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一百七十三章:棋子

卒聖 第一百七十三章:棋子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07:05:3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91a2a5d99f778f031af1ec06ba8a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找死!”淼焱贔屭鼻息間的白色鬍鬚肆意搖擺,聲音低沉如龍吟虎嘯;地麵上的寒冰宛若氾濫的海水,波濤洶湧般衝著三人的位置席捲而去;脊背上的山峰噴吐著赤黃的岩漿,照應的整片天空宛若紅布,黑色濃煙狀若長蛇滾滾衝入天際。

湛藍的天空陰晴不定,滾燙的隕石從天際落下,衝破眼前的雲層將其擊潰成雲煙,巨大的陰影直接將眾人的額頭所籠罩,強烈的威壓碾壓而下。

淼焱贔屭的六品的實力展露無遺,在人類的世界中六品的實力相當於封侯境的強者,麵對淼焱贔屭的攻勢,那員單手拖著巨鐘的男子猛然扔出肩膀上的巨鐘,將其扔向天際。

青銅色的巨鐘散發著逼人的氣息,青綠色的鐘身上淡白色的鼎氣散開,化為絲絲縷縷的氣條彙聚成白色巨鐘,將三人身子保護在內。

“噹噹噹!”三聲長音傳來,地麵上的冰雪層層被震碎開來,天際上飛來的隕石在未接觸巨鐘時便是暴碎開來,滾燙的隕石碎片飛濺到巨鐘上,瞬間便是被消磨成粉末,揮發在這處天地間。

淼焱贔屭瞳孔猛的一縮,巨大的身子連連向後撤退,嘴中不時發出怒吼,背後飛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瞬間被冰凍成冰塊,隨著瀑布層層碎裂開。

冰凍的瀑布發出哢嚓哢嚓的響動,宛若長蛇的瀑布四腳衍生,拍打在周邊的山體上發出層層震動,隨後一條冰龍的龍頭在淼焱贔屭的身後浮現,白色的雙瞳猙獰的盯著三人,渾身上下冒著白色的寒氣。

“呼呼呼呼!”甯越躲藏在灌木中,使勁的揉搓自己的雙手;即便有常帝保護罩的遮蔽寒氣,甯越依舊是能夠感覺到刺骨的的低度;此時的甯越眉梢和發間已然被冰雪所覆蓋,可見這冰龍的溫度有多低。

“這隻淼焱贔屭不得了啊!”常帝撫摸著結冰的鬍鬚,眼神中流露著一絲欣賞。

“怎麼講!”甯越對著手掌吹著熱氣,雙手努力的揉搓著,眼中滿是不解和疑惑。

“這隻淼焱贔屭體內的龍血已經覺醒了一部分,這冰龍便是他天賦血脈覺醒的象征!”常帝伸手驅散眼前的寒氣,黑色的雙眸眺望著山體;但絕大多數的目光都放在了三位黑衣人身上,至於淼焱贔屭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叮鈴叮鈴”冰龍的身子從山體上爬下,盤旋著身子將淼焱贔屭保護在體內,振寧的龍頭衝著三人張口怒喝:“吼吼吼吼”

劇烈的龍吟夾雜著寒風向著兩人撲朔而來,三人皆是冇有動手,可在他們身前卻是浮現出白色的保護罩,將幾人都保護在內。

“孽畜!爾敢放肆!還不速速伏法!”手持青銅巨鐘的男子手中掐訣唸咒,神色冷戾,黑色的衣衫無風自動,蒲團大雙手合十,聲音如龍吟虎嘯:“不動明王印!”

“阿彌陀佛!南無自在!”青銅巨鐘上陣紋宛若藤曼不斷的蔓延和散開;隨後一樽長達數百丈的金身羅漢在上空中浮現,雙手合十,背後梵音如潮,一雙菩薩眼斜眯下方的淼焱贔屭,好似佛陀俯瞰眾生如螻蟻。

原本合十的手掌佛光如陰,霞光如朝,原本怒目金剛半睜著的眼睛瞪如銅鈴,隨後羅漢金剛猛然出手;金光驅散烏雲直刺下方冰龍,威勢如潮水;

“吼吼吼”冰龍張口咆哮,身子翻轉好似真龍,迎麵便是衝上天際上的大手印。

怒目金剛的巨大的手掌鐘浮現卍字手印,濃鬱的佛光直麵冰空,天空涇渭分明劃分爲金藍二色。

“轟轟轟!”兩者施展的手段滔天,冰龍和手掌對轟,天空大地層層震動,可謂是地動山搖;兩者對轟的氣浪肆意飛散,樹阻樹斷,石阻石碎,方圓數千米被席捲。

甯越瞳孔劇烈的收縮,俯爬在地上的身子翻轉,向著身後叢林退讓,眼中滿是畏懼,這是甯越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封侯境的實力,他們攻殺的餘波也不是自己所能沉受的。

“砰砰砰!”碰撞之下兩人腳下的土地開始龜裂,施展術法的男子兩手合十,神色平淡的盯著淼焱贔屭,張口嗬斥道:“孽畜!還不束手就擒!”

話音剛落,金剛羅漢騰出的手掌化而為拳,黑色的眼膜注視著眼前的冰龍,開口平淡道:“破”

“哐當!”兩者對轟之下,原本堅不可摧的冰龍頭上裂紋如蜘蛛網般蔓延;破碎之聲疊加爆炸,持續了將近十秒鐘的時間後,原本威勢滔天的冰龍化為滿天的碎片,肆意飄蕩在空中。

“噗!”淼焱贔屭那張能夠吞下大象的嘴中噴吐出紅色的血液,血液中散發出強烈的高溫讓地麵的冰雪都消融成水,白色的煙霧蒸騰開來遮人眼球。

“我以為是什麼樣的妖獸,竟然出動我們三人,現在看來,不過爾爾啊!”手持青銅巨鐘的漢子,語氣中充滿了不屑,身上黑色的衣袍無風自動,那雙粗糙的手掌放在胸膛上,看似慈悲為懷,實則心狠手辣。

“無悔和尚!要不要度化此妖啊,也許他與你有緣啊!”身後揹著石塔的男子雙手環抱在胸膛前,八尺之軀挺拔且魁梧,漆黑的袍子隨風飄蕩,語氣中滿是調侃的意味。

“阿彌陀佛,我佛隻渡有緣人,此妖與我佛門無緣!”名叫無悔的黑袍男子長吟一聲,聲音靜如止水,冇有絲毫的波蘭;但他這意思明眼人都能聽出來,明顯是看不上。

“唉!你們這些禿驢一天天的累不累啊,看人家老了冇潛力了就直說唄;非要整一套虛情假意的說辭,你們累不累啊!”揹著石塔的男子眼中充滿了厭惡,對其頗為牴觸。

“你們兩個不要鬨了!”為首的男子聲音冰冷,聽著兩人的拌嘴,終於是忍不住開口打斷兩人,披風下的雙眸注視著眼前的淼焱贔屭道:“這傢夥身懷寶物!小心點,彆陰溝裡翻船!”

為首的男子剛剛說完,兩人對視一眼,也是不在拌嘴,眼神變得濃重,顯然為首男子說的那件寶物讓兩人也頗為忌憚。

無悔不說話,周身金黃色的鼎氣在這一刻呈現火紅色,看著前方吐血的淼焱贔屭,周身的鼎氣運轉,彙聚到自身頭頂,合十的手中攤開,聲音莊嚴肅穆道:“我這就結束施主的痛苦,送你上極樂!長命鎮邪鐘!鎮!”

“嗡嗡嗡!”天空上的青銅巨鐘不斷的震盪,原本就十分龐大的身形在這一刻急劇縮小,化為手掌大小,質樸的鐘聲在這一刻燃燒起紅色的火焰,天空的威壓徐徐傳開,遠在暗處觀察的甯越心中咯噔一下,隻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

“七品法器!”常帝眼神錯愕,正在狂風下左右飄搖的甯越麵色難堪道:“七品,那不是比你現在的品級還高!”

“的確如此!”常帝麵色恢複原先的平靜,白色的鬍鬚隨風飄搖,常帝斜視了眼甯越,看著他那鄙夷的眼神,開口道:“你那是什麼眼神!這傢夥冇有誕生靈智,和我比還差的遠呢?彆瞧不起碗!”

“現在他能發現我們嗎?”

“還不能!老夫可是推演出天道的神器,豈是這些凡器所能比擬的!”常帝說話間,眼神中流露出自傲的神情,彷彿視天下法器如土雞瓦狗,都不放在眼中。

潭水處

淼焱贔屭赤紅色的雙眼鎖定三人,張口吐出嘴中一枚象棋大小的棋子,正在遠處觀察的甯越麵色驟變,體內的卒字棋子劇烈顫動,顯然是有了感應。

甯越瞳孔劇烈收縮,看向淼焱贔屭口中那枚棋子,呼之慾出:“殘存的聖器!”

甯越運用鼎力安撫體內的棋子,眼神中流露著貪婪,伸手向前探去,常帝當即阻止:“小子不要命了,這兩個都是封侯境界的強者,還有一個實力更是深不可測,你現在上去送死嗎?”

“這……!”甯越瞬間大腦清醒,暗罵自己冇出息;聖器再好在冇有自己的小命重要不是。

水潭中

當棋子顯露的那一刻,三人氣勢皆是一凝重,為首的黑夜男子神色冷峻道:“交出此物!放你一條生路”

“哈哈哈哈哈!人類!你們太狂妄了!都給我留在這裡吧!”淼焱贔屭龐大都身子急劇縮小,脊背上的龜殼在這一刻也是迅速變小,最終化為人形。

人體形態的淼焱贔屭滿頭白髮,麵色憨厚可老態儘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雙手掌還是獸爪,金黃色的棋子再其周身轉悠,淼焱贔屭身子猛然衝上天際,金光隨身而動,飄蕩在空中的淼焱贔屭張口怒喝道:“本命妖術!贔屭移山!”

“轟隆隆!”天地間的碎石不斷在淼焱贔屭頭頂彙聚,山體間的石塊像是收到了命令一樣,在淼焱贔屭的控製下凝聚成一座巨大的山峰,山體上碎石摩擦抖動之聲絡繹不絕,明亮的天空被黑暗所籠罩,白色的雲朵也被石塊給驅散成飄渺雲煙。

甯越看著頭頂上覆蓋的山石,眼皮猛的跳動,轉頭看向常帝,想要詢問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常帝眼中透露著凝重的神色,食指輕輕勾動取出戒指中的瓷碗,神色嚴峻的看向前方,衝著身旁的甯越道:“儘力往後撤!這老東西能夠操控棋子,不要在這裡久留;這雖然是殘存的聖器,可也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抵擋!快走!”

有了常帝的提醒,甯越當下不在久留,調轉身子直線向前方逃竄。

而地麵上的三人神色凝重的盯著上空的淼焱贔屭,金色的棋子在淼焱贔屭周身環繞三圈後直衝山體,瞬間山體的縫隙被金色的液體所覆蓋,將整個山體凝鍊成一塊,且威力還在不斷擴大。

“天鐘罩頂!”無悔和尚雙手舉過頭頂,兩腿紮著馬步呈現沖天之勢,在空中飄蕩的青銅鐘落在三人頭頂,形成一道淡黃色的金鐘,將三人保護在金鐘之內。

那員揹著石塔的男子也不在留手,肩膀一陣抖動,厚重的石塔長飛而出,落在地麵上轉悠了三四後,男子兩手拍動塔身,隻聽得:“啪啪!”

兩道聲音落下之後,石塔一分為四,身子迅速壯大伸張,宛若擎天之柱,像是四顆梁柱,將頭頂上的房頂給撐起。

“碰碰碰碰!”石塔頂著巨石,在碰撞的那一刻,整個石塔都在顫動,施展術法的男子額頭上更是冷汗直冒,雙腳都在往地下凹陷了半米左右;男子雙手顫顫巍巍,看著身前風輕雲淡的男子,急忙提醒道:“君無炎你在不出手,我要頂不住了!”

“果然是聖器,雖然是殘次品,但聖器的威力依舊不可小看,可惜在這個老傢夥手中根本發揮不出他的威力,要不然即便是我來了也冇用啊!”名叫君無炎的男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摘下自己頭上的披風,露出他原本的樣貌。

三千鶴髮披落在肩頭,隱匿在白雪之下的是一張俊逸的臉頰,棱角分明的麵容像是刀削的一樣,君無炎伸手轉動著手中的紅玉扳指,那雙黑色瞳孔盯著上空中落下的山石。

“哢嚓哢嚓!”看似堅不可摧的白塔迅速佈滿了裂紋,就好似擎天打下的雷電,隨著時間的推移,搖搖欲墜的白塔終於是支撐不住,當下化為滿天碎片四處飄零,施術男子當即吐出一口鮮血,跌坐在地上,嘴角劇烈的喘息著,渾身的氣息萎靡。

封侯境的強者連敵軍一個回合都撐不住,足以見得這其中的威力,山石冇了支撐點,迅速壓向三人,淼焱贔屭雙眼赤紅,張口咆哮道:“死!都給我死!哈哈哈哈哈哈!”

“哐當!”青銅巨鐘組建的第二道防線瞬間層層開裂,無悔和尚眼瞅著也快要撐不住了,黑色的披風下劇烈的喘息著白色的粗氣。

君無炎揹著手看著天空中的金色山石,伸手撓了撓自己的鼻尖:“果然六七品的法器還是扛不住啊!那就我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