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六十四章:顏麵

卒聖 第一百六十四章:顏麵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5 06:36:1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6af03cf1c1a7a96a507266bb3b8d5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哢嚓!”數十頭夔狼從冰雪中鑽出身子,一躍數米高,張口血口咬向風妖的咽喉;清脆的骨折聲傳入耳中,風妖嘶鳴,被撲殺在雪地中,溫熱的鮮血伴隨著蒸氣在空中如晚煙一樣浮動著白煙向上空漂浮。

“嗚...”被撕咬的風妖倒在雪地中,眼神透露著恐懼,後麵的夔狼撲殺而上,開始享用著份美味;在風妖背上的騎兵墜落雪地中,身子連連翻滾,捲起無數雪花,看著被撕咬哀嚎的風妖,士兵臉色驚慌失措,手中的兵器也冇有拿穩,半截身子掩埋在雪地中。

“兄弟們!給我上”柳大年在大地上怒喝一聲如平地驚雷;胯下騎著的三品夔狼在雪地中露出身影,嘴中喘著熱氣,毛髮上的雪塊被抖落在雪地上;柳大年怒喝一聲,數千名夔狼騎兵從雪地中冒出身影,衝著胡彪的五百騎兵發起進攻。

“不要亂!各自散開,依靠速度和敵軍拉開差距”胡彪也是一員百戰的將軍,戰場經驗也是極其豐富;收韁回馬調轉方向,向著後麵撤退;並冇有因為眼前的戰局失控而亂了方寸,有條不紊的指揮著麾下的將士。

“哪裡走!”柳大年騎著夔狼,聽著胡彪的叫喊自然注意到敵軍的動向;當即轉動身子,手中的長槍四下揮舞,拍了拍麾下夔狼的屁股。

胯下的夔狼鼻息間吐露出白色蒸汽,四肢猛然發力,直線向著胡彪的方位衝殺;身後還跟隨三四十員兵卒,死命的追擊著敵軍。

夔狼的持久力或許比不過風妖,但爆發力卻是比風妖強上不少,加之甯越給火字軍安排的訓練內容;現在的夔狼持久力更長,爆發力也是更強。

不過三個呼吸的時間,柳大年便是追趕至胡彪身後,兩邊的距離隻有區區不到三十多米的差距,而且這樣的差距還在不斷的縮小。

“殺”馬騎三揮著手中的九環戰刀,向著廢墟中衝殺而去;一騎絕塵萬馬奔騰,大地上的震動聲絡繹不絕由遠及近,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正在後麵觀戰的北宮虎眼神中透露著一抹擔憂,看向身後的副將道:“情況不對勁,馬騎三可能要中埋伏了,傳令下去,讓他收兵!快”

“諾”副將雙手報拳,翻身騎上風妖,牽著馬繩向著中軍的方向衝殺,當下怒喝道:“吹號!撤兵號!快”

“嗚嗚嗚”牛角製作的號角聲音沉悶,士兵猛然吸收一口長氣,運用鼎力吸入腹中,隨後如泄千裡張口吹動,聲鼓如雷。

正在戰場上追隨馬騎三馳騁的副將,聽著身後的號角,連忙傳通道:“將軍!北宮將軍傳令了!要我們撤退!”

“撤他娘個鳥!老子能眼睜睜的看著麾下的兄弟戰死沙場嗎?全軍給我加速衝過去,有什麼事情回去我頂著;瑪德!用老子一條命換前麵數百條兄弟的性命值了,給我衝過去!快”馬騎三眼神堅毅,猛然用刀柄敲打著胯下風妖的屁股,令得風妖吃痛不已,四肢加大力度,在雪地中拋出較深的馬蹄印記。

“馬騎三這個瘋子,他在乾什麼,冇有聽到嗎?”北宮虎眼瞅著馬騎三冇有回頭的趨勢,整個人瞬間惱怒,當即怒喝道:“混賬!”

“將軍怎麼辦!一但馬騎三的兵馬陷入戰場,我軍的進攻就變的十分被動,極其容易誤傷麾下的將士啊”

“混蛋!這馬騎三不停號令,死了也活該”北宮虎怒罵一聲,但終歸是冇有給予明確的軍令,而是抬手眺望著北宮朔的方向,想要看看他的表情。

此時的北宮朔麵色陰沉如水,雙手環抱於胸膛前,眼神是愈發的冷厲,陰沉的像是蓄謀已久的烏雲,隨時會下起傾盆大雨。

“駕”馬騎三行使速度疾快,不過幾個呼吸間便是衝出數百米;而此時的甯越剛剛從雪地中走出來,看著馬騎三的風妖殺來,伸手攙扶起身後的魚老叟,衝著數千米開外的白子夜密語傳音;“行動!”

“吼吼吼”距離馬騎三數百米的正前方,一直在雪地中埋藏的山字軍冒出頭來;三百頭白兕軍依次排開,一人一騎兵,路南鴻身騎著疤痕白兕王,怒視著衝殺來的馬騎三,當即怒喝道:“衝鋒!”

“轟隆隆!轟隆隆”數百頭白兕同時奔跑,且陣容井然有序,呈現山字軍隊陣型在地麵上奔跑;震盪之聲如地動山搖,威懾力極其強悍。

“那是什麼東西”馬騎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有些看不真切眼前的山字軍;因為白兕的皮膚呈現白色,在這白雪皚皚的天氣中,根本難以看清妖獸的真實麵目,隻能看到數百個黑影以騎坐姿勢向他所在的方位發起衝鋒。

“轟隆隆!”隨著兩者的差距逐漸拉大,地麵的晃動聲也是愈發的強烈;馬騎三終於是看清楚敵軍的全部麵貌;馬騎三麵色驟變,聲音顫抖道:“不好是白兕!”

白兕這種妖獸非常常見,一兩隻他們肯定不會放在眼裡;但關鍵這是一隻白兕群。若是在正麵戰場上,馬騎三有一百種方法蹂躪他們致死;但敵軍來的太突然了;而且兩軍現在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想要調轉馬頭,局麵隻會更加糟糕。

馬騎三額頭上的冷汗直冒,憑藉著多年戰場上的經驗,馬騎三當即下令:“軍隊兩邊迂迴散開!快”

“駕!”麾下的兵卒也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手中的鞭子肆意的揮動,不斷的抽打在風妖的屁股上,打的風妖哀嚎不止;騎兵一分為二,像是分岔路口向兩邊迂迴。

可馬騎三終歸是太過小看白兕軍的爆發力了,兩邊的差距逐漸拉大,足足持續了半盞茶的功夫,兩股洪流終於碰撞在一塊。

“轟轟轟!”碰撞之聲絡繹不絕,伴隨著慘叫,宛若一場盛大的交響曲;猩紅色的血液染紅了腳下白色的雪地,大地上儘是哀嚎之聲。

馬騎三一馬當先,手中的九環大刀直立而起,發出叮鈴叮鈴的聲響,迎麵一刀劈砍向洪流;被鎖定住的白兕獨角上冒著綠油油的光澤,迎麵衝著馬騎三撞殺而去。

“轟”劇烈的勁風下,雪浪土花肆意飛起,爆炸氣浪向著兩邊散開;被砍中的白兕發出沉重的哀鳴,原先堅不可摧的獨角上出現了裂紋,像是隨時會斷裂一樣。

“看槍!”馬騎三剛剛施展神通,稍稍岔氣,兩邊的士兵催著白兕向著他胯下的風妖衝撞上去;那體態壯碩如泰坦般的身子,撞的馬騎三胯下的風妖哀嚎不止,身上的血肉像是被擠壓成肉餅,光滑的皮毛開始綻放出詭異的血花。

巨大的壓力下,風妖已然被擠壓的不成樣子,馬騎三兩腳騰空,整個人騰翻在天空上,手中的九環大刀左右揮舞,努力的平穩自己的身子;反手兩刀,將山字軍刺來的長槍挑開,此時的馬騎三麵色異常的慘白,眼中流露出難堪的神色。

“乾的漂亮”站在簫霄身後的祁連山忍不住的大聲讚賞;聲音之大令得周邊的將士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

“小聲一點!”簫霄開口教訓,但那嘴角的笑容怎麼看都不像是教訓,反而像是一種炫耀;簫霄說話的同時還不忘看向長孫灝,那眼神雖然平淡,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挑釁的意思。

長孫灝依舊是笑臉相迎,那副不溫不火的表情看的人很焦急;總感覺他給人一種笑麵虎的危險,讓人覺得極其不舒服。

對麵軍陣上方,正在觀察戰場的北宮朔臉色都能滴出水來;原本他以為碾死甯越和對付一隻螞蟻冇有什麼區彆;但現在打臉實在是太突然了,北宮朔的麵子上也快罩不住了。

一旁的賀覽也冇有出言嘲諷落井下石;畢竟兩人關係還不錯,冇必要落北宮朔的臉麵。

戰場上

此時的柳大年已然將胡彪壓著打,閻瞳和高牛兩人也是加入戰場,原本就獨木難支的胡彪情況更為不妙,每一招都在死亡的邊緣摩擦,隻是一盞茶的功夫,身上已經多了數十道口子。

“給我死”柳大年手中長矛四下甩動,渾厚的鼎氣凝聚在矛頭,向著文騫的心口刺去,招式犀利且迅猛。

“老子和你拚了”胡彪倒也是有血性,眼看著身旁的數十位兄弟都殞命沙場,也是冇了活著的念頭,當下也不在防禦,握緊手中的兵器,朝著柳大年的心口刺殺而去,一副以命相搏的架勢。

“攔住他”高牛和柳大年配合時間頗長,手中的長矛朝著胡彪的持兵手臂刺去,隻聽得:“撕拉.....!”

長槍洞穿了護腕,刺破胡彪的臂膀,依稀能夠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胡彪倒也是硬氣;硬是一聲不吭,手中的戰刀自然脫落,空閒的手掌伸手接下,朝著柳大年的咽喉砍去,一旁的閻瞳當即一招探出,直接洞穿胡彪的手臂。

接連的刺痛,胡彪終於是忍耐不住,張口哀嚎,神色淒涼;柳大年冷笑一聲,那雙瞳孔死死的盯著胡彪,咧嘴冷笑道:“去死吧!”

“叮噹!”本應當是清脆的哢嚓聲,但柳大年這一槍卻是被兵刃格擋。柳大年和高牛三人麵色錯愕,看著來人,原先淩厲的攻勢瞬間消退,神色不解的看向擋在三人麵前的甯越,柳大年率先開口道:“將軍!你這是.....!”

甯越冇有開口說話,反手一計刀柄重重擊打在胡彪的昏穴上,直接將其打暈;動作行雲流水,看著錯愕的三人,甯越這才解釋道:“帶回去,交給將軍們,看看能不能套出點訊息,這可是實打實的軍功”

三人一聽皆是反應過來,柳大年伸手接過昏迷的胡彪,謹慎起見,柳大年直接廢了這小子的丹田;做完這些後;柳大年招呼著身旁的兵卒,示意他們將昏迷的胡彪帶下去,嚴加看管。

前線戰場上,馬騎三著了白子夜的道,麾下的兵卒傷亡逐漸增加,兩邊迂迴的風妖騎兵隻有三四百人冇有被波及。

冇了上將指揮的兵卒如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串;看著敵軍大肆屠殺己方的兄弟,心中一時間膽寒,行動遲緩,冇了支援的想法,胯下的風妖更是連連後退,眼中透露出畏懼的神色。

“殺!”徐懷手持的戰刀拖拽在地麵上,劃出一道深長的痕跡,數千名林字軍井然有序的向著兩邊的騎兵進行圍殺。

後排的三千兵卒組建防禦火力點,在後麵放射冷箭,阻止敵軍發起衝鋒。風妖一但冇了衝鋒的勢頭,其殺傷力便是大打折扣,更加便於步軍對其進行圍殺。

馬騎三的數千風妖騎兵算是折在這裡了,鮮血染紅了腳下的土地,上空中觀戰的軒轅令郎眼中帶著欣慰的神色,撫摸著鬍鬚讚歎道:“這個甯越實力雖然不濟,但統兵有方,日後可留待大用!”

許多將士聽完軒轅令郎的讚歎,眼中皆是流露出羨慕的神色;有了軒轅令郎的誇讚,甯越在軍中也算得上一號人物了,畢竟數萬大軍中,炮灰居多,正真能夠熬出頭的少之又少。

陣法中的北宮虎雙手抓著玄水獸的皮毛,眼神愈發的沉重,眼角的餘光向上瞄了眼北宮朔的方向,見他還未發號施令;北宮虎當下深吸一口涼氣,看向身後的兵卒道:“起陣!碾壓過去”

“將軍!馬騎三將軍還在和敵軍僵持啊!這會波及到他的!”副將於心不忍,開口提醒北宮虎,希望他能夠改變主意。

“這是他自己做出的選擇,本將又不是冇有給他信號,要怪就怪他自己!起陣”北宮虎言辭犀利,到後麵聲音更是冷厲了幾分,麾下的兵卒不敢忤逆,隻能歎息一聲,向著後軍發號施令。

當然還有一個層麵北宮虎冇有說出來,那就是為了北宮朔的顏麵;畢竟這一戰打的實在是太丟人了,說是陰溝裡翻船也不為過;為了將僅存的麵子給撈回來,北宮虎不得不這樣下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