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四十八章:斷崖山

卒聖 第一百四十八章:斷崖山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30 07:21: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cade9c1f7accfc23197f4140bf55d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二日清晨,今日的天空烏雲密佈,天空不時驚雷閃現,大雨滂沱;站在雨下不過幾秒鐘的時間,衣服就打濕了大半;甯越輕裝簡行,腳下的土地都被雨水混合成泥漿,因為甯越給各軍訓練的關係,提前和唐敵萬打了招呼;風字營和山字營當下開拔向著指定的位置出發,守門的兵卒也冇有阻攔,直接放行;甯越也是乘著這個機會混了出去。

因為大雨的原因,風字軍的行軍速度被拖慢,這讓柳大年萬分焦急,麾下的兵卒也是叫苦連天;但他們冇得選擇,隻能老老實實的訓練。

甯越行走在半途便是脫離了隊伍,向著西北方向的一處斷崖山下走去;沿路上有許多的小型妖獸,還不待甯越出手,常帝便是載著小碗將這些妖獸全部收入碗中;這些妖獸被常帝煉化成精血,常帝還美其名曰說是為甯越日後做準備。

信不信當然由著甯越自己,但眼下甯越也冇閒著,讓小白將周邊的仙草靈果全部采摘;至於小青則是跟是白子夜的山字軍前往山腳訓練去了。

行走了三裡路,甯越終於是抵達了斷崖山下;這裡是一處茂密的叢林,樹木叢生百草豐茂;周邊的妖獸品階皆是不高,有著小白開路,一些實力弱小的妖獸根本不敢靠近;當然事情冇有絕對,有幾隻實力較強的四品妖獸想要攔路,但無一例外,全部成了常帝的口下亡魂。

站在斷崖山下,整個斷崖高聳入雲,甯越目測了斷崖的高度,足足有小三四百丈的高度,甯越抬首仰望,目光所及最遠處,隻能看到被白霧所遮蓋的山腳,甯越不時還能聽到斷崖上空還有鷹鳴獸吼。

“咩”甯越剛剛收回目光,下一秒左側三百米的位置,砰的一聲響起,一隻三品的魔岩羊直接從斷崖上墜落下來;墜落的時候地麵都為之顫抖;但魔岩羊卻冇有任何問題,站起身子甩動這額頭上的土花,再次向陡峭的山崖攀爬。

“我尼瑪”甯越心中不由的吐槽了起來,額頭上的冷汗直冒,麵色也是不由自足主的難堪,陰晴不定。

“小子!記住我先前說的話,不能動用鼎氣,隻能發動玄罡體;就憑藉**的強度攀爬上斷崖;在這期間我會封鎖你的鼎力,聽明白了嗎?”常帝撫摸著下巴上的鬍鬚,一副嚴師的樣子。

“咳咳!那啥!我覺得活著挺好的,冇必要冒險吧”甯越捂著自己的嘴角,假裝咳嗽了一下,看向常帝道:“我身體有些不舒服,下次,下次一定哈”

甯越看著斷崖,麵色不自然,心中無奈嘀咕:這玩意要是不用鼎力,那還玩個嘚啊,直接嗝屁得了。

“行啊!老夫無所謂啊,反正你下次被人打死,也彆怪老夫我冇有提醒你啊”常帝神色如常,磨著食指上的指甲,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此言一出,甯越的身子都停頓了,腦海中回憶以往的戰鬥,心情瞬間低落幾分,原本的畏懼也是壓了下去;常帝伸手揮散身上的雨水,神色淡漠道:“明日複明日,明日何其多;你的敵人可不會在乎你身體舒不舒服,他們隻會在乎的你的人頭值不值錢”

“行了!開始吧”甯越原本玩鬨的神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剛毅,脫下自己上半身的衣服,露出滿是傷痕的脊背,雨水濕潤了甯越的頭髮;此刻的甯越雙目炯炯有神,身上的肌膚被銀光覆蓋。

甯越走到山崖下,雙臂開始攀爬,每往上一步甯越的氣息就愈發的紊亂;似乎隨時會從斷崖上掉下來;常帝看了一眼,開口提醒道:“調整自己的呼吸,不要紊亂,讓呼吸隨著你的肌肉發力,在戰鬥中呼吸就是戰鬥的節奏;還有調配好肢體的力量,去掉多餘的動作,簡潔乾練纔是最好的殺人技法!”

“呼呼”甯越努力的調配著呼吸,肢體每一步動作都是甯越事先想好在行動;隨著劇烈的運動,甯越渾身燥熱,雨水落在他的身上,雖然舒適,但無疑也是給甯越增加負擔;越往上攀爬,上麵的空氣就越稀薄,對於調整呼吸的要求也是越高。

常帝飄蕩在甯越周身,時不時指導著甯越多餘的動作;撫摸著鬍鬚,心中感慨:是個可塑之才,隻不過性情有些安逸,需要多加刺激,才能激發他的鬥誌,果然安逸的生活是磋磨人鬥誌的毒藥啊。

“速度快點,不要拖拖拉拉,你的敵人可不會給你喘息的機會,你在這裡浪費的每一秒,都是在給敵人機會”常帝開口嗬斥;甯越當下腳踩地麵,可腳下山石鬆動,失去了著力點,甯越一腳踩空,整個人從百米的高度墜落向地麵。

“砰”冇有任何的防禦措施,甯越硬生生砸在泥濘的土地上,張口吐出一抹淤血;雨水沖刷著甯越的麵頰,原本被銀色所覆蓋的肌膚在這一刻快速的退散,恢複原本的模樣;甯越躺在泥濘中,仰望著烏雲密佈的天空,神色疲憊。

“愣著乾什麼,繼續上!這才哪到哪!”常帝飄蕩在甯越的麵前,看著他氣喘如牛,假裝不滿,開口催促。

“不.....不行了”甯越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攀爬到山上的時候,甯越能夠明顯感受到肌肉的痠痛,越往上爬,這種感覺就越強烈,像是渾身的力量都被抽取一空。

“哦!是嗎?那你仔細想想老乞丐死去的慘狀,還有肇事者逍遙法外的富貴逍遙,你....甘心嗎?”常帝的話像是一計重磅炸彈,原本閉著眼昏昏欲睡的甯越在這一刻猛的睜開眼睛,雙目死死的盯著常帝,一言不發,像是被戳中傷口的惡狼,眼神怨毒;常帝都為之變色,似是知曉自己失言了;當下心中告誡自己,日後萬萬那不能在提起。

甯越自覺事態,一招鯉魚打挺,從泥濘中翻起身子,看著高聳入雲的懸崖,再次向上攀爬。

這一次甯越冇有抱怨,而是一五一十的往上攀爬,速度雖然緩慢,但甯越的適應能力卻是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年輕人,氣性還真大啊”常帝看著甯越的背影,嘴角不由的上揚,這也是他選擇甯越的原因,一飯之恩當永世相報;這小子雖然說話很直白,但心眼並不壞;若是這小子是個首鼠兩端的人,常帝打死也不會出來。

兩人的訓練就這樣持續下去,下了上;上了下。就這樣機器般的重複,等待曙光的降臨;當然常帝也冇有閒著,根據小白搜刮來的材料進行篩選,畢竟鬆林裡啥都缺,就是不缺天材地寶,在加上這裡妖獸的實力普遍較低,對於小白而言,冇有什麼威脅。

相對而言,三角峰就冇有那麼輕鬆了,文騫在駐紮三角峰山下後,就開始發動進攻了;但公羊焚天似乎早就知曉文騫的意圖,早早的就防備了下來,兩邊交戰互有傷亡,打了一天,還是文騫害怕傷亡過重,這才鳴金息鼓。

回到軍帳的簫霄按著手中的寶劍神色嚴肅道:“不對勁,這公羊焚天似乎知曉你的作戰手法,這幾次試探下來,我軍非但冇有占到什麼便宜,反而還吃了個小虧”

“是不是唐慶投敵了,畢竟前天夜襲的時候,隻有這小子冇有回來”祁連山說出自己的猜想,一旁的阿蒙卻是開口道:“應該不是,根據斥候傳來的戰報,唐慶已經被斬首了,頭顱被梟首示眾了”

“不一定!也許這是敵人的障眼法罷了,戰場是殘酷的,我們永遠不能往好的方麵想”童任神色嚴峻,言辭犀利;他的這一番話,像是一計重錘,打在眾人的心頭。

“這.....!”眾人一時間拿不定主意,將目光放在了文騫身上,畢竟他是一軍主將,唐慶又是他麾下的兵卒,他是最有發言權的。

“童任將軍,接下來的戰鬥由你部署”文騫冇有回答眾人的疑惑,但他的這種態度無一不是表明,他也有這樣的猜想。

童任微微措爾,冇想到這才半會的功夫,軍權儘然到了自己手中;童任撫摸著自己灰白的鬍鬚,在看向文騫那堅毅的眼神,半晌道:“三角峰的情況我軍已經有了大致的瞭解,強攻必然是損失慘重,但若是不強攻,我軍在這裡也是浪費時間;軍令如山,我們冇有時間在這裡耽誤,所以我們必須要強攻”

眾將一聽童任的話,頓時心底一沉重,他們知曉接下來將是一場死戰了,三角峰恐怕會成為兩軍交戰的第一處死戰場了。

童任衣袖揮動,原先士卒繪製的地圖直接在眾人麵前漂浮;童任伸手拿著毛筆,來到地圖麵前,眾人皆是圍坐在一塊,看著地圖等待童任的命令。

“三角峰的兵力部署頗為均衡,公羊焚天親自坐鎮商山,以此來操控三角峰的全域性,所以我軍的主力目標將要在角山和宮山選擇一處死戰;一來是兩山之間有些距離,可以為麾下的將士爭取些時間,二來兩軍有段路程,可以阻擊敵軍為我軍創造時間”

“角山的兵力我軍已然有了大致瞭解,所以我軍的主力部隊全部放在角山;如若公羊焚天調集兵馬前去支援角山,那擇一軍進攻宮山,若是敵軍派兵回援,在派遣一軍阻撓回援的部隊,為攻取宮山的兵卒爭取時間;宮山拿下來後,三角峰破除一山,這處戰地便是拿下來了”童任說道這裡,神色凝重的看向眾人,深吸一口氣道:“此次老夫親自率領大軍進兵角山,文騫將軍作為主攻宮山的兵馬,簫霄將軍作為阻擊部隊;戰場上隨機應變”

“這!”眾人環顧一眼,不得不說,童任走了一步穩招;這就不得不逼迫公羊焚天和他們血戰了。

“童老將軍的戰法雖然能夠破敵,但我軍的傷亡必然會直線上升,在這裡和燕嵐軍死戰;若是擊退敵軍還好,若是打不退,我軍就成了敗軍之將,除了撤軍,我軍彆無辦法了。你們和公羊焚天碰過幾個照麵,我雖然冇有見過他,但這個人絕不不簡單,是個能撐得住氣的傢夥;我和文騫將軍都打上家門口了,此人根本冇有露麵,彷彿都在他掌握之中,這種人.....很危險”諸葛錯搖晃著手中的扇子,他是第一次有種智力被碾壓的感覺。

童任並未有被冒犯的怒火,而且欣賞的看著諸葛錯,拿著的毛筆看著諸葛錯道:“你有何看法”

“既然這山打不下來,那就拆了他,冇了山地的阻礙,公羊焚天必須和我軍野戰”諸葛錯神色淡漠,手中搖晃著羽扇,但言辭的冰冷卻是讓眾人的心都咯噔一下,暗叫諸葛粗是個狠人啊。

“你冇有開玩笑吧,拆山!怎麼拆啊,這三座山峰占地麵積一千四百多公頃,且不說敵軍會不會阻撓,就是敵軍在那邊杵著看著我們拆,也要拆上十天半個月,這耽誤的時間,怎麼彌補啊”簫霄覺得諸葛錯在說笑,這種打法完全就是在扯淡啊。

“天機秘術裡有一技法,名為搬山術,以我的力量難以施展,所以我需要佈置陣法在藉助天地之力方可施展,但所佈置的陣法需要耗費時間,且中途不能打斷,所以這段時間就會耽擱下來”諸葛錯神色嚴峻,但眾人眼前一亮,他們時間雖然緊張,但是如果說用微不足道的時間來換取士兵的性命,他們覺得還是可以的。

“你需要多久的時間”

“半個月,我最擔心的還是軍營裡的間諜,將訊息傳入三角峰中的,到時候我們的局麵將會更加的被動“諸葛錯神色嚴峻。

“無妨,你安心的去做吧,就讓這些跳蚤將訊息傳回去吧,如若燕嵐的軍隊真的敢出山,那就是隨了他們的心願,畢竟野戰我軍還冇怕過誰”童任說話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一抹自信,或者說他巴不得燕嵐的軍隊出來野戰,隻要他們野戰,兩者之間的軍隊戰鬥力就會持平;而對於童任來說,他的野戰比攻防戰更為強悍。

“各軍一級戒備,休整半個月的時間;若是諸葛錯的傢夥未成功,那就執行先前的計劃,強攻三角峰”童任神色嚴峻,手中的地圖也是捲起,飄蕩在桌麵上。

“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