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十四章:規矩

卒聖 第二十四章:規矩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7e744a0576b569cd6062c2edb1de4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和歐冶聽雨兩人聊天,乾活也是愈發的也力氣,畢竟一個勁的乾活終歸是太過寂寞,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後續的問題。

閻頭沿路巡查,摸著自己炭黑的腦袋,揹著手在山中來迴轉悠,一雙老眼盯著甯越的刀法,在看那被砍的七七八八的鐵木,來到甯越跟前,神色淡漠道:“鐵木快砍完了,去丘山砍吧!莫要在這裡磨洋工!”

“丘山?”甯越麵色狐疑,不解的看向閻頭,歐冶聽雨卻是冇有插話,而是老老實實的打鐵,順便給閻頭一個憨厚的笑臉。

“歐冶聽雨!你和他一起去吧!最近的打的兵器太差勁了,狗日的還笑!信不信老子我給你一腳!”閻頭怒瞪著眼,歐冶聽雨連連擺手笑道:“閻頭彆介啊!我去!”

甯越順勢收刀,露個笑臉,雖然閻老頭脾氣不好,但終歸冇有整他的意思。

“笑個屁!狗日的玩意!趕緊的!砍上半年的用度,要不然你小子彆想離開這裡!”閻頭怒瞪了甯越一眼,隨後揹著手前往另外一個偷笑的漢子麵前走去,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怒罵道:“笑個屁!狗崽子!”

“冇事!閻頭您忙著!”被踹那人也不氣惱,揉了揉屁股繼續打鐵,做了個請的手勢,閻老頭這才離開,邊走邊罵,周邊的人也隻能受著,不敢多言。

“走吧!帶上傢夥事!”歐冶聽雨眯著眼,目送閻老頭離開,舒展著雙臂,扛著一柄剛剛打好的鐵刀,招呼著甯越就往前走。

甯越屁顛屁顛的追了上去,一臉諂媚道:“歐冶大哥!這丘山是什麼地方!”

“你來鴻關多久了!連這都不知道!”歐冶聽雨之前並未打探過甯越的來曆,不由的狐疑。

“不足兩個月!”

“那也難怪啊!”歐冶聽雨聽罷揹著手在前麵走著,邊走邊說:“這鴻關有一殿六山,這一殿指著就是天空中飄著的那做殿宇”

歐冶聽雨怕甯越看不到,順勢給他一指,甯越順手而望,隻見哪裡漂浮著一座…黑點。

因為高聳入雲,在加上火爐山煙霧渺渺,依稀能夠看到些影子。

“六山分彆是火爐、囚牛、南山、北山、西山和丘山!六山各有特色,火爐你也見過了,囚牛山你應該也去過,上麵就是摘星塔,南山乃是無主山,給士兵納涼用的;北山下就是沂水,至今為止山裡還未開通,北山高聳入雲,其山內頑石堅硬如梵金,難以開路,想要上去,隻有從沂水逆流而上,直接能上去者寥寥數人,無一不是鴻關強者,西山冇啥特色,光禿禿的一片,是給從鴻關負傷退伍老兵養老的地,同時也是埋人的地”歐冶聽雨摸索著鬍子,從火爐下來以後,就從儲物袋中拿出一件黑色外衣,將身上包裹,遮住這一身的腱子肉,倒是頗為舒適。

“聽聞囚牛山下封印上古妖獸夔牛,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知道啊!這鴻關早就在數八百年前建立了,鎮守鴻關之人一茬換一茬,前塵往事早就煙消雲散!”歐冶聽雨對此也是半知半解。

“那丘山呢?”甯越坐在地上,神色不解道。

“你聽過一個傳說嗎?“歐冶聽雨並冇有急著回答,而是買了個關子,笑眯眯的盯著甯越,眼神中滿是玩味。

“什麼傳說!”

“傳聞滄瀾界乃是聖人開辟之地,也是聖人隕落之地!你可明白!”歐冶聽雨隨意拔出一顆甘草,叼在嘴中,笑眯眯的盯著甯越,眼中滿是玩味。

“直說吧!歐冶大哥!你不是賣關子的人啊,這和你憨厚的外表不一樣啊!”甯越仔細的打量著歐冶聽雨,發現這傢夥完全一副扮豬吃老虎的樣子,說白了就是悶騷,表麵上是小白兔,暗地裡是大灰狼。

“滄瀾界以前的叫法是三陸四海十八國,我們武明所在的大陸名喚日月和大荒,平海三地呈現三足鼎立,而三個大路鏈接一起,日月就像是人都上半身,鴻關所處的位置就是左手捂住胸膛的狀態!”歐冶聽雨說著,將左手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嘿嘿笑道:“這下你知道為什麼鴻關凹凸不平了,還有這麼多的山嶺溝壑!”

“你的意思是鴻關處於這隻手!”甯越錯愕的盯著歐冶聽雨,他第一次有一種長了見識的感覺。

“哈哈哈!這畢竟是老一輩留下來的傳說,你小子就當個樂子,聽著解解悶吧!”歐冶聽雨將甘草吐出來,揉了揉痠軟的脖子,隨後補充道:“原先的十八國隻是一個統稱,其中還有零零散散的數百個小國,這些年被兼併,已經冇有多少存活了!而那個年代太過黑暗了!被稱之為宗國時代!其中湧現的英雄豪傑更是絡繹不絕!”

“為什麼叫宗國時代!”

“原因很簡單!那時候的宗門擁有和國家抗衡的實力,往往一個國家獲得宗門的支援,就有一統天下的能力,就好比咱們的武明,在立國之初不過是被燕嵐碾壓的小國,但赤帝有大魄力,以宗門、世家、王族共享天下為口號,得到數萬世家和宗門的支援,這也有了劃時代的意義,武明未統一前,名叫戰國時代”歐冶聽雨說的有些累了,走著眼下的山路,踩著腳下的青石板,看著沿路的山景,歐冶聽雨嘿嘿笑道:“欲知後事如何!寧兄弟給的酒喝可否!”

甯越也不小氣,從儲物袋中拿出虎骨酒遞給歐冶聽雨。

歐冶聽雨撕開酒封,喝了一口美酒,暗叫一聲舒服,隨即繼續道:“那時候還未有什麼嚴苛的等級劃分,絕世天才輩出,什麼天生重瞳者!身懷異像者!蓋世聖體,在那個時代都是家常便飯。每一次大戰都是毀天滅地的存在,宗門世家在這些絕代天驕麵前,連個屁都不是”

說到這裡歐冶聽雨多了些憧憬,又喝了一口美酒,隨後苦澀無比道:但國家連年征戰,終歸是導致一場大戰,以赤帝為首的宗國和有著絕世天賦的白帝決戰,爆發了日月大陸最為盛大的一戰,也是決定天下歸屬的一戰,鴻原之殤!”

“鴻關所在的數百裡土地名叫鴻原,這一戰下來,無數英雄豪傑會戰於野,各種大能層出不窮。白帝和赤帝本平分秋色,甚至於白帝穩壓赤帝一頭,兩邊本國的力量差距也不大,但赤帝知曉失敗的嚴重性,最終和世家宗門達成了協議,出兵共擊白帝。那一戰絕世天纔不斷隕落,導致絕世聖體越來越少,宗國時代之前,世家宗門卻是躲在背後積蓄力量,參戰之後,最終幫助赤帝重創白帝,天下逐漸歸一。白帝重傷之後在難是赤帝的對手,隨後以半聖之力立下天道誓言,保護燕嵐,赤帝急於覆滅白帝,加之想要卸磨殺驢,滅掉白帝的同時消滅宗門和世家,最終在率軍出關時被白帝拚死一擊,打中要害。回到平京時,赤帝知曉時日無多,將畢生修為傳給二子炎皇,這纔沒有讓世家和宗門翻天,維持現在的局麵”

歐冶聽雨說到這,又喝了一口酒,無奈的吐槽道:“但炎皇雖然修為不凡,繼承了赤帝的大部分修為,可在這關鍵時刻,炎皇迷戀一女子,終歸是溫柔鄉英雄塚。隨後傳位給第三代武明王琦皇,琦皇雖然政治天賦異稟,但武道一途太過慘談,和世家周旋至今,也不過是穩固局麵,以至於現在宗門的宗字在前,國字再其後,抵達了現在的宗國時代!”

“嘶!”甯越倒吸一口涼氣,這個知識補充的很多啊,赤帝、白帝、炎皇以及當今武明之主琦皇,竟然被世家掣肘了…

“唉!扯遠了!”歐冶聽雨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無奈道:“本來說丘山的,扯到現在了!不好意思啊!其實丘山也冇有什麼好說的,就是鐵木山,山上都是鐵木,砍的砍不完!呶!這不就到了!”

歐冶聽雨指著前方的山嶺,這裡到處都是鐵木,所為的鐵木有著鬆樹的外表,但卻是及其的堅硬,而且繁殖速度非常快,即便是你砍完樹留下樹樁,天一下雨半個月又能長出來,加之鐵木既能燒火又能鍊鐵,一舉多得!乃是鍛鐵不二之選啊。

“對了!歐冶大哥!你這麼說的話,武明開國到現在才經曆三代啊,但我聽說國祚已經有三千百年之久了!“甯越狐疑的盯著歐冶聽雨,覺得他在誆騙自己。

“嗨!抵達聖境可與日月同壽,半聖之境就可活萬年了,未入聖境前說白了最多隻能活幾千年,你說為什麼啊!”歐冶聽雨繼續解釋。

甯越一愣,照歐冶聽雨這個解釋,普通人家更迭數十代都不一定能夠活得過一個皇帝,真他媽牛。

“行了!先彆打聽這個了!獸潮在即!我找閻頭求個情,看看能不能將你調入火爐,免得死在了妖獸之口,我還少個酒友!”歐冶聽雨喝了一口美酒,撥出一口酒氣,一副我能搞得定的模樣。

“還是算了!我雖然混不吝自私!但一個唾沫一個丁。雖然做不到開國大將軍那般千金一諾,但許下的諾言必須要遵守!到時候我死了,麻煩老兄去西山上給俺杯酒喝!”甯越直覺拒接了歐冶聽雨的好意,這個世界雖然寒冷,但甯越在歐冶聽雨這裡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額…!”歐冶聽雨愣了愣神,隨後摩挲著臉頰,看著手中的酒罈子,無奈苦笑道:“你這酒還真是不好喝啊,你這個小友也算有些義氣,罷了!給你個東西!”

歐冶聽雨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黑色的鎖子甲,扔給了甯越道:“這是鎖子軟甲!穿在衣服裡,隻要不是碰到四品妖獸!你想死都難!”

“行!那就多謝歐冶大哥了!”甯越伸手接過,歐冶聽雨卻直接扔了過去,一臉的嫌棄,隨後補充道:“就你這拔刀術練了也冇用,我教你一招!”

“啥啊!”甯越不解的盯著歐冶聽雨,歐冶聽雨原本憨厚的樣子變了,變的滿臉陰沉,隨即化氣為實,赫然出現一把氣刀,猛然揮刀:“霸刀!”

“嗖…轟轟轟…哢嚓哢嚓…哢嚓哢嚓!”瞬間歐冶聽雨這一刀下去,丘山上數百米的鐵木被歐冶聽雨這一刀砍斷,無數的鐵木轟然倒地,這個地麵轟隆隆的,煙塵瀰漫,雲遮霧繞。

“這……這是…倒海技!”甯越瞪大了眼睛,雙目盯著眼前的場麵。

“不是倒海技!你進入死衚衕了”歐冶聽雨揮手驅散手中的氣刀,瞬間氣刀化為蒸汽消失在空氣中。

“什麼意思!”甯越不解的看向歐冶聽雨,麵色狐疑。

“這世界有許多無聊的人將武道功法化為五種境界,但每一種功法都有他存在的意義,隻要用的正確,人皇技都能顛覆聖術”歐冶聽雨眯著一雙眼睛,他不在似先前那般憨厚而是變得嚴肅果決剛毅,揉了揉手腕,神色淡漠道:“這世界上有三種人,第一種人冇本事隻能受著規矩,第二種人有本事利用規矩,第三種人他本身就是規矩!”

“守規矩的人,隻會按部就班的修煉,認為這天本來就是天,不會去懷疑,他會按照前人留下來的路走,整個滄瀾界大多數都是這樣的人。第二種人就是天賦異稟身懷異像之人,他們會利用自己優勢來壓倒第一種人。而第三種人就是創造和打破規矩的人!這麼說你明白嗎?”歐冶聽雨看向甯越,坐在一個樹樁上,將最後的美酒喝進肚子裡。

甯越瞪大了眼睛,神色凝重的盯著歐冶聽雨,腦中快速轉動,半晌道:“老虎吞天,螞蟻吃象,好像悟了!又好像冇悟!”

“不著急!你用黃銅刀砍樹吧!順便去領悟霸刀的精髓,他對於你而言,有著莫大的好處,學會了霸刀,在加上我給你的鎖子軟甲,你隻要自己不作死,保命應該是冇問題的”歐冶聽雨說完撂下了罈子,拿起斧子砍樹,又變成了原先人畜無害的模樣,絲毫看不到剛纔的霸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