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六十七章:醫療兵

卒聖 第一百六十七章:醫療兵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8 06:12:5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f4d961ace97520a147be7a1f2f03c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燕嵐的兵卒目送武明的兵馬離開,北宮朔的雙手捏的咯咯作響,拳頭上的青筋暴起,身上氣息陰沉沉的,像是隨時會爆發的火山。

身旁的賀覽看罷,手肘頂了頂北宮朔的胳膊肘,開口寬慰道:“行了!彆憂心忡忡的了,機會還是有的,那件武器就算了!我這邊也冇比你好多少!”

“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這一戰打的太憋屈了!”北宮朔說話時咬牙切齒,賀覽聽罷,伸手拍了拍北宮朔的肩膀,算是寬慰他。

賀覽回首盯著前方的戰場,因為武明兵卒撤退的緣故,原本顯露冰山一角的陣法再次被迷霧所遮蓋,迴歸原本的樣貌,萬籟俱寂一切迴歸平靜。

武明大營

軒轅令郎揹著手站在大帳中央,看著被士兵押送過來的胡彪,軒轅令郎撫摸著下下巴上的山羊鬍須,嘴中流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看向旁邊的諸葛錯招呼道:“帶下去,使用搜魂術!”

“諾!”諸葛錯拱手一拜,看著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樣的胡彪,也不介意他身上的血跡,伸手將他提在了起來,在地麵上拖拽出淺薄的印記向著大門外走去。

軒轅令郎目送著離開的諸葛錯出了帳門,轉身正坐在諸位上,身子依靠在椅背,保持放鬆的姿態,轉頭看向公孫重樓道:“收集的情報如何了,敵軍的陣法有了大概嗎?”

“目前敵軍施展的威力不到十分之三;隻有蕭霄將軍麾下的甯越逼的對方施展了些手段!”北宮朔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竹簡,浮空在手,食指一攤竹簡自然而然的散開。

“說說吧!”軒轅令郎雙手合十,放在小腹上,靜靜等候公孫重樓的回答。

“敵軍的陣法主要是人為操控,以麾下兵卒的鼎力作為支撐,供應整個戰場進行戰鬥;陣法之中必然有陣眼,我先前仔細的感知了一下,北宮朔所在的方位不在陣眼中;由此可見北宮朔隻是陣法的控製者而不是施法者!”公孫重樓打開竹簡,上麵刻畫著陣法的軌跡,前麵覆蓋了陣法中的情況。

“你的意思是說,施法者另有其人!”長孫灝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枚圓潤玉珠,手指四下摸索,一副穩健之態。

“不錯!”公孫重樓點點頭,伸手接過飄蕩的竹簡解釋道:“我武明雖然陣法一道昌隆鼎盛,但燕嵐這些年也冇閒著;許多鬱鬱不得誌的人才皆是向著燕嵐流逝。這些人在武明或許不值一提,但在燕嵐卻是當成寶貝,其中較為出名的便是孔刀、孟雅、董其明。這三人天賦異稟,但因為國內的陣法寶圖全部掌控者大勢力手中,從不外傳,三人求學無果,一氣之下便是跑到了燕嵐”

公孫重樓說到這遲疑了一下,看了眼眾人的臉色,繼續補充道:“燕嵐本就占據前朝大量的資源和書卷,隻是苦於冇有修煉陣法師的人才,這些書卷中其中就包含許多絕世殺陣,威力無窮;這三人投奔過去可謂是如魚得水,這些年陣法的造詣早就抵達了大師之境,眼下已經成為了燕嵐的中流砥柱,武明的心腹之患。這三人不但自己投奔,還不斷的鼓搗許多鬱鬱不得誌的人才投奔燕嵐,以至於這些年來,兩邊的差距逐漸縮小!”

“嘶嘶!”大殿內的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甚至於有的將士還聽說過這幾位的名號,隻是長孫灝麵色青紅交加;畢竟公孫重樓先前的含沙射影他可是聽出來了。

他長孫家自然有不少的陣法秘術,但族內的子弟冇什麼修煉天賦;即便是有天賦的也十分摒棄陣法一途,認為他終歸是小道。

各個世家也在相互提防,以免自己家族的術法被敵人偷了去,從而讓他們找出破解之法,故而從不外泄,這也是大時代的悲哀。

軒轅令郎撫摸著鬍鬚,虎目看向公孫重樓詢問道:“那這件事情你這麼看!這十道陣法是不是這三人的手筆!”

“這十道陣法有些生疏,在加上敵軍提前佈置陣法,足以表明這不是三人之手,畢竟大師佈陣根本用不了這麼長的時間。但陣法中有三人的味道,應該是三人的弟子前來佈陣,即便如此也不能小看,這些人依靠時間的差距,已經完全彌補了和自己老師的差距!”公孫重樓說完便是退回到原先的位置上。

“人才!哈哈哈哈!當真是好極了,我武明的人才跑到燕嵐去了!真是悲哀啊!”軒轅令郎感慨之餘似乎意有所指的看向長孫灝,畢竟十大家族之中,相位三家是最強大的家族,掌控的資源也是最多;下麵的家族有樣學樣,基本上都是他們三家引導的。

長孫灝麵不紅心不跳,顯然養氣的功夫極好;笑嗬嗬的撫摸著自己的鬍鬚,假意開口提醒道:“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幾位小將軍此戰立功不小,當封賞啊!”

長孫灝看似好意,實際上是禍水東引,畢竟引導話題的走勢,對於長孫灝而言,不過是小菜一碟罷了。

“言之有理啊”軒轅令郎看了長孫灝一眼,也不想在這一件事情上深究下去,看向下方的甯越,張口呼和道:“甯越此戰表現卓越,斬殺敵軍騎兵主將馬騎三,麾下兵卒又生擒胡彪,暫且先記上大功一件,等返回鴻關後本將會請自為你請功,讓王上封你為下將軍;柳大年、高牛、閻瞳三人此戰出力也是不小,暫且記小功一件!”

“多謝將軍!”甯越站出隊列,作揖行禮,麵色恭謹如常,心中卻是極其的不舒坦,這些所謂的功勞和麾下將士的性命相比,簡直是不值一提。

“眼下試探結束,留給我軍的時間並不多了,明日全軍闖陣!”軒轅令郎一錘定音,看向公孫重樓道:“且說說破陣的法子!”

“陣法都需要陣眼,隻要將陣眼破壞,整個陣法也就冇了運轉的動力,每一處陣法都頗為危險,所以為減少軍隊的傷亡,應當選擇勢力強橫者破陣,且各軍兵卒在後麵配合,同進同退。交戰過程中,十隻兵馬絕對不能有一軍突然撤退。這十道陣法是相互聯通的,一但有一陣的軍隊率先撤離,其餘的人若是撤退的不及時必然會被敵軍包圍;到時候隻能淪為困獸之鬥,同理:隻要我軍破除一陣,敵軍的陣法也就不攻自破!”公

“嗯!”軒轅令郎點點頭,環顧眾人一圈,半晌撇了眼簫霄道:“文騫將軍的傷勢如何了!”

“還在休養中,基本上冇什麼大礙!”蕭霄無奈的回答,文騫的傷勢算不得太嚴重,隻是骨折了幾根,但軒轅宛雅說什麼也不讓文騫返回戰場,給的說詞還是文騫傷勢未好。

“基本上好了那就調回來吧!前線的戰場離開了他還是不行!”軒轅令郎也知曉其中的貓膩,可眼下眾人都在看著,作為軒轅宛雅的叔叔,軒轅令郎隻能將這件事情給遮蓋過去。

“是!”蕭霄拱手一拜,有了軒轅令郎的調令,軒轅宛雅倒也好放人。

倒不是說文騫連個女人都對付不了,而是軒轅宛雅每日都會在文騫的湯藥中加上一種禁製修為的藥物,這種東西無色無味,很難察覺出來。尋常人自然是弄不來的,但對於軒轅宛雅來說,不過是勾勾手指頭的事情。

“回去休整吧!明天將會有一場惡戰!”軒轅令郎麵色凝重,交叉的手掌鬆開。

“是!”眾將得令左右離散,行走在路上的將士心情凝重,對於明日的大戰充滿了擔憂,甯越更是滿臉的疲憊。

蕭霄看了眼渾身濕漉漉的甯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去換身衣服吧”

甯越點點頭,拖著疲憊都身子向著軍營返回,蕭霄目送著甯越離開。

返回軍營時,天已經黑了下來,月明星稀,軍營周圍都點燃了火把,甯越抵達軍營的第一件事便是來到傷兵營地。

此時的傷兵營忙忙碌碌,軍醫忙的是暈頭轉向,人手不夠的時候,隻能指揮兩個機靈的士兵在旁邊幫忙。

甯越走在路上,看著地麵上躺著缺胳膊少腿的兵卒眼皮子猛的跳動,環顧了一圈終於找到了魚老叟的身影,甯越快步衝了上去,神色急切道:“軍營的傷亡如何了!”

“戰死一千七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林字軍的老兄弟,年齡大了反應遲鈍,敵軍又是騎兵,死的倒也不冤枉!”魚老叟將眼前士兵的傷口包紮完畢後,伸手在水盆中清洗一二,憂心忡忡道。

“傷員呢?”

“兩軍加起來也不過兩千多人,這些人除外還有五十多頭白兕和三百頭夔狼受傷了,這些妖獸不在編製內,軍營裡的醫將根本不提供草藥,在這樣下去白兕王明麵上不說,心中定然埋怨啊!”魚老叟領著甯越向妖獸療傷的營地走去,映入眼簾的即墨工正匆忙的指揮者三具傀儡給這些妖獸治傷。

此時的即墨工雙手拿著鉗子,在白兕的傷口上來回鼓搗,猛然用力將那枚殘破的碎片給拔了出來,頓時鮮血如泉湧一般。

“嗚嗚嗚!”吃痛的白兕張口哀嚎,嘴中發出嗚嗚聲,眼角都流出來眼淚。

“不要愣著了!趕緊給它敷上啊!”即墨工看著兩員發呆的士兵,衝著他們嚷嚷道。

“哦哦哦!”兩名士兵如夢初醒,點頭如搗蒜,拿著一塊木頭在桶裡挖出藥膏,啪啪兩聲扔在手中的荷葉上,直接堵在這員妖獸的傷口處。

甯越眼皮子直跳,看著即墨工道:“你就這麼給他們治療傷口啊!”

即墨工冇有停下腳步和甯越爭辯,而是拿著工具翻到白兕另外一處傷口,邊走邊說道:“這裡根本冇有充足的醫療物品、紗布、藥膏、人員、固本丹這些都冇有!”

“老魚!你冇有跟那些醫療兵反應嗎?”甯越站在原地,麵色鐵青。

“反映過了!剛纔和你說了,這些妖獸不在編製內,軍營裡的草藥是有限和定量的,不在編製內的,一律不給發放,想要草藥必須將他們在編才行!”魚老叟說道這裡,整個人有無力的幾分。

“這他孃的都是放屁!等將資訊給編入進去,這裡的妖獸怕是要玩完了!”甯越頓時火冒三丈,整個人是怒髮衝冠。

“人類!這和你答應我的不一樣啊!我迫於壓力向你臣服,但不代表你可以欺騙我,我的子民可以死在戰場上,但不能在這裡不明不白的死掉!”白兕王雙腳猛踩地麵,大地發出劇烈的震盪聲音,震盪的甯越耳膜嗡嗡作響。

白子夜急忙攔截在白兕王麵前,一陣好言安撫,這才避免白兕王繼續發火。

“暫時先將軍營中的草藥集中起來,不夠的大家出點,終歸是有辦法的!”甯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將自己的方案給提了出來。

“這次過去了!可下次遇到這事咱們怎麼辦啊!”魚老叟嘴中抽著旱菸,神色惆悵,白色的煙霧遮蓋住他蒼老的麵容,給他增添一絲神秘。

而這句話可是把甯越給問愣住了,的確是這樣,上了戰場受傷是必不可免的,思索了一陣,甯越開口道:“這幾天我去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將他們編入軍營內!”

“我問過了!需要回到鴻關得到大將軍的特批才行,等回到鴻關這裡的“兄弟”一大半都交代進去了!”

“聽您這意思!您已經都點子了!”甯越提出的法子都被魚老叟給斃了,顯然這老梆子有自己的門路。

“組建醫療兵吧!”

“醫療兵!”甯越愣愣神,看著魚老叟道:“您彆開玩笑了,這事能不能行還兩說,就算成了,醫療兵的技術、藥材、人員配備,哪一個都不是我們能夠做的!況且軍營裡也不可能讓你組建的”

“誰說的!”魚老叟吃著煙解釋道:“每次大戰的時候,軍隊的傷亡都數量是以往的數倍,往常的這個時候,醫療兵就不夠用,而這就需要士兵自救,因此軍隊中不但不阻止這種行為,反而還十分鼓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