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五十二章:弑神蜂

卒聖 第一百五十二章:弑神蜂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3 05:54:24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df6f199666565a6479ef5f2728d98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死鳥”甯越轉頭看著撲麵而來的火焰,黑色的瞳孔中滿是火焰無比忌憚;火焰覆蓋的麵積太大;以甯越為中心,方圓直徑十米的位置全部覆蓋,滔天的火焰宛若火龍猙獰咆哮;甯越眉頭緊鎖,這樣的覆麵積根本避不開,隻能硬接下來。

甯越心念一動,一直在體內孕育的飛刀憑空出現麵前;甯越順便催動的了雷種,讓雷電加持著飛刀;看著山角鷹的方位,甯越甩動飛刀,直接飛射而去;飛刀穿梭在火焰中,所觸碰到的火焰直接被一分為二,但強烈的溫度讓飛刀全身煆燒的通紅。

這柄飛刀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作的,麵對劇烈的高溫冇有融化反而衝破火焰,正射中山角鷹的身子,在黑夜中劃出白色的刀芒狀若長空射鵰。

“咻...”空中傳來一聲悲鳴,山角鷹被飛刀射中,身子在空中翻轉,翅膀扇動在空中打了幾個啷嗆,向著地麵墜落;噴吐的火焰即便有飛刀的抵抗,但還是射燒著甯越;高達數百度的高溫灼燒著甯越的身子,將其身上的衣甲燒燬大半,甯越雙目充滿血絲,火焰灼燒的溫度像是被千萬根尖針紮肉,讓他痛苦不堪。

“呼呼”火焰持續了十幾秒的時間,隨後在夜間的晚風吹拂下逐漸消散;此時的甯越渾身被燒的的通紅,身子輕顫上麵還冒著白煙;可見這火焰溫度。

甯越甩動著自己的額頭,努力讓大腦保持清醒,眺望著上空廝殺的妖獸群體;當下四肢發力,極力的向上攀爬;這裡的妖獸已經殺紅眼了,濃鬱的血腥味會引來更多的妖獸,這裡已然變成了一處屠宰場。

下麵的小白忙的不亦樂乎,山上的妖獸時不時的掉落幾隻,宛若大珠小珠落玉盤,這可把小白高興壞了,在山腳下極限收割;到最後根本懶得吃了,給那些瀕死的妖獸致命一擊後,直接扔在了地上,屍體就在山下堆積狀若小山。

甯越在山體上攀爬,身後不時有幾個妖獸攔截去路,但都被甯越結果了;以甯越現在的實力,麵對五品妖獸也是有一戰之力;當然打贏是不可能的,但自保還是冇問題的。

“走你”甯越咬牙挺過刺痛感,調整自己的呼吸,努力向上攀爬。

然而眼下的妖獸群中,那頭實力最為強悍的四品通天猿猴雙臂伸展,捶打著山體,轟隆一聲,兩枚車轅大小的山石被通天猿猴砸出山體;通天猿猴一手抓著一個,張口咆哮,手中的岩石一左一右的向甯越揮砸而去。

正在向上攀爬的甯越瞳孔一鎖,眼中流露出一抹笑容,身子騰空一招猴子翻身後,緊接著身子跳落在岩石上,藉助著通天猿猴的臂力直線向山頂衝鋒。

通天猿猴巨大的臂力下,岩石飛向天空,超出山頂五十多米的距離,這纔沒了力道,緩緩向著山下墜落;甯越瞅準了時機,一招蜻蜓點水從山石上跳落下來,正正好好的落在地麵上。

“啪嗒!”甯越跳落山頂,這才鬆了一口氣,來到山崖邊緣抬首向下俯視;隻見數百頭妖獸已經恢複了靈智,知曉自己被耍了,紛紛衝著甯越張口怒吼甯越瞳孔劇烈收縮,這要是被他們衝上來,甯越怕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盯著山腳下的妖獸,甯越拿著活卒刀,身子連連後退;仔細計算好山體的尺度,甯越雙手持刀,深吸一口氣蓄力怒喝:“霸刀”

“呼呼呼”一刀揮砍向地麵,原本堅不可摧的山石層層龜裂,縫隙中冒著白色的光芒;地麵上冒著一道宛若長龍般的縫隙,蜿蜒曲折,但仔細看還是以邊緣山體為主,將整個山頂給切碎了半層,直向著半山腰上的妖獸群砸去。

“轟隆隆.....”山體被切割,脫落斷崖;整個半山腰上的妖獸群頭頂都覆蓋上一層陰影,遮蓋住微弱的月光;妖獸的反應也是各不一樣,有四處逃竄的,也要哀嚎恐懼的;當然也有奮起反抗的;四品的通天猿猴王拍打著自己的胸膛,仰天發出一聲怒吼,雙拳蓄力向著山體捶打,隻是一拳頭下去,整個碎石裂紋如蛛網般散開。

“轟”“哢嚓”“吼吼吼”

山石被轟碎了,可還不待魔猿王反應過來,下一塊山石接踵而來,身子騰空的通天猿猴王冇了著力點,隻能不甘心的伴隨著山體向下墜落。

正在山下嗷嗷待哺的小白看著碎裂的山體,原本還百般無聊,但甯越突然給他傳信讓它躲遠點。

小白伸著蛇尾撓撓蛇頭,不明白甯越什麼意思,可當她仰頭看向上空時,無數的岩石從空中墜落,不時還有妖獸的哀鳴。

小白頓感不妙,挪動著蛇身子,向著後麵的叢林躲藏;她剛剛離開原地,隨之而來的一道碎石帶著眾多妖獸從山上墜落。

轟隆一聲,煙漫肆意,土浪翻飛,妖獸的哀鳴和掙紮宛若交響曲,待大麴一落小曲隨之而來。這還冇完,妖獸還冇有喘口氣,天空再次墜落無數的山石,砸在妖獸墜落的位置,宛若隕石雨一般,連連砸下三四波這才稍稍停歇。

山頂上的甯越揮動霸刀,將最後一塊山石劈砍山體後,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深吸一口氣,來到峭壁邊上,看著下方的動靜,隻見地麵上的煙霧滾滾入雲霄,向著甯越山體衝散,空中還裹挾著一抹血腥味道。

甯越見山下久久冇有動靜這才放下心來,徒步來到山頂;手中的活卒刀護衛身前,雙目警惕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山頂上光禿禿的,地麵上依稀隻能看到幾顆雜草艱難的在石縫中生存,正中央上有一處泉水,上麵瀰漫著淡白色的水霧,煙霧繚繞,倒是給這處山頂增添了一抹光彩,越是靠近泉水的雜草身長的越是茂盛。

泉水占地麵積並不大,大約有三四百平方左右;中央上還有一塊碎土冇有被靈泉所掩埋,一顆參天古樹宛若定海神針,就這樣杵在碎土上;夜晚的涼風吹拂著樹葉,像是浪子調侃著心儀女子的髮梢;飄落幾片翠綠的樹葉遊蕩在水中,震盪起細微的漣漪,倒是頗有幾分意境。

甯越看著眼前的蒼天老樹,一時間竟然分不清它是什麼品種;收斂心神,尋找著常帝的聲音,甯越環顧四周冇好氣的嚷嚷道:“老傢夥....出來”

“叫什麼啊”常帝飄蕩在甯越身後,眼中多了意思陰霾,揹著手來到甯越身前,看著眼前的樹木,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怎麼了,這樹木有什麼問題嗎?”甯越眼瞅著常帝那警惕的眼神,麵色狐疑,這老東西天不怕地不怕,甯越還是第一次看他流露出這隻凝重的表情。

“冇啥問題,想送你一份機緣”常帝揹著手開口,盯著泉水的方向,思考良久,最終吐出這一句。

“啥玩意啊,話彆說一半行不行啊”甯越聽得雲裡霧裡,不知道常帝到底在說什麼;這樹也不結果,就是這靈泉看著還有點價值。

“你看到那樹上的蠶繭冇有”常帝指著前方的樹杈上,甯越瞬目眺望,隻見一顆白色的蠶繭在樹身的洞孔孕育,因為體型極其細微,若不是常帝體型甯越,根本就看不出有這麼個東西。

甯越打量了一圈,隻覺得的樹木上方還有些黑影,頓時感到狐疑,看向常帝詢問道:“唉!不對啊,這裡不是通天猿猴的巢穴嗎?這裡怎麼一隻都冇有看到啊”

“這裡的確是通天猿猴的巢穴冇錯,但你仔細看看,這樹木上那一隻妖獸”常帝指著樹上一隻在樹葉中隱藏的黑黃色昆蟲。

這玩意隻有人巴掌大小,雙目赤紅,身上黑、黃、紅三種顏色相互輝映,最為耀眼的是它屁股上的長針,細小且鋒利,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的瘮人,背後的翅膀透明如玻璃,若不自己檢視,根本難以發掘,在細細觀察甯越這纔看清楚,這分明就是一隻蜜蜂。

“這就是你說的機緣!”甯越腦門子冒著黑線,他剛纔仔細感知了一下,這玩意起碼是五品妖獸的實力,保守估計甯越上前就是送死的;雖然甯越仔細誇下海口,五品妖獸也敢碰一碰,可說的是五品左右,這玩意起碼是五品巔峰實力,現在上前和送死冇什麼區彆。

而且甯越還看到隱蔽在叢林樹葉中的妖獸屍體,這些妖獸身上千瘡百孔,但體內的血液都順著一個傷口流淌,流進這枚蟲繭上;月光照射的位置正好在這枚蟲繭;顯然這隻母蟲為了自己的孩子也是煞費苦心。

“這是一隻是弑神蜂,上古時期有人族大能被他陰了一下,不過十年便是殞命,因而得名;因為族群太過強大,被人族和妖族聯手圍剿,以至於現在根本掀不起風浪,其一族的傳承也是斷絕,到了現在最強的弑神蜂能修煉到六品已經是巔峰了”常帝看著眼前的弑神蜂,將她的訊息一一說了出來。

“六品.....”甯越頓時覺得有些不夠看了,這等於是種族血脈受到了限製啊,自己的小青和小白這纔多久就突破到四品了,五品和六品更是指日可待,這弑神蜂明顯感覺不夠看啊。

“這玩意能夠輕易洞穿體修的身體,更是能很好隱匿自己的氣息,尋常的時候難以發掘;身上的毒針還有毒素,隻要陰人一手,你就能占據上風,有了他你不說同階無敵,但自保應當是冇問題的,關鍵看你怎麼用”常帝看著虎視眈眈的母蜂,眼中閃現一抹玩味。

“殺人於無形嗎?”甯越眼中亮起了一絲亮光,他覺得這個蟲子大有可為啊;甯越正想上前;但看到母蜂那殺人的眼神,心中咯噔一下,仔細回想常帝剛剛說的話,能夠輕易洞穿體修的身體,麵色頓時白了幾分,揉了揉自己的額頭,看向一旁的常帝道:“怎麼搞,直接搶嗎?”

“這顆蟲繭還有半月的時間,我記得你小子不是有條項鍊,能夠儲存活物,到時候直接連這個池子一起端走,至於這個母蜂,我牽製住她,你在旁邊策應”常帝說完,單手一揮;整個山腰都被白色的屏障所封閉。

“行”甯越舔舐著自己的嘴唇,眼中流露出寒光;雙手握緊活卒刀,眼中寒芒閃現。

“走”常帝單手一揮,甯越儲物袋中的瓷碗飄蕩而出,化為鍋蓋大小,直線向母蟲掃射而去。

母蜂也開始動了,身為母親她必須要保護好自己的孩子,背後的翅膀煽動,整個身子瞬間隱匿天際消失不見,空中連她翅膀振動的聲音都聽不到,甯越心中頓感錯愕,神色不解道:“怎麼不見了”

“小心”常帝話音剛落,隻見母蟲已經飄蕩在甯越麵前,尾巴上的毒刺刺向甯越的咽喉,一步殺招,甯越隻覺得寒毛直立,瞳孔急劇縮小,眼中滿是難以置信;這隻母蟲的速度極其之快;根本不給甯越反應的時間。

“叮噹”當甯越再反應過來時,常帝那宛若大鍋的瓷碗便是阻擋在甯越身前,兩者碰撞隻是一招,便是震盪的整個瓷碗動盪不已;還不等甯越做出反擊,這母蜂再次隱匿在空氣中消失不見,經驗極其老道,捕獵手法更是熟練無比。

“這麼快”甯越長大了嘴巴,環顧四周連影子都冇有看到;此刻甯越終於知道,通天猿猴的族群都不敢靠近樹木的原因了,這根本冇得玩;你還冇靠近她,就已經死在她的毒針下了。

“不要拖延時間了,我頂不了多久,直接去取蟲繭;逼迫她出現,要不然咱們隻能成為靶子,被她活活拖死”常帝聲音焦躁,顯然捱上這一招他也不好受;操控著瓷碗護衛在甯越的周身,讓他去將蟲繭取下。

“好!”甯越也冇有猶豫,現在這種情況,隻能避她出現,要不然常帝和他都要玩完;甯越身子啊來回攢送,手中的鎖鏈飛出,纏繞這樹木,載著甯越直接拖到碎土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