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五十一章:魔岩羊

卒聖 第一百五十一章:魔岩羊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2 06:57: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c0c694064385d9460892a22bdd7d74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盤膝而坐雙手合十,運轉丹池內的鼎氣;一縷縷淡黃色的鼎氣夾雜著藍白色的電芒向著甯越頭頂彙聚;與此同時甯越體內的金血也在運轉調動,在其體內裹挾著電芒,以防傷及甯越的筋脈。

突破到金剛境界後,甯越體內的金血足足有六枚之多;隨著時間的流逝,甯越頭頂上的鼎氣逐漸彙聚,最終形成花生殼大小的湛藍色雷種;配合著太虛鎮魔術的口訣,在甯越頭頂飄蕩運轉,不斷凝絕。

這一凝聚就是一天的時間,由白天煉化到黑夜,小白和常帝就在旁邊護法,感受著兩者的氣息,周邊的妖獸紛紛避讓,不敢靠近。

當體內最後一絲雷霆之力吸入到雷種中;原本在甯越頭頂飄蕩的雷種,最終墜落向甯越的丹田,靜靜的飄蕩在丹池外圍;當然最好的黃金地段自然是被那枚棋子所占據,其他的法器寶物隻能遙遙觀望,垂涎欲滴,也冇有誰敢挑戰他的威儀。

黑夜中,天空中的烏雲終於散開,夜晚特有的星空展現在甯越眼前;抬首仰望著星空人是那麼的渺小,甯越心裡五味雜陳;夜間的晚風吹拂著甯越光禿禿的頭頂,隻感覺涼颼颼的;枯黃的樹葉隨風飄蕩,甯越注目良久,最終攀爬上斷崖山峰,這次甯越的目標是山頂。

“嗡嗡嗡”金色的光芒在甯越身上蔓延開來,在黑夜中顯得尤為突出,就好像是一輪明月,驅散周邊的黑暗,甯越雙臂伸展,不斷向上攀爬;身姿矯健如猿猴,在山體上閃轉騰挪,行動自如。

此時的甯越體力、耐力、速度、力量比之以往都強悍不少;在加上對山體的瞭解,攀爬山體可謂是輕車熟路。

行進半山腰上,甯越對前路也是摸索狀態;如若山體上冇有著力點,甯越直接一拳頭砸在山石上;原先堅不可摧的山體在甯越的拳頭下,宛若刀切豆腐簡單;一拳頭下去砸出蘋果大小的坑洞。

有了著力點,甯越行進速度比之往常都快了不少,不到半個時辰甯越就攀爬上半山腰;甯越翻過身子,背靠著山體,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這是甯越幾日來累計的經驗,這種背靠著山體的姿勢,可以極大的緩解四肢的痠麻,背靠著山體甯越恢複了不少力氣,停歇了幾分鐘,甯越再次向上攀爬。

但危險也是隨之而來,往上的路途中,甯越看到三四隻小群體的魔岩羊依靠著陡峭的山石在岩石上的睡覺;因為甯越的動靜頗大,引起了它們的注意,甯越瞳孔猛的一鎖,小心翼翼的降低自己的呼吸頻率,免得驚動他們。

“孫子,好戲開始了”常帝的身子飄蕩在甯越身側,隨手拿起撿來的石頭,砸向領頭的魔岩羊;甯越瞳孔一鎖,看著常帝的動作,嘴中呼之慾出:“我尼瑪.....”

“咩!”為首的魔岩羊乃是四品的實力,麾下的三頭魔岩羊實力最差也有三品的實力;原本魔岩羊首領淡黃色的眼睛變成了猩紅色;隨著首領一聲令下;這三四頭魔岩羊四肢發力,向甯越衝殺而去。

“乾”甯越麵色驟變,急忙召喚出儲物袋中的鎖鏈,纏繞著山體上的歪脖子樹四處躲避;第一隻衝殺來的魔岩羊頭頂上的羊角冒著綠油油的光芒,向著甯越的小腹衝撞而去,甯越急忙雙臂發力,一招猛虎撲食身子猛然向上跳躍三米,也顧不得上麵有冇有著力點,甯越雙手臂發力,直接鑿出兩個坑洞,將身子在山崖上固定好。

“咩”冇撞到甯越的魔岩羊,四肢翻仰騰空;隨著重力的吸引,向著地麵墜落。

“砰”隻聽一計實心的碰撞聲,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甯越光是聽著就感覺十分肉疼了,黑夜中看不清視野,但依據甯越多年的征戰經驗來看,這隻魔岩羊多半是躺在塵埃中了。

地麵上,魔岩羊艱難的從土中爬起身子,甩動著額頭;對於從小生活在斷崖上的魔岩羊而言,從高空墜落地麵,是他們從小到大的必修課;甩動著額頭,魔岩羊鼻息間噴吐著白氣,正欲在向上攀爬;但滾滾煙霧中,一對猩紅色的眸子在魔岩羊身後睜開。

隨後地麵上便是傳來魔岩羊無力的哀嚎,小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咬斷了魔岩羊的咽喉;清脆的碎裂身接踵而至,血液流入小白口中,咽喉滾動吞噬著魔岩羊的鮮血。

魔岩羊連發出哀嚎呼救的能力的都冇有;當最後一滴鮮血被小白吸收如腹後,這才鬆開已經死絕的魔岩羊,抬首眺望著上空,期待著下一隻獵物掉落;以前小白還不相信天上掉餡餅,現在小白信了,甚至還十分期待。

此時的甯越正奮力的向上攀爬,但身後的幾隻魔岩羊並不打算就此把手,四肢在山體上來回的跳轉;速度是甯越的數倍;它們常年在斷崖上生活,攀爬陡峭的山體對於它們而言不不過是輕車熟路,就像是人類生活在地麵一樣。

“吼”甯越身後傳來一聲獸吼,甯越聽著身後越來越近的吼叫聲;眉頭一挑,抬頭打量四周的環境,看著山崖上一顆水桶粗的歪脖子樹,甯越當即催動鎖鏈纏擾樹身;甯越的身子在上空飄蕩好似盪鞦韆;遊蕩了半天,甯越的身子翻轉,直接跳落在歪脖子樹上。

鎖鏈宛若遊龍,纏繞在甯越的手腕上,甯越從儲物袋上取出活卒刀,身子斜蹲在地麵上,一手撐著樹乾,一手持著活卒刀,雙目死死的盯著魔岩羊。

為首的一隻魔岩羊在後麵指揮前方衝鋒的族人,兩隻魔岩羊在岩石上來回跳動如魚得水,遊刃有餘;仰頭向著甯越衝撞而去,額頭一尺長的羊角,直刺向甯越的方位。

甯越瞳孔劇烈收縮,當下一招蜻蜓點水,身子直接從樹木上跳起,兩頭魔岩羊身子騰空正中甯越腳下的歪脖子樹;脆弱的樹身被輕而易舉的撞斷,魔岩羊失去了著力點,身子騰空反轉,四腳朝天,隨著斷裂的樹木一同掉落向地麵,漆黑的雙眼盯著甯越,嘴中發出咩咩的嚎叫,以此宣泄自己的不甘。

明月下,皎潔的月光照亮著甯越身上,透露出他寬廣的背影;看著墜落向地麵的魔岩羊,甯越擺手道微笑:“好走!不送”

這兩隻魔岩羊的命運自然是有了歸宿,皆是葬送在小白的蛇口之下;彼時的小白,身子纏繞著一隻魔岩羊,蛇口咬住另外一隻的咽喉,將兩者拿捏的死死的。

“咩咩”魔岩羊首領看著麾下的族人墜落山穀,鼻息噴吐白色的煙霧,以此宣泄它的不滿;張開羊口凝絕出一道碧綠色的能量球向著甯越掃射。

甯越瞳孔收縮,不敢久留原地身子在空中翻轉,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魔岩羊的攻擊;射空的能量球在距離甯越頭頂左側三十米的位置爆炸開來,整個山石開始崩塌滑落,無數的煙塵滾落山下,向著地麵墜落,動靜之大響徹整個斷崖。

整個斷崖山上,獸吼鷹鳴不斷,甯越手中的活卒刀插在山體上,身子飄蕩在空中,聽著斷崖的動靜,心中咯噔一下,暗叫玩大了。

“咩”下麵的魔岩羊窮追不捨,斷崖上數十隻氣息不菲的妖獸皆是在黑夜中露出身影:山貓、岩豹;空中更是有山角鷹在夜間飛舞;碧綠的眼睛迅速鎖定甯越的位置;畢竟甯越身上的金剛體在黑夜中尤為明顯。

“吼吼吼”陡峭的山崖上,甯越正上方一聲獸吼傳出;一隻臂如身長的通天猿猴從斷崖山頂墜落而下,沿途的歪脖子樹成了他的踏腳點,在其身後還有無數的通天猿猴追逐而來;這些動物在山林間行動自如,轉瞬之間便來到距離甯越百米的方位。

甯越吞嚥著口水,眼中滿是難以執行,當即怒喝道:“常帝!你給我滾出來”

“孫子!彆亂叫喚,現在這些妖獸都不是你的對手,自己把握去吧;老夫我前去前麵給你探探路,前麵應該有一顆蒼天老樹,你解決完這些傢夥就趕緊過來”常帝嘿嘿一笑,留給甯越一個你懂得眼神,隨後身子飄忽不定,留給甯越一個背影後,直線向天空飛去。

“吼吼”常帝話音剛落,一隻狡猾的山貓向甯越的小腹抓去;鋒利的爪子包裹著妖氣,一瞬間甯越的衣服被撕裂小半;山貓尖銳的爪子切割在甯越的皮膚上,摩擦出火花卻未傷及甯越分毫。

甯越頓時腦門生出一抹細汗,這隻山貓快準狠,顯然是在山林中爭強鬥狠的;山貓和白猿白兕這種妖獸不一樣,白猿他們是群居動物,而山貓是個體生物;往往這種妖獸非常難纏,他們野戰經驗豐富,捕獵手法更是強悍。

甯越曾經聽魚老叟說過,強悍的山貓可以屠殺實力和他相當的族群;可見他的智慧和實力絕不能以常態來推斷。

“喵....”山貓張開血盆大空,聲音不似家寵那種軟綿綿的萌叫,而是帶著一抹凶悍和霸道。

捱了一爪子的甯越雙目掃了眼山貓,這哪裡還能用貓來形容啊,這隻山貓身子宛若猛虎,但四肢輕盈,動作靈敏宛若獵豹;在岩石間來回竄梭如履平地;要不是甯越提前發動了玄罡體,怕是剛纔那一爪子,連甯越的腸子都能夠爪出來。

還不等甯越去找山貓衝殺,下一秒無數的妖獸便是向甯越發起衝鋒;甯越頓時感覺不妙,自己就算是動靜鬨了大了點,可也不至於被這麼多妖獸圍攻啊?頂多就是和魔岩羊有些矛盾。

突然甯越聞到身上傳來一抹醉人的香味,狐疑之下甯越四下查詢,但甯越愣是什麼都冇找到,此時的岩豹已經張開血盆大空,向著甯越撲殺而來,甯越也來不及防禦,當下揮刀砍向眼前的岩豹。

“撕拉”“哢嚓”

兩道聲音先後響起,甯越的衣服被岩豹撕下了大半,手中的活卒刀劈砍岩豹的脊梁骨,擦出無數的火花;這隻岩豹防禦力和速度極其強悍,甯越一刀砍中隻是在它岩石的脊背上留下一道不伸不淺的痕跡。

這隻岩豹不知道是瘋了還是這麼著,身子攀爬在斷崖上,搖頭晃腦的撕咬著從甯越身上扒拉下來的衣服,似乎這就是甯越一樣;衣服撕裂的期間甯越看到很多白色粉塵,甯越頓時反應過來了;常帝剛離開之前,好像拍了自己的肩膀,這粉塵應該就是那時撒上去的,

“這個老東西”甯越怒罵不止,抬頭仰望山頂的常帝,眼中有一抹厭煩;就在甯越愣神之際,身後的山貓直接撲殺向甯越,張開猩紅的獠牙,那尖銳細長的獠牙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瘮人,上麵還有碧綠的液體垂落牙間,似乎這隻山貓的獠牙帶著毒性。

“找死”甯越雙手呈現劍指,上麵先是金色的光芒包裹著手臂,隨後白光悠悠,白色的鼎氣覆蓋在上麵,化為一道鋒利的氣罡,甯越眼中寒芒大盛,心中呢喃:“斷手!劍指”

“撕拉”“轟”

甯越身子騰空而起,手中的劍指直接對上山貓的咽喉,隻聽血肉分離的聲音傳出;甯越的手掌直接洞穿了山貓的咽喉,連帶著山貓後麵的山體都被甯越所洞穿,山貓鋒利的獠牙撕咬在甯越的手臂上,根本冇有任何的作用。

此時的山貓眼中儘是難以置信,死死的盯著甯越,咽喉哽咽,是半點話都說不出來;甯越來不及多想,直接撕下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裹挾了山貓的屍體,向著衝殺來的通天猿猴扔去。

“吼吼吼”隻是一瞬間,山貓的屍體被撕裂的七零八落,斷崖上一片狼藉;甯越剛想向上攀爬,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身鷹鳴;山角鷹似乎並不受影響,煽動者翅膀向著甯越疾馳而來,嘴中噴吐著赤紅色的火焰,在黑夜中顯得尤為明亮。

赤紅色的火焰直衝著甯越的麵門而來,高溫的火浪鋪麵而來,照射在甯越光禿禿的頭頂,像是黑夜中的小太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