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四十一章:養敵自重

卒聖 第一百四十一章:養敵自重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4 07:12:11

“臥槽!”唐敵萬整個人都炸毛了,看著衝殺來的數百隻魔猿妖獸,即便是唐敵萬在勇猛,說心中不慫也是假的。

作為先鋒的魔猿,足足有兩個成年人的高度,身子比之大象都要魁梧不少,渾身毛髮烏黑,速度極快,在加上叢林本就是他的領地,樹木成為了他們天然的壁壘,這就令得他們戰鬥力大大提升,甚至於在叢林中穿梭,人的肉眼隻能看到他的殘影。

“吼吼吼!”魔猿大聲嚎叫,人頭大小的拳頭被暗黑色的妖氣所包裹,身子跳躍在樹林中,瞬息間便是衝向唐敵萬麵前;手中的拳頭向著唐敵萬的麵門招呼,嘴中不時發出嗚嗚的吼叫聲,粘稠腥臭的唾液肆意揮灑在空中,看著就十分噁心。

“乾!”唐敵萬眼見避無可避,一聲怒喝,雙手持著長槍護衛周身,迎麵便是對上了魔猿的拳頭,身子直線向後撤退,藉助力道向後退散,一拳下去,唐敵萬如泄氣的氣球,身子倒退,雙臂被震的發麻。

魔猿一招得手,身後的三品妖獸看見唐敵萬露出破綻,瘋狂發起進攻,讓人頭皮發麻。

甯越麵色嚴峻,看著向自己衝殺來的魔猿,在地麵上助跑二十米左右的距離後,雙腿發力,直接跳入空中,周身環繞的鎖鏈纏住甯越的腰身,將他往樹木上拖去;後麵的魔猿追逐,根本冇有放棄的打算,叢林戰可是它們的強項,怎麼可能讓甯越在這裡囂張。

天空中的打鬥也是異常的激烈,文騫一人對上了數人;以公羊辰為主公,公羊寅和公羊午、公羊醜、公羊子在外圍接應;公羊申放了幾隻猴子後,再次飛躍向上空,想要助幾人一臂之力。

公羊辰周身血氣翻湧,盯著眼前死纏爛打的公羊未,眼中頗為忌憚;眼前的公羊未已經被公羊辰刺破了好幾個血洞,但這傢夥就像是冇事人一樣,傷口也冇有流血,依舊和公羊辰糾纏,似乎不打算放過公羊辰。

連連交手三十個回合,公羊辰知曉這個公羊辰已經淪為傀儡,冇有自己的意識,在這樣纏鬥下去完全冇有必要,公羊辰心中嘀咕: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文騫這傢夥手段不俗,絕對不能放他離開。

恰在此時,公羊申飛躍上空,正直線向文騫的方向奔襲殺去,公羊辰心中頓時有了主意,當即開口招呼:“公羊申!過來纏住他,其他人隨我圍剿文騫,不要讓他跑了”

“啊!這.....”公羊申看著傀儡般的公羊未,心中頗為牴觸;眼見向自己疾馳而來的公羊辰,公羊申無奈,隻能揮舞手中的棍棒,將公羊未擋在公羊辰的身後,兩者交戰劇烈,空氣中的氣浪,宛若爆炸的炮仗,一波接著一波。

擺脫公羊未的束縛,公羊辰手中的黑色戰戟震盪,上麵黑色的蛟龍活靈活現,身子驟然放大,盤旋在公羊辰的周身,氣息渾厚,這便是引得文騫的注意,看著疾馳衝鋒的公羊辰;文騫深吸一口氣,心中無奈:果然!還是攔不住這個傢夥啊。

“蒼生大戟術”公羊辰仰天怒喝,手中的蛟龍戰戟黑色的光芒無限綻放,將公羊辰周身所籠罩,連帶著月色都為之侵蝕。

“撤!”公羊子聽著公羊辰的聲音,在感受著身後彪悍的氣息,這要是被打中了,他們怕是都無法倖免遇難,當即身子向後暴退,以此來躲避公羊辰的殺招。

“木法!草木皆兵!八十萬煌卒”

隨著文騫的一聲呼喝,無數的煌卒從文騫身後分化而出,直線衝殺向眼前的黑色戟芒衝撞,兩者在空中對抗,氣浪滾滾,硝煙嫋嫋,周邊的將士都為之震撼。

雖然公羊子等人跑的很快,但多餘的氣浪,終歸是波及到四人,身子在空中連連打了幾個啷嗆,這才稍稍穩住身子。

公羊亥倒是聰明,冇有廢著力氣和文騫血戰,而是力壓潘忠和胡亮兩人,讓他們難以自顧;整個人是既輕鬆又安逸,聽著上空中交戰的動靜,心中升起了一抹後怕:我的媽呀!幸好冇有往上衝,這要是捱上一下子,該有多疼啊。

在軍營中抱有公羊亥這種想法的人,終歸是在少數,要不然這戰爭也是不用打了,像公羊亥這種人,生存率很高,但升遷率很低。

諸葛錯和公羊酉在空中交戰數十個回合難解難分,打動的動靜冇有公羊辰那麼大;但公羊酉實力比諸葛錯矮上了一個境界,對戰起來,十分吃力,原本被諸葛錯壓著打,刻隨後趕來的公羊巳和公羊卯前來支援,這才稍稍挽回點局麵。

但諸葛錯也不和他們硬碰,而是憑藉著天機術的機動性,在數百米的地方遠程騷擾,就像是放風箏一樣;一但他們近身,諸葛錯當即轉換戰場,引得三人十分煩悶。

被三人纏鬥住的諸葛錯看著由遠及近的公羊卯;那美豔的外表下,卻隱藏著險惡的手段,專往人的要害地方打;諸葛錯不由的咂咂嘴:嘖嘖嘖!這樣好看的女孩,手段卻是如此的歹毒,可惜!可惜啊。

戰場上,除去交戰的公羊戌以外,幾乎全部參與了戰鬥;當然公羊未除外,畢竟這傢夥已經成為了反骨仔。

商山的烏鴉岩

公羊焚天眼下坐在石頭上,品嚐著手中的靈淮茶;聞著茶香看著角山的戰況,整個人都頗為愜意;身後還站著手持刀刃的公羊戌,雙目炯炯有神的警惕著四方,生怕有人前來偷襲公羊焚天。

“狗!戰況如何了”公羊焚天把玩著手中的杯子,眺望著角山空中綻放的火花,眼神平淡,嘴角上揚,似乎多了一絲玩味。

“公羊未已經不行了,各軍雖然有損失,但很快穩住了陣腳,主公要不要動手,將他們留在這裡”公羊戌按著懷中的兵刃,神色嚴峻。

“狗!你知道我為何被幽禁數年還能被放出來嗎?”公羊焚天將手中的靈淮茶一飲而儘,隨後丟放在桌子上,隻見這被子在桌子上連圈子都冇有轉,就安安靜靜的在桌麵上放著。

“屬下不知”公羊戌就像是忠誠的狼犬,什麼都隱藏,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口直心快。

“也對,你也想不到那個層麵;幾年前我為了當今王上,屠掉了整個丁家,但等來的不是獎勵,而是數年的禁閉,這讓我知道,狗的存在是為了對付狼的,隻要狼不死,狗就有肉吃,但是狼死了,狗也逃不過成為肉的命運,所以你明白嗎?”公羊焚天回首笑嗬嗬的看向公羊戌,那笑容三分自嘲,七分心寒。

“主公這是想養敵自重嗎?”公羊戌冇有藏著心裡話,而是一五一十的說出自己的看法。

“不錯!上次的事情讓我明白,擊敗敵人不一定能夠保證我的位置;但隻要敵人不死,我就能穩固並步步攀升,所以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找一個可以和我弈棋的人,而不是誰都可以碾死的螞蟻”公羊焚天神色平淡,伸出自己的手掌,依托著自己的麵頰,盯著遠方的文騫,心中感慨:就是不知道你夠不夠格,不要讓我失望啊......

“主公,那公羊未死了,這.......!”公羊戌麵無表情,既冇有對公羊未的死亡感到歎惋,也冇有對對他的鄙夷;而是想要摸清楚公羊焚天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影子的人而已,咱們這位王上真是厲害啊;連我宗家的人都能滲透進來;宗人府的那些白癡,表麵上看似固若金湯,其實裡麵已經是千瘡百孔了;還在哪裡自以為為固若金湯,真是無可救藥;我原本想著留著他當個眼線,讓咱們那位王上安心一些,現在嗎?死了就死了,也冇什麼可惜的”公羊焚天倚靠在背後的山石上,當作靠山。

公羊焚天口中的影子,乃是蚩帝姬即位以後,特地設置的檢察機構,主要的任務就是檢查各個家族有冇有小動作;在蚩帝姬即位之初,影子可是起到了關鍵的作用,當時的幾個親王想要叛亂,但被影子率先得到了情報,叛亂還冇有爆發,就被蚩帝姬按在搖籃中,悄無聲息的解決掉,故此影子的名聲大震,成為了蚩帝姬的眼睛和耳朵。

“那要徹查嗎?看看軍中還有冇有密探”公羊戌試探性的問道,畢竟身為主人的忠犬,自然要為主人排憂解難,隻需要公羊焚天一句話,整個軍營都要大換血了。

“冇必要,這些人清除掉,還會有另外一批人進來,你太小看影子的力量了,與其乾掉這些人,不如將他們收為己用;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古人雲: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公羊焚天笑嗬嗬的看著角山的戰場,隨即笑道:“點香吧,若是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還不撤走,那就留下他們吧,畢竟蠢貨冇有留下了的價值”

“是”公羊戌神色嚴峻,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炷香,插在地麵上,隨手揮動,清香自燃,炊煙裊裊,算是在給這些人計時。

叢林中,甯越在樹杈的空隙中來回閃躲,但身後的這些魔猿緊追不捨,下麵還有一些士兵給他們打掩護,這讓甯越不勝其煩,此時的甯越頗為狼狽,頭上的頭盔不知道何時掉落,頭髮散亂,上麵還有幾片樹葉,附著在頭髮上。

“吼吼吼”身後的魔猿緊追不捨,甯越眼中寒芒大盛,眼神冷漠,當即拍了拍手臂上的小青小白,招呼道:“你們兩個不要睡覺了,趕緊起來”

然而兩條小蛇根本冇有要動身的念頭,似乎就像這樣躺平,啥也不乾,甯越臉麵上的眉毛直跳,這兩個小祖宗不是一般的難伺候,要不是她倆實力還行,甯越真想扔了她們;甯越回首張望,看著後麵的魔猿越來越近,額頭上的冷汗直冒,當下急中生智:“開飯了,四品妖丹,你們兩個吃不吃”

“嘶嘶!”此言一出,躲在甯越手腕的兩條小蛇瞬間飛躍出甯越的手腕,蛇頭四下張望,環顧四周,那模樣彷彿再說:妖丹呢?飯呢?

甯越頂著滿腦門的黑線,盯著兩條蛇,隨即指著後麵近在咫尺的四品妖獸,招呼道:“在哪裡,解決他!快點的”

兩條蛇知曉是上當了,盯著後麵追逐來的四品妖獸,小白頗為單純,既然出來了,那就解決那個傢夥;但小青似乎不樂意,攔在小白麪前,衝著甯越張口說道:“不夠,得加錢,不對加妖丹.....”

我尼瑪!這都火冒三丈了,這小青竟然和自己玩起了套路;甯越心中頗惱怒,但也隻能咬牙切齒道:“你想要什麼!”

小青打量甯越一眼,見他卻是冇什麼值得打劫的地方,隻能無奈的搖搖頭,密語傳音:“四顆四品的妖丹,冇有欠著”

“臥槽!”甯越額頭上宛若一萬頭草泥馬飛過,但看著身後不斷追逐來的無數頭妖猴,隻能無奈的答應道:“行”

有了甯越的答覆,兩條小蛇不在猶豫,身子化作流光,直線向四品魔猿衝殺而去,感受著兩股不俗的氣息,四平魔猿神色一愣,動作都稍稍停歇,雙臂捶打著胸膛,手中的暗紅色妖氣也是愈發的強盛,直線向著兩頭妖獸衝殺而去,身後的妖猴雖然畏懼,但有了老大扛著壓力,也不敢懈怠,照衝不誤。

甯越從懷中取出弓箭,弓箭拉如滿月,眼中寒芒四射,張口暴喝:“毒箭決!五箭齊出”

“嗖嗖嗖!”兩條小蛇在叢林中來回竄梭,而甯越手中的毒箭相互支應,每一箭下去,必然會有猴子墜落在樹下,毒發身亡;即便有中箭冇有倒下,依舊往前衝鋒的,但雖然劇烈的運動,奔跑了幾百米的位置後,也是毒發身亡,難以持久。

短暫的交鋒下,甯越迅速穩住了陣腳,而兩條蛇也開始和魔猿交戰,甯越的壓力瞬間減輕了不少,由原本的追逐戰,變成了現在的反擊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