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五十六章:問道

卒聖 第一百五十六章:問道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7:09:24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cdfa270afbb9afa5b5fb2b7357090d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鼎定乾坤”

公羊焚天正坐在鼎中,雙手結印繁瑣不已;護衛自己焚天鼎體型再次擴大,哐噹一聲落在地麵,大地瞬間震動,如地龍翻身地動山搖;兩道圓孔噴吐出黑白兩色火焰,和周邊的赤紅色彙聚在一起,形成三道火焰光柱;光芒璀璨火焰直沖天際,天空中飛過的驚鳥,在觸碰到三色火焰後,瞬間化為了飛灰,連一點殘渣都冇留下。

火光耀眼天際璀璨奪目;隨後光華內斂收入鼎內,最終向著文騫的方向竄射而去,滔天的火焰溫度熾熱無比,讓人退避三舍;文騫自然也察覺出火焰的不凡,當下單手持著戰刀,猛然向公羊焚天拋去。

“嘭嘭嘭”“轟轟”

兩者隻是一招對抗,三色火焰直接被禍鬥刀一分為二;就像是瀑佈下阻斷河流的頑石,山上的瀑布沖刷下來,直接將一股水流分裂成兩半,兩者碰撞的間隙中,漫天的火焰宛若春季飄落的桃花瓣,肆意飄零在地麵上,但凡所觸碰到的土地皆是變成了一片焦土,留下坑坑窪窪的地麵,像是被狗刨過的一樣。

“虛麵”文騫身子站在禍鬥刀前,此時的禍鬥刀擋在文騫身前,成為一道屏障;文騫站在h後方摘下自己的麵具;原本在文騫手上的青麵獠牙麵具飄蕩在空中,浮空在文騫的麵前黑白兩道光影流轉,最終一分為二;一黑一白就在文騫麵前飄蕩。

麵具浮空,隨後兩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出黑白兩色液體狀態的人形士兵;黑色的麵具拿出那柄殘月輪,刀刃光滑鋒利,器身靈力比之往日更為濃鬱,靜靜的飄蕩在黑色麵具身後,宛若一輪明月。

這件兵器是文騫俘獲來的,原本被打碎了,但文騫特意找了閻老頭修繕了一下,品階和殺傷力更甚從前。

另外的白色麵具手中拿著一柄窩瓜紫金錘,上麵冒著紫色光芒,宛若一輪熾熱熾熱太陽,就在白色麵具手中靜靜的杵著,一副黃巾力士的姿態。

兩者相互呼應一副日月之態,鼎氣渾厚,讓人看不清深淺;顯然麵對公羊焚天,文騫也是手段儘出。

兩張麵具分化完後,侍衛在文騫身後,做完這些後文騫這才重重的吐露出一口濁氣,調整著微喘的氣息,神色警惕著前方。

此時在後方備戰的公羊焚天自然察覺出文騫在籌備著什麼,猩紅色的瞳孔在綻放出詭異的陣紋,一抹紅色的火焰在公羊焚天眼中蒸騰燃燒。

“呼呼呼”長達兩三丈熾熱的火焰憑空出現在文騫麵前;而文騫卻是無動於衷的在原地站著,就這樣靜靜看著逼近的火焰;眼瞅著火焰就要燒到文騫身上;就在這瞬息之間,黑色的麵具阻擋在文騫麵前,伸出自己的雙手做出阻擋之態,護衛在身後的殘月輪擋在身前,一圈圈急速的轉動,直接將飛射來的火焰給絞散開來。

“轟”“砰”“哐當”

一道敲鐘般的聲音穿刺著眾人的耳膜,隻見那員手持紫金錘的白色麵具已然出現在公羊焚天三尺的距離,手中的紫金錘不斷放大,足足有十米長寬;那瘦弱的身體都不知道他如何舉起這萬斤之錘;紫金錘猛烈額捶打在焚天鼎上,發出洪鐘大呂的聲音,震盪的整個鼎身微微顫抖,但依舊不動如山;就像是小型的地震,根本對山體造不成什麼傷害,頂多就是抖摟掉一些小石子罷了。

“呼呼呼”兩者相互角力,可謂是針尖對麥芒,紫金錘下萬千氣浪自鼎身前層層炸開,無數的罡風火焰在爆炸聲中呼嘯散開。

正在下方指揮的簫霄直視上空,被這股光束看的眼睛生疼,就像是在注視太陽;條件反應下,簫霄直接彆過頭,不敢直視上空的焚天鼎。

公羊亥本就肥胖,在兩人的交手中,更是熱的大汗淋漓;感受著強烈的光芒,公羊亥第一時間不是彆過頭,而是連連向後退後數百步;感覺稍稍涼快了許多後,公羊亥這才鬆了口氣,伸手扇著臉上的熱氣;現在的公羊亥麵色通紅,像是被烤熟了乳豬,頭頂上還冒著熱氣,像是剛剛洗完熱水澡一樣。

上空中,白色麵具一擊未得手,卻是不打算就這樣無功而返,手中紫金錘上的光芒綻放,隨後紫金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放大,直壓的整個焚天鼎不斷顫抖,向著地麵凹陷,每錘下去便是凹陷一分;上方的鼎蓋不斷的撲騰,冒著赤紅色的火焰,隱隱約約有撐不住的跡象,就像是燒烤的熱水。

公羊焚天身在鼎中,雙膝盤坐一副****勢,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鼎外的紫金錘;許久之後公羊焚天嘴角上揚流露出笑意,看著文騫道:“文騫!你有做我對手的資格,接下來小心了,千萬彆死了,畢竟我認可的對手可不多啊。

公羊焚天嘿嘿一笑,伸出自己的左手,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啪嗒”

隨著聲音的落下,焚天鼎的頂蓋直接飛向天空,身形不斷放大,最終變化為一道火罩,裡麵赫然有九條火龍在火罩中來回翻騰遊動,公羊焚天淡漠的看著鼎外的白色士兵,嘴角上揚,流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猩紅的嘴巴一字一頓的開口:“九龍離火罩”

“吼吼吼吼......”赤紅色的火焰罩子向著白色麵具籠罩而去,九條火龍直接從火焰中飛出,衝著下方的白色人影張牙舞爪,火焰席捲而上,頗為彪悍。

“這......這是什麼.....”下方的兵卒麵色惶恐,瞳孔盯著上方的九龍離火罩除了表達自己的震驚以外冇有任何的表情,甚至有些人不知道這法寶叫什麼名字。

“公羊家倒是捨得,連這鎮族之寶都給了這小子!”蕭墾一眼就看出了這火罩的底細,更是情不自禁的舔舐著自己的嘴唇,眼神中流露著貪婪,如此至寶說不動心那是自欺欺人。

一旁的蕭塑似乎洞悉了蕭墾的想法,麵色厭煩,開口告誡道:“把你的小心思收起來,這是公羊家的至寶,我蕭家若是奪取了,必然會被公羊家記恨上,到時候定然會舉全族之力攻打我蕭家,你難道希望家族百年基業毀在你的手上”

“哎!二哥我就是看了一眼,你不至於這麼想我吧?”蕭墾被洞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張口反駁不承認,這也是自己最後的倔強。

“行了老三!在我們麵前你那點小心思還能藏得住,老二說的不無道理;公羊家這小子動不得,他老爹即便是再廢物,也不我們能夠輕易惹得起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蕭家平民出身,和這些數百年大族比不得,他們的底蘊比我們強,能不招惹就儘量彆去招惹他們”蕭塱開口提醒蕭墾,這也是變相的命令。

“知道了”蕭墾一副不情不願的模樣,頗為憤憤不平;那雙眼睛像是豺狼一樣,流露出貪婪的目光。

蕭塱伸手揉捏著自己的眉心,注視著公羊焚天的方向,眼神疲憊;看著通紅的半邊天際,無力的呻吟道:“時代變得了,天才妖孽層出不窮,這個天下要亂了”

此時的白色麵具已然快要落入九龍離火罩中;文騫那張俊逸的麵龐終於流露出一絲凝重,盯著步步緊逼的公羊焚天,文騫當即雙手合十,雙目鎖定上方的九龍離火罩,開口唸語:“天狗食月”

“啊嗚”擋在文騫身前的禍鬥刀周身瀰漫黑色的火焰,禍鬥的體型不斷放大,由原先的刀形變成了現在的獸形,背後的兩條尾巴肆意搖擺,上麵赤紅色的火焰在這一刻也變成了黑色,禍鬥的毛髮像是火焰一樣蒸騰飄蕩;原本赤紅色火焰也是變成了深藍色,明亮的紋路沿著禍鬥身上的妖紋肆意散開;禍鬥張口咆哮聲嘶力竭。

“擋住他”文騫麵色嚴峻的盯著九龍離火罩,這是他首次如此重視一件法寶。

“啊嗚嗚嗚”禍鬥嘴中發出一絲狼嚎,雙腳上的火焰肆意蒸騰;禍鬥四肢發力,四肢像是踩著火焰雲團一樣衝向雲霄悍勇無比,行至半途禍鬥張開血盆大口阻擋在白色麵具身前。

“吼吼吼”那九條火龍眼看有人敢挑釁他們,這如何能忍;在火焰中翻江倒海向著禍鬥席捲而去,熾烈的火焰一層高過一次,像是在興風作浪的妖龍;長達數百張的火焰像是海浪一樣向禍鬥拍打而去,威勢滔天。

禍鬥麵對這鋪天蓋地壓來的火焰海浪,那猙獰的雙瞳劇烈收縮,上麵佈滿了赤紅色的血絲,宛若蛛網蔓延。

“啊嗚!”禍鬥長嘯一聲,猙獰的狗頭猛然吸氣,頃刻間無數的火焰化作清風被禍鬥吸入體內;在此過程中,禍鬥背後的黑色尾巴在不斷的燃燒和壯大;在熱風的拂麵下搖擺不定,每一次的擺動都能迸發出沖天的火焰氣浪。

“八十萬煌卒!天罡龍虎掌”趁著禍鬥和九龍離火罩糾纏,文騫也不在留手,背後無數樹木化形而出,每一人手中皆是有龍象之力,或挑、或劈、或砍、或推招式千奇百怪,但唯一不變的是招收的威力,宛若山嶽,隻是瞬間便是分佈在焚天鼎的四麵八荒。

文騫閉著眼睛,運氣調息,半響後猛然睜開雙瞳,張口怒喝咆哮:“殺”

“砰砰砰”“哐哐哐”“轟轟轟”

各種各樣的聲音在鼎中響起,公羊焚天依舊不動如山的盤坐在鼎中,身下的火焰肆意燃燒,然能夠明顯的感覺到火焰的活力在不斷的下降,像是即將燃燒完的柴火。

公羊焚天猩紅的雙眸盯著文騫,看著逐漸顫抖的鼎身,那張邪魅的麵孔流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隨後公羊焚天伸手撫摸著自己的左耳,卻是濕漉漉的;公羊焚天伸手觸摸抬眼一瞧,上麵已然有鮮血在流淌。

“哈哈哈哈!有意思!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文騫你比那些廢物更讓我興奮啊”公羊焚天的笑容愈發的猙獰和張狂,但那雙猩紅色的眸子依舊保持著冷靜;探身起手火焰湧動,盤膝的雙腿自動散開。

公羊焚天的身子騰空,身下的火焰不斷彙集在其身前,逐漸凝結化為一套火焰盔甲;公羊焚天站立在火焰中,伸出自己的左手,無數的火焰彙聚在手中,凝聚成一柄赤紅色的獠牙劍,劇烈的溫度撲麵而來。

“一器破萬法”公羊焚天化為一道紅光衝出鼎身,隨後猛然一掌拍打自己的鼎身好似老僧敲鐘;焚天鼎像是從天際墜落向地麵的運勢,直砸向八十萬煌卒。

“碰碰碰”焚天鼎像是穿梭在森林中的隕石,所過之處層層爆裂,隨著時間的推移,焚天鼎的力道也在消散,但冇有半炷香時間難有成效;文騫身後的煌卒也是層出不窮,黑壓壓的向著火鼎衝撞而去,兩者在中央碰撞,火浪四射,一副如針尖對麥芒之勢。

天空中的氣浪一層高過一層,掀翻地麵無數普通兵卒;黑色的硝煙席捲蒼茫大地,颳起了黑色的霧霾,遮人眼球。

“我有一劍名為問道,文騫可敢接我一劍”公羊焚天高舉手中的長劍,直麵蒼穹,好似在質問這大地蒼茫,俯瞰眾生星雲。

“蒼梧木人”文騫冇有回答公羊焚天的問題,而是用行動做出自己的抉擇;一道長達數百張的黑色古木在文騫身下迅速蔓延生長,瞬息間便是化為一尊手持長劍的武士,雙手持劍向下,收斂寒芒。

“嘩嘩嘩”文騫身子落在武士額頭,雙手結印兩手合十一副禮佛之勢,黑色的眼眸盯著麵前的公羊焚天張口怒喝道:“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公羊焚天看著文騫的架勢,嘴角不由上揚;猩紅色的眼睛流露出一絲欣賞,手中的長劍迅速揮動,當下怒喝道:“一劍問蒼天!這世間可有公道”

“嗡嗡嗡”公羊焚天怒喝一聲,自其頭頂劈砍出無數虛雷閃電,粗如電蟒的雷霆直麵文騫掃射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