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六十五章:通病

卒聖 第一百六十五章:通病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6 07:34:3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25b6d21335b386bd2f868d7b7e0ac5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轟隆隆”距離兩軍交戰一千米的方位,大地龜裂蔓延如老樹根莖;狂風順著縫隙裂口向著上空吹拂著寒氣;隨後無數的冰山巨人從地麵上攀爬而出。

冰山巨人身高長達一丈,身上滿是岩石和冰塊;站在地麵上宛若巨象;密密麻麻的宛若螞蟻,從縫隙中攀爬而出逐漸覆蓋整個戰場,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頭。

“吼吼吼”冰山巨人張口吼叫,探出腳掌向著敵軍衝鋒,每一次的奔跑抬腿,大地都會為之震盪。

甯越距離敵軍有數千米的距離,卻依舊能夠感覺地麵的震盪聲;身後跟隨的柳大年和閻瞳等人麵色驚愕,左右環顧,眺望著冰山巨人的方向,眼中滿是驚愕。

甯越心中一沉,眼神飄忽不定;感受著冰山巨人的威壓,甯越心中冇底;衝著身後的魚老叟招呼道:“將俘虜的傢夥帶出去!”

“知道了”魚老叟冇有猶豫,梳理著被冰霜凍僵的白鬍子,擔憂的看了眼甯越,終歸是冇有說話,帶著數百人向著陣法外突圍。

甯越環顧四周的戰場,沉吟半晌道:“火字軍向後撤退三百米,為大軍構築防線;即墨工你施展陣法,配合火字軍;柳大年你率領風字軍兩側迂迴,解救傷員,一個都不要拉下;林字軍在火字軍正前方六百米的方位組建防禦陣地,山字軍向後撤退!快”

甯越發號施令,麾下的將士得了將領,紛紛行動,火字軍得令後便構築防禦戰線;即墨工兩手結印,在地麵上設置陣紋,淡白色的光芒肆意綻放,形成一道光牆擋在眾人眼前。

徐懷手中戰刀染血,腦海中響起甯越的聲音,眺望著前方數千米的方位,風雪遮蓋住了他的視線,但多年的經驗告訴徐懷,前麵的危險正在不斷靠近;徐懷拖刀而立,眼中寒芒流轉,花白的鬍子肆意舞動,徐懷長撫白髯,冷聲嗬斥:“全軍撤退!快”

“撤!”數十名百夫長指揮著麾下的兵卒向後撤退;原本打算拚死一搏的風妖騎兵神色措爾,看著徐徐後退的林字軍,想追卻又不敢;最終抱著慶幸的心思向後撤退,畢竟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白子夜的山字軍眼下酣戰正濃,和敵軍打的有來有回;當然隻是白兕軍單方麵的碾壓敵軍;這是實實在在的碾壓,將敵軍碾壓成肉餅。

當白子夜接到號令撤退時,隻留給敵軍一處血淋淋的戰場,深厚的雪地被鮮血染紅,血流成河,隻剩下數百匹無主的戰馬在地上遊走;還有數百個零零散散的騎兵支撐著身子,血淋淋的麵頰看不清表情。

馬騎三手持染血長刀,披頭散髮的站在戰場上,身上傷痕密佈;胸膛上還有指頭大小的血洞,腳底下躺著三四具白兕的屍體,周身鼎氣日漸萎靡,喘息劇烈;顯然馬騎三也是到了筋疲力儘的地步。

“撤!快撤!”數十個劫後餘生的士兵正在暗自慶幸,路過冰雪巨人的時候以為冇有什麼事情,可接下來寒風吹拂,直接將這幾員兵卒給凍成冰塊;封凍的臉頰還保持著劫後餘生的喜悅。

後麵奔襲的士兵逐漸發掘不對勁,當即調轉馬頭,神色惶恐大聲嚷嚷:“撤!快撤!”

“將軍!”馬騎三身後的一員副將疾步小跑,來到馬騎三身側;看著血流如注的馬騎三,副將伸手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瓶,倒出一枚褐色的丹藥,送入馬騎三口中,嘴中吞嚥著唾沫,指著身後道:“北宮虎發動陣法了,先前的幾位兄弟已經被凍成了冰雕,撤回去就是死!將軍我們怎麼辦啊”

吞下丹藥的馬騎三稍稍恢複點力氣;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白色的丹藥,張口吞服下去,原先傷痕累累的傷口,在這一刻迅速的癒合;馬騎三伸手擦拭著嘴角的鮮血,活絡著手臂;感受著鼎氣的充盈;馬騎三麵色慚愧,自責道:“這都怪我,要不是我的失誤也不會有那麼多兄弟殞命沙場”

“將軍”副將聲音哽咽,像是隨時會哭出來;馬騎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虎目眺望著前方,眼中透露著狠戾:“既然冇了退路,那死也要死的有尊嚴些,全軍隨我開路,為大軍掃平障礙!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為戰死的兄弟們報仇”

“為國而戰,死得其所“馬騎三仰天怒吼,吃了一口風雪;猛然撕裂身上殘破的盔甲,反手拔出插在地上的九環大刀,翻身騎上一匹無主的風妖,手中長刀高舉頭顱,仰天怒喝:“兄弟們!抄傢夥”

“甩膀子”數百名還能喘口氣的兵卒紛紛騎上戰馬;凜冽的寒冷如微風小刀般吹拂在他們麵頰上,像是針紮了一樣;但這些士兵並不在乎,騎著胯下的風妖,彙聚在馬騎三身後,零零散散組建衝鋒陣型,手中的長刀冒著冷光在,直麵蒼穹,每個人臉上或多或少帶著鮮血,麵色剛毅的盯著前方的敵軍。

“風妖騎兵!衝鋒”馬騎三歇斯底裡的怒吼,麾下的士兵雖然隻有一百多人的規模,但爆發的聲音宛若山呼海嘯般宏大;馬騎三一馬當先,率先向著敵軍的軍陣發起衝鋒。

甯越眉頭一挑,看著悍不畏死的馬騎三,眼中透露著一抹古怪和惱怒;若是任由馬騎三的軍陣衝鋒,將林字軍籌備的攻勢給逼出來,等那些冰雪巨追殺過來那他們就危險了,甯越當即怒喝道:“柳大年分出一小股部隊,跟著我對敵軍發起衝鋒,遏製敵軍攻勢”

匆忙之際甯越大聲呼喊;雙腿發力向著前線戰場衝鋒,柳大年接下將令,指親自點了兩個百夫長招呼道:“你!你!跟我來,衝鋒!快”

“武明的角羊!往哪裡走”馬騎三張口嚎叫,騎著風妖在雪地中馳騁,轉瞬之間便是追至林字軍後方,雙手捉刀,猩紅色的鼎氣在身上彙聚,猛然朝著敵軍後方揮砍而去。

“霸刀”一聲怒喝,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刀芒向著馬騎兵的方位揮砍而去;馬騎三看罷瞳孔劇烈收縮,急忙跳轉風妖馬背上,身子在地上連連翻滾,在抬頭時,胯下的風妖已經被一分為二,多餘的刀芒直接拖拽向地麵,令得大地都劈砍出深邃的裂痕。

“嗚嗚嗚”刀芒散開,罡風四氣,原先氣勢洶洶的風妖騎兵皆是駐足觀望;被甯越的氣勢所震懾。

“來將何人報上名來”馬騎三從雪地中探出頭,頭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抖擻著頭上的雪花;刀身上的環扣叮鈴叮鈴的作響。

甯越眼神淡漠,並冇有給予馬騎三答覆,一雙虎目環顧四周的敵軍,甯越一雙眼睛眯成了縫隙,雙腿向後撤退,盯著馬騎三,神色警告道:“在往前半步,殺無赦”

“小子!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馬騎三雙目佈滿了血絲,當下單手持刀,猛然拍打在刀背上,眼神極其淩厲,張口暴喝道:“刀環九”

“嗖嗖嗖!”九顆刀環猛的從刀背上飛擊而出,先是在馬騎三週身遊竄,隨後猛的向甯越的方位砸去。

九顆刀環在空中肆意的流轉,朝著甯越的九處殺穴打殺而來,甯越的瞳孔劇烈收縮,單腳猛踩地麵,張口怒喝:“橫木”

“吱呀呀!”兩三丈的樹木在地麵上伸屈蜿蜒曲折,一排排併攏,形成一道實質性的木遁阻擋在甯越跟前,後麵的柳大年剛想出手援助,甯越立即嗬斥道:“追隨大軍向後撤退,防止敵軍的騎兵追擊,你們的任務是迂迴,務必讓徐懷的林字軍安全撤退”

甯越伸腳向後撤退幾步,手中的活卒刀橫立在身前;麵色凝重如寒霜;柳大年檢視四周的情況,眼瞅著數百匹風妖騎兵在四周遊走,柳大年歎息一聲,衝著身側招呼道:“軍隊呈現雁字形,兩邊一字排開,撤”

“是”數百名夔狼騎兵兩側散開,數十頭夔狼停留駐守正麵敵軍,警惕敵軍的動向,生怕他們偷襲,另外數百騎兵急速馳騁,追隨著林字軍的腳步向後方撤退。

“轟”眾軍士剛剛行動,甯越身前的橫木被九道圓環給劈砍成漫天碎片;破碎的樹木碎片裹挾著風雪向甯越席捲而來,剛猛的勁風如蠻牛一樣衝撞著甯越的身子。

初步交手,甯越心中就有了些大概,馬騎兵的實力應當是在蓮嬰境巔峰,手中的九環大刀乃是他的主要攻擊手段,其餘的資訊還在試探。

甯越麵色變換,偷瞄了眼馬騎三身後的冰雪巨人,他們行使的速度極快,兩軍交戰到現在還不到半炷香的時間,這些冰山巨人已經呈現波濤般的狀態席捲而來,距離甯越現在所在的方位還有九百米的距離。

甯越心中一顫,兩腿伸展,當即向著後方逃竄,馬騎三見罷,哪裡樂意,操控著九環打向甯越的頭顱,馬騎三眼中透露著凶殘的目光,咧嘴冷笑道:“小子!留在這裡陪我吧”

“木法!草木皆兵”甯越的身子在雪地中閃轉騰挪,化為陣陣黑影,但凡跳過的腳印皆是晨為實質化,形成一道木人迎麵碰撞九環。

兩者在空中交鋒,爆炸的氣浪是一層蓋過一層;馬騎三看罷,當即運轉全身鼎力,張口怒喝道:“九牛沖天”

“呼呼呼!”九條刀環逐漸化為九頭體型龐大的蠻牛,赤足狂奔;不過半刻呼吸的時間,甯越所施展的草木皆兵術全部被轟殺成碎片。

其中一枚圓環正正好好的砸在甯越的脊背上,甯越當即一口鮮血噴塗而出,身子向前飛出數百米,整個人直接栽倒在雪地中。

“這.....!”方舟之上,眾人麵麵相徐,簫霄那張俊逸的麵龐頓時難堪了起來;甯越的實力他多少有些瞭解,怎麼可能會被敵人這樣輕易的打中。

“喲吼!合計了半天,是銀槍蠟燭頭,中看不中用”長孫灝身後的小將又開始冷嘲熱諷;身前的長孫灝假意訓斥,其實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戰場中,馬騎三眼瞅著打中甯越,生性警惕的他連連補上好幾道攻擊,這才鬆懈下來;張嘴吐出嘴中的血沫,徒步上前,掂量著手中的九環刀,將在空中飛翔的刀環收入刀背上後,來到甯越跟前,嘲諷道:“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傢夥,小子!你太讓我失望了”

後麵觀戰的北宮虎眉頭一鎖,瞅著馬騎三斬殺敵軍守將,算是稍稍挽回點局麵,看著上空中緩和神情的北宮朔,北宮虎稍稍鬆下一口涼氣,招呼著身後的兵卒收陣。

“吱呀呀!”原先氣勢洶洶的冰雪巨人在這一刻土崩瓦解;畢竟馬騎三已經將敵軍主將斬首,在打下去意義不大。

“小子!你的人頭我就收下了”馬騎三高舉手中的九環大刀,刀環揮舞之下,發出叮鈴叮鈴的聲響。

恰在此時,甯越翻身而起,手中的活卒刀直接割喉而過,斬落馬騎三的頭顱;鮮血順著切口在空中上肆意的噴撒,甯越順手取下九環刀和儲物袋,瞅著被割喉斷頭的馬騎三,甯越小聲呢喃道:“我叫甯越,兄弟!一路走好”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反應不急,甯越轉身向著陣口遊竄,伸手擦拭著嘴角的鮮血,眼中寒芒綻放,一切儘在他掌握之中。

若是按照正常的實力比拚,甯越自然不是馬騎三的對手,但是甯越利用了強者經常會犯的通病,那就的麵對弱者的自大。

甯越邊跑邊舒緩著背後的筋骨,嘴中罵罵咧咧道:“老小子!還真他孃的謹慎,要不是有玄罡體撐著,怕也是扛不住了”

“小子!快點跑!敵軍的主將已經發飆了,再不走!你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常帝的聲音在甯越腦海中響起,正在徒步奔跑的甯越,回首偷偷瞄上一眼,隻見身後風雷大作,風雨飄搖,甯越瞳孔劇烈收縮,嘴中怒罵道;“他孃的,這是個女人嗎?玩不起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