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十三章:拔刀術

卒聖 第二十三章:拔刀術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甯越剛吃下一塊鮮肉,非常有嚼勁,在加上饑餓感,就囫圇吞棗的嚥了下去,正欲動第二塊,身後就傳來了一聲調侃,

“這就吃上了”閻頭帶著剛剛甦醒的朱佑路過,看著甯越這個小滑頭和歐冶聽雨打的火熱,出言調侃了兩句。

“嘿嘿!閻頭!這剛打完十件,真的是餓了,你總不能讓馬兒跑還不讓馬吃草吧!”歐冶聽雨原本憨厚的樣子,瞬間變得滑頭熟練,指著剛剛碳烤好的肉,嘿嘿笑道:“上好的三品燭豬肉,肥而不膩啊!閻頭來點”

“哼!算你小子有良心!”閻頭冷哼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對著身後的朱佑,指著一旁的水桶挑杆道:“今天你的任務就是把水缸填滿!”

“好嘞!”朱佑應了一聲,配了個笑臉,隨後四處轉悠道:“頭!這哪裡有水井啊!我好去挑啊!”

“水在山腳下!你順著這個階梯往山下走就是了”閻頭指著兩人來時的路,瞬間朱佑臉色就垮了,這來來回回腿還不要跑斷,在看著甯越在這裡喝香的吃辣的,瞬間怒火中燒道:“頭!這小子為什麼在這裡吃飯…而我去!”

“老夫需要向你解釋!”光頭的閻老頭猛然轉過身,雙目直勾勾的盯著朱佑,一股濃鬱的壓迫感差點讓朱佑窒息,甯越也是感覺不好說,胸口沉默。

“好了好了!閻頭!年輕人不懂規矩!”歐冶聽雨急忙擺手打圓場,看著發愣的朱佑:“還不快去打水!”

“哎!”朱佑像是尾巴著了火,快步逃下山去打水。

“狗東西!廢話那麼多!”閻頭冷哼一聲,伸出自己灰不溜秋的手掌,直接抓了肉條,也不管他乾淨不乾淨,塞入嘴中,乾巴巴的咀嚼一二,緊鎖眉頭,不忿道:“味道還行!就是這燭豬肉火氣大了,吃完了嘴巴乾巴巴的,不巴適!”

甯越聽著口音,大致瞭解這位閻頭應該是川洲人,隨後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攤子虎骨酒,笑道:“虎骨酒!壯陽的!”

“嘿!小子!挺會來事啊!”閻頭笑眯眯的盯著甯越,接過虎骨酒,撕開封酒蓋,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口,躺在地上,撥出一口氣:“痛快!”

“來點不!”閻頭將手中的虎骨酒遞給了,歐冶聽雨連連擺手,賠笑道:“您老來吧!”

“好!老夫就不客氣了!”閻頭說完將桌子上的燭豬肉和虎骨酒一掃而空,摸了摸嘴,打了個飽嗝,甯越在旁陪坐,不敢動筷,畢竟連歐冶聽雨都在賠笑,自己算個屁,還是老老實實待著吧。

“嗝”閻頭吃飽撐著,打了個飽嗝,隨後捨不得這點虎骨酒,抱在懷中罵罵咧咧道:“狗日的!天天肚子裡都能淡出個鳥了,今個肚子裡總算有點傢夥事了!”

“嗝!”閻頭自言自語玩,看了眼酒水,又瞅了瞅甯越和歐冶聽雨,抓了抓腮幫子,厭煩道:“狗日的,老子平生不喜歡欠人情,這兩個小玩意!你們自己玩吧!”

閻頭撂下兩個黑不溜秋的東西,抱著酒罈子就起身往外走,邊走邊說道:“聽雨小子!肉烤老了!硌牙”

“好!下次一定改進!”聽雨連連陪著笑臉,隨後又恢複到原先憨厚的樣子。

甯越看著眼前兩個巴掌大的玩意,竟然是一個小型傀儡,狀態如老鼠,竟然是個鼠形傀儡。

“給!接著!”歐冶聽雨拿過一個,拋給甯越一個,嘿嘿笑道:“這玩意你不喜歡!可以賣給彆人,應該能值個三百將軍幣!”

“這麼貴!這什麼玩意!”甯越把玩著眼前的老鼠傀儡,將精神力注入其中,這玩意精神力消耗的慢,而且便於攜帶,甯越操控他,瞬間這玩意一溜煙跑的賊快,方圓數十米的情況甯越都瞭如指掌。

這玩意比鷹形傀儡消耗精神力少,而且感知十分敏捷,歐冶聽雨咧嘴一笑,將起扔在了儲物袋裡,笑道:“這玩意殺傷力不大,但對於偵查營的兄弟來說,卻是保命的玩意,精神力注入其中,能夠迅速探查十萬大山的情況,這也是他值這個價錢的原因!”

“厲害啊!”甯越瞪大了眼睛,伸手接過這傀儡老鼠,將其收入了儲物袋中,又拿出一罈子虎骨酒,看向歐冶聽雨道:“咱哥倆在喝點!”

“行!”歐冶聽雨也不避諱,又重新拿出一塊肉烤了起來,隻聽得豬肉劈裡啪啦的油脂炸響,甯越趁機打聽:“哥!這閻頭什麼來曆啊!他這般手段!咱看上咱們軍營的呢?”BIqupai.c0m

“這閻頭乃是平京工造局的能人,他手中可是有一個五品傀儡,但因為是平民出生,在京都那個看背景的地方,待不下去,原本壯誌淩雲的前往平京,最終心灰意冷來到了鴻關!”歐冶聽雨說到這,也多有幾分感同身受,喝了一碗酒,整個人都低沉了不少。

“敬你!”甯越也聽出了其中的滄桑和悲涼,端著碗敬一杯酒。

歐冶聽雨喝酒入喉,整個人都有些醉醺醺的,嘿嘿笑道:“京城是個好地方,但好地方不屬於所有人!在哪裡是彆人的天堂,但也是他人的地獄啊!”

“喝!”

“喝!”兩人絮絮叨叨聊天,這一攤子酒水也下肚,在加上這燭豬肉,連帶著甯越的臉色都紅潤了不少,暗叫一聲舒坦。

其中朱佑上來過一次,挑著水顫顫巍巍的走上山,看著甯越還在那裡談天說地,恨不得撕了這小子,隻能一步一個腳印的往上走。

甯越也不耽擱時間,開始砍伐鐵木。

整個火爐山都劈裡啪啦的,熱火朝天,甯越一邊和歐冶聽雨聊天,一邊乾活,時間過得也快,不像是朱佑那樣,苦逼的無可奈何,一個人忍受這世間的寂寞。

日薄西山,甯越拖著疲累的身子下山,每走一步身子都痠軟無比,但甯越耽誤不得,他現在最卻就是時間。

回到屋內,路南鴻和小虎等人都在等侯著甯越,就連捱打的高牛都在,高牛看著甯越一臉愧疚道:“寧哥…我!”

甯越擺手,示意高牛不要自責,瞥了眼一旁的小虎道:“召集人馬!凝鍊兵勢!”

“寧哥你要不休息一下!畢竟你還有傷啊!”路南鴻有些於心不忍,上下打量,見甯越身上還有血印,畢竟甯越今天捱了三十殺威棒,他們可是看在眼裡的。

“廢他孃的什麼話!快點!”甯越久違的發火,他第一次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平日裡的甯越都是溫文爾雅,但現在的甯越彷彿變了個人,一股子嚴厲,路南鴻不敢觸甯越的黴頭,急忙翻身召集眾人。

今日這一百人開山鑿石,也是累的夠嗆,現在又被甯越強拿頭,雖然不是滋味,但對於甯越為兄弟出頭,他們還是十分認同的。

校場上,甯越站在校台上,看著一個個疲累睏乏的兄弟,甯越麵色凝重道:“兄弟們!咱們冇有絕世的天賦!也冇有上好的資源!有的隻是身上這二兩肉和一條命!”

“我們除了拚命冇有選擇!我知道過程很苦,可你們想過冇有,憑藉這身二兩肉一條命,我們可以讓自己的妻兒老小過上你們曾經羨慕的生活,白天我們落下了,晚上補回來!我還有一個月的刑法,你們還有兩天,但距離大比隻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獸潮隨時回來,我們要活下去!”甯越神色凝重,隨後走入人群,麵色嚴峻道:“兄弟們!活下去!”

“願為將軍驅使!”

“踏山!”

“忠誠!”

“踏山!”

“必勝!”

校場上呐喊聲無數,許多人都走出了軍營,看著甯越等人,怒罵道:“大爺的!大晚上不睡覺!搞什麼!”

就連小酌一杯已經昏昏沉沉睡下的陸老頭都被驚醒了,看著拚了命訓練的甯越,既欣賞又同情,大袖一揮,一股屏障落下,將甯越等人的聲音壓下,依稀能夠看到萬千燈火中,光影戳戳。

“吧嗒!”陸老頭看著訓練的甯越,暗叫一聲好苗子啊,眼中止不住的欣賞,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許多人的起點比彆人高很多,但他們不努力,結果就是畫地為牢,反而被後來者居上。

“嘖嘖!搞不好這小子是第二個文騫啊!哈哈哈哈!”陸老頭抽了口煙,暗叫舒坦。

軍營的西麵,朱佑站在地上,撂倒幾個想要意圖不軌的廢物,吐了一口嘴中的瘀血,找了一個石墩坐下,揉搓嘴角的瘀血,吐出一口血液,眼中狠戾道:“你們幾個雜魚也想上位!也不掂量自己的手段!呸!”

地下躺著的人左右翻滾,顯然被朱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當然朱佑也不好過,身上臉上掛了彩,頭髮亂糟糟的,眼睛猩紅。

“嘖嘖嘖…我果然冇有看錯你啊!”丁自立來到軍營,看著遍地哀嚎的士兵,在瞅了眼朱佑,嘿嘿笑道。

“將軍!”朱佑一看來者是丁自立,也不端著架子,直接跪在了地上,拱手一拜,神色恭敬。

“今日你折了我的顏麵!若是此次大比你拿不到第十!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丁自立把玩著手中的彎刀,放在朱佑的肩膀上,嚇的朱佑一個激靈,急忙磕頭認錯:“將軍放心!末將定然不辜負將軍期許!”

“如此最好!”丁自立揹著手,揉了揉自己痠軟的脖子,取出一瓶丹藥,扔在地上道:“好好努力吧”

“多謝將軍!”朱佑撿取瓶子,如獲至寶,丁自立掃了眼周邊的人,眼神中滿是厭惡。

朱佑站起身子,看了眼四下畏懼的眾人,冷靜道:”都起來!”

長夜漫漫,這一夜有多少人安然睡去,又有多少人睡的寢食難安。

已經醜時,還有一個時辰天就要亮了,甯越看著疲憊不堪的眾人,加之自己也已經超負荷了,最終揮手:“都休息去吧!”

“將軍!我們還能在練!”其中一人慷慨激昂,顯得十分激動。

甯越卻是揮揮手道:“回去養足精神,快點用凝力丹突破,半個月後誰冇達到九鼎境,老子踹他屁股!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稀稀拉拉的聲音,碎的不能在碎,甯越眉頭一鎖,當即怒喝道:“一百個大老爺們像個娘們磨磨唧唧的!大點聲!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眾人聲音咆哮,慷慨激昂,甯越揉了揉自己的眼皮,帶人回了軍營,到頭就睡了。

這一睡就是一個時辰,相當於兩個小時,當甯越睜開眼,天還是矇矇亮,甯越無奈,隻能再次踏上火爐山。

“哥!這個給你!”路南鴻將手中拔刀術遞給你甯越,甯越接過來上下一掃,狐疑的看向路南鴻不解道:“你這是…!”

“上次打架我看你用弓!想著你也冇有近身戰的武器,上次我買了一本,學的差不多了,你冇事看看!”

“謝了!”甯越也不矯情,接過了拔刀術,隨後道:“你現在什麼境界了!”

“八鼎巔峰!快要突破九鼎了!”

“嗯!不錯!十天後突破凝氣!要不然……嘿嘿…”

“哥!我剛纔說錯了,我才突破八鼎!”

“九天!”

“哥…!”

“八天!”

“我知道了哥!”路南鴻不敢在跑嘴,當即應了下來。

甯越翻閱著手中的拔刀術,將裡麵的招式技法一一記在腦中,不知不覺來到了火爐山,看著如同小山高的柴火,甯越深吸一口氣,將手中的斧頭換成了黃銅刀。

剛剛助火的歐冶聽雨看到甯越化斧為刀,嘿嘿笑道:“你小子這是要練刀了!”

“嘿嘿!冇辦法!獸潮在即!把刀法用熟練了,比什麼都強!”甯越三刀下去,瞬間鐵木直接一分為二,原先需要三十刀才能劈開的東西,現在隻需要一刀即可。

“你小子善用什麼兵器!我給你打一件怎麼樣!”歐冶聽雨取出一塊生鐵,丟掉爐子裡,等待他融化的空隙和甯越說話。

“那俺也不跟大哥你客氣了!一把刀一柄弓行不!我這裡還有二十塊靈石!不夠的以後我再給你補上!你看咋樣!”

“嗨!見外了!不就是兩把兵器嘛!小意思,到時候你多請我喝幾頓酒不就行了!”

“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卒聖更新,第二十三章:拔刀術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