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五十四章:出山

卒聖 第一百五十四章:出山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5 06:04:3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78b7f12896a8f60b188894803dc0c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三角峰烏鴉岩

今日的風雨倒是冇了蹤影,烏雲還未完全散開,天空的顏色陰沉沉的,隨著太陽的驅趕逐漸消散,撥開烏雲見陽光;第一束陽光照射在大地上,像是照進黑夜中的光明,那種相差的光影,讓人看的格外舒適。

公羊焚天依靠著背後的山石,把玩著手中的杯盞,聽著公羊子的彙報;一雙猩紅色的眸子時而睜開時而閉合,像是十分睏倦;明朗的太陽透過樹葉的間隙照射在公羊焚天的臉上;光與影的重合,倒是格外的有意境。

公羊焚天聽了半晌,輕輕放下手中的白玉瓷杯,閉著眼睛享受著陽光道:“這裡的太陽還真是舒適啊!比那個數十年見不到陽光的屋子不知道強了多少倍啊”

周邊的宗侍皆是不說話,公羊焚天禁閉的屋子是永不見陽光的院子,這也是公羊焚天喜歡曬太陽的原因。

“嗬嗬”公羊焚天輕輕一笑,掃了眼被自己放在岩石上的瓷杯子,眉頭緊鎖,無奈的開口道:“這杯盞泡的茶缺失了些味道,冇有先前的韻味了”

“我再換一套”公羊卯聽公羊焚天的哭訴,身子微微顫抖;將那枚白玉杯盞收了起來,以免礙眼。

“行了!畢竟不是大師之手,在怎麼用都趕不上,等回了都城在去求一套吧”公羊焚天揉了揉自己的頭髮,麵色有些心疼,似乎覺得前幾日的茶杯扔了太可惜了;短暫的失神後公羊焚天看著山下的武明軍營開口道:“他們說是半個月的時間嗎?”

“是的!根據時間的推測,就在近幾日了”公羊子拱手作揖,將自己所得到的情報如實說出。

“你們說說自己的看法吧,我們是出兵還是留守原地”公羊焚天隨時接下一片飄零的樹葉;揚手揮動,葉子在空中輕輕飄蕩隨風飄蕩。

“主公,敵軍的訊息真假暫且不知,但極其有可能是引蛇出洞之計;如若我軍出兵,便是正中下懷啊”公羊辰行兵一向穩重,而且情報的獲取太過容易,即便是他們間諜再厲害,可敵軍也不是吃素的啊,敵人明目張膽的將訊息傳出來,這不得不讓公羊辰聯想。

行軍打仗單單靠間諜是不行的,還要考量選擇事情的後果,就比如眼前,出兵恐怕會中計,不出兵他們就落了先機,後麵的戰場就顯得十分被動,白白放棄了眼下的機會。

“可如龜縮在山中,任由敵軍凝聚陣法,我們的處境將十分被動,搞不好會不戰而敗”公羊亥聽著意見,半響說出自己的看法;彆看他心寬體胖,但他可是膽大心細;更是能很好的把握局勢;不然也不會在軒轅令郎眼皮子底下讓手下的兵卒吃個大虧。

公羊焚天看著眼前飄落的樹葉,嘴角上揚,流露出森白的牙齒;伸出自己的食指挑逗著公羊卯的下巴;頓時跪在地上服侍的公羊卯麵色羞紅,不知道她是裝出來還是果真的如此;

可下一妙公羊卯花容失色,身子細微的顫抖卻是不敢動彈;隻見公羊焚天伸出食指順著她的下巴輕輕劃過公羊卯那細嫩的脖子。

讓若有若無的瘙癢讓公羊卯張口呻吟,不是沉醉而是害怕;似乎生怕公羊焚天在自己咽喉上劃過一道血痕。

公羊焚天看著公羊卯那惶恐的眼神,嘴角上揚流露出一絲玩味,他非常喜歡恐懼的眼神,這種眼神讓公羊焚天變得極其興奮;持續了一會後,公羊焚天收回手,開口詢問道:“我軍上報的戰況是什麼樣的”

“公羊亥率軍斬殺敵軍近萬,雖丟失陣地,但依舊是功勞;主公鎮守三角峰半月,抵擋武明兩次進攻,也是功勞”公羊卯嬌軀顫抖,回想著公羊焚天的手掌在自己的脖子上滑動,卻是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隻能努力的平複自己的心情。

“那就輸一次吧”公羊焚天嘴角上揚,看了眼武明的方向,隨即收回目光,笑嗬嗬的看向眾人道;“不要浪費時間了,公羊辰為先鋒;公羊亥、公羊申為副將,進兵武明軍營,公羊子、公羊巳留守軍營;此次我要親自會會文騫,我倒是好奇長公主看上的人,究竟有何不同之處”

“遵命”眾人齊聲應喝,隨後各司其職,整頓兵馬準備向武明軍營碾壓而去;為防止武明的間諜將訊息傳回軍營,公羊辰直接單人前去踏營,先殺敵軍一個措手不及;公羊亥和公羊申兩人整頓兵馬,隨時準備接應。

“啾啾”武明軍營上方,數十隻骨雕在上空中來回盤旋;為首的百夫長站在骨雕上。一雙眼睛從來冇有離開過三角峰的視野,十分儘職。

身後的兵卒看著目不轉睛的主將,急忙開口招呼道:“上將軍!要不歇息一下吧!這都半個月冇動靜了。燕嵐這些小王八蛋比烏龜還能忍,冇那個必要”

百夫長卻是不為所動,伸手解下腰間的水囊喝上一口,即便是這個空擋雙眼還是冇有離開三角峰的視線;喝完水後,百夫長伸手擦拭著自己的嘴角,開口教訓道:“你們懂什麼,身為軍營的眼睛,那就要必須時刻保持警惕,你們的偵察不是為自己,而且為了身後的袍澤,也許一個小小的疏忽就有可能造成成千上萬的兄弟喪命,一秒的堅持或許可以改變一場戰爭的結局”

身後的士兵被訓斥的半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慚愧的低下頭;百夫長見自己說的有效果,繼續教訓道:“我身為你們的長官要以身作則,如若你們日後獨自領兵;試想一下,連主將都玩忽職守,身後的士兵又怎麼會儘忠職守”

“夫長我們知曉了”身後遊蕩的數十個遊梟解釋羞愧的低下頭;百夫長見自己說的也差不多了,便是揮動手臂道:“隊伍呈現人字形,向前探查敵軍的動向”

“諾”百夫長的話音剛剛落下,天空卻是閃現處數道身影,隻見公羊辰手持著戰戟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一招而下,瞬間數十隻骨雕從空中墜落。

“啾啾”聲聲悲鳴傳出,骨雕當即張口鳴叫,以此來警示周邊的士卒;骨雕的慘叫聲十分尖銳且刺耳,非常容易分辨,機會成為了天然的鳴鼓器。

正在大營把守營門的兩員千夫長聽著天空中的骨雕慘叫,當即抬首眺望,為首一員國字臉的將軍當即張口嚎叫道:“快!吹號角,敵軍襲營了”

“嗚嗚嗚”號角聲音緩緩吹響,公羊辰身子從林間穿梭而出,虎目掃視著眾人,聲音宛若驚雷的在眾人麵前怒吼道:“燕嵐公羊辰前來襲營”

公羊辰手持黑龍戰戟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向武明軍營由遠及近;背後一道黑色的蛟龍虛影浮現在公羊辰身後。

黑色的蛟龍咆哮威勢不凡,盤旋在公羊辰身後張牙舞爪;兩員千夫長神色皆是一滯,感受著公羊辰身上的威壓,卻是遲疑不定。

旁邊國字臉的千夫長眼中閃現一抹決絕之色,手持著兵卒當即怒罵咆哮道:“奶奶的!老子數千人還能被你一個人給嚇到了,兄弟們剁了這個狗雜碎,給我衝”

“殺!衝啊”麾下的士兵張口鼓舞士氣,向著公羊臣的方位衝殺而去,手中的招式也是各色不一。

“天陽刀法”

“豪烈槍”

“兵勢,凝”

數千名士兵施展絕學,更有士兵率先凝聚兵勢,數百米的兵勢虛影拔地而起,零零散散共計三四個。

公羊辰一身白衣,腦後的長髮隨風飄蕩,看著衝殺來的兵卒,麵色真摯道:“勇氣可嘉,但終歸是蚍蜉撼樹,為了表達對爾等的尊敬,吾賜爾等全屍”

“龍吟之怒”公羊辰張口怒喝,下一妙背後的黑色蛟龍身子蜿蜒盤旋;龍首怒視著眼前不知死活的兵卒,張口怒吼陣陣龍吟呼嘯破空傳來,塵煙四起。

“啊啊啊啊啊”許多士兵還未靠近公羊辰的戰圈便是被巨大的音波震盪的耳鳴不止;大腦在一瞬間處於空白狀態,身子也是停滯在空中,眼神呆滯像是冇了意識。

“吼吼吼”黑色的蛟龍不斷的怒吼,許多士兵被蛟龍的聲波給打上了天空,公羊辰神色淡漠;徒步走在鬆軟的土地上,腳下每走一步,身後的士兵便是會墜落在地,七竅流血;數千名士兵皆是殞命在此招之下,不知生死。

“雖然你們是螻蟻,但不得不說,你們是螻蟻中的英雄”公羊辰手持著黑色蛟龍戟,毫不吝嗇的讚歎;一身白衣一塵不染,強烈的勁風肆意飛舞衣衫飄飄,身後硝煙嫋嫋,儘是一副殺伐果決之態。

“你......”那員國字臉的將軍雙手捂著自己的耳朵,鮮血順著手掌的縫隙染紅了雙手;那員國字臉的將軍雙眼放大,瞳孔收縮,跪在地上艱難的喘息著,極力的緩解大腦傳來的刺痛感。

“這個門我不喜歡”公羊辰看著用木頭簡易搭建的軍營木門,嘴角上揚流露出一絲癲狂,怎麼看都像是找茬的。

公羊辰手中的戰戟出手,神色淡漠的看著眼前的大門;那雙黑色的瞳孔冒著瘮人的光芒,公羊辰雙手持著戰戟,周身的鼎氣渾厚如山嶽,原先背後盤旋的黑龍在這一刻消散化黑煙,向著戟身收攏而去。

“雙蛟鬥”公羊辰話音剛落,手中的戰刀直線飛出;下一秒兩條黑色的蛟龍從戰戟中橫飛而出,黑身紅眼的蛟龍相互盤旋,化為兩道龍捲風直線向著大營門口轟砸而去。

“道槍之術”一聲渾厚的聲音傳來,隨後一柄白色的長槍宛若定海神針插在了大營門口,氣息摧枯拉朽,定風息雨隻是一瞬間便是將雙蛟給震散在天地間。

“打人不打臉;拆房先拆牆。這位小兄弟突然拆我家的門這不太地道啊”天空中傳來一道悠揚的聲音,隻見童任單手負背,從空中飄向地麵;倒插在地麵的長槍像是活過來一樣,纏繞著童任的身子宛若火龍。

“拆了又如何”公羊辰渾然不在意,神色平淡的看著眼前的童任,手中的戰戟四下揮動,挑釁的盯著童任。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童任怒喝一聲,單手呈現劍指,直麵公羊辰的要害處。

公羊辰渾然不懼,運轉體內的鼎氣和童任碰撞,兩者三分試探五分殺招,剩餘的最後兩成就交給機會吧。

“砰砰砰”兩者交戰的聲音絡繹不絕,大營門口的整片天地都為之動盪,一直在檢視局勢的公羊亥當下拔出懷中的大刀,張口怒喝道:“隨我衝鋒,衝散敵軍的陣型,弓箭手火力掩護,盾牌手在前,降低我軍的傷亡!衝鋒”

“殺殺殺”麾下的士兵歇斯底裡的怒吼,遵循著公羊亥的安排,齊刷刷的向著武明大軍衝鋒。

“嗖嗖嗖嗖!”漫天的箭雨掩蓋過士兵的身體,給原本就雜亂的士兵致命一擊,令得整個戰場陷入一片混亂;還不隻是如此,盾牌手快速的跨越戰場,向著敵軍的軍營靠近。

“轟隆隆”“卡擦”

刀斧手碰撞在圍欄上,直接將圍欄撞擊的四分五裂,士兵趁著空隙向著敵軍的軍營衝殺而入。

從這裡看出,公羊亥對於戰機的把握和軍隊的運用有著極高的天賦,乃是一員不可多得的將帥之才。

後麵觀戰的公羊焚天一身紅衣隨風搖曳,麵對公羊亥那優秀的軍事天賦,公羊焚天根本提不起半點的興趣,相反公羊辰和童任的打鬥卻是吸引了公羊焚天的注意。

“砰”天空又是一聲劇烈的響動,公羊辰的身子直接從地麵向下墜落;還未正式落地,公羊辰便是消減了大量的力道,雙腿發力,向著上方殺去,氣勢渾厚無比,封侯境的實力展露無遺。

此時的公羊辰並不好受,身上多多少少帶上點傷口,鮮血染紅了白色的衣衫;反觀童任衣衫飄蕩,單手指揮著長槍對敵,一副風輕雲淡之態,彎完全不將公羊辰放在眼裡,兩人就這樣相互焦灼,互不相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