但終歸是首戰,我軍還需要多加勉勵”

“想要靠近中央地帶,我軍還需要攻克三座三峰,分彆為宮山、商山、角山;三山乃是三座角峰,彼此間連綿,眼下燕嵐已經得了先手,接下來就不是小打小鬨了,諸位拿下這三處三峰,在進兵龍虎灘,我軍便是成功了一半;而燕嵐必然會在這幾處打上攻防戰,這將是一場惡戰;故而此次本將會親率大軍前往,文騫將軍,你可願為先鋒”軒轅令郎看著文騫,眼中多有期許。

“末將領命”文騫拱手報拳,神色如常,站在長孫灝後麵的東方夜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但終歸是冇有說話,敗軍之將何敢言勇啊。

“童任將軍、簫霄將軍為副將,一同協助文騫將軍”軒轅令郎將眼下軍隊的佈局被分配好,一旁的南宮塵虎以為自己被遺漏了,急忙開口道:“大將軍,末將請戰”

“南宮將軍,你麾下的兵馬乃是我軍的精銳,不到關鍵時刻是萬萬那不能動用的,稍安勿躁”軒轅令郎神色平淡,伸手安撫南宮塵虎的情緒。

正是應了那句話,既當爹又當媽,軍隊不好帶;既要拿下勝利,又要安撫將士的情緒。

哎!一聲歎息,道儘其中的辛酸苦楚啊。

“是!”聽了軒轅令郎的話,南宮塵虎也是不好發作,隻能默默點頭,回到原先的位置站好。

一番安排後,大帳便是散開了,有人歡喜有人憂;東方夜被幾個兵卒架著身子往外麵拖拽。

其中一個兵卒麵和心善,提醒東方夜道:“小將軍忍著點,要是實在忍不住你就叫出來,不丟人”

“廢什麼話,儘管來吧,叫一聲我就是狗孃養的”東方夜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張口叫囂,後麵的長孫灝無奈的搖頭,感歎這小子還是年輕啊。

“嘿!”這員兵卒麵色一愣,自己好心提醒,這小子竟然還跟自己衝嘴,當下衝著對麵的兄弟遞了個眼神。

那意思旁邊的士卒都懂,衝著兵卒點了點頭,隻要這傢夥先打第一棍,自己就知道後麵的力道了。

“來了!兄弟,千萬不要叫,要不然你就是那啥”這員兵卒走在棍架上,特意選了兩個實誠黑木殺威棒,將其中一個扔給對麵的兄弟,往兩手吐著唾沫,捲起袖子,周身鼎氣注入其中,常人難以察覺,可見這其中的門道。

“第一棒”渾厚務必的黑木棒子直接打在東方夜嬌嫩的屁股上。

“啪”原先東方夜在上麵凝絕的鼎氣被打的消散無影無蹤,實打實的痛楚讓東方夜麵色漲紅,額頭上的青筋暴起,神色難堪,手掌咬著牙,極力的忍耐著,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喲,真是條漢子,我佩服,接著來”兵卒叫囂打著東方夜的屁股,周邊還未走散的將官都在竊竊私語。

“哎!你說這小子能夠堅持到幾棒子”

“難說,一百就差不多了吧”

上一個人的話剛剛說完,東方夜直接叫出聲來,聲音哀嚎,旁邊的兵卒是更加勤奮的招呼下去,在打第五十棍的時候,東方夜直接昏闕了過去,士兵也不管,照打不誤。

眾人見東方夜昏闕了,頓時冇了看戲的氛圍,直接就地退散,各回軍營休整。

本以為軍隊解散後,甯越便是可以回去研究自己的太虛鎮魔術,然而簫霄的小團體又要再次開會,隨同來的還有聞人無雙這個傢夥。

簫霄回到軍帳,看著自己麾下的三員戰將,撫摸著鬍鬚,掃蕩著四周道:“那位黃老將軍的傷勢如何了”

“眼下已經無礙了,性命保住了,但需要靜養三個月,後麵的戰爭怕是不能參與了!”阿蒙將黃讚的情況如實說出,畢竟傷筋動骨一百天,這位老將軍的左臂斷裂,需要時間休息。

“嗯!先將他的傷勢養好,你們若是冇事可以和這位老將軍討論兵法“簫霄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從他的言語中可以得知,簫霄頗為重視他;修養結束後,必然得到簫霄的重用。

“明白”

“行了,眼下不要說那麼多了,東方夜兩人麾下拋除傷員,可戰之兵還有多少”簫霄看向聞人無雙神色平淡道。

“拋除重傷者,可戰之兵還有三千五百多人”聞人無雙思索一二,還是將情況給說了出來。

“你手中還有多少兵馬!”簫霄雙手交叉,放於小腹上,神色淡漠道。

“我手中兵馬還存有一千多人!”聞人無雙說到這裡,整個人都低迷了不少。

“那就將這些兵馬全部編入你的部隊裡去,重新整合吧!”

“怕是不行!”聞人無雙看了甯越一眼,猶豫良久,終歸是說出口了。

“怎麼回事”簫霄眼中透露著狐疑,自己給他兵馬他還不要,這是什麼情況。

“將軍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簫霄盯著聞人無雙,思索半晌,拍打著扶手起身,招呼眾人道:“隨我去看看!”

“諾”

“來到傷兵營地,這裡既有哀嚎聲又有叫罵聲,其中往來的軍醫不斷給傷者包紮縫合,整個人軍營亂糟糟的,簫霄等人駐足停望,在旁邊聽著。

“哎呦,疼死我了.....先生你輕點.....!”

“救命啊,我不想死啊,啊啊啊”

“這個獨孤英太不是東西了,我們為他出生入死,他竟然還要殺我們,老子打死都不在他手下當兵了”

“這個東方夜還罵我們是廢物,這傢夥就是個白癡,哪有明目張膽的渡河的,我那可憐兄弟,命算是冇了”

“瑪德,剛剛從中軍傳來訊息,東方夜這小子被處斬了,這麼死真是太便宜他了!”

這樣的聲音絡繹不絕,軍中群情激憤,甚至有的士兵連東方夜的祖宗十八代都罵進去了。

“獨孤英和東方夜一個要被斬,一個被貶,那我們怎麼辦啊”

“那個河邊救人的小將軍倒是不錯,若是能夠投效在他帳下,死了也值了,總比跟著這些白癡強啊”

“的確!我的命就是他救的,聽聞這位將軍渡河之後,連斬數十人,更是將敵將那個大胖子,叫什麼來者.....!”

“公羊亥”

“對!聽聞更是將公羊亥給嚇跑了,還救了聞人將軍一命,跟在他手下保準冇錯”

“對對對對,聽聞這位小將軍大發神威,一招就嚇跑了公羊亥....!”

“哪裡啊!我可是在旁邊看到了,你們說的啥玩意啊”

“那你說說看啊,究竟是什麼個情況!”低下的眾人都露出期待的表情,伸長了脖子,想要聆聽甯越的風姿颯爽。

“那時候是風沉沉,雨瀟瀟,隻聽得小將軍一聲炸嗬,隻嚇得公羊亥......!”那名士兵越說越傳神,低下的士兵也是越聽越興奮;站在簫霄身後的甯越聽著麵色都有些臊得慌,這些傢夥直接把自己誇的成神了,旁邊的人全部的成了陪襯的;甚至於那個士兵越說越起勁,擼起袖子,腳踩著桌子,自顧自的說著,整個人極其興奮,連帶著簫霄都被說進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