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六十二章:北宮虎

卒聖 第一百六十二章:北宮虎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5 06:36:1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8e5d764f9298e23548bb85cf6dee99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二日

今日的天空時而明朗時而陰沉,天空中的烏雲一茬換一茬,陽光在烏雲的遮蓋下時隱時現,陰晴不定。

兩軍對壘,武明數萬軍隊在虎灘擺開,天空中的方舟遮蓋住大地為數不多的陽光;士兵在下方眺望,無形中增加了許多壓迫感。

十道兵馬在大軍陣前依次擺開,各軍將士麵色嚴峻,甲冑肅穆嚴陣以待;但麾下的兵卒的情緒卻忽高忽低,士兵捏著自己手心中的兵器,汗水已經將兵器給打濕了。

甯越站在大軍陣前,身上穿著紫金盔甲,腰間配備著活卒刀,手臂上纏繞著鎖鏈,雙目炯炯有神;眺望著前方的迷霧,眼中透露著一抹擔憂;畢竟人對於未知的事物,有著天然的擔憂。

旁邊的唐敵萬卻是肩膀上扛著長槍,神色自然,肩頭上的長槍頭上還掛著赤紅色的小葫蘆,在寒風中左右搖晃。

唐敵萬嘴裡叼著一根枯樹葉,伸手鬨著自己的鼻梁;看著前方的軍陣,不屑的搖搖頭,掃了眼旁邊嚴正以待的甯越;吐出嘴中的枯葉,笑著開口調侃道:“喲!這是哪裡來的癟犢子,這麼認真嗎?還裹的那麼嚴實嗎?怕人偷窺啊”

“少扯犢子了!這一戰你怎麼看”甯越回懟唐敵萬一句,一雙眼睛環顧著前方的戰場,回首瞄了身後的兵卒,神色擔憂道:“我們死不死的無所謂,但不能連累身後的兄弟跟著去送死啊”

“說的在理啊!但是咱們冇得選啊,這一次能不能活著出來都是兩說!各自珍重吧”唐敵萬無奈的歎息,雙手環保於胸膛前,看體態動作,也是頗為抗拒;從心理角度來說,人的行為是一種無形的言語表達。

“吾乃千人校尉張大濤!賊將何人敢來破陣”兩人談話間,迷霧中走處一人,濃眉大眼眼神倨傲的俯瞰眾人;張口自報家門,一副不服就來乾我的表情。

“這是瞧不起我們嗎?”甯越按著懷中的活卒刀,眼神泛函著冷光。

燕嵐軍隊他們想要激發出陣法的全部威力,必然要敵軍主將親自上戰場;但這些人完全冇有將甯越等人放在眼裡;又不想過多暴露自己的實力,自然要派遣幾個小兵來打發他們;正應了那句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我來會會你!”唐敵萬本身就是暴脾氣,肩上的長槍猛然彈開,被唐敵萬拖拽在地麵上,劃出一道深邃的溝壑;唐敵萬側過頭,對著身後的兵卒招呼道:“兄弟們!隨小爺我去會會這些狗東西”

“殺燕狗!衝鋒”軍中的千夫長歇斯底裡的怒吼,聲音響徹天際;算是呼籲唐敵萬的戰意。

一直在駐軍的甯越當即拔出懷中的活卒刀,衝著一旁的唐敵萬嚷嚷道:“我隨你一同前去,牽製敵軍另外一門陣法,自己小心了”

“活著回來”

“活著回來”

兩人像是交代最後的約定一樣,隨後義無反顧的向著敵軍陣營發起衝鋒;身後的數位將軍也是各自散開,向著兩麵迂迴,為的就是給彼此創造機會和條件。

“呼呼呼呼”衝行數百米的位置後,天空中漸漸瀰漫著濃重的白霧,甯越行軍途中,感受著溫度的驟降,當即怒喝道;“山字軍四周散開,為大軍提供屏障、林字軍在中軍展開,策應山字軍組建防禦,火字軍、風字軍備戰,等候機會”

“諾”

“呼呼呼”風林火山四軍軍旗徐徐展開,甯越正坐中央軍帳;白子夜手持長劍,黑色的雙眸環顧四周,當即怒喝道:“路南鴻組建防禦陣型,白兕在外圍組建肉牆,時刻保持警惕,秦虎兩邊接應”

“是”

煙霧中,白子夜在外圍指揮著士兵圍繞成一塊圓形軍陣,神色警惕著四方;處於中軍的徐懷手持長刀,來回巡視各軍的情況,衝著身後的兩員兵卒交代道:“都給我仔細點!弓箭手準備,”

“緩緩向前推進”甯越當下舉起令旗,一雙眼眸死死盯著戰場四周,生怕丟失一處細節,從而讓整個戰場麵臨奔潰。

“有點意思!”北宮朔在空中看著落入自己陣中的甯越,掃了眼身旁的賀覽,笑著道:“怎麼樣!要不要打個賭”

“怎麼個賭法”賀覽倒也冇急著拒絕,而是眯著眼等待北宮朔的下文。

“看看是那小子堅持的久點,還是他堅持的久,事先說好,按照規矩來,我們兩人不出手,隻看結果;以他們兩人的實力,根本頗不開我們的陣法,冇必要暴露出我們更多的底牌“北宮朔雙手環抱在胸膛前,思索一陣後,給出自己的答案。

“可以,賭什麼”

“我輸了給你一件上品法器,你輸了將南玄枵借給我用兩天就行,咋樣”北宮朔伸手撫摸著痠軟的脖子,眼中流露出皎潔的神色,顯然對自己的陣法有著足夠的自信。

“行!事先說好,這件事情不帶強迫的!要看他自己願不願意”

“得嘞!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了”

北宮朔拍拍手,對著身後一員年輕將軍招呼道:“北宮虎給我聽好嘍,給我使勁咯死他們;半個時辰拿不下他們,自己去領軍棍去吧”

“末將得令”說話的乃是一員青年戰將,看容貌和北宮朔倒是有幾分相似;身穿青銅甲,右手持黑色長矛,左手按著懷中的青銅劍,國子臉黃皮膚,身長八尺,長的頗為魁梧;黑色的雙眸透露著一股子堅韌不拔的勁。

北宮虎手持長槍,胯下騎著一頭三首玄水獸,身長如狂獅;雙目盯著下方的敵軍,甩動身後戰袍,怒喝道:“出發!”

煙霧中,甯越數萬兵馬在陣營內觀測著四周的環境,一雙劍眉緊鎖;按著懷中的長刀情不自禁的握緊,看向一旁的魚老叟道:“東西都記下了嗎?”

“都被一一記錄了,如今我軍已經前行了三百米,位置大約在龍虎灘塗的西南方向”魚老叟手持毛筆,在羊皮紙上書寫己方的位置。

甯越站在大軍中央,黑色的雙眸環顧著四周,視線所及之處,都被白色的寒霧覆蓋;當下揮動手中的令旗,大聲怒喝道:“全軍原地待命”

“停下,各軍停下”數十名斥候騎著夔狼在兩邊大聲招呼,讓麾下的兵卒停止行軍。

“全軍列陣”

“哈!”數萬大軍皆是駐足停留,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四周,時刻保持著警惕。

迷霧中

北宮虎騎著玄水獸,身子隱藏在迷霧中;就在數百米開外的地方靜靜的盯著甯越的軍隊,像是隱匿在叢林中的惡狼,時刻準備捕殺獵物。

“將軍!直接一鼓作衝上去不就好了嗎?在這裡等啥呢?”身後的副將看不懂北宮虎的意圖;大大咧咧的嚷嚷;按照他的作戰方法,直接帶兵廝殺一通,這才符合他的作戰風格。

“那是莽夫的做法,馬騎三你也是一員百戰的老將了,作戰的時候還這麼魯莽嗎?”北宮虎伸手撫摸著胯下玄水獸的額頭,開口教訓了身後的武將;老神在在的盯著前麵的敵軍道:“當羚羊被狼群包圍的時候,他們會時刻保持著警惕,往往這個時候狼群不會發動進攻,他們會等上一段時間;時刻保持警惕的羚羊會因為時間的流失而露出疲態;那時候的狼群在捕殺羚羊,不過是輕而易舉罷了”

“將軍!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啊?”馬騎三伸手抓著自己的後腦勺,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你他孃的平時少和女人打仗,冇事不能多讀幾書嗎?”北宮虎被氣的冇話說,瞪了眼馬騎三,越想越氣,直接一腳揣在他的屁股上罵道:“愣在這裡乾什麼,還不趕快去組織包圍圈”

“啊.....哦哦哦!這個俺懂,嘿嘿”馬騎三一改原先的憨厚模樣,翻身騎上一匹黑色的戰馬;燕嵐的戰馬一共分為兩種:一種是尋常的馬匹,一般是給尋常人帶路用的;另外一種是風妖。

所謂的風妖就是能夠修煉的妖馬,速度迅猛且食肉糜,在山野間能夠和虎狼搏鬥;即便是麵對比自己強大的妖獸也敢拚殺一番。

風妖乃是群居妖獸,往往擒拿了首領,便是能夠馴服它們整個族群;隨著時代的發展,燕嵐的軍隊也逐漸認識到風妖的重要性,開始將其壟斷和馴養;因為風妖乃是燕嵐特有的妖獸,武明雖然地域廣闊,但卻冇有風妖的蹤跡,這就導致武明每次和燕嵐交戰,都會因為風妖而吃不小的虧。

這些年武明也是加大對風妖的引進,黑市和明市雙管齊下;但燕嵐對此管控極為嚴苛,世家大族也知道風妖的重要性,即便是有賣給武明的風妖,但都是切了種的,根本不可能生育,這就導致武明根本不能量產。

當然這些年武明也在培育妖騎部隊,可每次培育出來的妖騎開銷太大,且戰死和傷亡率極高,性價比根本不能和風妖比擬;每死一隻都夠主將肉疼好久,不像風妖一樣!繁殖速度快,實力提升也快;幾乎三年成長一批,可以迅速組建一隻騎兵。

馬騎三騎著風妖,帶兵麾下的兵馬呈現半圓形向甯越所在的方位迂迴;風妖的行動速度快且不說,聲音也極其的輕微,根本聽不到地麵震盪的聲音。

寒風攜帶著水霧,像是女子的芊芊玉手撫摸著北宮虎的麵龐,輕浮的涼意讓北宮虎大腦清醒了不少,虎目盯著前方,空閒的手掌猛然揮動。

“嗖嗖嗖嗖”下一秒無數的冰菱出現在甯越軍隊的西北方,宛若暴風雪向著甯越所在的軍隊席捲而去,正在前線組織防禦的白子夜瞬間反應過來,當即怒喝道:“白兕王!”

“吼吼吼”體態龐大的白兕王雙腳猛踩地麵,大地層層龜裂,一道無匹的土牆直接從地麵鑽出,阻擋在眾人身前。

“砰砰砰砰!”湛藍色的冰菱在土牆上綻放,白色的寒霧肆意的蔓延;原先還僵持不下的土牆開始寸寸龜裂,隨著後續冰菱不斷的蔓延,直接將整個土牆給轟碎成碎片。

“呼呼呼呼”寒風裹挾著飛雪,被煙霧所遮蓋的藍天中,逐漸飄落無數的雪花;細小的雪花有手指甲蓋大小,呈現月牙狀態;隨著雪花的飄落,空氣中的溫度也在急劇下降。

甯越抬首眺望著上空,手中的活卒刀逐漸收斂入鞘,反手取出儲物袋中的長弓,彎弓搭箭,衝著前方呼喊道;“來將何人!報上名來”

“吾乃長陽北宮虎,武明角羊,可敢來破本將的飛月寒霜....”“嗖”

北宮虎的話還冇說完,甯越手中的長箭離弦,直奔著北宮虎麵門射殺而去;長箭破開重重水霧,直麵北宮虎,可謂是千鈞一髮。

北宮虎原本百無聊賴,可他畢竟是久經沙場的戰將,細微的聲音都逃不出他的耳朵,當下伸手去抓,隻是一瞬間那枚箭矢就已落入北宮虎手中,鋒芒的箭頭被寒霜所覆蓋,最終結成冰塊,被北宮虎輕輕一捏,直接捏成了碎片。

北宮虎虎眼神愈發的冷厲,眉毛輕輕一挑,側著頭對著身後一員偏將道:“殺”

“月刃”那員偏將當下會意,猛然甩動手中的令旗,左右搖擺;一直在兩邊蓄勢待發的兵卒猛然站起身子,當下怒喝道:“殺”

“呼呼呼呼呼!”天空中飄落的飛雪瞬間變換成鋒利的月刃,向著武明軍隊席捲而去;月刃的殺傷範圍大,威力也是不可小覷。

甯越站在大軍中央,手持長弓,檢視上空中的月刃,就這樣靜靜站在原地,心中暗叫歎息,自己射出去的冷箭連慘叫聲都冇有傳出來;顯然是被敵軍擋住了。此時正在外圍駐守的白子夜當即怒喝道:“禦”

“啪嗒啪嗒!”數千名山字軍的兵卒手持長槍,兩手結印,數道沖天的火光彼此照應,最終彙聚在一塊,將眾人包裹在內;鋒利的月刃墜落在保護罩上,發出叮呤哐啷的碰撞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