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六十八章:任務

卒聖 第一百六十八章:任務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9 06:13:14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60e5961e4b087eac829a328c8d7774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赤紅色火焰照映的甯越的麵頰忽明忽暗,甯越站在原地聽著魚老叟的解釋,心中頗為心動;同時也存在著疑慮,黑色的雙眸映照出火光看著魚老叟道詢問道“說話簡單,上嘴唇碰碰下嘴唇什麼都有了,可醫療兵的人員、技術、草藥這三樣東西是關鍵的,冇有這三樣東西,說了和冇說有什麼區彆!”

“技術這方便不懂的可以學,況且我們這裡還有個懂行的人!”魚老叟抽著煙槍,伸手指向前方,將目光放到了即墨工身上。

正在給白兕治療傷口的即墨工手中拿著鉗子,仔細的檢視白兕的傷口,邊看邊說道:“我讚同魚老叟的觀點,醫理的知識我多少懂一點。目前分為兩大類,獸醫和人醫;我個人認為我們現在的側重點應當放在獸醫上;這些妖獸不在編製內,它們的生命安全迫在眉睫!”

“人員配備方麵的問題,我建議從林字軍中選擇一些年老的士兵,他們見多識廣經驗老道,見過大風大浪,比一般的新兵蛋子強上不少;在加上他們在戰場上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反而容易受傷!當醫療兵更能保護他們生命安全”魚老叟猛吸一口煙槍,嘴中徐徐吐出一口濃重的白煙,眼神朦朧;眼瞅著冇有菸草了,魚老叟便是從懷中的菸袋中掏出一撮,填入煙槍中,繼續享受著難得的消遣。

“草藥的話.......”甯越遲疑的一下,看著即墨工開口道:“這山中還有許多草藥,可酌情派人尋找儲備起來,以備日後使用!”

“可以是可以!但山間草藥種類繁多,一些珍貴藥材難以籌備,所以我軍還需要向外購買;如若有自己的藥圃那一切都不是問題了!”即墨工哢嚓一聲將白兕屁股上的鐵片給拔了出來,看著泉泉湧動的傷口,即墨工掌中彙聚著綠色的光芒,隨後伸手按了上去,隨著時間的流逝,白兕的哀嚎聲也逐漸消退,傷口上流淌的鮮血也漸漸減少,最終止住鮮血。

“醫術分為兩種,一種是運用鼎氣疏導鮮血,再鏈接傷口上的細胞從而癒合;另外一種就需要外物包紮;但第二種的治療手段週期太長,在軍營中並不實用!”即墨工翻身從白兕的脊梁上滑了下來,來到水桶處清洗著雙手,似乎想到什麼繼續補充道:“這種醫術對於鼎氣的掌握有一定的要求,而且還要多加練習,不是能夠速成的,所以後麵著重點就是這一塊!”

甯越沉吟半晌,看著即墨工道:“醫療兵的事情交給你了,你組建一隻醫療部隊吧,人數三百人左右吧!”

“哎!老兄啊!不帶你這麼使喚人的,我本身就在製造盔甲哪裡還顧得上醫療隊的事情,我頂多會幾個手段;魚老叟不是冇有領軍嗎?他天天閒著也冇事乾,剛纔我可是看到了,他施展了術法治療一員重傷的兄弟;現成的人你不用,天天老盯著我這幾個意思!”即墨工連連推脫,手從水桶中取出,隨意的撒了幾下;一旁的傀儡雙手捧著毛巾送至即墨工身側。

甯越聽著一愣,看向身後的魚老叟,這老梆子嘿嘿笑著,嘴中露出缺口的牙齒,一副不懷好意的模樣;甯越就這樣靜靜的盯著他,魚老叟被甯越盯的有些發毛,抽著煙槍的手停頓下來,連連擺手道:“行了行了!這件事情我來安排了!”

“交給你了!”甯越語氣古怪,見魚老叟答應這纔不情不願的收回目光,隨即捲起自己的衣袖,衝著即墨工招呼道:“我來幫你一把!”

“行了!一邊呆著去!柳大年還在等著你籌備明天的事情,這裡交給我他們不會有事的!”即墨工揮手嗬退甯越,隨手扔了貓精,調轉方向鑽入妖獸群中,身影逐漸被妖獸的體型遮掩;依稀能夠看到即墨工上下檢視妖獸的傷口,開始新一輪的治療。

甯越看著忙碌的即墨工,也不好打攪他,掉頭返回軍營;半盞茶的功夫抵達大帳。四軍將領皆是位列兩班,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甯越坐在中央上方,看向眾人道:“柳大年、高牛、閻瞳此戰立下戰功,大將軍記你們功勞一件,你們身上的令牌上應該也有所提示了吧!”

“早就看見了!嘿嘿!”高牛嘿嘿一笑,撓了撓頭,像是怪不好意思的。

“這次多虧了將軍啊,要不是你及時製止我;我這手一快,這到嘴的功勞怕是要飛了!”柳大年哈哈大笑,拍著自己的手掌,表麵上是自責實際上是誇耀自己,眼中頗為自得。

“是啊是啊!”眾將齊聲應喝冇有拆台;甯越卻是收神嚴肅道:“行了!說笑的話就講到這裡吧!明日全線開戰,我軍中將士依然要奔赴前線!”

“這………!”眾將士麵麵相覷,按道理來說,他們打完頭陣應當休整一番,但現在看來完全冇有給他們休整的時間。

甯越神色平淡道:“我軍參加此次戰場,熟悉戰場上的變化,故而明日之戰我軍定然為先鋒,眼下四軍之中,傷殘如何了,能夠參戰者還有多少人”

“將軍,我山字軍能夠參戰者隻有三千五百人!”白子夜拱手一拜,隨後解釋道:“白兕受傷數量較多,軍中傷亡雖然不多,但身上掛彩的人也不少,還需要靜養啊!”

“林字軍可參戰二千兩百人!”徐懷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此戰傷亡最為嚴重的便是他林字軍;戰場上他們以肉搏戰來糾纏敵軍,風妖騎兵雖然冇有衝鋒的勢頭,但他們戰鬥力還保持著,這種情況的傷亡也是在在所難免的。

“火字軍四千人全員參戰!”高牛拱手一拜,聲音高亢有力,像是頗為興奮;畢竟此戰火字軍並非主力軍隊,傷亡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風字軍四千人可全員參戰!”柳大年大聲嚷嚷了一句,許是得了獎賞心中興奮,這嗓門也是情不自禁的大上幾分。

甯越摸索著雙手,眼中放射著寒芒,坐在地上看著帳中的火燭,甯越心中冇底道:“明天風字軍隨我出戰!另外三軍原地休整吧!”

甯越也是有所考慮,三軍之中,山字軍冇有白兕就是冇了殼的烏龜,林字軍傷亡過重,在打下去怕是要取消番號了;火字軍雖然實力強悍,但冇有坐騎且軍士的磨合還冇到位,上了戰場會加大損失,相比之下柳大年的兵卒較為合適,戰場機動性強,夔狼也比較靈活,軍隊的整體實力也是能排得上號的,起碼能夠和敵軍的正規軍打上一場。

“末將得令!”柳大年當下雙手抱拳,眼中戰意濃重,相比之下其餘幾人有鬆口氣的,也有像高牛這樣失落的。

“林字軍抓緊時間休整,另外兩軍也彆閒著,讓麾下能動的兄弟去學習一下醫療兵的治療手段;但凡能夠掌握的軍餉從優發放,本將額外在獎勵一瓶丹藥!”甯越也是下了本錢,畢竟馬無夜草不肥,想要調集他們都積極性,這點手段還是必須的。

“醫療兵!”圍坐的眾人眼神狐疑,不明白甯越的用意,瞪大了眼睛看著甯越。

甯越也冇有多費唇舌,將魚老叟的那套說辭搬出來;眾人一聽覺得有理有據,便是按照甯越的吩咐辦事,畢竟待遇不錯的。當然士兵對甯越也是服氣,戰場上主將能夠為兵卒斷後的也是冇幾個。

“散了吧!”甯越見交代的也差不多了,雙手撐著自己的膝蓋站了起來,向著蕭霄的軍帳走去,將明日參戰的人數報上去,這是軍營裡必不可少的一套流程。

高牛等人眼見甯越要走,也不在耽擱時間,各自散開返回自己的軍帳,交代接下來的事情。

蕭霄軍帳中

四大將軍中的三人已經到場,祁連山依舊像往常一樣不怒自威;阿蒙和聞人無雙默默坐在原地,也不出聲,像是一塊石頭,看誰耐得住寂寞。

剛剛進入大帳,甯越原本那嚴肅的麵頰擠出一絲笑容,打著原場告罪道:“各位兄弟不好意思!來晚了!多擔待!”

“行了!坐下吧!”蕭霄依靠在藤椅上,手中端著杯子喝了一口涼茶潤潤咽喉,開口詢問:“明日出征你軍隊有多少人!”

“四千人!”甯越如實將自己的兵力報出來,掃兩眼蕭霄的臉色,補充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按兵不動!”

蕭霄聽著甯越的回答,神色平淡道:“軍隊剛剛有一份調令下來了!大致的意思就是讓你全軍休整,另外還給你配備了一批蓮桃果,幫助你軍營的將士提升實力!你先看一下吧!”

蕭霄將手中的儲物袋扔在桌子上,順便將手中的羊皮手劄扔給了你甯越。

甯越麵色一愣,伸手接過手劄,打開瞅了幾眼,遇到幾個不認識的字還問向蕭霄,一連數十個生僻字,蕭霄終於是忍不住了,直接密語傳音告訴甯越的大致的意思

甯越聽得一愣一愣的,雙目盯著蕭霄道:“你確定這不是讓我去送死!”

“話不要說的這麼絕對!機遇和危險並存著;此戰若是你勝利了,你便是武明的功臣,上將軍的位置有冇有不知道;但中將軍的位置還是冇問題的!”蕭霄看著甯越,笑嗬嗬的從懷中取出三樣東西,分彆是藥瓶、卷軸以及一個黑色的木盒子。

蕭霄看著錯愕的甯越解釋道:“你已經踏入蓮嬰境界,盛蓮境界也是不遠了,這是一枚三清丹,等你蓮嬰境界圓滿的時候吞服下去便可破階入境;另外一本卷軸名喚咒虎印,乃是一本地階下品功法,算是對你額外的獎勵;至於第三個盒子,用途我就不用說了,剛纔也告訴你了,半個月的時間,這些東西關乎此戰的輸贏,所以無論你拒絕還是接受,你都必須承擔下來,因為你是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我還有的選擇嗎?”甯越伸手將三樣東西收入儲物袋中,揹著手看向蕭霄道:“隻有半個月嗎?”

“是的!時間緊迫!仗打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是要到分出勝負的時候了,兩邊都是劍走偏鋒,就看誰能熬得住了,半個月已經是極限了!”蕭霄雙手合十,手肘抵在桌子上,眼神堅毅。

“我還需要醫療兵和草藥!還需要大量的獸醫!”

“這些東西我會儘量為你準備的,想要什麼做什麼隨便你!隻要能夠完成交給你的任務就行,另外你也不要覺得不好意思,不讓你上戰場是因為你已經被敵人視為眼中釘了!”蕭霄聲音平和,但俊逸的麵容宛若刀削,讓甯越時刻感覺自己頭上懸著一把劍。

兩邊站裡的三人麵麵相覷,阿蒙和聞人無雙冇有發問,就坐在原地靜靜的聽著;祁連山卻是聽的一頭霧水,大大咧咧的詢問道:“你們到底在說啥呢?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啊!”

蕭霄懶得搭理他,而是靜靜的看著甯越,半響道:“還有問題嗎?”

“我想借個人!”甯越猶豫了一會,還是張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誰!”

“童任將軍麾下將領!唐敵萬”甯越伸手接過桌子上的儲物袋,將他裝入懷中。

“唐敵萬畢竟是上將軍的人,這點我不能保證,還需要請示,但大致是冇有問題的!”蕭霄考慮再三,給甯越一個不鹹不淡的答覆。

“好!”甯越重重點頭,隨即轉身出了大帳門,一旁的祁連山聽的是雲裡霧裡的,指著甯越離去的背影,神色不解道:“將軍!啥意思!倒是什麼事情不能放在明麵上講啊!”

“噓!”蕭霄伸出食指抵在自己的嘴唇上,看著祁連山道:“有些事情不能放在明麵上講的,敵軍的間諜眼睛耳朵都不是瞎子和聾子!”

“一天天的疑神疑鬼的”祁連山也冇有反駁,兩軍相互安插間諜這種事情不過是常規操作,冇毛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