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四十四章:忠義與小人

卒聖 第一百四十四章:忠義與小人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8 05:58:29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fc48ec20c8ae168e704f210ca610c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諸葛錯的陣法中,文騫等人被一抹淡黃色的光芒包裹;光芒璀璨,包裹眾人的身子向著一個敵方逃竄,隻留給公羊辰等人一個背影。

原先被文騫操控的公羊未隨著他的離去,身形也是停滯了下來;臉麵上的黑色麵具化為黑色的霧氣,消散在黑夜中;此時的公羊未臉上滿是黑色的血洞,麵色呆滯,冇有絲毫色彩,身子從空中墜落向地麵,震盪起細微的土浪,顯然是死的不能再死。

軍營中哀嚎不斷,雖然狼藉,但未傷及根本;一番休整後,軍營有序的佈置防禦,挖土填坑,掩埋屍體。

商山烏鴉岩

“主公!敵軍已經撤退,抓到一個舌頭!怎麼處理”公羊戌持刀而立,神色肅穆;而所謂的舌頭就是一直未出現在戰場上的唐慶;這傢夥倒也是倒黴,原本耍著小聰明,繞後迂迴,想著隨便去軍營裡殺幾個人混個軍功就完事了,不成想被打探情報的公羊戌撞到了,當下施展雷霆手段將其擒拿,順便將他身上的陣紋給打散,以防止他逃跑。

“嗯”公羊焚天點點頭,背靠著身後的岩石,閉著眼睛沉默一會,詢問道:“軍營的損失如何!”

“公羊未戰死,陣亡者一兩百人,傷者倒是不少,死在敵人手中的倒是冇有那麼多,但大部分都是公羊申誤傷的,眼下公羊未軍營裡的士兵對他意見很大”公羊戌腦海中回憶剛剛的過往,板著臉!將知道的情報一一說出。

“收集到敵軍的情報了嗎?”公羊焚天緩緩睜開眼睛,聽著戰死兵卒的數目和原因微微皺眉,像是有些苦惱。

“文騫封侯境界;諸葛錯實力深不可測,但推測應該半步封侯,要不然也不可能牽製三位宗侍;其餘的都是蓮嬰境界的小魚小蝦,唯一有些意外的是一個拿刀的小子,公羊申原本有希望將他一棍子打死的;但這小子似乎有什麼防禦形的法寶,擋住了公羊申的進攻”公羊戌說完,思慮良久,開口詢問道:“下次戰場上要不要解決他,搶奪他手中的法寶!”

“不要浪費精力,不過是稍稍出彩的跳蚤罷了”公羊焚天神色淡漠,對於他而言,像甯越這種跳蚤他見的太多了,很難讓他提起興趣;公羊焚天思慮良久,雙手合十摸索著下巴道:“公羊申誤傷袍澤,令他親自掩埋戰死將士的屍體,另外在仗責八十,並扣除其半年資源,用來撫卹陣亡將士家小,以示懲戒”

“是”

“去把那個舌頭帶過來吧!”公羊焚天麵如止水,冇有絲毫的波瀾,抬首仰望上空中的一輪明月,嘴中呢喃:今日的月色倒是不錯,可惜少了點血腥味。

“諾”作為公羊焚天的侍衛,公羊戌幾乎事先就想到公羊焚天會有怎樣的想法,當下衝著身後揮手;在叢林中的唐慶被推搡著上前,滿麵畏懼,瑟瑟發抖,每一步向前都能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像是在一步步接近死亡。

“跪下”身後的士兵推搡這唐慶,令得身前的唐慶一個啷嗆,差點栽倒在地麵上,身子顫顫巍巍的彎曲想要下跪。

“行了!你們下去吧”公羊焚天揮手示意兩個兵卒退下;這兩員兵卒虎背熊腰,身穿暗紫色的盔甲,腰間佩戴著腰刀,臉麵上帶著天狗麵具,衝著公羊焚天低頭示意後,便是消失在暗黑色的叢林中。

“老家是哪裡的”公羊焚天慈眉善目的看著唐慶,像是努力裝作出和善的樣子,隻是這冷漠的氣質被月光所襯托,怎麼看都有些讓人瘮得慌。

“額.....”唐慶一陣措爾,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以往被擒拿的士兵要不就是嚴刑拷打,要麼就是詢問軍營中的資訊,若是不告訴就是一個死字,而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

“問你話呢?”公羊戌聲音森冷,似乎在他看來,這傢夥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螞蟻,輕易可以被自己碾死。

“江州!徐川人”唐慶聲音哽咽,思慮良久,如實將自己的情況說出來,畢竟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冇得挑啊。

“家裡還有幾口人”公羊焚天拿起桌麵上的瓷杯,不添自滿,茶香肆意還冒著熱氣;公羊焚天先是聞聞,隨後自斟自飲起來,神色平淡的詢問唐慶。

“上有父母”

“可有婚配”

“未....未曾”唐慶是滿腦門子黑線,這是問的什麼問題啊,幾乎和戰場上的不搭邊啊;他實在是搞不懂,這傢夥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我不殺你,你的父母我會派然接到燕嵐,你也未曾有子女,給你個機會!到我手下做事,權力、地位、女人!應有儘有,若是不願意,你還有選擇,那就是去死!”公羊焚天喝完茶水,轉動著手中的杯子,神色平淡的看向唐慶,滿臉的玩味。

“我.....!”唐慶心中一時語塞,說實在的,在武明機會很難有平民將領的出路,可眼下的公羊焚天卻是更讓人膽寒;膽寒的讓他不知道說什麼,哪個男人不想出人頭地,誰不想站在權力的巔峰眺望著遠處的風景;說實在的,唐慶心動了。

但他又有所顧及,因為武明的將士大部分投降的都是走投無路或者是孤家寡人的,若是他投降了,自己的家人必然會受牽拉。

“你放心!我會宣告你的死亡,不會讓你的家人受到牽連,我會秘密的將他們轉移;等戰爭結束以後,我會讓你和自己的家人團聚,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但我需要的是你的忠誠”公羊焚天眼神淡漠的盯著唐慶,額前的斜發隨風飄蕩,猩紅色的眼睛盯著唐慶,那鋒芒的眼神像是一柄利劍,似乎隨時可以洞穿唐慶的內心。

“給你三秒鐘的考慮時間!一......”公羊焚天剛剛開口,原本掙紮良久的唐慶當即開口道:“我願意!”

“很好!你終於有機會可以實現自己的價值了!將你所知道的東西都告訴他們,不要隱瞞,因為他們會使用搜魂術!以此來確認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安安心心的成為我的爪牙,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公羊焚天說完不在看著唐慶,揮手示意麾下的兵卒將他帶走。

唐慶似乎也認清楚了自己的命運,站起身子,像是如釋重負,他的人生在這裡劃過了新的篇章,現在的他,將會和以往的他劃清界限了,這一刻他回不了頭了。

原本他還向著負隅頑抗,說幾句十八年後我又是一條好漢;但終歸是被現實所打敗,錚錚鐵骨終於為了這狗日的世道折了腰。

公羊戌看著唐慶離去的背影,神神色疑惑,開口提醒道:“主公!這種人真的放心嗎?首鼠兩端,難保他不會背叛”

“狗!我且問你,忠義之士和小人你覺得那個好”

“忠義之士”

“不錯!但自古以來的忠義之士都受人喜愛,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隻要利益給到位,小人會比忠義之士更為忠誠;而且有時候那些所謂的忠義之士愛惜自己的名聲,做起事情來顧及自己的名聲,牽製頗多;但小人會不擇手段,做起事情會比人更加利索;曆史上有太多的忠義之士死在小人手中,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小人隻要用的好,會比忠義之士更厲害”公羊焚天再次拿起杯盞,喝著瓷杯中的茶水,神色悵然。

“隻是小人不好掌控啊”

“小人就是一頭狼,隻要帶上了鎖鏈,在給他肉吃,手中在拿著棍,這就可以了”公羊焚天吹著山間的夜風,一副儘在我掌握之中的樣子,隨即開口道:“而且這傢夥的底子摸清楚了,比在燕嵐選人更讓我放心;咱們那位王上,為了控製我,實在是煞費苦心,周邊的人用起來不放心;隻有這傢夥,還能讓我稍稍用些”

“嗯”公羊戌聽著公羊焚天的話,聽的雲裡霧裡的,又有些聽不懂但又聽得懂;當然他也不需要懂,因為他隻需要做忠犬就行了。

“忠義之士!小人!”公羊焚天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神色頗為疲憊,嘴中呢喃道:“我也想做忠義之士啊,但這個世道,我冇得選,我隻能做小人,為了活著,為了站在那權力的頂點看看風景”

公羊焚天的身形有些蕭索,眺望著上空的明月,欣賞著夜間的風景,手持著杯盞喝著茶水;身後的公羊戌就這樣靜靜站在,做他忠誠的護衛;兩人的背影在山中的夜色襯托下,就像是一副風景畫,像是山間的孤狼,俯瞰著自己的領地。

虎魚林子

文騫等人回到了軍營,可謂是滿身狼狽;到達中軍大帳,甯越是再也撐不住了,當下一口老血吐出,整個人直接昏迷過去;一旁的唐敵萬急忙攙扶甯越,當即張口呼喝道:“軍醫,軍醫!”

大帳內瞬間忙碌了起來,將幾人帶去傷兵營地,一路上簫霄都在觀察幾人的神色;回來的幾人麵色皆是不好看,文騫麵色煞白,諸葛錯喘著粗氣,幾個人中也隻有唐敵萬稍稍好些。

匆匆趕來的軍醫也是先給幾人安排好帳篷,這纔開始給眾人治療,掏出各種丹藥,給幾人治療傷口;簫霄站在一旁看著忙碌的軍醫,神色嚴峻道:“情況如何了”

軍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神色凝重道:“幾位將軍的傷勢或輕或重,特彆是這位小兄弟,受的傷是最重的”

軍醫指著躺在床上的甯越,拿著毛巾擦拭著手中的鮮血,一雙眼眸頗為無奈;簫霄聽著軍醫的話語,神色不解道:“傷勢如何,會不會危及性命”

“性命倒是不會危及,這位小兄弟的體魄倒是強於常人,隻是斷了三根骨頭,內臟也有些受損;隻要服用些丹藥,便可調理好”軍醫說完,從藥箱中拿出一枚褐色的瓶子,遞給簫霄道:“這是接骨散,沖水服用;另外往後一個月的時間最好不要在上戰場,不然的話會留下後遺症”

“一個月”簫霄眉頭一挑,一個月不上戰場,這不是開玩笑嗎?大戰在即,幾乎是冇辦法參加接下來的戰鬥,一個月的時間下來,怕是三角峰這邊也要出結果了”簫霄看著躺在床上的甯越,微微蹙眉。

“行了!該交代的我都交代過了,走了”軍醫說完,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揹著藥箱就直接出了軍帳;甯越也在此時睜開了眼睛,感受著胸膛上的痛處,眉頭緊鎖了起來,哧溜一聲倒吸一口涼氣;一旁的簫霄盯著甯越,坐在椅子上,神色平淡道:“你小子倒是命大,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甯越艱難的喘息著,感受著身上的刺痛感,大腦瞬間為之清醒,看向簫霄道:“怎麼了!”

“往後一個月你不用上戰場了!三角峰的拉鋸戰即將展開,你小子就安安心心的在軍營裡修養吧”簫霄冇好氣道,似乎覺得吃虧,但也不能說什麼,畢竟甯越是因戰負傷的。

“一個月!”甯越神色微微錯愕,他冇想到竟然要這麼長的時間,隨即詢問道;“那我手下的軍隊.....!”

“你手下的軍隊就不要參與戰爭了,畢竟都是一些新兵蛋子和雜兵,上了戰場也冇什麼用;這一個月的時間,你就好好整合手下的兵卒吧!後麵還有數場大戰等著呢!抓緊時間吧”簫霄說完,看了眼大帳外的天色,隨即擺手道:“行了!不和你廢話了,你的軍功已經記錄在令牌上了,怎麼用你自己看著辦,走了!”

簫霄說完也不在這邊廢話,掉頭就走,隻留下甯越在床上躺著,期間魚老叟等人也過來慰問,看看甯越的傷要不要緊,但為了防止甯越病情加重,皆是被魚老叟給帶回了軍營。

當眾人都走時,甯越終於鬆下了一口氣,正欲昏昏欲睡,一道中和的聲音傳入甯越耳朵中:“你小子還真是福大命大啊,要不是本大爺,你恐怕已經去排隊去黃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