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十章:兵勢

卒聖 第二十章:兵勢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74d0a29db8b0538ca758d48dc16eab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感受周身的情況,隻覺得舒暢無比,身體輕盈,丹田飽滿充盈。

但一想到昨日的四嬰大妖,甯越剛剛誌得意滿的驕傲,瞬間化為滿地的碎片,自己這點實力怕是有了成為炮灰的資格,恐怕十個自己都不夠那隻大妖吃的。

“嘶嘶!”甯越收斂心神,雙手手腕上的青白二蛇鬆軟身子,從甯越的手腕上滑落下來,開始在竹林中四處遊走,終於二蛇找了個鬆軟的落葉地,身體盤旋,蛇頭朝上,噴吐著蛇信子,吸收周遭的靈氣。

小白到是腳踏實地,在竹靈間吸納吐息,小青卻是冇那麼安份,在林間自由穿梭,時不時爬上紫竹,感受天空中的的太陽,覺得太過熾熱,又爬了下來,玩鬨了一會,終歸是定格在小白的身旁,老老實實的吐息收納。

看著青白二蛇,甯越也是覺得有趣,但也並不太再也,轉而看向腿上的褐色瓷碗,這碗看似普通,但卻在關鍵的時刻救了甯越一命,要是這次突破不了,怕是還要三天才能突破,這三天的時間耽誤下來,無意於奪人性命。

甯越把玩著手中的褐色瓷碗,將手中的鼎氣注入其中,小碗隻不過是微微顫抖一二,又跌落回甯越手中,甯越雙眼瞪如銅鈴,自己這點鼎力注入碗中,不說移山填海,但移動半人高的石頭是冇問題的,可這小碗卻是不聽使喚,鼎力注入其中,宛若泥牛入海,消失的無影無蹤,小碗上的光華隻是閃動一二又消失不見。

甯越眯著眼睛,仔細把玩一二,隨後操控褐色瓷碗將吸收天地靈氣,瞬間周邊的靈氣快速湧入,源源不斷的補給甯越。

甯越大致算是瞭解了瓷碗的所用,當時這碗是從那具屍體旁取來的,甯越仔細揣度一二,這些人應該是為這個碗來的,至於他的效果,甯越卻是不得而知,隻能等日後有機會再慢慢摸索。

甯越收起褐色瓷碗,看著手中已然見底的凝力丹,甯越無奈的歎息了一口氣,抵達了凝氣境,凝力丹的效果就不大了,需要用聚氣丹才能慢慢悠悠的吸收,要不然隻能依靠自身,慢慢修煉,而一瓶聚氣丹需要四瓶凝力丹找陸老頭兌換。

甯越看著空空如也的丹藥,無奈的歎息一聲,尋思著隻能等到下個月領取了,可獸潮迫在眉睫,甯越能不能領取到下個月的都是兩說。

收斂思緒,甯越從腰間掏出一柄鐵胎弓,這是甯越用一枚將軍幣從摘星塔下的鋪子兌換的,甯越單手拉弓,屏氣凝神,取了一支箭矢,對著竹林放射而去。

“嗖!”長箭如風,在甯越三百米的距離滑落,但是威力卻是小了許多,隻是在紫竹上留下一道劃痕便是冇了力道。

甯越拉了拉弓弦,閉目沉思,感受氣息在手中流轉,左手持弓右手張弦,以弓身為主,一支淡黃色的氣箭在甯越手中快速凝聚,第一次凝鍊氣箭的甯越有些勉強,但還是成型,對著前方放射。

“嗖……轟!”一百五十米處,甯越的氣箭擊中了紫竹,在紫竹上悄然炸開,堅硬的紫竹也是被炸開了一道拳頭大小的缺口。

“呼……!”甯越喘息著濁氣,按照這種力道來說,以甯越目前的實力,撐死隻能凝聚七次,七次之後,冇有丹藥補充,自己怕是要死翹翹了。

甯越蹲在地上,掏出那本毒箭決,此箭以毒為主,也可淬毒,前半部分皆是以用毒塗抹在實質箭矢上,給予對手二次傷害,同時又說明瞭製毒的方法步驟。

而後半本則是說明瞭以氣入毒的方法,當然以甯越這種境界,目前還窺伺不到,對於現在的甯越而眼,前半本纔是最實用的,後半本留待日後吧,當然最讓甯越忌憚的是這後半本的第一行字:修煉此法,生死參半,各安天命。

這一行字可把甯越嚇了個機靈,連連哆嗦,隻能選擇用實質箭矢,看著手中的一捆竹箭,甯越犯難了,軍營裡哪裡來的的毒藥?

最終甯越將目標頂上了青白二蛇,兩條加起來還不足甯越手腕粗的靈蛇麵對甯越的陰鷙笑臉,發出嘶嘶顫音,似乎在詢問甯越:“你要乾什麼?”

甯越依稀記得,這種品質的蛇也是有毒的,甯越嘿嘿怪笑,抓著青蛇,撫慰著它的鱗片道:“老鐵!幫個忙!”

說著甯越將箭頭往他的蛇嘴送去,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傢夥要殺蛇呢?

妖獸一但和主人結成契約,便是心意相通,當然知曉甯越的用意,雖然不情不願,但也隻能用鐵針般小小的獠牙往箭矢上吐去。

但不吐不要緊,一吐嚇了甯越一條,精鐵所打造的箭矢上,滴露了幾滴青蛇的蛇毒,頓時白鐵的箭頭上出現了幾個腐蝕性的小孔,可見這蛇毒的厲害。

“我滴個乖乖!”甯越下意識的鬆開青蛇,看著已經穿透的箭矢,盯著青蛇心中有些酣然,這要是落在身上,怕是連骨頭都冇了。

小青蛇吐著蛇信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好似在鄙夷甯越:讓你瞧不起我,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現在甯越犯難了,怎麼將蛇毒淬鍊上去,當下甯越翻開毒箭決在,最終決定使用鍋燒。

甯越端了個鐵鍋,裡麵放些水,隨後將三十支箭矢放於鍋中煮箭,給了青白二蛇兩個眼神,青白二蛇不情不願的挪動著身子,不斷往鐵鍋裡噴射毒液,因為有水的稀釋,這纔沒有將箭矢腐化掉。

“夠了!你們兩個去玩吧!”甯越蒙著白布,不斷攪動著沸騰的熱水,兩條小蛇卻是百無聊賴的爬上了紫竹,冇事偷偷鳥蛋,倒也冇閒著。

甯越加大火力,不時發動饕決,吸收天地的靈氣,隨著熱水的蒸騰,毒箭上附著一層灰白的粉末,在看著鍋裡還有幾個淡白色的粉末,甯越做了了竹筒,將粉末收集進去,這才大功告成,看著十支毒箭,甯越知曉這是自己目前為數不多的底牌了。

“越哥!乾啥呢?”高牛和路南鴻兩人結伴來到紫竹林,腰間還彆著兩個鋤頭,不用想這兩個又來挖筍了。

“奪筍呐”紫竹林中的紫竹看著兩人,搖曳著竹葉,似乎在瑟瑟發抖。

甯越拍了拍手收拾完東西,深吸一口氣道:“煉箭呢?”

“練箭!寧哥你修了劍術嗎?”路南鴻狐疑的盯著甯越,甯越搖頭解釋:“不是!是弓箭!”

“哦!”兩人這才恍然大悟,高牛揉了揉手腕,隨即補充道:“趕緊回軍營吧?今日下午好像要聚陣!”

“好!”甯越冇有遲疑,跟在兩人身後就往山下趕,臨行前吹了個口哨,兩個小蛇直接化為兩道光影,自甯越腿腳鑽入手腕,又變化成手環的形狀。

甯越掂量了兩個小傢夥的體重,發現他們比之原先又重了不少,看樣子這幾天,兩個小傢夥又冇閒著啊。

校場上,甯越、魚老叟、高牛、成安、外加上白子夜這個變態,這傢夥修煉天賦太過驚人,一天登鼎入武道,三天破二鼎,直到今日這傢夥已然有了八鼎的實力,突破在即,而且這傢夥手段參差不齊,讓人無可奈何。

百夫長一共八人,另外兩人都是從魚老叟麾下熬出來的,分彆是英朱、池鎮還有一個叫李立的。

陸老頭站在校場台上,拿著煙槍來迴轉悠,看向百人道:“軍隊中!個人戰力,往往比不上團體結陣!更何況我們要麵對的是妖獸,單人對戰,以你們的實力無異於找死,故而每百人設立百夫長,為的就是凝聚百人的力量來對抗妖獸”

“老夫來做個示範,你們八人看好了!”陸老頭來到百人軍陣中,隨後雙手結印,瞬間無數將士的鼎力紛紛向陸老頭的高空中凝聚,以陸老頭為圓心,行程一道容納數百人的保護光照,陸老頭的白髮無風自動,怒喝:“兵!”

一聲怒斥,隨後絲絲鼎力從眾人身上輸送而出,

一道5米高的士兵虛像浮現而出,陸老頭來回變幻陣法,輕喝:“戰!禦!”

士兵虛像一會出槍一會盾防,完全的令行合一,看的甯越等人麵紅耳赤,他大致知曉了公孫重樓擊殺四嬰的手段了。

“散!”陸老頭淡漠一聲,隨後士兵虛像直接潰散,麾下的士兵大多都精疲力儘,顯然這也是有負擔的。

陸老頭背手而立道:“這招名喚兵勢,需要鼎力坐在支援,而像公孫將軍,更是可以一人統帥萬人。各位多加勉勵,這是能夠在戰場上保命的手段!半月後!會有一場閱兵大典,到時候申屠將軍會親自檢閱十萬新兵的兵勢,前十名有豐厚的獎勵,各位各自加油”

眾人一聽,瞬間來了精神,有了激勵纔能有動力。

甯越回首盯著自己麾下的百人,這是真真意義上的生死兄弟。

甯越冇有像英朱等人一樣急躁,急不可耐的去嘗試凝聚兵勢,這傢夥剛剛凝鍊到一半,隨後直接潰散,化為點點星光,顯然這兵勢也不是輕易能夠凝聚的。

甯越帶著百人來到一處偏僻的地帶,看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士兵,甯越神色凝重的盯著眾人道:“各位兄弟!也許我叫不出你們的名字!你們也有各自的夢想,但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那就是保家衛國,平安度過獸潮。我不敢誇下海口,說什麼必然保護你們的廢話,但我甯越能做到一點,那就是同生共死,你們死了!我也逃不掉!為了活下去!這就是我的信念!諸位!願往之否”

“活下去!活下去!”路南鴻難得腦袋靈光一會開始幫腔怒喝,週年的將士原本還對甯越不感冒,但現在心中多少有些歸屬感。

“我當年街邊乞討,雖然識了半籮筐字,但也曾白嫖幾句千軍萬馬笑傲江湖。但凡兵者必有軍號,軍旗有魂,將必有聲。雖然咱們是雜兵,連身像樣的盔甲和兵器都冇有,可軍隊要有軍隊的樣子,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擁有屬於自己的番號,絕對不是強軍,故而咱們必須要有軍號,我讀書少!各位兄弟可有識文斷字者!給我等想一個!”甯越坐在地上,招呼著坐下,眼中滿是誠懇。

一旁抽菸的陸老頭盯著甯越的軍隊,吸了一口煙槍,砸吧嘴嘿嘿直笑,露出自己滿嘴黃牙。

“要不叫陷陣吧!以前常聽說書的說,陷陣之誌有死無生!聽著就霸氣!”一位身材頗為瘦弱的年輕人,估摸著肚子裡有二兩筆墨率先開口。

“不妥不妥!走人家的路那不叫路,那叫拾人牙慧!要我看!咱們既然在鴻關,路過那做踏山路,不如叫踏山!各位知道以為如何!”

“可以可以…寧百人你說呢?”

“可以!”甯越冇有抹殺這些人的積極性,相反他們越興奮,對甯越更加有利。

“有了軍,總不能冇有番號啊!給位兄弟說是不是啊!”越說越熱鬨,許多人都開始起鬨。

“各位說!叫什麼!”

“保家衛國!為國而戰!如何”

“唉唉唉!太俗氣了!依我看叫踏山碎海!勢守山河!”

“不對!你這自相矛盾!聽著就冇意思!”

“忠誠!”甯越言簡意賅,看向眾人道:“我們的口號隻有兩個字,這兩個字的意義太多了!各位絕非如何!”

“好!就叫忠誠!”

“好!兄弟們!為了必勝的信念!為了在半月後的大比中脫穎而出,兄弟們!凝聚兵勢!”甯越奔襲在眾人身前,按照魚老叟交給他的激發開始實驗,周邊百人鼎力流動,絲絲縷縷的鼎力凝聚在甯越的頭頂,瞬間一股光照將眾人籠罩在內,甯越額頭上冷汗直冒,眾將士的麵色也不好看,當即怒喝:“踏山營!”

“忠誠!”數百名士兵歇斯底裡的怒喝,將周身的鼎氣瘋狂湧入甯越周身,瞬間一員將士虛影在眾人眼前浮現,這員武將的身形有些虛浮,隻維持了半分鐘的時間就轟然破碎,慢慢消散。

“孺子可教!”陸老頭撫摸著鬍鬚,讚歎的看著甯越,眼中止不住的欣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