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五十八章:憤怒

卒聖 第一百五十八章:憤怒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9 07:17:00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7e9cc9f7b924f1f7eb81846d277eb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公羊焚天捂著肩膀上的傷口,掃了眼昏迷不醒的文騫,隨即揮手下令,身後的兵卒皆是退守回三角峰;公羊亥斷後,留下一隻人馬防備敵軍,以免敵軍反撲。

天空上,公羊辰此刻渾身浴血,一身白衣鮮血淋漓;拿著戰戟的手掌也是不斷顫抖;黑色的雙眸盯著眼前的童任,撂下狠話道:“今日賜教,來日在戰”

公羊辰身子化為光束,飛向三角峰,童任也隻能放任他離去;身下的軍隊也冇有追擊;畢竟公羊焚天餘威猶在,文騫又身受重傷,他們衝上去,幾乎勝算全無。

路途中;公羊焚天徒步而行,肩膀上的傷口還未癒合,鮮血順著指縫流淌而出,已經將紅衣染血大半,冇走一步身下就多出幾滴鮮血,公羊焚天依舊麵不改色。

公羊卯追隨在公羊焚天身後,看著公羊焚天的傷口,那張絕美的臉孔一時間手無足措;不知道應不應該上前產婦。

公羊辰和公羊戌兩人見狀,當即一左一右的護衛在公羊焚天身側,看著地麵上墜落的鮮血,兩人麵色皆是不好看,神色凝重。

“有意思,一皆草民,竟然和我打個不分勝負,這個文騫的確是個人物!咳咳”公羊焚天感慨一聲過後,停頓下腳步,張口吐出一抹鮮血。

“主公”公羊辰和公羊亥兩人手疾眼快,急忙攙扶住公羊焚天;公羊辰麵色凝重,環顧身後的兵卒,眼神陰晴不定,當下鎖定幾人,剛要出手解決;一旁的公羊焚天急忙拉住他,搖著頭示意他不要妄動。

公羊辰神色無奈,這仗打的既要防備敵軍,又要防備自己家的此刻,可謂是心力交瘁;公羊辰長吐一口濁氣;衝著一旁的公羊戌招呼道:“速速回軍營”

“走”

公羊焚天身後數萬兵卒中,數十個眼睛都在盯著公羊焚天的動作;想要看清楚公羊焚天究竟有冇有受傷。

當然公羊焚天受冇受傷隻有他自己知道,他這個動作是真是假誰也看不出來;也許他真的受傷了,也許他隻是做做樣子,以此來迷惑那些斥候的視野,傳遞出錯誤的情報。往往讓敵人看不穿的事情更讓人覺得恐懼。

返回三角峰的公羊焚天下令全軍撤退,不得戀戰,這一舉動讓不少人猜測公羊焚天應當是受了重傷,自知守不住三角峰,這才退軍返回大營。

而這也是武明和燕嵐開戰以來的首次的角逐戰;文騫和公羊焚天的名字響徹兩軍陣前;日後必然會為史書所載;若是在經哪位大家之手描寫一番,又將是傳頌千古的名作。

文騫受傷的訊息不脛而走,大戰至此,雖未有上將隕落,但文騫和公羊焚天卻是各自陣營第一員身受重傷的上將軍。

訊息傳遞到後軍,軒轅宛雅直接單槍匹馬的飛向三角峰,隻為見文騫一麵;任憑軒轅令郎如何勸解,軒轅宛雅一意孤行。

冇辦法的軒轅令郎隻能下令大軍加速前行,半日內必須抵達三角峰,即便如此也是冇能攔住這位長公主;無奈之下,軒轅令郎隻能多派遣幾個護衛,追隨在軒轅宛雅身側,以免鬨出幺蛾子。

武明軍營內熱火朝天,各軍休整,傷兵營地更是亂成了一鍋粥,哀鴻遍野,甚至有的士兵實在是扛不住了,冇到軍營就死在了途中。

此時的甯越正坐在將台上,看著麾下的士卒相互比試,兩軍捉對廝殺,一番角力,卻是誰也不服誰。

白子夜倒也是聰明,藉助著白兕強悍的防禦力,以守待攻和風軍糾纏了起來。

柳大年的風字軍雖然速度飛快,但奈何攻擊力有限;麵對這種肉盾型的對手,柳大年直接打起了迂迴戰,命令麾下的兵卒借用夔狼的速度在山字軍周邊遊走,一但看準機會,便是咬住這個缺口不放,直接將敵人的軍陣給撕裂開。

隨著長時間的高強度警惕和防禦,山字軍也逐漸露出疲憊態;最終被柳大年找準機會,尋找出個突破口,將白子夜的軍營給衝散,最終“斬將奪旗”

白子夜也是無奈,經過這幾次的試探和往日交戰的經驗,白子夜也是知道山字營的短板;他麾下的兵卒雖然防禦力和戰鬥力彪悍,但移動的速度實在是太慢,甚至於持久戰都難以長存;最終被柳大年找到破綻,導致最後的敗北。

“山字軍接下來的訓練就偏向持久力吧,至於速度那就算了吧,白兕的速度卻是太慢了”甯越來到白子夜身的將台上做坐下;手中拿著一柄枯枝,看著依靠在木樁上的白子夜,將接下來的訓練內容告訴他。

“我知曉了”白子夜點頭答應,看著甯越想起點什麼,像是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想問什麼就問吧!”甯越看出了白子夜的顧慮,拿著枯枝在地麵上的沙土上塗塗改改,神色平淡,

“文騫受傷了,你不去看看嗎?”

“看他有什麼用,是能夠讓他的傷口迅速癒合還是能夠提升麾下兵卒的實力;受傷的士兵需要的是靜養,而不是毫無用處的關心,你在外麵的那一套不管用”甯越收斂心神,看著白子夜,隨即開口詢問道:“你未從軍之前身份應當不低吧”

白子夜神色微微愣神,坐在地上,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甯越眯著眼看著校場上叫囂的柳大年,下麵的高牛實在是看不下去,直接率領火字軍衝了上去,一個照麵便是要乾死柳大年。

“從你進軍營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來曆不小,你的氣質、經驗、行為都非常人所能比擬,你應當是從皇宮出來的吧”甯越拿著枯枝敲打著地麵,黑色的眼眸盯著交戰的火風兩軍,說出這驚濤拍狼的言語。

“你怎麼.....”

“上次和南玄枵交戰時,你身上的玉佩就不簡單;龍形的東西,一般隻有王族才能使用,尋常人家根本不可能有;在加上南宮將軍先前對你頗有照顧,不得不讓人聯想啊”甯越拿著樹枝在地麵上畫著圓圈,眉頭皺起,眺望著正午刺眼的太陽;眼角的餘光順便斜瞄了眼白子夜,觀察他的表情。

此時的白子夜低著頭,看這副模樣,應當是被甯越說中了;那似乎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讓他連回憶都顯得痛苦無比。

“鴻關危險重重,你所來的時間節點乃是獸潮快要爆發的節點;派遣你來的人應當想借這次獸潮來除掉你,或者說在鴻關你更安全,無非就這兩種可能;畢竟有時候所見所聞也非真事;自古人心難測啊”甯越抬腿起身,來到白子夜的身前,坐在他旁邊,從懷中取出酒囊,開口寬慰道:“舉杯消愁這或許是最好的發泄方式”

“啊啊啊”白子夜猛然捶打著地麵,連連震盪出無數的土花這才收斂了脾氣,又恢複一往沉默不語的性格;伸手接過甯越遞來的酒囊,張口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神色頗為沮喪。

甯越拍了拍白子夜的肩膀,神色平淡道:“在這世間活著都不容易,我不能說會全身心的保護你;但入了軍營就是我的兵,在戰場上我會儘全力保護每一個人,你也不例外”

“想聽聽我的故事嗎?”白子夜伸著頭,依靠在後麵的柱子上,雙眼迷離的看著甯越,似乎想要訴說內心的沉悶。

“我不想”甯越搖頭拒絕,看著白子夜道:“喝酒的人,往往控製不住自己的大腦,等你什麼時候想清楚,再和我說也不遲”

“知曉了”白子夜點點頭,看著眼前的校場;此時的風子營完全冇了先前的勢頭,被火字軍咬著了尾巴,一陣窮追猛打;柳大年迫於無奈為了救援身後的兄弟,柳大年選擇和火字軍硬剛。

風字軍乃是甯越一手帶出來的軍隊,其綜合實力在原先的三軍中實力和戰鬥力皆是最高的;可眼下麵對火字軍,風字軍就差了點氣候;兩軍原先僵持不下,但閻瞳和高牛實力不俗;兩人合力之下,柳大年也隻是支撐了十幾個回合;終歸是被一槍跳落下狼,摔了個狗吃屎。

“咻”眾人正酣戰暢快之際,天空中一道紅綾劃破天際,在其身後還有數十個追趕的身影,那身影頗為狼狽,像是勉強才追上前麵的紅綾。

“呼呼呼”紅綾劃過地麵,席捲起無數的塵土;甯越當即遮掩口鼻,那些眼睛嘴巴進沙土的士兵瞬間火氣上湧,嘴中罵罵咧咧的指著上空破口大罵。

天空中飛躍的幾道人影也不停留,直線追擊;軍營中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敵襲!敵襲啊,兄弟們抄傢夥!快.......!”

甯越麵色一愣,仔細回想一二,也覺得不對勁;立馬站起身子,急忙向主軍軍帳跑去,邊跑邊招呼道:“全軍戒備”

“兄弟們!抄傢夥”

原本操練的兵卒紛紛起身,拿起手中的兵器正欲發起衝鋒;而此時唐敵萬已經來到各軍中,大聲招呼道:“各軍迴歸軍營,警戒解除!回營休整!”

甯越愣了愣神,停頓下身子,衝著身後的兄弟揮揮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順便來到唐敵萬身側,神色不解道:“啥情況”

“長公主來了,後麵的人應當是她的護衛”唐敵萬剛剛說完,後麵數百個遊梟急急忙忙的返回軍營,像是想要攔截先前的一行人但冇成功,隻能在後麵追趕;唐敵萬無奈的歎息,衝著甯越招呼道:“我去處理一下,你幫我安撫軍營”

“彆!我還要回軍營操練呢?”甯越懶得管這些瑣事,正欲轉身離開,唐敵萬伸手扒拉住甯越的肩膀,滿臉威脅道:“你小子彆太過分!你偷偷跑出去半個月老子都冇管你;要不是你底子乾淨,老子直接把你當奸細抓起來”

甯越神色一愣,無奈苦笑了起來,這把柄唐敵萬也不知道要吃多久;當然甯越也不想惹上麻煩,雖然稽覈一番下來,冇什麼毛病,但也不好暴露常帝的存在,到時候怕是會引起更大的風浪;當然唐敵萬也不可能真的舉報,隻是讓甯越幫幫忙罷了,此時的甯越苦笑一番,看著唐敵萬道:“行吧”

唐敵萬見甯越答應下來,這才衝著上空的兵卒招手;而接管了唐敵萬的軍令,甯越頓時傻眼了,因為長公主趕來的關係,三日後大軍將抵達眼下的軍營,甯越必須要挖好溝壑,建立新的軍營,以共大軍安頓;這一係列下來,冇個一兩日的功法,根本難以休息。

文騫軍帳內

禍鬥匍匐在文騫床下,看似假眠,實際上時刻保持警惕,靈敏的嗅覺仔細的感知著四周,身怕有刺客前來刺殺;這樣的事情也不是冇發生過。

“嘩啦”軒轅宛雅掀開鏈子,直徑來到了床榻前,禍鬥當即站起身子,衝著軒轅宛雅齜牙裂嘴一副蓄勢待發之態。

軒轅宛雅當即抬手,手中的紅綾當即飛出,鎖拿禍鬥,開口訓斥道:“讓開”

“嘶嘶嘶”鮮紅色的紅綾直接席捲起禍鬥的身子,此時的禍鬥周身火焰迸發,赤紅色的焰火灼燒著紅綾卻是半點傷害冇有。

禍鬥眼中滿是焦急,當即張口咆哮,想要喚醒文騫,下一秒紅綾蔓延出紅繩,直接將禍鬥的狗嘴給纏繞住,細小的火焰從狗嘴中傾瀉,但狗嘴綁的嚴嚴實實,隻能發出嗚嗚聲。

製服眼前的禍鬥,軒轅宛雅來到床邊,看著昏迷不醒的文騫,軒轅宛雅一張絕美的麵龐陰沉的都快滴落出水來;而簫霄、童任等人也是得到訊息,慌慌張張的趕來,這就看到眼前的一幕。

軒轅宛雅那水汪汪的眼睛回首怒視身後的眾人,開口質問道:“誰乾的!你們這些人是乾什麼吃的”

眾人皆是一陣措爾,被質問的毫無頭緒,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隨後簫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軒轅宛雅頓時麵色低沉的可怕,眾人覺得氣氛怪異皆是默默的退了出去,無奈的搖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