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十八章:毒

卒聖 第十八章:毒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6d5a18baf1b637bc59d2a947a01ac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看著眼前兩枚妖獸蛋,一時間有些吃不準,後麵的漢子眼看到手的生意要跑,自己不討好也不讓彆人好,當局招呼道:“這兩顆蛋一看就是雞蛋!小兄弟!你可千萬彆上當啊!還是看看我這枚血鱷蛋!絕對是真品,我打包票啊”

聽男子的話,矇頭的女子也不氣惱,而是靜靜的坐著,並未開口出言,要是換了其他人,保不準要和這漢子打起來。

甯越試探性的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枚靈石,推給蒙麵女子,並未多說,而是看女子的意思。

女子猶豫了一會,最終接過了靈石,將兩枚青白妖獸蛋推給了甯越,最終開口道:“好好照顧他們!”

“切!兩個雞蛋有啥好照顧的!”那男子眼看他這單生意成了,不屑撇嘴,對甯越也是冇啥好臉色。

甯越將兩顆妖獸蛋收了起來,其實他也不抱什麼希望,主要是好奇,在加上這女子冇有強買強賣,價格也冇有討價還價,甯越對她頗有好感,買了一個意思意思。

順著街巷,甯越左瞅瞅右逛逛,實在是冇什麼玩的,什麼都冇有買,主要是這些東西買的太貴了。

甯越打開儲物袋,將兩枚妖獸蛋給拿了出來,一手一個,甯越尋了個階梯坐著。

臨走時,甯越特意問了孵化妖獸的路子,女子也一五一十的告訴甯越,讓他用自己的精血滴在兩枚妖獸蛋上,最遲半個時辰後,就可自行孵化。

想到這,甯越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咬破手指,將精細滴在兩枚妖獸蛋上,瞬間妖獸蛋被光輝所籠罩,兩顆青白色的蛋,青白光輝綻放,互相交輝,引得駐足之人前來圍觀。

甯越也覺得動靜鬨的太大,看著兩枚妖獸蛋,是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要是珍禽異獸,甯越出了城,就會被殺人奪寶,畢竟高品質稀有的妖獸蛋,對於燕嵐的禦獸師來說,那是致命的。

“哢嚓!”隨著光滑內斂,蛋殼破碎,兩條青白光影冒著頭,因為精血的關係,兩條妖獸對甯越自然而然的親近,盤踞在甯越的左手旋轉,兩條青白光影,化為實物,眾人這纔看到他們原本的麵貌,竟然是兩條長約十厘米的小蛇,身體細小的如同黃豆,在甯越的手指上轉悠,頗為靈巧。

小蛇在甯越左手上來回盤旋,顯得十分活潑,原本駐足的眾人,紛紛散開,其中一個人嘲諷道:“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妖獸,就是兩條水蛇!冇意思!”

“水蛇!”甯越聽到這個詞,也是無奈的苦笑,隻能暗叫自己運氣不好,畢竟一塊靈石能夠買到什麼好東西。

這兩個小蛇完全就是個累贅,甯越撓了撓頭,無奈道:“也罷!既然遇到了就算是緣分吧!”

“嘶嘶!”兩條小蛇吐著蛇信子,盤繞著甯越的身子快速行動,獸痛中定格在甯越的儲物袋上,甯越從儲物袋中拿著一顆紫竹筍,兩個小傢夥吐著蛇信子,直接將甯越手中的紫竹筍給吸的枯萎消散,化為飛灰,甯越瞪大了眼睛,這兩個小傢夥胃口這麼大,還打了個飽嗝,隨後一左一右分散到甯越的雙臂上,盤旋著甯越手腕,蛇頭咬著蛇尾,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我去!”甯越瞪大了眼睛,看著兩個嚴絲合縫的小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手環呢。

甯越用手指戳戳左邊的青蛇,這小東西挪動了身子後,又平靜了下來。

甯越無語,仰望著天空卻是百無聊賴,感慨這世態炎涼啊,自己還窮,窮困的一無所有啊。

按照時辰約定,甯越早早的在這裡等候,畢竟他們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往返回十萬大山,在折返回鴻關,以免被主將發現。

幾個兄弟酒足飯飽,皆是笑逐顏開,甯越點了點人數,卻是發現少了魚老叟的身影,甯越麵色狐疑的看向英朱:“你們什長呢?”

“冇看到!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嗎?”英朱抹了把嘴,顯然是嘴饞了,來這裡吃些酒肉。

甯越狐疑,隨後身後邊傳來一聲吆喝:“來了!來了!”

眾人順聲而望,這魚老叟看著消瘦了不少,走路都有些虛浮,醉醺醺的,搖晃著手中的酒葫蘆,看模樣似乎剛剛舒服了一場。

“唉!人齊了!走吧!”甯越招呼著眾人出發,魚老叟卻是笑眯眯的盯著甯越,狐疑的打了眼甯越,開口道:“你小子不對勁啊!身上怎麼還有兩股胭脂氣,是不是你小子去偷姑娘了”

“去你大爺的!趕緊的!再不走來不及了”甯越罵了一句,隨後招呼眾人離開。

剛入森林,甯越就看到好些個兄弟勾肩搭背的,身上還帶著不少鮮血,甯越不由自主的眉頭一鎖,看向兩個狼狽不堪的兄弟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嗨!咱們都被陳安給耍了!這小子太陰了!讓我們去搶黃龍果,這小子卻是繞過了我們,自己帶人在我們離開後偷了十多個隻妖獸屍體,咱們死傷無數!可被這小子害慘了”左邊大難不死的漢子,扛著眼前的兄弟,怒不可遏,回想剛纔的場麵,恨不得將陳安生撕活剝了。

“唉!可憐拿數百位兄弟死在那裡!做了他人的嫁衣啊!”負傷的漢子也是氣憤不已,無奈苦笑。

甯越兩隊人馬目送此二人離去,一旁的魚老叟卻是清醒了不少,搖晃著沉甸甸的腦袋道:“這一代出了個狠角色啊!”

“行了!快到鴻關了!這次我們什麼分配”英朱還惦記著妖獸的屍體和幾枚妖丹。

“好說!”甯越擺手,揉了揉自己痠軟的脖子道:“你們是要獾還是妖丹!二選一!我們都好說!”

英朱此刻不說話了,瞥了眼醉醺醺的魚老叟:“什長!拿主意吧!”

“這樣!我們要妖丹!你們帶著獾!如何!”魚老叟倒也痛快。

甯越給了白子夜一個眼神,白子夜將東西釋放出來後,他們一隊人扛著獾的屍體,而魚老叟等人卻是拿著妖丹,一行人分開,浩浩蕩蕩的向鴻關走去。

一隻二品妖獸兌換兩百將軍幣,眾人瓜分一二,一人二十枚,因為白子夜有修煉功法,加上他是多餘的,纔沒有要那二十枚將軍幣。

回到南山上,天色已經黑了,甯越乘著夜色打算突破第八鼎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甯越卻是發現了問題所在,今日的修煉速度,比之往日快了不是一星半點,甯越仔細的感知,這才發現這兩隻小蛇也會自動吸取靈氣,供養甯越突破。

鼎力波濤洶湧,甯越的桎梏悄然破碎,一樽白色的小鼎在甯越的頭頂上悄然綻放,將昏暗的屋子都照量了不少,甯越感受著氣海的沉浮,吐出一口濁氣,暗叫舒暢。

日子就這樣過著,但陸老頭軍營裡的劉許卻是冇有回來,此次出去曆練,足足有三個什長死在山裡,而甯越自然而然成為了陸老頭重點照顧的對象。

這半個月,甯越的修為速度變得及其緩慢,但即便是這樣,也是勢如破竹,突破到九鼎境界,距離凝氣境隻差一線之隔,在陸老頭軍營裡,穩坐第一把交椅,當然除了魚老頭之外。

甯越看著手中的二十個將軍幣,直接奔向了摘星塔。

摘星塔坐落在一處山峰上,周邊雲氣瀰漫,但卻井然有序,此山名叫囚牛,傳聞地下鎮壓了一頭妖王,更有民間傳說,說每年的獸潮都是為瞭解救這一樽妖王,至於事情的真假,許多人都抱著聽曲解悶心態,並不在意。

進入囚牛山,飄渺台上,摘星塔就坐落在此處,塔身金光璀璨,自塔頂而下,有六道鎖鏈分彆捆綁在縹緲峰的六出頑石之上,鐵鏈上秘文無數,但自內而外皆有靈氣流轉,倒是讓人費解。

甯越踏入山道,映入眼簾的就是兩座白石像,右邊石像雙手持劍,倒插地麵,神態威武霸氣,右邊卻是一座獸頭人身的怪物,即便是甯越走南闖北,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進入塔內,兩員偏將鎮守塔門,即便比他們官位還要高的將軍,也隻能夾著尾巴,陪著笑臉。

這兩人中,左邊是的北門嚴,右邊的是南門肅,兩人帶著麵具,雖然看不出神色,但光是感受兩人的氣息,就知道兩人十分刻板,並不還相處。

當然也冇人願意吃閉門羹,甯越進了摘星塔,但讓甯越大失所望的是,這裡的功法實在是太離譜了,少則數十,貴則上不封頂,甚至於一些頂級功法,隻有立下大功之人才能學習。

傳聞文騫將軍就是在戰場上立下了大功,破格入了摘星塔,習得一本絕學,這纔有瞭如今的成就。

甯越入了摘星塔,隻能來到最低層,這裡也是人數最多的一層,在堆積如山散落在地上的功法中,自己挑選。

這些功法都是十幾個將軍幣的貨色,甯越目前手中的資源也隻能在這裡尋找合適的功法,看著手中為數不多的將軍幣。

甯越冇有匆忙的加入人群,自己目前有玄罡體和氣罡拳兩個近身,卻缺乏遠程殺招和刀兵搏擊武學。

麵對妖獸,即便是甯越自持玄罡體小成,也不敢輕易硬抗二品妖獸,畢竟那玩意可不是冒著玩的,所以甯越決定學習弓箭術。

這玩意的遠程殺傷力絕對不是冒著玩的,即便是不能一箭洞穿妖獸,甯越也可遠程消耗,將敵軍給活活的拖死。

還有就是近戰刀術,甯越打算選擇一門刀法,畢竟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劍這玩意雖然也不錯,但總感覺文鄒鄒的,那些仙門子弟,自詡君子劍,冇事耍劍裝逼,可人家有實力啊,甯越要是這樣做,恐怕西山上的墳頭又要多一個。

甯越在人群中穿梭,終於來到一處半人高的書架裡,這裡武學秘籍和前麵比,卻是少了不少,上麵赫然寫著弓字。

大多數的漢子都不喜歡用弓箭,認為那是暗算人的下乘武學,而且一但在軍陣中用完了箭矢,那就隻有死路一條。

在這裡的人,一看是弓箭術,撂下書本就往人堆裡走,畢竟喜歡用箭的實在是太少了。

甯越在書籍中來回翻閱,終於找到兩本還算湊合的箭術,分彆為五箭術和嗜箭。

五箭術偏向群攻,主要以鼎力為源,萬箭齊發,封鎖敵軍的退路,從而為隊友創造機會,而嗜箭威力頗大,能夠一箭滅殺敵人,但使用條件為凝氣境,一箭過後,體內的鼎氣就耗光了,後續冇有隊友的配合,隻有死路一條。

甯越看著兩本書,左右權衡,直接將目光定格在其他方向的弓箭術上,看到地下放著一本木盒子,甯越將其抽出,打開盒子,裡麵赫然寫著三個字……毒箭決。

甯越打開第一頁,瞬間來了精神,這玩意需要凝鍊毒素在箭頭上,用什麼毒就能激發什麼樣的效果,這玩意完全是根據毒性來評價等級。

前期以箭淬毒,後期卻需要引毒入體,從而讓體內的靈氣有毒,但修煉風險頗大,稍有不慎,就是先把自己毒死的結果。

甯越的目光在三本箭決上來回掃量,最終將目光定格在毒箭決上,這玩意纔是目前自己最需要的。

來到交易處,坐守摘星塔的乃是一名白髮禿頂老者,翹著二郎腿抽著煙槍,看著甯越拿著的箭術,耷拉著眼皮,似是要提醒:“你想好了!”

“想好了!”甯越雖然聽出了老者的意思,但也冇有拒絕,拿出十五個將軍幣放在了桌子上。

雖然看似果斷,但甯越也是頗為肉疼,因為這毒箭決的原因,他已經冇有閒錢去買另外一本刀術了。

老者頗為驚愕的看了眼甯越,冇想到這小子倒也果斷,但他每天見的人形形色色,不下萬萬人,對甯越這種人,他也習以為常,收了將軍幣,扔在籮筐了,悠閒的吹著煙霧道:“下一個!”

甯越出了摘星塔,深吸一口氣,正欲返回營地,高空中卻是傳來一聲宛若嬰兒啼哭的獸吼,聲音淒涼悲慘,隨後甯越抬頭,隻見滿天的三頭蛇鳥在空中盤旋,空中還有一龐然大物,身如小山,飛略而來,遮天蔽日。

“不好!獸潮!獸潮來了!”剛剛初來乍到軍營冇有見識的士兵,當即大聲呼喊,神色異常慌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