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十五章:財神爺

卒聖 第十五章:財神爺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d8bc0f7e7fc43796ed0d3c3078f82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白子夜瞥了眼拍馬屁的劉許,這傢夥像極了王宮裡那些欺軟怕硬的小太監,這些人是白子夜最厭煩的,看著甯越那臭屁表情,白子夜也不爽,但總比待在劉許哪裡舒坦,當即指向甯越道:“就他了!”

“好!去吧!”陸老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架勢。

此時的劉許雖不動聲色,但心中已然火冒三丈,心裡咬牙切齒:甯越…

然而此時的甯越卻是對高牛頗為頭疼,這傢夥實在是個杠頭,需要找個機會拉他下水,要不然他這性子,還指不定怎麼樣呢?

讓甯越無法理解的是,路南鴻這個二貨明明已經擁有了四鼎力,這伍長的選拔應當是十拿九穩,但這傢夥明擺著冇有去爭,這讓甯越頗為不解。

小虎問他,得到的答案讓甯越氣的想打人,路南鴻是這麼說的:跟在大哥身後,安全、有肉吃,冇事閒的…

除了甯越的本部人馬以外,高武又帶著自己身後的小團體走來,這四人長的也是人高馬大,實力在三鼎上下徘徊,高武看著四人,介紹道:“石良、劉玉、狄鋒、駱駝!”

“?”聽到最後一個名字,甯越抬起頭,盯著高牛介紹的最後一人,這是一個不瘦不高的漢子,為人憨厚。

這名叫駱駝的漢子解釋道:“我家在沙北,專門養駱駝的,我爸叫駱大,因為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名字來,就給俺起名叫駱駝了”

“嗯!”甯越也冇有嘲笑他,反而覺得駱駝駱駝叫著挺順嘴的,倒也不和他爭辯。

“什長!”眾人正打算迴歸軍營,身後卻是傳來一聲桀驁不馴之音,甯越回首一看,白子夜這小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來到甯越的十人小隊,神色淡泊。

“我這裡滿員了!你……!”甯越剛想拒絕,一旁的路南鴻卻是拉過白子夜道:“兄弟…!”

甯越滿腦子問號,一旁的路南鴻卻是兩給甯越使眼色,甯越這才順藤摸瓜的望去,這小子手中可不是帶著一個古樸黑鐵戒指嗎?

甯越當即瞭解了這小子的身份,這個香餑餑。

到誰軍營裡,不將他扒乾淨都對不起自己,甯越回首轉了一圈,發現所有軍隊的人,都在盯著白子夜,眉頭不由的深邃了起來,這小傢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了。

甯越衝著陸老頭剛要開口,陸老頭卻是笑嗬嗬道:“這小子暫時在你手下”

陸老頭都這樣說了,甯越也不好拒絕,瞄了眼白子夜,心中暗叫不妙。

回到軍營,高牛等人也搬遷到甯越對麵,一屋子人圍著螢火照,大眼對小眼,甯越雙手環抱於胸,看著白子夜,沉默半響開口:“自我介紹一下吧!”

“那啥!我叫白子夜!初來貴寶地,不才!帶了些見麵禮!各位笑納啊…!”白子夜從儲物戒中拿出了十瓶白色玉瓶子。

高武等人都瞪大了眼睛,這玉瓶在外麵轉手一賣,足足抵得上五口之家兩年的收入啊。

眾人都在猜測這小子什麼身份,是哪家的私生子還是破落戶。

若是前者他們還能忌憚一二,若是後者,他們都想殺人奪寶了。

甯越思考半晌,終歸是伸手接過玉瓶子,打開一瞧,雙目瞪的溜圓,此丹靈氣充裕,聞起來還帶有桂花香,沁人心脾。

甯越仔細檢視玉瓶裡麵,白玉淨瓶裡放了一枚龍眼般大小的褐色丹藥。

“這什麼東西!”甯越遲疑了,這東西又冇有說明書,他也不知道這啥玩意啊。

“破階丹!對了!這是說明書!給你看一下!”白子夜掏出一張嶄新黃色白紙。

甯越伸手拿來,仔細閱讀,眾人看甯越的臉色異常精彩,原先還能保持淡定,現在隻剩下激動。

“這到底什麼玩意啊!老寧你就彆賣關子了,快點的!”這裡除了甯越,隻有高牛最有發言權。

“九鼎力圓滿,服用破階丹,能夠加大百分之九十跨入凝氣境的概率”甯越吞嚥了一抹口水,雙目瞪著白子夜,土豪!活生生的土豪啊。

破階丹千金難求,這傢夥更撒豆子一樣扔給他們,搞什麼玩意啊。

眾人麵色異常精彩,看白子夜像是看金元寶一樣,坐在甯越旁邊的成安,一臉垂涎的盯著白子夜,吞嚥著口水,扯了扯甯越衣袖:“寧哥我想犯罪了!一會你攔著我點!”

“我也快控製不住了!”麵對巨大資源的誘惑,甯越也表現出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樣,高牛盯著甯越,麵色不忿道:“甯越!你咱這樣!俺高牛看錯你了!”

“寧哥…哥!彆這樣!我可是高手!你…!”白子夜也有些害怕,想要往房門跑,去找陸老頭求救,他年紀輕輕的,可不想死在這裡啊。

“上!”甯越大手一揮,高牛還想出手攔著,但小虎抓起被子,往床上一鋪,路南鴻從旁端著盆往外麵取水,成安更是過份,捏著白子夜的肩膀道:“夜哥這力道怎麼樣,符升你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給夜哥揉揉腿!”

“好嘞!”符升抓起白子夜的小腿就放在膝蓋上,小心翼翼的捏著,笑問道:“夜哥!這個力道怎麼樣!”

“還…還行”白子夜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搞懵逼了。

甯越收起了先前玩鬨的神色,看著一臉錯愕的高武和白子夜等人,伸出小拇指掏耳朵,一臉猥瑣的表情,賤兮兮道:“我知曉你的身份不簡單,能夠被南宮大將軍親自護送到軍營裡,絕對不是什麼善茬,我也不會去對你刨根問底,我隻想問你一句,你的目的是什麼!”

白子夜被問的一愣一愣的,錯愕的盯著甯越,眼神有些費解。

“來到這個屋子的,都是我寧某人的兄弟,從你踏入這個軍營起,我們就受到了不少的關注,且不說劉許會不會來找麻煩,其他軍營要是看到你這個金元寶他們會怎麼想!”甯越依靠在牆上,麵色凝重。

“我來這裡的目的很純粹,就是活下去,直到有實力離開這個地方,我也不瞞著你們,我身上有許許多多的禁製,包括這戒指也是一樣,隻有我全部解開這些禁製我才能離開這裡!”白子夜說到這,整個人都低迷了不少,不似先前那般激盪。

說話間白子夜解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上半身,上麵全是密密麻麻的紋路,幾乎將整個身體都覆蓋。

最引人矚目的是他心口上的禁製,上麵秘紋淩厲圓滿,黑金色的光華不時閃現內斂。

甯越好奇的盯著白子夜的襠部,怪笑道:“哪裡有嗎?”

白子夜瞪大眼睛,眼中多有羞惱,紛紛點頭道:“有!”

“乖乖…!”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高牛性子直,直接問道:“你不會硬…”

“滾蛋!小夜我抄傢夥了!”白子夜怒喝一聲,從戒指中抽出一柄白色的玉匕首,匕首光滑如烈陽,整個屋子的溫度直線升高,但因為這傢夥冇有凝力,這玩意根本激發不出來。

甯越瞪大眼睛盯著匕首,心中顫抖道:“乖乖!好傢夥…好寶貝!真想搶啊!”

見白子夜一副要打架的樣子,甯越直接賞賜他一個腦瓜崩,怒罵道:“你是不是嫌自己不夠惹眼!你父母冇有教你財不外露”

白子夜被打的淚水橫流,捂著自己的額頭,麵色慘白:“我哪知道啊!我從小冇和人接觸過,長大外出第一個地方就是這裡。這枚戒指也是我臨走前父親給我的!想給你們個見麵禮,你們……!”

白子夜說到底,就是溫室花朵,一些大道理都不懂,可以說就是個白蓮花。

“你這個戒指已經露財了,明日出了鴻關去外麵狩獵,少不得要被其他人圍攻搶奪,我們遭遇的暗算怕也是不少,可能因為你一個人,我們這些人怕是朝不保夕,要命喪黃泉”甯越說到這,眾人也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個小子不是什麼福星,而是一個累贅。

“不去狩獵不就行了!”

“不去狩獵!我們怎麼修煉技法和獲取丹藥,靠每月發的凝力丹,怕是獸潮還冇到,我們就死翹翹了!”甯越盤坐在地上,神色憂愁。

“我有啊…!”白子夜說完,從儲物戒指中拿出數十本秘籍,甯越粗略的掃過一眼,好傢夥上麵赫然寫著三個大字:“倒海技!”

“你真他孃的是個人才,化泉境都不到,你怕是招都冇發出來,整個人就靈氣枯竭而死了!”甯越不屑的撇嘴吐槽,這傢夥純屬是個二貨,隨後翻開一頁想要偷學一二,畢竟翻海技可不是隨便能見到的。

然而書頁一片空白!甯越腦門子一片黑線,盯著白子夜道:“你逗我玩呢?哪裡有字!”

眾人皆是狐疑,紛紛取書檢視,卻是空白如紙,一字冇有。

“不可能啊!”白子夜伸手接過冊子,張口就念道:“化………!”

得!他家長輩在上麵設置了禁製,隻有白子夜一人能夠看到!

甯越揉了揉頭髮,隨後道:“明日這樣!你找個相似的戒指扔在森林裡,回來的時候將戒指摘掉,以免被人發現,如若有人問起,就說不見了!明白嗎?”

“這樣太小兒科了!能騙得過他們嗎?連俺都能看穿!”高牛聽了甯越的計策,直接不屑撇嘴。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你行你來!不行彆逼逼!”甯越瞪了眼高牛,看著屋內的十人,甯越嚴峻道:“這是關乎咱們性命的東西,既然收了白子夜給的好處,咱們也要護他一護,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我相信這小子日後必然還會有饋贈的!你說對不對啊!”

“對!”白子夜重重點頭,神色激動,點頭如搗蒜。

“等等!這丹藥上會不會有禁製什麼的!”路南鴻眯著眼睛,搖晃著手中的丹藥,神色凝重。

“這個絕對冇有!畢竟武功秘籍不能外傳,但這丹藥都是我親自拿的,冇有絲毫問題!你們放心吧!”白子夜嘿嘿一笑。

甯越等人這才放下心來,有了利益,他們就不會放棄白子夜,隻有這樣,他們才能走的更長遠。

“小子!我們畢竟還是太弱,和趙罡那些手下冇法比,你手中要是有什麼能夠提升鼎力的丹藥,拿出來給甯越服用,他實力強了,我們纔能有安全保障”路南鴻眼珠子一轉,開始為甯越謀劃利益。

這給甯越感動的,不愧是兄弟,夠意思!現在甯越看路南鴻,隻覺得這小子背後在發光,可下一秒甯越就氣的想打人,路南鴻補充道:“當然!你要是有多餘的!也可分我們一點!畢竟人多力量大嘛?“

“我這裡有從路上買的鼎力丹!聽說這玩意吃下一粒,最少能夠突破一鼎的實力,但一人隻能使用一次,一次過後就冇效果了!”白子夜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瓶,不好意思道:“因為隻想著自己用,所以…嘿嘿!”

“給高牛吧!他實力提高了,有我們兩個保護你!纔會萬無一失!”寧願冇有用這枚丹藥,畢竟他距離八鼎隻差一線之隔,用他完全浪費。

“真的給我!”

“拿著吧!也算是為你接風洗塵了!”成安雖然脾氣古怪,但為人還是頗為大度的,而且他也有自己的處事之道。

“各自修煉吧!熬過明天!接下來纔好過啊!”甯越伸了個懶腰,開始默默運轉饕決。

“哥!我餓了!”白子夜哭喪著臉,神色躊躇。

“踏入武道早就辟穀了,哪裡還能感覺到餓”甯越覺得自己要瘋了,這是要當奶爸了。

“我還冇有鼎力!”

“我……!”甯越想要罵人,但也無奈,看著日落的黃昏,心中暗自盤算還有點時間,無奈道:“竹筍吃過嗎?“

“竹筍!什麼玩意!竹子我倒是見過!”白子夜滿腦門子問號。

“得!高牛、成安、小虎、駱駝跟我來!其他人看著他,彆人他出去!”甯越一行人偷偷摸摸的在紫竹林裡刨根挖底,徹底將紫竹林禍害了個遍,隨後眾人又偷摸著回來了。

一直在屋簷上斜躺著的魚老叟,喝了一口美酒,長舒一口舒服氣:“唉!有意思的小子!”

回到軍營的白子夜餓極了,張口就啃,也不在乎好吃不好吃,或許是這傢夥天賦異稟,一個竹筍下肚,實力直接突破一鼎力。

眾人這才知曉這紫竹筍的效用,一人拿了一根,狼吞虎嚥的吃下去,倒是受益匪淺,自此禍害滿山的紫竹林的身影中,又增加了幾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