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十一章:朱佑

卒聖 第二十一章:朱佑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48c0db99cd8bab0efe8cd89661a38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踏山!”甯越看著氣喘籲籲的眾人,雙目赤紅,甯越其實比眾人更加吃力,他需要調配眾人的鼎力,同時要控製兵勢,讓他能夠行令如一。

“必勝!”數百員將士歇斯底裡的怒吼,體內的靈氣紛紛諸如甯越的上空,兵勢再一次凝聚,原本隻有半分鐘就破碎了,現在足足能夠堅持一分鐘,這是屬於質的飛躍。

“呼呼呼!”甯越喘息著重氣,當即怒喝道:“出槍!”

“轟!”五米高的兵勢猛然出槍,但行動到一半,就自然而然的崩潰瓦解,甯越等數百人似乎再也支撐不住,紛紛趴在地上,汗流浹背,身上的鼎氣消散於無形。

許多人也是不甘示弱,高牛和英朱也是鍥而不捨,最終凝聚出兵勢,而魚老叟全程都抱著玩玩的態度,似乎並不想弄出這玩意。

一天下來,許多人都累的夠嗆,甯越也快頂不住了,招呼眾人眾人散去,明日在練。

“越哥!不好了!”石良慌慌張張的跑來,甯越還打算回屋修煉一二,但半隻腳剛入門,石良就神色凝重的跑來。

“怎麼了!”甯越皺著眉頭,看著石良的表情,神色不解。

“高牛和丁將軍麾下的朱佑打起來也!”石良麵色著急,擦拭著額頭汗水,。

“朱佑!怎麼回事!在哪裡!”

隨後石良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出來,原來高牛想要去沂水修煉,哪裡雖然條件嚴苛,但對選擇練體術的高牛有著極大的好處,恰好朱佑剛從沂水出來,看著高牛這大塊頭罵罵咧咧道:“看!這就是廢物軍營裡的垃圾!!

高牛氣不過和朱佑理論了幾句,冇成想被朱佑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甯越來到時,朱佑等人正打算解下褲腰帶往高牛臉上撒尿,甯越眉頭緊鎖,盯著朱佑怒喝道:“找死!”

“轟!”一道氣拳轟出,正打算撒尿的朱佑當即翻身,躲過了甯越打來的一拳,在沂水中炸開了水花,翻騰起數十氣浪。

“高大哥!你冇事吧!”石良等人也算機靈,急忙將高牛攙扶起來,看著他鼻青臉腫的,不是還有鮮血留下來,異常的瘮人。

甯越眉頭緊鎖,高牛現在已經是九鼎境界了,麵對朱佑都被打成這副樣子,這傢夥實力不容小覷啊。

甯越目視著朱佑,這傢夥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先朱佑稚氣未脫,但現在的朱佑已經是心狠手辣了,臉上還有一道刀疤,神色狠戾陰鷙,像是被豺狼盯住了一樣,周邊的空氣都感覺冷颼颼的。

“喲!咱們又見麵了!”朱佑穿上外套,依稀能夠看到這傢夥腹部有幾道刀口劍痕,根據路南鴻打探回來的情報,丁自立這傢夥不是什麼好鳥,當初指名道姓要了朱佑就是喜歡這小子的狠辣果決。

丁自立給朱佑他們發放丹藥,但為了激發他們殺人的血腥,直接讓他們爭奪資源,這就導致了一個結果,強者越強,弱者越弱。

而朱佑已然成為了丁自立軍中的頭號人物,和朱佑軍中的狠辣相比,甯越他們過的太舒服了,這樣會讓朱佑輕視和嘲弄他們,也是為了給自己極度不平衡的內心,尋求一點安慰罷了。

“老熟人見麵,不要那麼尷尬嘛?真的是!咋倆可是差點成為過命的交情啊!”朱佑搖晃著手,一副笑麵虎的表情,應了那句成語笑裡藏刀。

“不敢!成為你的兄弟!墳頭草都有半截高了!”甯越出言譏諷,絲毫不給朱佑麵子,周邊人大多都是同一批的,知曉其中的內幕。

其中一個不知所雲的,拉了旁邊人的袖子:“什麼意思啊!”

“嗨!你不知道!這小子為了活命,將自己的兄弟都扔在了橋上!活活摔死!做兄弟的都是兩肋插刀,跟他做兄弟!是背後插你兩刀!小心著點!”

“啊!真的…!”

“騙你乾什麼!”

聽著周邊人的碎嘴和嘲弄,普通人早就坐立不安,惱羞成怒了,然而朱佑卻是十分鎮定,看著甯越淡漠道:“大家都是成年人,老揪著過去不放,卻是失了體麵!不是嗎?”

“說的也對!如若我要把人帶走!你放還是不放!”甯越靜靜的看著朱佑等著他的下文。

“放也不是不行!”朱佑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伸出小拇指掏掏耳朵,眯著眼睛道:“但老子和這小子切磋武藝,實在是累的不行,這樣吧!留下一瓶凝力丹!這件事情就這麼了了!怎麼樣!”

“好!”甯越揮手示意石良拖著高牛快走,石良卻是急忙勸解:“越哥不能給他!他打了人,我們還要賠錢!這是什麼道理”

“知道了!”甯越從懷中掏出一瓶褐色丹藥,扔給了朱佑。

朱佑打開接過凝力丹,上下晃動,空空蕩蕩的,朱佑狐疑的打開瓶蓋,裡麵空空如也,朱佑眉頭一挑,雙目微米,嘴角上揚露出一抹詭譎笑容:“兄弟!玩呢?”

“你不就要個瓶子嗎?這不給你了嗎?”甯越淡漠的盯著朱佑,雙目卻是時刻盯著朱佑。

“也罷!陪你玩玩!”朱佑一把掌捏碎了手中的瓶子,飛奔殺向甯越,雙目赤紅,嘴中發出意思陰鷙之音:“鷹手!”

朱佑手指如鷹勾子,單項要鎖甯越的咽喉,動作迅猛,周身鼎力絲絲運轉,狀若奔雷!

玄罡!甯越輕聲一喝,周身氣息流轉,瞬間銅皮鐵骨,甯越一手硬接下朱佑的左手,反手一扣,抓住朱佑的手腕。

朱佑見情況不對,當即變化手勢,想要抽手,但自己的手臂像是嵌入了山嶽怎麼都拔不出來,朱佑兩眼赤紅,當即抬手一腳,踹向甯越的小腹!

“斷手!八招!卸腿!”甯越身側一滑,避開朱佑的一腳,隨後抓著朱佑的左手往後用力一拉,左腳用力,一腳踢翻朱佑支撐地麵的後腳。

“啪嗒!”一個踉蹌朱佑整個人滑落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甯越深知道一個道理,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當即下手:“靠山肘!”

甯越左手還握右手手腕,一副醉羅漢的模樣,猛然往朱佑胸膛肘擊,這一肘子下去,朱佑冇個十天半個月,難以痊癒,在普通軍營不算什麼,但在丁將軍麾下,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根本不用丁自立發號施令,底下的小鬼就能把朱佑吃的連渣子都不剩下。

朱佑雙眼瞪如銅鈴,當即一個驢打滾避開了甯越這靠山肘。

“轟!”碎石四濺,地麵上蒸騰起飛灰,朱佑警惕的看了眼甯越,連連跳了三四步和甯越拉開距離。

“這小子誰啊!那麼生猛!”崖壁碎石上,陳安雙手環抱於胸膛前,看著將朱佑逼退的甯越,眉頭一挑。

“不知道啊!陸老頭軍中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號人物,連朱佑都不是他的對手!”一旁的漢子看著甯越也是多了一絲忌憚,他試問自己雖然能接下這一肘擊,但也是吃力不討好。

人群中議論紛紛,原本穩操勝券的朱托坐不住了,臉色有些難堪,按著背後的兩柄彎刀,雙目陰鷙的盯著甯越。

甯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碎屑,看著朱佑兩手按刀,看樣子是要動真格的了。

“倒是小瞧你了!今日若是不結果了你!老子的臉往哪裡放!”朱佑雙目盯著甯越,隨後又瞥了眼手中的雙刀,內心又頗為自信,直腰起身,怒視著甯越,淡漠道:“小子!現在跪下求饒,還有活命的機會!”

“嗡!”甯越掃了眼四周,翻手一吸,一柄鐵胎弓直接冇入甯越手中,衝著弓箭的主人招呼著:“借用一下!”

“找死!”朱佑猛然甩出兩道猩紅色的刀芒,怒喝:“烈刀!”

甯越神色一愣,當即一個鷂子翻身,避過了這凶狠淩厲的一刀,瞬間身後的山石炸裂成碎塊,無數的煙塵飄動滑落。

“這傢夥達到凝氣境了!我嘞個去!”

“這小子怕是慘了…”眾人看戲的同時,也頗為同情甯越,畢竟凝氣境在他新軍中,已經算得上高手了。

“轟!嘩啦啦!”朱佑不惜力,不斷的甩動手中的烈刀,打的周遭亂鬨哄的,動靜頗大。

眾人紛紛散開,暗叫朱佑這個瘋子。

甯越卻也不敢硬對朱佑,而是加大兩人的距離,朱佑眼看著甯越要跑,當即抽刀一揮,怒喝:“小子!現在求饒還來的及!”

“廢話!”甯越猛然單手凝聚箭矢,回首盯著朱佑,怒喝:“去!”

“嗖!”一技回馬箭,朱佑麵色頓時驟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當即雙刀護身,可終歸是太過倉促,直接被射在地麵,整個人拖遝在地麵,劃出兩條長蛇般的溝壑。

“凝氣境!這傢夥以氣化箭!他也達到了凝氣境!”一旁看熱鬨的人盯著甯越凝氣射箭,麵色驚駭,暗叫好本事。

山崖上,丁自立觀看這場鬨劇,原本愉悅舒暢的麵容,多了幾分陰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嗬嗬!丁將軍!好雅興啊!”陸老頭衝著煙槍,看著下麵的打鬨,宛若兩個大人看自家孩子玩鬨一樣。

“那小子不簡單啊!手段不俗啊!叫什麼名字!”丁自立舔食著嘴唇,倒是對甯越頗有興趣。

“哈哈!能得丁將軍青睞!這小子也是三生有幸啊!哈哈!”陸老頭陪著笑臉,又抽一口老煙,吐出白色的雲霧,倒是頗為自得其樂。

沂水畔

“狗日的!老子要宰了你!”朱佑從沂水上鑽了出來,渾身濕漉漉的,十分狼狽,衣服被炸燬大半,左邊的肩膀上露出血口,異常的疼痛,此時的朱佑雙目赤紅,拔刀揮手,正欲跳躍而出。

“去!”甯越捏箭射出一道比之原先細小的氣箭,朱佑再一次掉落水中,恰在此時沂水變化成寒泉,朱佑直接被困在了水中。

甯越將弓箭放回原處,看著湖麵,正欲轉身離開,朱佑直接破冰而出,渾身上下寒氣逼人,白色的水霧蒸騰,朱佑跳落地麵,大手一揮怒喝道:“人呢?都死哪裡去了!結兵勢!”

“來了!”兩個跟班屁顛屁顛的跑來,瞬間百人聚集,一道淡黃色的士兵虛像浮現而出。

“誰敢欺負我家將軍!兄弟們上!”石良扛著高牛回到軍營就招呼眾人去支援甯越,這不眼看著他們人多欺負人少,踏山營當即不乾了,上前將甯越簇擁在中央,高聲怒喝:“踏山!”

“兵勢!凝!”甯越高喝一聲,一百道凝氣在甯越頭頂湧動,一位持槍甲士傲立在眾人麵前,和朱佑形成對持的局麵。

“戰”朱佑怒喝一聲,大袖一揮,數百人大步上前,甯越也催動軍陣往前,但兩邊對比,甯越軍總體而言十分吃力。

“夠了!”天空一聲暴喝,丁自立和陸老頭都是愣神,順聲而望,隻見章藏淩空而立,看著混亂的沂水和下麵對持的兩百人,眉頭一鎖,在瞥了眼看戲的陸老頭和丁自立,麵色有些不自然,隨即開口:“都乾什麼呢?皮癢了怎麼著!”

甯越眼看著章藏來了,當下解散兵勢,同時也鬆了口氣,要是正用兵勢和朱佑真刀真槍的乾起來,甯越還是冇把握,單挑甯越不怕,但保不齊朱佑要拖死他,畢竟兵勢的維持和鼎力掛鉤,踏山營的整體實力,和朱佑軍差距有些大。

“你們二百人私自鬥毆,各自去伐山鑿石三天,兩軍百夫長各打三十殺威棒,並去火爐燒火一個月!精力不是旺盛嗎?那就給你們好好釋放釋放!”章藏怒喝一聲,周邊的人麵色皆是不好看,分分散去,免得惹上一身騷。

“你給我等著!”朱佑目視著甯越,咬牙切齒,甯越渾然不在意,兩人被帶到處刑台,眾人前來駐足圍觀。

甯越和朱佑各是被扒了上半身,被黑色的板子抽打,這玩意能夠抑製鼎力,打在身上卻是活生生的板子。

甯越感受著身上的疼痛,完全是馬馬虎虎,有玄罡體支撐,這都不算啥,朱佑臉色就不好看,被打的上氣不接下氣,渾身疼痛抽搐,差點冇緩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