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章:過橋

卒聖 第二章:過橋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4b893c30a8f45209e168e26d63c2bd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南宮塵虎!”一聲怒喝,天空中浮現一抹驚鴻,一道身影淩空而立,周身上淡白色的真氣湧動,禦空而行,一身白衣戰甲,身姿綽約,宛若鬆竹挺立,一雙劍眉深邃如淵,看著眼前的南宮塵虎,雙目滿是怒火。

“文寒!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南宮塵虎油腔滑調,眼中滿是奚落,看著淩空而立的文寒,南宮塵虎雙手環抱於胸前的手鬆開了,揉了揉自己痠軟的脖子,言辭間頗為牴觸。

“都給我住手!”文寒回首看著漸漸啟動的法陣,當即揮手怒喝,雙目寒光四射,聲音宛若洪鐘大呂,傳遍整個山溝地脈。

“誰敢!”南宮塵虎繼文寒開口,當即大聲怒喝,聲如驚雷,剛剛有些遲疑停頓的士兵,不敢在猶豫,依舊催動鼎力,啟動法陣。

“南宮塵虎!你…”

“文寒!你給我閉嘴!”南宮塵虎聲音冰冷,猛然踏腳,周身真氣湧動,一道暗紅色的洪流自體內結丹而出,胯下的插翅虎直接被這股洪流震開,在空中連連趔趄,白色的雙翅在空中左右搖晃,震動三四下這才勉強穩住身形。

“文寒!知道為什麼大將軍讓本將擔任此次選拔嗎?因為軍營資源有限,獸潮即將來了,我們冇得選擇,我乃是此次選拔的主將,你乃是副將,怎麼選拔由我來定!如若你在敢阻撓,軍法處置!還有!惡人我做,好人你來,少在這裡給我聒噪”南宮塵虎黑色的雙眸盯著文寒,當即看向石橋上的士兵,訓斥道:“愣著乾什麼,快點!”

“開陣”

“你…很好!到時候你自己和大將軍解釋去吧”文寒冷哼一聲,浮動衣衫,化作長虹離去。

原本被眾人視做希望的白衣將軍,就這樣離開了,眾人提著的心,又下沉了不少。

石橋上

足足有五個赤色血陣浮現,以四象兩儀為基礎,周邊刻畫了許多晦澀難懂的符文大道,大陣雖算不上遮天蔽日,卻有數三百米長寬,在他們這些升鬥小民的麵前,無疑於是龐然大物。

石橋上幾個有見識的遊兵散民麵色慘白,指著眼前的陣法道:“這……這莫不是傳送陣!”

“的確是傳送陣!我以前給人家當過護院!這就是傳送陣!”一身完整的黑衣的中年大漢,身材消瘦,手指著五個大陣,神色凝重,心中已經有了些猜測。

“結!散!”橋對岸的一員青年男子,在這滿身軍旅甲冑的鴻關內,此人一身墨色長衣,眉心一道暗紅色光芒閃動,手中結著術印,雙手紮印,一道赤紅色的符文浮現在他背後,隨後浮現在眾人頭頂。

“轟……!”一道赤色靈陣突然自空中浮現,隨後連連分散,以一字為形態,足足有數百個陣紋,每個陣門化開一道百米口子。

下麵許多人都在張望和好奇,甯越麵色凝重,他冇有隨波逐流,跟著他們一起去好奇,以往的經驗告訴他,好奇心害死貓,越是吸引人的東西,就越危險。

有甯越這種警惕心思的人不在少數,特彆是那些達到鼎力境的人,紛紛伸手摸向腰間、後背、懷中。但凡藏匿武器的地方,他們都伸手摸索。

隨著陣法的逐漸擴散完美,人人身上皆是浮現一抹壓力,就好似身上負擔了五十多斤,這樣的壓力下,一些人年老體弱的,足步難行,甯越心中一陣泠然,這是壓力,

“嗖嗖嗖…!”數千個洪流浮現而出,上萬道光影浮現在眾人眼前,陸陸續續的墜落地麵,一些好心的漢子,張口大喝,招呼眾人道:“快散開!快!”

“快!快走!”眾人皆是鳥獸散,紛紛四散開來,空中的洪流落下,叮鈴啪啦的,當落地的刹那,眾人這纔看清楚它們的樣貌,刀槍劍戟具是兵器。

甯越身形躲閃,宛若猿猴,陣法密集,甯越攀附鐵索,抓住陣法的空隙,這才堪堪避開,數百名凝力的漢子,自持武力加身,大喝一聲,周身鼎力凝聚,以力化鼎,將這些兵器震盪開來。

甚至於一些急於表現,想要在這位將軍麵前留下好印象的漢子,紛紛施展絕學,將這些兵器紛紛擊碎,如若是正常行軍,少不得要喝一聲好武藝,但在這危難時刻,誰都想著怎麼活命,哪裡還有時間去喝彩。

而這些自負才學的人,在那些百戰老卒看來,不過是班門弄斧,冇什麼好說的,一句話概括,花裡胡哨。

兵器雪亮似鏡,這股洪流足足持續了半柱香的功夫,陣法才逐漸擴散,化為點光塵星,四散開來,許多人皆是掛了彩,但這些都是幸運的,一些年老體弱的,直接被兵器刺死。

甯越深吸一口氣,聞著空中的血腥味,眼中滿是驚駭,嗦的一聲下了鐵索,站在地上,看著遍地哀嚎叫苦不迭的人,愣在了當場,幾個大難不死的,看著遍地屍體,眼中滿是痛哭,有的人號啕大哭,這引得空中的南宮塵虎眉頭深邃了兩分。

“走!”幾個結伴的鼎力高手,招呼著身邊的兄弟迅速往前掠去,不敢在這久留,在這裡活著纔是當務之急。

甯越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場麵,愣在原地,看著地麵上被一柄長矛刺中的腹部的漢子奄奄一息,對甯越投去求救的眼聲,聲音哽咽道:“救…救…救救我”

甯越看著眼前的漢子,想要救他,但還有一個前提是他需要自救,且不說他還冇有凝聚出鼎力,即便是有,在帶上這個傷員,他怕是找死。

甯越彆過頭,在這個世間有太多的生離死彆,太多的爾虞我詐,太多的勾心鬥角,他算不上好人,也挨不到壞人的邊,他能夠做到,隻是不去坑害彆人。

善良是個好東西,但他不能幫助自己渡過劫難;真正的善良,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超出了這個範圍,既幫不了彆人,也會害死自己。

甯越隨手撿起地上的一柄古銅戰刀,刀身泛黃,算不上什麼神兵利器,但握在手中,起碼能夠讓自己安心一點。

“走…!”越來越多的人往鴻關的方向奔跑,許多人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離開這座橋,但這橋並排前行隻能容納二十人,橋上足足有數萬人,甯越視野所及,已經變得黑壓壓的。

走在最強的五鼎高手,也隻不過和眾人拉開了三百米的距離,每走一步都會舉步維艱。

黑壓壓的人群中,不時有叫罵聲,讓兩邊的人讓開道,不要阻攔他們前進,甯越眉頭卻是愈發的凝重,他能夠感覺到橋麵上的壓力,原本他的腹內空空如也,眼下更是勞累不已,這條路不好走啊。

這橋上的威壓每前進一步,甯越就像是搬了數十斤的岩石,漸漸的他也感受到一絲異樣,身體的適應能力在逐步增強,一縷縷黃色的氣息在自己經脈遊走,每遊走一處,甯越就感覺原先身上的痠痛緩解了不少,像是冰敷一樣。

這種奇異的感覺讓甯越有些興奮,以前要飯的時候,他曾經坐在路邊聽人說過,說氣息遊走筋脈能夠舒心神,緩解疲勞,此刻的甯越停下腳步,感受心神,那縷氣息宛若髮絲,不足小指頭長,在身上遊走,而且甯越每走一步,這奇異的氣息就會在身體變的緩慢,隨後等甯越適應了,這縷氣息又行動如常,而且變得比原先更為修長。

一想到這裡,甯越變得興奮,走起路來,也比原先更為賣力,經過數次的試探,甯越每前行十步,就會停足適應,感覺他黃色髮絲行動如常後,甯越在往前移動。

但越到後麵,卻是越愈發的困難,以至於等了半柱香的時間,氣息這才能夠恢複如常。

在停頓感受氣息的時候,甯越看著手中的古銅刀,麵色不解,為何要事先扔兵器,莫不是要他們自相殘殺,甯越眺望著前方足足還有三四千米的距離,麵色有些難堪,這要走到猴年馬月啊。

這樣的例子在萬人中時不時的出現,許多聰明人皆是如同甯越一樣,但總有些人不自知,想要一個勁的往前跑,但過猶不及,往往走到半途,就累的氣喘籲籲,隻是不想死,一個勁的往前跑。

淩空而立的南宮塵虎摸索著手中的戒指,看著衝在最前方的幾個漢子,嘴角不由上揚,感歎這一次還是有幾個好苗子的,看向一旁的墨衣青士,笑嗬嗬道:“時間到了嗎?”

“還有一柱香的功夫!”墨衣青士背手而立,俯瞰下麵的數萬人,默默思索。

“這麼久啊!真是浪費時間,早知道這件事情讓文騫那個傢夥接了”南宮塵虎摸索著鬍鬚,眼中滿是玩味。

“他要是來了!這萬人能夠活著出去幾百人算是萬幸了!”墨衣青士說到這裡,腦海中就已浮現出一員上將的背影,銀甲血袍,手持銀槍熬立在屍山獸海中。

“唉!你說……!”南宮塵虎正欲出言調侃兩句,下方的石橋上卻是傳來一聲氣海響動。

“嘭!”一聲鼎鳴,一個年歲大約三十多歲的精壯漢子,周身黃色蠶絲浮現,浮現逐漸凝聚成一個拳頭大小的小鼎,在其周身盤旋,動靜雖然不大,但也不小,引得眾人駐足觀望。

“凝力了!我凝力了!我有一鼎之力了…哈哈哈哈哈!”那員漢子哈哈大笑,眼中滿是興奮,引來周邊人的一陣豔羨。

其中不乏聰明之人,知曉這橋的用處,眾人這才恍然大悟,紛紛賣力往前移動,甯越也在此列,他也想要凝聚鼎力,正是跨入武道之列。

長路漫漫,他不想這一直都這麼苟且卑微的活下去,他也想要去武道巔峰瞅一眼。

“嘭嘭嘭…!”

無數的氣海嘭聲在人堆裡炸開,凝力本就不困難,對於那些世家大族子弟,就是小孩子過家家,人家七八歲就能凝聚鼎力,這些人不過是不得其法而已。

甯越此時也在密切關注自身的變化,那宛若小拇指長的髮絲,漸漸延長如女子的三千青絲長度,周身筋脈走了三四次後,變得愈發的粗壯,原本髮絲的粗細的黃色氣絲,現在已然變成了米粒大小寬度,當留轉十息之後,髮絲漸漸在手臂上浮現,最終如同他人一般,化為拳頭大小的氣鼎,金黃色的小鼎浮現,圍繞甯越周身盤旋,好似嬰兒般雀躍。

甯越此時麵色慘白,額頭上滿是豆子大小的汗珠,背後早已被汗水滲透,鼎身氣海轟鳴,引來兩邊的老漢豔羨,甯越也不在乎他們都眼光,而是注意自己的小鼎,鼎身雖然凝聚,但氣海還十分的虛浮,似乎是冇有鑄就好,隨時會潰散。

甯越不敢大意,雖然欣喜,但他更知道珍惜,眺望著前方,甯越喃喃自語:“這橋有凝力的作用,越往前或許越有好處,先走幾步,將鼎力穩固!方可在凝第二鼎”

思量再三,甯越大步而起,往前足足跑了三百二十步,有了鼎力的支撐,甯越健步如飛,周邊人無比豔羨,越往前人越少,壓力也就越大,身邊的人群也不似先前那般擁擠,甯越環顧四周,皆是兩個剛剛凝聚鼎力的漢子,小鼎環繞周身,但卻虛浮不已,就這樣他們還迫不及待的凝聚第二鼎力。

甯越卻是冇有焦躁,而是將剛剛誕生的第二縷氣息往小鼎灌輸,隨著時間的流逝,在甯越不斷的澆灌,這員小鼎卻是愈發的凝實和穩固,不似先前那般搖搖欲墜。

“嘿嘿!小子有點門道啊!”一道沙啞聲從甯越左側身盼傳來,甯越順聲而望,竟然是那個說書老者,魚老叟。

魚老叟看著甯越,眼中滿是笑意,上下打量著這個小東西,甯越看向魚老叟,冇有多言,依舊是走自己的路子,凝聚鼎力向前。

高空中南宮塵虎等的頗為不耐煩,目視石橋,如今兩邊已經是涇渭分明,往前走的不過數千人,而後麵數萬人卻是還冇有凝聚鼎力,不由的將目光望向那墨衣青士,眼聲不言而喻。

“好了!”墨衣青士看著燃儘的香燭,隨後墨袖輕揮,原本石橋上的入口處,劃出一道法陣,陣法中,一聲吼叫傳來,瞬間整個山穀的氣息變得凝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