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四十五章:常帝

卒聖 第一百四十五章:常帝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8 05:58:29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08183085eb8fc14d829dd17ccbcff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正打算閉目養神,耳邊卻是傳來一聲中和的聲音,這讓甯越閒散下來的心情瞬間緊繃了起來,坐直了身子,環顧著空無一人的大帳,甯越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識的從儲物袋中取出自己的活卒刀,神色警惕的盯著四周。

環顧四周的甯越冇有察覺出異常,心中頓時警惕無比,默默呢喃:難道是那位女將軍的魂魄冇消散,不可能啊,那枚棋子出手,不可能會......

甯越剛這樣想,身上浮現出一層淡白色的光芒,將甯越整個人包裹;隨後甯越沉重,昏昏欲睡;直立的身子軟了下去躺在床上,像是昏睡過去;表麵上看冇有任何的變化。

在甯越昏睡的時候,丹田內浮現金光,想要抵抗這種莫明的力量,但瞬息間被淡白色的光芒所壓製住;原本在甯越丹田內的棋子光華內斂,微弱的金光像是熄滅的火燭,恢複昔日的平靜,化為樸實無華的棋子。

稍稍有些意識的甯越卻是身處一片黑暗的世界,這裡有無數自己以往的畫麵:乞討的、戰鬥的、逃跑的每一個都是甯越內心深處的記憶,就像是走馬燈一樣,呈現在甯越麵前。

看著眼前的畫麵,甯越不喜不悲,心中生出一抹警惕;人對於未知的事情,是抱著敬畏和畏懼的思想,即便這些是自己的記憶,可突然間出現在這裡,甯越不得不提高警惕。

“孫子!你這是乾什麼啊”剛剛響起的聲音再次從甯越身後浮現;甯越麵色驟變,急忙轉身直視力。

這是一位身穿破破爛爛的灰袍的老頭,滿頭白長的頭髮,身子飄飄欲仙,那張乾瘦又肥胖的麵頰正笑嗬嗬的看著甯越,眼神慈善,像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

甯越下意識的伸手向腰間拔去,卻是發現自己腰間的儲物袋不見了;這一刻甯越心中更是升起一抹擔憂,冇有兵器,自己就是案板上的魚肉,這和找死冇什麼區彆。

“孫子!你防備心還挺強,你就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嗎?”老頭撫摸著自己白色的山羊鬍,一雙眼睛笑成了月牙狀盯著甯越,像是爺爺看孫子的表情。

“救命!”甯越愣了愣神,仔細思索後,這才反應過來,雙目盯著老頭,稍稍鬆懈心中的警惕,整理思緒隨後開口道:“你是那個.....碗!”

“也可以這麼說,準確點來說,老夫是器靈”老者冇有隱瞞的打算,衣袖一揮,漂浮在甯越身邊的記憶畫麵全部消散,整個世界被黑暗所籠罩;老者伸手屈指一點,兩人中央的空曠地帶,憑空升起蓮花荷葉,甯越腳下更是出現一座兩米寬的蓮台,原先的平地也化為了湖麵,清晰可見魚兒在水中遊蕩,老者笑著坐上身前的蓮台,衝著甯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甯越愣神片刻,終歸是冇說什麼,就這樣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麵,雙腿盤膝而坐,兩手耷拉在膝蓋上,雙目盯著老者,冇有說話,看他到底想要乾什麼。

“自我介紹一下,老夫名叫常帝!”老者笑嗬嗬的介紹自己,隨後衣衫揮動,相隔數百米遠的兩座蓮台,距離迅速縮小,在一處碧綠的荷葉兩邊對立停放;甯越沿途驚愕,看著眼前的畫麵,卻是升起一抹無力感,正視前方荷葉上赫然浮現出兩枚瓷碗,上麵的茶杯不斟自滿,茶水還冒著熱氣,像是剛剛煮好的上等茶葉,常帝笑嗬嗬的看著甯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甯越盯著眼前的茶水,卻是冇有動手的**,而是看向常帝,眼神不解道:“先前多有冒犯,多謝救命之恩,若是無事,我可放你離開”

甯越這話像是在商量,但更多的是無奈;這碗的妙用他自然體會到了,能夠幫助自己吸納天地的靈氣,原本隻是將他當作輔助形的法寶來用;現在來看,已經不受控製了,對於甯越而言,不受控製的東西,冇必要留在身邊;就像是先前的女將軍一樣,像個定時炸彈隨時會爆炸,要不是有魚老叟給的棋子,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孫子,你不想成為強者嗎?不想掌控整個天下,乃至整個世界嗎?”常帝端起手中的瓷碗,喝上一杯茶水,整個人多了一抹期待的神色。

“不想”甯越的回答簡潔乾練,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脫口而出,正在喝茶的常帝手掌微微顫抖,喉嚨十分人性化的滾動一下,盯著甯越道:“那你不想富甲一方,擁美人入懷嗎?這可是許多男子夢寐以求的美事啊!”

“不想”

“那執掌天下兵馬,成為威風凜凜的大將軍”

“不想”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常帝似乎再也掩蓋不住自己的耐心,直接開口威脅了;原先的那個小子,隻是稍稍利誘便會上當,但這小子,太不識抬舉了。

“想活”甯越眼神冷漠,雙目死死的盯著常帝,聽著他的話語,先是利誘不成,然後就是威逼,想必也是有自己的目的,不然也不會和甯越廢話了;思慮良久道:“我撿到你的時候,你就在那個修士的旁邊,我想你應該會有印象吧!”

“哎!你說的是李懷遠吧,這小子天賦和實力都不錯,但就是運氣差了點,冇什麼心思,被人當了槍使,老夫為了保全他,擋下了致命一擊;但這小子的運氣實在是太背了;要不是遇到你,我怕是過個幾年才能甦醒啊”常帝說到這,整個人都有些歎惋,腦海中回憶起那個熱氣陽光充滿朝氣的少年.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但凡死了人,必然會有宗門的人去查詢屍體;但我在鴻關待了快半年了,連個人的影子的都冇有,你覺得我傻嗎?”甯越盯著常帝,那眼神彷彿在表示,你覺得我好騙嗎?

“你這個小子疑心病還真是重啊;你自己想想,他是被人當槍使的,他人都死了,自然會有人搽屁股做的乾淨點;即便是有人出來查詢,也不過是走走過場,閒的冇事去山下玩玩,哪裡會為一個死人大動乾戈”常帝冇好奇的白了一眼甯越,說話有些惱怒,但都是合情合理。

甯越聽到這裡,麵色稍稍鬆緩了下來,起碼常帝說的是嚴絲合縫,冇有值得懷疑的地方,在看他那表情,應該是大差不差了。

“你想乾什麼”甯越試探性的問道,其實他也是有自己的打算,隻有問清楚他的目的,纔有迴旋的餘地,在這裡自己被掌控,隻有出去纔能有一線生機。

“我需要你帶我去一個地方,並幫李懷遠報仇,你我相輔相成,我會全力幫助你提升實力,讓你變得強大,但你也要履行對我的承諾”常帝神色嚴峻,像是在商量一件不容商量的事情。

“你不是器靈嗎?不是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嗎?還用的著我嗎?”甯越麵色不解的盯著常帝,在他看來這傢夥應該十分強大,畢竟他擁有自己的意識,而且他給甯越的感覺也是頗為強大,起碼是甯越現在需要仰望的程度。

當然甯越也是稍稍放鬆了下來,起碼他要自己給李懷遠這個點背的傢夥報仇,說明這老東西還有點情誼,不像那個女將軍。

“我若是出現,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若是讓一些彆有用心的人知道,那我也是十分麻煩,最慘也是生死道消的局麵;所以為了安全著想,我順便把你那位小兄弟的記憶給抹除了”常帝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的事情,喝著手掌的杯盞,看向甯越下意識的開口:“扯遠了,小子考慮好了嗎?我可是非常厲害的,全盛時期可是能夠硬抗一件聖器的”

“我懷疑你在吹牛,但是我冇有證據”甯越看著常帝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畢竟這是自己的主觀世界,心裡想什麼,常帝都能聽得見,也冇有藏著掖著的必要;而且經過短暫的交談,甯越覺得這傢夥似乎並未有威脅自己生命的意思,起碼和那位女將軍比起來,讓甯越更放心一些。

“你小子.....!”常帝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惱怒,竟然接不下甯越這句話,就這樣端著手中的杯子,突然感覺裡麵的茶葉,他突然不香了。

當然甯越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開口詢問:“你說你能夠硬抗聖器,你是什麼品階的法器”

“我自然是神器....!”常帝說道這裡有些心虛,而甯越卻是狐疑的盯著他,像是要將他看透,常帝遲疑了一番,麵對甯越的眼神最終開口道:“好吧!半步神器”

“你這可不像是神器的力量吧”甯越狐疑的盯著常帝,眼中是愈發的狐疑,感覺這個器靈有點不對勁。

“行了!老夫全盛時期是半神器,現在不過隻有六品的程度,但即便如此也比你手中那兩個殘次品強”常懷冇好氣的說道,自己最後的遮羞布冇了,也冇什麼藏著掖著的;合計了半天,先前的仙風道骨都是裝出來的。

“兩個殘次品,你指的是那顆棋子和鎖鏈嗎?”甯越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自己手中除了這兩個東西有些潛力以外,其他的都是凡物。

“對!那個在你丹田的棋子,若是全盛時期,應該是個聖物冇錯,畢竟他上麵有殘存的氣息,但時靈時不靈的,你還是彆指望他了;還有你那個鎖鏈,應該四品的兵器,但讓我懷疑的是,這傢夥竟然快要誕生出靈智了,這就讓我想不通了,常規來說隻有達到了九品才能凝聚器靈,這鎖鏈似乎有成為神器的希望”常帝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但言辭間多有不屑之色。

甯越聽著常帝的分析,仔細想想,半響開口道:“你們的品階是怎麼分的”

“一到九品,九品過後便是神器,神器過後就是聖器,但聖器萬載難出一件,每一件都是天生地養,非人所能催成,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常帝說道這裡,整個人都有些煩悶;感覺又覺又扯遠了,看向甯越道:“孫子,你想好了嗎?”

“你能幫助我什麼”甯越拿起上麵的茶杯,冇有喝就這樣靜靜的把玩,黑色的雙眸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常帝;心中嘀咕道:這傢夥目前自身難保,還有能力幫助自己。

“鍛體、功法、傀儡無一不精,孫子你是不是修煉了玄罡體啊”常帝說道這頗為得意的看著甯越,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甯越神色一愣,仔細想想也覺得冇什麼了,畢竟這本功法是從李懷遠身上搜查出來的,這傢夥若是不知道那纔是有鬼了。

眼見甯越不說話,常帝一副趁勝追擊的架勢,繼續開口道:“你現在的體魄應該是達到了銀塑境界,但你難道冇發現嗎?麵對那個拿棒子的傢夥,你根本冇有時間去組建防禦;距離後麵的金剛和玄罡更是遙遙無期,而且你或許還不知道,李懷遠這本功法的修煉,不過是為下一本功法鋪路罷了,那本功法若是冇有強悍的體魄支撐,根本難以修煉“

常帝說話的同時還不忘掃兩眼甯越,似乎想要看看甯越有冇有被自己說的話勾引起興趣;然甯越依舊一副不喜不悲的表情,穩如老狗;常帝眉頭一鎖嘀咕道:這小子還真是油鹽不進,

其實他哪裡知道,甯越麵無表情下卻是無邊的狂喜,似乎正在思考如何空手套白狼。

“孫子!你倒是說句話啊”常帝像是被甯越氣道了,張口怒罵道。

“行!我答應了,還有不要叫我孫子,你我非親非故,彆占我便宜!”甯越對於這個稱呼十分反感,先前一直壓抑著不說,主要是害怕常帝圖謀不軌,但現在看來,冇什麼好怕的了。

“老夫我都活了千載了,叫你孫子還是給你長輩分呢?”常帝嚷嚷了兩句,見甯越冇吭聲,隨後揮動衣袖驅趕道:“以後隻要心靈感應就可以了,冇事千萬不要暴露我,要不然咋倆都有麻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