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五十七章:時勢造英雄

卒聖 第一百五十七章:時勢造英雄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7:09:24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05ff24cc5640886cc11f2cfc9d64fd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文騫頭頂上雷霆大作風起雲湧,天空上烏雲密佈;一柄數丈長的雷劍自烏雲中破開,電閃雷鳴;雷劍所過之處烏雲散開分裂兩班,向著腳下的木人劈砍而去;下方數丈的紅色火焰好似劈砍開的水麵向著兩邊消散,水波陣陣漣漪四起。

正在和九龍離火罩交戰的禍鬥獸瞳中透露出畏懼,四肢竄動,遠離雷電覆蓋的範圍;他在前麵跑,後麵的雷電就像是雷霆天災,在後麵追逐著。

赤紅色的火焰夾雜著湛藍色的閃電,使得下方的兵卒臉色忽紅忽藍;軍營內組建士兵抵禦敵軍的簫霄,黑色的瞳孔猛烈收縮,急忙揮手手中的靈氣,開口怒吼道:“全軍後退三百米,集結護軍大陣”

“全軍後退”數十名和敵軍交戰的雜號將軍指揮著麾下的兵卒,有序向後退散;陣容有條不紊;公羊亥眺望著上空的閃電巨劍,強烈的電光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使得的他臃腫的臉龐變成了深藍色;公羊亥來不及絲毫對策,下意識的張口怒喝:“全軍後退!不得戀戰!快”

公羊亥的聲音聲嘶力竭,響徹在每員副將的耳中;眾人也是不敢拖延,紛紛向後撤退,生怕慢了半步而殃及池魚。

“禦”文騫抬頭盯著打殺來的雷霆巨劍,身下的木人雙手伸展,一副大開大合之態,黑白兩色麵具在空中遊蕩,劃出兩道弧線,最終流落在木人兩手之上;在觸碰到木人的那一刻,黑麪麵具瞬間化為液體狀態,各自包裹著木人的手掌,像是戴上手套護甲,一黑一白在火焰的襯托下極其的顯眼。

“滋滋滋”藍色的電芒孜孜不倦,速度極其之快,隻是半會便是來到文騫數十米的方位,迎麵便是刺向文騫的咽喉,寒芒四射;文騫黑色的圓瞳孔中滿是雷霆寶劍,當下兩手合十,手臂上鼎氣攢動,文騫聲嘶力竭道:“落”

黑色的木人兩手合併,形式途中,火焰氣浪宛若秀手劃水,漣漪陣陣,雙手合十呈現空手接白刃的狀態;雙手合併夾住眼前的雷霆寶劍,碰撞之下,轟鳴聲絡繹不絕,白色的閃電直接在黑色木人手中炸裂開來;粗如蟒蛇的電芒在木人掌中炸開;雷電的高溫下,木手更是被灼燒出陣陣白煙,手心凹陷。

“砰砰砰”兩者彼此間互不相讓,碰撞的餘波恐怖如斯,多餘的電芒向著武明軍營劈砍而去,好在簫霄運籌得當,雷電劈砍在白色的保護罩上,打出陣陣餘波;雖有不少人被震盪的吐血昏厥,但好在冇有太大的傷亡。

和簫霄相比,公羊亥卻是難受許多,多餘的閃電直接在前軍炸開,數百名兵卒被炸向蒼穹,傷亡增加,看著眼前的變故,公羊亥那張臃腫的麵龐透露出一抹心疼,當即跌跌撞撞的跑向人群,親自出手抵禦雷霆,沿途暴喝道:“兩邊散開!快!千夫長以上的將領給我衝上去,為身後的兵卒爭取時間!哪個敢不上!老子直接軍法處置”

此言一出!千夫長以上的將領皆是麵露難色,隻能硬著頭皮斷後,為身後的兵卒抵擋餘波;而事實證明,公羊亥的選擇是正確的;留守的副將最嚴重的也是重傷,而麾下兵卒的傷亡卻是降低到了最低點,撐死也不超過百人。

上空中,文騫那俊逸的麵龐沉悶如水,頭髮肆意飛舞如春風拂柳;腳下的木人雙臂上已然有裂紋出現,可見公羊焚天這一劍是何等的厲害。

“滋滋滋”鋪麵而來的細微閃電從木人雙手上遊躥到木人周身,頃刻間便是反饋到文騫身上,可見這一劍是何等的強悍,文騫悶哼一聲,感覺咽喉有些鹹味,當下咬牙吞嚥下去,剛毅的麵龐保持平靜的盯著公羊焚天。

“文騫將軍,接我第二劍”公羊焚天眼瞅著文騫麵不改色,心氣也是有些遭不住;嘴角微微喘息,隨後雙手捉劍,呈持劍勢;猩紅的眼眸俯瞰著文騫,當下朗聲唱誦:“這一劍問眾生,敢問世間可信天道”

“啊.....我死的好慘啊”

“為什麼!為什麼我為她付出了所有,她要殺我”

“啊!我好冤啊,我不甘心啊”

“為什麼他要背叛我”

“為何有人生下來就衣食無憂,而我卻淪落至此,我恨啊”

“啊啊啊”大地上一縷縷哀嚎的聲音從地麵傳來,淡黃色的大地上一柄褐色的土劍破地而出,大地龜裂,無數的劍刺從地麵竄出,襯托出中央的黃色巨劍,向著木人的小腹刺去;這些劍刺十分詭異,上麵的土劍皆是一尊尊墓碑,孤魂野鬼的哀嚎聲絡繹不絕,宛若黃泉沼澤。

文騫麵色陰沉,騰出一隻手掌,抓向地麵的褐色寶劍,隻是一擊之下,文騫麵色頓時驟變,剛剛壓下的血氣再次翻湧。

“噗呲”文騫張嘴吐出一抹鮮血,上麵的雷劍和下麵的土劍相互襯托,夾在中央的文騫再也支撐不住,氣息岔亂,差點昏闕過去。

情急之下,文騫當即操控木人,抬腳揣向身下的土劍,隻聽得砰的一聲,土浪塵埃四處飛濺,宛若落花。文騫麵色陰晴不定,看著麵色微白的公羊焚天,文騫眼中閃現一抹寒芒,心中默唸:“伸屈木槍!”

“吱呀”一道淡黃色的長槍從文騫眉心中飛出,向著上空中的公羊焚天射去;招式陰損且淩厲,招式施展文騫的氣勢瞬間弱了下來,身子癱軟,單膝跪在木人頭上。

頭頂和身下的雷土雙劍終於是抵擋不住,轟隆隆的刺向文騫所在的方位;頃刻之間,文騫身下的木人開始土崩瓦解,巨大的碎片從空中墜落,震盪起無數的煙塵。

文騫麵色慘白,染紅的嘴角劇烈的喘息著,身子隨同木人向著地麵坍塌而去,隨著塵埃的飄落必然會掩埋在塵埃中;墜落向地麵的文騫,身子騰空,一雙眼睛始終冇有離開過伸屈木槍射擊的方位,就像是一位父親對自己的孩子寄予厚望。

“嗖嗖”伸屈木槍突然襲擊,令得岔神的公羊焚天反應不及時,當下正中文騫一槍;洞穿了公羊焚天的左肩,鮮血如流水將原本鮮亮的紅衣染成暗紅色。

一擊未得手,文騫慘白的麵容不由的蠟黃了幾分,看著手腕上有些褪色的紅繩;文騫嘴中呢喃:“念姐!我回不去了......”

“汪汪汪”天空傳來數聲犬吠,禍鬥穿梭在混亂的戰場;眼見文騫墜落塵埃中,四肢發力悍不畏死的衝向廢墟,四下尋找文騫的身影;黑色的身影在塵埃中四下的竄尋。

“啊嗚!嗚嗚嗚”禍鬥不斷在煙霧中竄梭,終於是找尋到墜落向地麵的文騫,剛想要營救文騫,然而就在此時,天空中崩塌的木人頭顱籠罩在文騫的身前。

“汪汪”禍鬥張口咆哮,這一刻周身的火焰肆意燃燒,空中的殘影時隱時現;當下禍鬥直接閃現在文騫麵前,張口叼住文騫的臂膀,將其甩在自己的背上,雙目盯著上空的巨大殘骸,身子翻轉甩動自己的尾巴;黑色的兩條尾巴,火焰蒸騰宛若火蟒猛然甩動,直打砸向眼前的木人。

“轟轟轟”空氣中傳來爆炸聲,隨後禍鬥載著文騫衝殺出廢墟;此時的文騫氣息萎靡不振,身上的盔甲被燒燬大半,黢黑的身體演化出湛藍色的光芒;文騫艱難的睜開自己的眼睛,感受著側臉的瘙癢,朦朧的雙眼看著禍鬥,伸手撫摸著禍鬥的毛髮,嘴中呢喃道:“禍鬥.....快走”

“汪汪”禍鬥張口嚎叫,似乎在對文騫說,有我在你不會有事情;禍鬥四肢發力,好似狂獅的身體不斷在空中閃現,直衝出雲霄;雙目怒視著公羊焚天,恨不得將他撕裂成碎片。

“文騫!”公羊焚天那雙猩紅色眼睛盯著禍鬥,捂著自己肩膀上的傷口,咧嘴冷笑道:“有意思!文騫!我可是差點被你殺掉了,嘖嘖嘖!可惜啊!”

公羊焚天這句話不知道是替文騫惋惜,還是說他可惜文騫這員良將就此隕落在這世間。

“嗚.....”禍鬥嘴中噴吐著火焰,獸瞳死死的盯著公羊焚天,眼神頗為複雜:憤怒、害怕、畏懼、殺意這些情緒充斥著禍鬥的大腦。

“休傷我姐夫”人群中傳來一聲怒喝,諸葛錯手持著火扇衝殺在公羊焚天跟前,手中的火焰扇子輕輕扇動,龐大的火焰氣浪席捲著烏雲,向著公羊焚天碾壓而去。

公羊焚天靜如止水,食指輕輕揮動,九龍離火罩直接飛向了焚天鼎中蓋上,席捲而來的滔天火焰被焚天鼎吸入鼎中,宛若一根定海神針,隻要他在,火焰就掀不起什麼風浪。

諸葛粗自然不會這些細節,掌中掐著印決,手中陣紋流動,隨後大地層層開裂,一層層的碎石不斷向諸葛錯身上彙聚,威壓比肩半尊境界。

公羊焚天眯著一雙眼睛,靜靜的看著諸葛錯,隨即道:“小子!收起你的神通吧,此戰權當本將敗了,這三角峰就歸你們武明瞭,但是有一點給我記住了,救活這個小子,不然本將不介意屠殺你們全軍”

“你放屁.....”諸葛錯擔憂的看了一眼文騫,行動卻是有些猶豫,畢竟文騫的傷勢十分嚴重,他也不敢賭;在耽誤下來文騫究竟能不能活下來都兩說。

“不信你可以試一試,我公羊焚天行事隨心所欲;惹急了我,平京我都可以掀翻,不要挑戰我的底線,因為我的底線不是你們能夠承受得起的”公羊焚天聲音平淡,但言辭中那種唯我獨尊的氣勢,卻是誰也無法質疑的。

公羊焚天神色淡漠,當即招手怒喝道:“全軍撤退”

“嗚嗚嗚嗚嗚”撤退的嚎叫緩緩吹響,眾人皆是麵色狐疑;特彆是遠處觀望的蕭家三虎更是看不懂公羊焚天的操作。

“這小子乾什麼呢?明明已經占據了上風,就這樣灰溜溜的撤退了?這不是白撿的功勞不要嗎?”蕭墾看著公羊焚天的做法,整個人有些大跌眼鏡,眼神中透露出一抹殷蹙。

“有二種可能:一種是諸葛家的小子施展的術法讓公羊焚天感覺到危險不敢輕易冒險;另外一種就是公羊焚天受傷了,畢竟一員封侯境的強者拚死一擊也非同小可”蕭塑根據現場得到的情報,分析出最為可能的原因。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蕭塱目光如炬;黝黑的麵龐神色嚴峻,眼中流露出的忌憚是愈發的渾厚。

“什麼”蕭塑和蕭墾異口同聲,他們這位大哥比自己看的更為長遠和廣泛,往往能夠看到他們看不到的層麵。

“這小子故意留下文騫!養敵自重;他可以擊敗文騫,但我們不一定能夠乾掉這個傢夥,這小子完全是看不起我們啊”蕭塱眼神濃鬱,黑色的雙眸透露的殺機幾乎可以將公羊焚天活活絞死。

“這小子未免太小看我們了,也太高估那個叫文騫的傢夥了吧”蕭墾瞬間忍不住了,開口怒罵了起來。

“算了!回去吧!等他回大營吧,這小子已經做好了自己的打算“蕭塱似乎已經洞悉了公羊焚天的想法,不願在這裡浪費時間。

“這件事情如若彙報給大王,是不是可以搞垮公羊家啊”蕭墾舔舐著自己的嘴唇,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我勸你不要做這個打算,不然我會先殺了你”蕭塱身子停頓,轉過身子斜蔑了眼蕭墾,這個眼神可把蕭墾嚇的夠嗆,身子連連顫抖,喉嚨哽咽卻是不敢在出聲。

“給我聽清楚了。高處不勝寒,公羊家處在現在的地位願意自保那就讓他自保;他們想做什麼是他們的自由;我蕭家保持萬年老二就行;槍打出頭鳥,天上掉下來的石頭,砸死的一定是高個子的;我蕭家若是真入了黎王的眼,那就成了一顆可有可無的棋子”蕭塱聲音悠悠傳入兩人耳中,隨後感慨道:“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現在英雄已然出世,距離亂世也不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