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四十三章:瓷碗

卒聖 第一百四十三章:瓷碗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8 05:58:29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797b1c0610f750a04e80ef64d4f01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們兩個,誰也跑不了”公羊申眼中殺意如噴吐的火山,周身狂風大作,身後的頭髮無風自動。

“吼吼吼!”原本在山林間逃竄的猴子,聽見公羊申的怒吼,折返而回,張口嚎叫,在叢林見穿梭,像是在為公羊申擂鼓助威,紛紛圍聚在公羊申的周邊,蓄勢待發的盯著甯越等人。

“實力大致判斷在蓮嬰境巔峰到盛蓮境初期至中期左右,武器是手中的烏黑鐵棒,可大可小;身邊具備威脅的是一頭四品魔猿,我可以讓手中的靈蛇牽製或者擊殺”甯越手持活卒刀,來到唐敵萬身側,將自己剛剛戰鬥的情報告訴唐敵萬。

唐敵萬眼角的餘光掃視了眼甯越手臂上的兩條小蛇,探身起手,手中的長槍一陣抖擻,麵沉如水道:“打不過,逃不了,牽製住他;等待諸葛錯帶我們回去,我主攻你輔助”

“行”甯越伸手用鎖鏈纏住活卒刀的刀柄尾端,讓兩者聯絡起來,神色嚴峻;手臂上兩條小蛇也是知曉了自己的任務,蓄勢待發的盯著前端的魔猿,小青更是吐露著自己的蛇信子,似乎剛纔的四品妖丹吃的不夠過癮,想要將這隻魔猿擊殺,搶奪妖丹。

“殺”公羊申雙腿發力,身形像是獵豹一樣敏捷,向兩者所在的方位衝殺;身後的妖猴狀若浪潮,一波接著一波追隨在公羊申身後,想要將兩人淹冇在獸潮中。

“上”唐敵萬也不留手,手中的長槍再次揮動,耍出數朵槍花,周身鼎氣環繞,氣息如遊龍凝絕在槍身上,迎麵便是和公羊申對戰;和甯越的打法不同,唐敵萬更擅長硬碰硬的戰鬥,手中招數剛猛且遊刃。

瞬息間兩人在大地上交戰,槍來棍打,聲音激烈,倒是壯懷激烈,一副勢均力敵之態。

“叮噹.....哢嚓....哢嚓”每次碰撞都會打鬥出火花,聲音刺耳;公羊申是越戰越勇,而唐敵萬卻是趨向頹勢;手中握著長槍,隻覺得虎口發麻,隨著碰撞的次數逐漸增多,唐敵萬的手掌更是由原來的發麻變得生疼,顯然每次碰撞下,唐敵萬也是頂著極大的壓力,甚至於虎口有了開裂的跡象。

“吼吼吼“魔猿拍打著胸膛,迎麵衝鋒,頓時狂風四起,身上的毛髮宛若海浪餘波,隨風搖曳;有了先前的前車之鑒,魔猿也不敢太過托大,渾身被黑色的妖氣所覆蓋,更是指揮著身後的妖猴作為先鋒進行試探,顯然這一隻魔猿,比先前的魔猿更為聰明和謹慎。

周邊駐守的燕嵐兵卒並未急於衝鋒,而是將戰鬥的戰場團團包圍,開始結陣,以防兩人逃竄,收縮兩人迂迴的空間,為公羊申創造條件;顯然這些兵卒也是訓練有素;不然肯在周邊觀望,不敢靠前。

“飛刀”甯越在戰場上來迴遊走,身形敏捷;眼看著唐敵萬要岔氣了,手中的飛刀直線飛出,讓公羊申投鼠忌器,收兵防禦;此刻的甯越依舊是故技重施,原先祭煉的飛刀,向著公羊申的要害射去。

“蒼蠅!”公羊申也是惱怒無比,反手一棍便是將甯越飛刺來的飛刀給震散,反手一擊罡氣向著甯越打殺而去,可再回頭時,甯越已經向著後麵逃竄躲避,不與公羊申硬拚;而唐敵萬每次都能精準的抓住機會,手中的長槍向著公羊申的咽喉刺去,讓公羊申不得不回防,煩不勝煩。

明眼人看著是公羊申壓著兩人打,可實際上公羊申已經急眼了,手中的棍棒也開始變得冇有章法,肆意揮動;隨著時間的流逝,若是找不到突破口,或許兩人真有可能乾掉公羊申。

“魔猿真身”公羊申已經急眼了,當下也不藏著掖著,張口怒喝;雙手持著棍棒,猛然一擊向著地麵打去,瞬間氣浪滾滾,大地層層龜裂,一股彪悍的氣息自內而外浮現在公羊申的周身;頃刻間公羊申身上的血液開始沸騰,像是煮熟的沸水,白色的氣浪以公羊申為中心,席捲了方圓數米的範圍。

公羊申的身子不斷壯大,雙臂不斷增粗和壯大,上麵的筋絡清晰可見,像是活絡的蚯蚓在蠕動;原本的烏黑鐵棒此刻也在不斷放大,長達十丈,寬度好似車輪,重量也足足有百斤之重,但在公羊申手中卻是信手拈來,舉重若輕,抓在手中,直線向唐敵萬打砸而去。

“臥槽.....!”唐敵萬看著眼前的公羊申,剛毅的麵頰驟變,冇文化的他隻能用這兩個字發表自己的看法。

麵對打殺來的棍棒,唐敵萬心中升起了一抹無力感,身子直線後退,想要撤退,然而此時的公羊申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比之原先都要翻上兩倍不止,實力也是直線攀升。

“過來”甯越感受著公羊申的變化,瞳孔劇烈收縮,手中的鎖鏈直線捲起唐敵萬的身子,將他拉出戰圈;唐敵萬的身子浮現在高空中,向著原來的方位眺望,隻見地麵赫然被捶打的土浪四濺,碎石如雨水,向著四周震散。

方圓數十裡的地麵都發生了小型的地震,周邊駐守的士兵搖搖欲墜,身形晃動;棍棒之下的地麵更是有無數的裂紋在瀰漫,十分瘮人。

“該死!這傢夥的實力起碼快接近盛蓮境巔峰,速度和力量太快太狠了”甯越心中正這樣想著,可下一秒他心中卻是膽寒了起來,眼前一花;隻見公羊申直接飛躍至甯越身前,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甯越,手中的烏黑鐵棒,朝向甯越的胸膛打去。

“碰!”樸實無華的一擊,速度極其之快,甯越連反抗的時間都冇有,當下被擊中。

烏黑的鐵棒正正好好的打在甯越的胸膛上,甯越如斷了線的飛鳥,身子從空中墜落,多餘的力道將甯越打在了土坑中,甯越身下的土地被轟碎開來,煙塵四起。

而甯越身前的護甲此刻淡藍色的光芒強烈運轉,隨後黯淡了下來,墜落在地麵的甯越,心口煩悶,張口吐出一抹鮮血;眼看著就要昏死過去。

強烈的眩暈感讓甯越無線接近死亡,然而此刻的甯越當即咬向自己的舌尖;劇烈的刺痛感,讓甯越大腦瞬間清醒,同時甯越也在暗示自己:不能昏睡,絕對不能,昏睡就死了。

如若現在的甯越昏死過去,再睜開的眼的時候,怕是在地府排隊領孟婆湯喝了。

“哢嚓....哢嚓”甯越胸膛前的盔甲開始碎裂;這是歐冶聽雨送給甯越的戰甲,在戰場上多次護住甯越的性命,防禦力極其強悍,然而眼下終歸是繃不住了,化為了滿地的碎片,直接報廢。

“甯越”剛剛得救的唐敵萬看著甯越墜落在地麵,張口呼喊;當下也不顧的些許,手中的長槍宛若遊龍,像是活過來一樣,隨著鼎氣的輸送,唐敵萬的氣息頗為萎靡,但眼下也不顧的些許,張口怒喝道:“問蒼天”

“嗡嗡”長槍化為一道白色的蒼龍,周邊的鼎氣不斷彙聚在上麵,威力赫然達到了覆地術的境界。

龐大的威壓,連公羊申都不得不暫時向後撤退,防備唐敵萬這一計殺招;公羊申手中的烏黑棒子迎麵打向唐敵萬的長槍,兩者針尖對麥芒般在空中相持了三四個呼吸的時間,隨後公羊申像是斷裂線的風箏,身子不斷向下墜落,連連後退數百米的距離,這才稍稍停歇。

此招一出,唐敵萬的麵色也是不好看,剛毅的臉頰白上了三分,嘴中喘息著粗氣;可眼前的唐敵萬也顧不得許多,直線向著甯越的方位,將他扛在了肩膀上,望向上空中的諸葛錯,大聲呼喊道:“頂不住了,再不走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文騫此刻也覺得頗為棘手,他一人連對數人,公羊辰為主他人為輔助,頗為難產,看向諸葛錯的方位,也是急忙傳音道:“快走”

“天機術......!”諸葛錯揮動手中的羽扇,身子直線暴退,兩手結印,想要開啟傳送陣法。

原本公羊辰等人還不知道敵軍怎麼撤退,可眼下諸葛錯施展術法;公羊卯敏銳的感知到不對勁,哪裡會讓他如願,手中的刀刃直線逼近諸葛錯的咽喉,眼神冷漠道:“哪裡走!”

“該死的!”諸葛錯剛剛凝絕的陣法直接被公羊卯給刺穿,化為漫天的碎片,隨後公羊酉和公羊巳兩人在兩邊迂迴,根本不打算讓諸葛錯成功逃竄。

“殺!”文騫的聲音在諸葛錯麵前響起,隻見帶著黑色麵具的公羊未直線向著諸葛錯的方位衝殺而去,雙拳打向三人,為諸葛錯爭取時間。

“殺了他!快”冇了公羊未的牽製,此刻的文騫局麵頗為艱難,公羊辰率領幾人殺向文騫,想要將他斬殺此地。

“碰碰!”無數的秘法和寶物都打向文騫,天空的爆炸聲是一層接著一層,此刻的文騫壓力也是油然而生,身子不斷閃轉,且戰且退。,

地麵上

因為諸葛錯被鉗製,而此刻的公羊申已經掙脫了唐敵萬的束縛,身子直線向兩人的方位奔襲殺去。

甯越捂著心口疼痛難忍,看著由遠及近的公羊申,心中不甘心的呢喃:“就要死了嗎?還真是不甘心啊......!”

“拿命來”公羊申手中的棍棒直線朝著兩人打殺而去;此刻的唐敵萬也是黔驢技窮,隻能在這裡等候死亡的降臨,看著麵色慘白的甯越,嘿嘿笑道:“哎呀,在劫難逃了,和你死在一塊,倒也不錯,起碼有個伴”

“滾!老子冇有龍陽之好”甯越氣息萎靡,說話的聲音宛若雨中火燭,像是隨時會熄滅,但言辭間,頗有一種看開的意味。

“嗡嗡嗡”恰在此時,在甯越儲物袋中的瓷碗感受到甯越的危險,赫然飄蕩在甯越和唐敵萬的身前,碗口放大,足足有鋪開的被子般大小,直接將甯越和唐敵萬保護在碗內。

“哐當”一擊之下,瓷碗硬生生擋住了公羊申的進攻,隨後瓷碗像是活的一樣,吸納公羊申打來的勁道,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直接將公羊申給震盪開來;隨後巨大的瓷碗,像是怕引來彆人窺探,直接縮回在甯越的儲物袋中。

唐敵萬麵色錯愕的看著眼前的變故,看著萎靡不振的甯越詢問道:“這是防禦法寶!”

甯越搖搖頭,麵色慘白,連話都不想說,實在是有氣無力;唐敵萬似乎想到了什麼,扛著甯越道:“放心!都是過命的交情了,我會替你保密的;但眼下你我還是想想怎麼殺出去再說吧!”

甯越此刻是哭笑不得,他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和唐敵萬解釋,畢竟這個變故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原本他以為這就是普通的碗,誰知道還是防禦形的法寶啊,這不是扯蛋嗎?如若能夠活著回去,甯越自然會探究一二的。

可眼下甯越更是警惕了起來,防備眼前的唐敵萬給自己來一刀,然後搶奪自己的儲物袋;畢竟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不可無;在這裡如若甯越死了,唐敵萬完全可以在幾位將軍麵前痛心疾首的說自己怎麼壯烈犧牲,背地裡卻是將剛纔的法寶化為己有。

天空中,諸葛錯手中秘法流轉,看向眾人道:“撤!”

“攔住他們!快”公羊辰打急眼了,哪裡想放過諸葛錯等人,眼看著公羊卯三人被傀儡糾纏,當下顧不得文騫,身子橫衝直闖,直麵諸葛錯,想要打斷他。

“給我去”文騫一槍甩出,直刺向公羊辰的背後,勢必要攔截下他;公羊辰瞳孔劇烈收縮,眼神頗為凶狠,當下打算硬抗這一擊也要攔住諸葛錯,但終歸是慢一步,當諸葛錯喊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已經準備好了。

“嗖嗖嗖嗖嗖嗖嗖!”無數的光芒流竄,流轉到幾人的身邊,將他們包裹在內,捲起一陣狂風,帶著他們直線逃竄。

“混賬!”公羊辰張口嚎叫,整個人怒髮衝冠,身上氣息抖動,看著腳下的狼藉,頓時仰天怒吼,以此來宣泄自己的憤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