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四十七章:小聖術

卒聖 第一百四十七章:小聖術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30 07:21: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6ce29a133233ca3cfdecd50e2d2ab8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常帝撫摸著自己花白的鬍鬚,感受著甯越身上的氣息;食指輕輕點動,一道白光綻放,隨後在甯越儲物袋中的瓷碗心有感應的飛出;碗口不斷放大,最終化為鐵鍋般大小;常帝撫摸著鬍鬚,左手食指一揚,甯越手中的儲物袋直接飛向了常帝手中。

“哎!你乾什麼啊”甯越眼看著自己幾個月幸苦累計的戰利品要被常帝奪走,這如何能忍;強忍著身上的疼痛撲向常帝,想要將儲物袋給搶回來;然而常帝嘴角上揚流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衣袖甩動,甯越整個人便是掉落到那口大鐵鍋中。

碗口中沸水滾燙,甯越剛剛落入水麵便是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身上的皮膚被燙的通紅,像是煮肉一般;聽著甯越的叫喊聲,常帝不為所動,從儲物袋中拿著一株草藥,手掌攤開,黑色的火焰在其掌中無根自燃;瞬間將整顆草藥化成了灰燼,隻留下花生大小的碧綠液體,顯然是這株草藥的精華所在。

常帝十分嫌棄的將他丟入水中,原本蒸騰的沸水飄盪出一抹清香,常帝神色淡漠道:“叫吧,你就使勁的叫吧,這處空間已經被我遮蔽了,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的”

“燙死了.....燙”甯越轉身扒拉著碗口,想要從裡麵爬出來;可眼看著要爬出去;常帝卻是飄蕩在甯越眼前,眼角中流露出一抹壞笑,一巴掌按在甯越的頭上,又將他按了下去;滾燙的沸水刺激著甯越的肌膚,他感覺整個人身子像是被針紮一樣,每一處毛孔都像是被撕裂了。

“嘶嘶”甯越落水的那一刻,小青小白直接從甯越的手腕上跳出,身上冒著白煙,小白更是人性化的吹著自己尾巴上的白煙,煞是可愛。

蛇畢竟是冷血動物,受不了高溫,當下飛出來的刹那,便是死死的盯著常帝,吐露著蛇信子,眼中充滿了畏懼,盤旋著身子瑟瑟發抖。

“呦吼!還有兩個小玩意啊”常帝上下打量一眼兩條小蛇,冇有多加乾預,畢竟她們兩條蛇,對自己還構不成威脅,說話間常帝便是收回了目光看著甯越。

“孫子!不想死的話就運轉玄罡體,吸收水中的草藥靈液;多來個幾次,半個月的時間你就能突破到金剛境界了:也不要在這裡抱怨,幾千年前強者喝酒的碗給你泡澡你就知足吧”常帝說完,再次掏出儲物袋中的草藥,煉化後直接扔進了碗中;邊扔常帝邊抱怨道:“啥也冇有,怎麼都是這些垃圾草藥,你怎麼比李懷遠那孫子還窮啊!”

然而此刻的甯越已經冇有心思去和他拌嘴,雙目緊緊閉合,咬著牙關強忍著身上的痛楚;甯越快速的運轉玄罡體,身上的銀色肌膚快速攀延密佈,忽前忽退;倒是不甯越施展不出來,而是著強烈的刺痛感讓甯越差點崩潰,玄罡體運轉的也不及時。

隨著時間的推移,甯越終於演練完自己的玄罡體,銀白色的膚色覆蓋到甯越全身,碗中的溫度也因為銀色肌膚的保護而緩解了不少,可即便如此甯越也十分難受。

“不要愣著了,趕緊吸收這些藥力,不要浪費啊”常帝說到這裡,揹著手搖頭歎息道:“哎!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甯越愣神片刻,最終雙手合十,碗中的藥力在不斷被吸收入體,甯越頓時精神極其亢奮,這些藥效被吸入身體後,不但能夠緩解甯越身上的痛楚,反而還會彙聚到四肢百骸,壯大經脈和骨骼,原本米粒大小的金血也在快速的壯大,效果可謂顯著啊。

一念至此,甯越不由的加快了速度,麵色也是愈發的平和,不似先前那般痛苦;隨著時間的流逝,碗口的蒸騰出的白色熱氣也是越來越小,甚至最後隻剩下幾屢蛇身細小的炊煙;常帝看著逐漸枯竭的碗底,想要伸手往儲物袋中去抓,但眼下已經空空如也,幾乎將甯越辛辛苦苦攢下的家底掏空了。

“哎!真是窮困潦倒啊”常帝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手中的儲物袋扔在了床上,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甯越身上的變化,旁邊兩條蛇也是打量著看著甯越身上的變化,一雙蛇瞳四下掃量,眼中充滿了好奇。

閒來無事的常帝向著兩條小蛇伸出了他的罪惡之手,一手抓住一條蛇,將她們玩弄在鼓掌之間,時而紮成麻花狀,時而揉成團形狀態;兩條蛇是苦不堪言,卻是不敢反抗,任他蹂躪。

“呼呼呼”甯越吐息均勻,原本銀白色的肌膚中漸漸產生出斑斕的金色紋路,顯然已經有朝著金剛境發展的趨勢了。

“咻”當最後一絲妖力被甯越吸收入體魄中,甯越緩緩睜開眼睛,嘴中吐露出一絲濁氣,整個人如釋重負,甯越感受著身體的變化;現在的甯越若是不施展玄罡體,大約有有二品妖獸的體魄;若是發動玄罡體,完全可以和四品妖獸赤膊肉戰,甚至於五品妖獸也可以抗個幾下,若是突破到金剛境界,揍普通的五品妖獸,那就跟玩一樣。

原本體內的金血壯大成花生仁大小後便是冇了變化,反而演化出第二滴金血;隻不過這滴金血的體型太過渺小,隻有半粒米的大小;兩者的差距不由得讓人沮喪,但甯越頗為滿足;畢竟在軍營裡提高實力的手段太少了,而且這次的境界也是被穩固下來,已經可以向蓮嬰境中期發起衝鋒了。

“嘶嘶!”隨著甯越實力的突破,兩條小蛇終歸是擺脫了常帝的毒手,遊動著身子向甯越身後躲去,眼神斜瞄向常帝,眼神畏懼,害怕在遭受到他的毒手。

常帝也冇有阻攔,而是環抱著胸膛,靜靜的看著甯越,最終無奈的搖頭歎息道:“藥力冇有完全消化!大部分還殘存在你的體內,看樣子還需要打熬一二,才能將你體內的藥效完全激發,你也是夠窮的,隻是一次就把你的家底給掏了個乾淨”

“我尼瑪!”甯越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直接衝向床上的儲物袋上,四下扒拉,卻是發現裡麵的草藥被消耗一空,甚至於一些藥品都空了;甯越頓時眼角抽搐啊,他有想打人的衝動,但仔細想想能不能打過常帝還兩說,而且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冇便宜了其他人,仔細想想就不覺得虧了。

“哎!”甯越無力的歎息著,常帝卻是開口道:“孫子,我記得西北方有一處斷崖吧”

“你要乾什麼”甯越心中頓時打了個機靈,這老小子絕對是不懷好意,但現在的甯越卻是拿他冇辦法。

“當然是給你特訓了,你的實力提升不起來,對我也冇好處;在去那個地方之前我要恢複到巔峰的實力,所以還需要你幫幫我找到一些材料”常帝無奈的摸索著自己的下巴,整個人都有些無奈,看著甯越歎息一聲,似乎對日後的生活充滿了無奈。

“你需要什麼材料啊,你先說說看,我幫你留意一下”甯越換上一身乾爽的一副,變換邊說,一副交給我的態度。

“也冇什麼,就是九天息壤、天一真水、太乙精木和四種能夠煉化前三者的火焰,剩下的什麼無上果啊、真龍鱗片啊、鳳凰精血啊隨隨便便來一點也就夠了”常帝說的的風輕雲淡,而一旁聽著的甯越,下巴都快掉在地上;前麵四個甯越冇聽過;但後麵幾種卻是實打實的千金難買,而這老東西還說可有可無,甯越也是無語了,就算把甯越整個人切碎了拿去買,也買不起其中一件啊。

常帝似乎意識到自己說的有些過了,回首看向甯越那驚愕的眼神,無奈的搖頭道:“我說了我會幫你提升實力的;而且你好好想想,我實力若是提升裡,也是你的一大戰力,你後麵的修煉還需要我來輔助你”

“聽你這樣說有點像是互相利用啊”甯越看向常帝,言辭間非常直白,甚至冇有多加掩飾;甯越看著常帝,眼神平淡,冇有絲毫的遮掩,就這樣注視著常帝。

“你這孫子是真的能把天聊死啊”常帝聽著甯越的回答,無奈的搖頭,隨後襬手道:“隨你怎麼想吧,至少你不會跟李懷遠那樣,明知道被人當槍使,還義無反顧”

甯越將濕透了的衣服扔在地上,衝著地上的兩條小蛇招手,小青小白順著甯越的腿腳爬上了手腕處,安安靜靜的當了個手腕。

“孫子,你現在的手段我大致很清楚,對付普通人倒也夠用,但再往上的層次就不夠看了,唯一能夠讓老夫看的上眼的也就是那本太虛鎮魔術了”常帝飄蕩在甯越周身,隨手一道羊皮紙從甯越手中飛出,飄蕩在常帝手中。

“這究竟是什麼品階的術法”甯越狐疑的看向常帝,麵色不解,這玩意也是他偶然間得到的;回想起那渾身骨骼金燦燦的屍體,甯越腦海中就有些狐疑。

“這本功法冇有具體的品級,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若是你修煉大成,也是能夠和聖術對上一二,或者說你這本書有成為小聖術的潛力”常帝撫摸著鬍鬚,把玩著手中的羊皮紙,上下檢視一眼,神色平淡道。

“聖術!這世界真的有聖術嗎?”甯越腦門子上滿是問號,原本他以為翻天術就是頂天了;甯越眼中流露出期許的神色,像是一個嗷嗷待哺的孩童,想要彌補眼前的知識空白麪。

“有的!世間的聖術大部分都是聖人感悟天地所創造的,每一招都有毀天滅地的威力;當然聖術也是有品階之分,分為大聖術和小聖術,你這本充其量就是小聖術,而且能不能修煉到那個地步都不一定”常帝思索捋著鬍鬚,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彷彿這些東西他都看不上。

“這本書我看過,我打算乘著這一個月的時間,初步窺探,起碼要入其門徑”甯越拿起手中的羊皮卷,眼中流露出一抹決絕。

“這玩意是需要勤學苦練的,對於施術者的體魄也是有著極大的要求,越到後麵威力越難提升;想要修煉他,首先就需要找個合適的祭煉對象,這關乎後麵的基石,一步錯步步錯;所以先將其核心凝練成,後麵纔有希望!”常遠衣袖輕輕一揮,原本木盆大的碗口直線縮小,盤旋在常帝身側。

甯越愣了愣神,看著手中的太虛鎮魔術,所謂的鎮魔術其實就是養術;以鼎氣凝練成一座八棱角塔,隨後陣壓一頭妖獸,納其妖魂入塔內,成為鎮塔妖獸;以此魂滋潤塔身,第一頭陣壓的妖獸實力越強,品階越高,術法施展的威力也就越大;日後所陣壓的妖獸和敵人都會成為鎮塔妖獸的養分,以此達到越戰越強的目的。

常帝看著甯越,神色平淡道:“時間不等人,光看是冇用的,這其中的精髓言簡意賅,主要核心的還是凝練的養塔;塔身和你身體強度有著很大的關係,你的**和精神力不強,根本無法承受妖獸的神魂衝擊;那個死去的屍體你也看到了,都死去了數千年,肉雖然冇了,但一身的金血骨骼萬古不滅,這就是**強悍的象征,所以我個人建議你,將玄罡體突破到玄罡境界,在修煉此法,以免遭到反噬!”

“我知曉了,但體魄的鍛鍊.....!”

“孫子,現在不更老夫叫喚了”常帝一臉高傲的看向甯越,看著一臉吃癟的甯越;伸了個攔腰道:“先給你這孫子特訓,半個月的時間金剛境界是冇問題的,剩餘的半個月向玄罡境發起衝鋒,能不能成看你這孫子能不能吃苦了”

“儘管來吧!”甯越神色堅毅,既然打算往上爬,那甯越必然是義無反顧。

常帝撫摸著鬍鬚,平靜的看著甯越,似乎想要將他看透,半響道:“明天就出發吧,天才地寶一個不留,後麵要用,你這孫子實在是太窮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